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七十七章 二豹的提升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我站起身说:“万心伊,邢睿,你们两个觉的这样有意思吗?
  这一口菜没吃,就拼酒,我就不信了,这白酒能怪好喝吗?www*ttzw*com
  万心伊说:“邢小姐,想喝酒你没看出来?我们说话她自饮,既然想喝酒,那就来啊,!邢睿说:“不就是喝酒吗?谁怕你!
  我一把夺过万心伊的酒瓶,说:“心伊,邢睿没喝过酒,!这杯我替她喝!
  万心伊绷着脸说:“她不管喝,我就管喝吗?万心伊一把抓起杯酒,猛灌自己,我夺过她手里的酒杯说“我替你喝,扬子脖子灌了下去。
  邢睿见我替万心伊喝酒,她也抓起酒杯往肚子里灌。我头皮都是麻的,这两个女人象两个孩子抢同一个洋娃娃。
  我抢过她手里杯子,扬起脖子往喉咙里灌。我捂着嘴,放下杯子。
  坐下不等十秒种,我站起身冲进室内洗手间。那一刻胃里翻江倒海,刚吐的全是酒水,我怕酒吐不干净,又用手指抠了出来。这是我在监狱里学的经验,我对着水龙头猛灌自来水,这尼玛镇服了两个女人,真是一个不让一个。
  随后邢睿走了进来。拍着我后背。
  我说:“你象一个警察吗?你说你和万心伊较什么真,人家久经沙场,你是干什么的,你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邢睿委屈的看着我说:“我就看不惯她嚣张的样,搞的跟自己多厉害似的,不就有几个臭钱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那一刻我真懒和她说什么!我感觉她对万心伊意见太大,不是一句两句能解开,我也索性不说了!邢睿关心地说:“你没事吧!
  我说:“我还死不了!转身出了洗手间。酒虽然吐出来,我明显感觉头重脚清。
  这两天基本没有吃什么东西,胃里灌的全是酒。我开始不说话一个劲的吃东西,心里刚有些舒服。
  万心伊和邢睿又开战了,我捂着额头,心想随你们便吧!
  只要不打起来,我是管不了啦!
  铁刚和二豹见我一口气,喝了两杯目光有些呆滞,也不找我喝。二豹显得有些兴奋,我想也许他是第一和万心伊同坐吃饭,他一个劲的敬邢睿讨好万心伊,邢睿显然碍于面子,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酒。
  我能看出来,邢睿处在一个弱势的局面上,没人帮她,而我只
  能象一个旁观着,心知肚明的观望着。因为一旦我帮邢睿,万
  心伊就会变着法让邢睿让她下不了台,在社会经验上,邢睿
  显然不是万心伊的对手。富强一个劲的吃,富贵眼皮活,也
  跟着二豹灌邢睿酒,虽然万心伊一句话不说,但是我能感觉
  到局面被她牢牢的掌握在手里。
  我低着头不说话。那顿饭吃的我异常尴尬。
  邢睿吐的一塌糊涂,趴在桌子上睡早了。
  万心伊脸色红润还算清醒,能看的出邢睿的糗象让她很满意。
  我冷不定的问铁刚:“马三人怎么样!铁刚拿了一块水果说:
  “韩少爷,怎么突然问起马三了!
  我说:“二豹把后背给刚哥看看!
  二豹有些为难。
  我说:“你咋这么怕事!二豹卑微地盯着我。
  铁刚说:“把后背给我看看。二豹这才转身,把后背掀了起来。
  铁刚问:“谁干的?
  二豹有些支支吾吾不敢说。
  我接过话说:
  “刚哥,我一个外人,其实这事我不应该多嘴,今天我喝多了,借着酒劲,说几句不该说的。
  不管怎么样!昨天既然你给我个面子放了二豹,我韩冰感激你。
  昨天中午我和二豹吃了顿饭,我们聊的很多,也知道兄弟们出来混口饭吃不容易。
  你铁刚为人做事,硬棒,我佩你。
  但是我没有想到,二豹昨天晚上被执行家法,这事做的有些不地道。
  今天要不是碰巧见到二豹,我还不知道有这事?今天我借着酒劲多说几句。
  我和万爷在一个号里呆了几年,万爷从来没有对自己兄弟下过手,我和万爷在号里对骂过,甚至绝交过。万爷从来没有动过我一手指头。如果要在你们这,我估计该残废了吧!
  铁刚脸色有些发黑说:“马三,是我一个手下,人平时还不错,但是喝了酒喜欢找事,要不这样,我现在把他喊来,当面给你赔罪。
  我说:“不用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我只是替二豹不平罢了!我韩冰出狱朋友没有几个,二豹说了许多你的事,我佩服你对兄弟,讲义气。
  铁刚有些不意思地说::“韩少爷,你别夸我了,我就是一粗
  人,当年我十几岁跟着万爷手下的四平混,四平就是看我讲义
  气,才把五道镇交给我搭理,我没什么本事,都是兄弟们给脸
  捧出来的,既然韩少爷,发话了,二豹从明天起,你接替马三
  的位置。
  二豹半天没回过神,愣愣地看着铁刚,一个劲道谢,铁刚摆了摆手示意二豹别说了。二豹屁颠屁颠地敬我酒。
  万心伊喝了一杯水说:“韩冰,有什么打算吗?我说:“打算,还没有想好?
  万心伊说:“来公司帮我吧!我捏了一块芒果说:“!我一没知识,二没脑子,三喜欢惹事,就我这性格,三天不出就会被你赶走,哈哈。
  万心伊笑着说:“我怎么会把你赶走呢?你多虑了,昨天晚上父亲给我打电话,问我见你吗?我说,见了,我父亲把你夸的象一朵花,嘻嘻,我张这么大,还没有听到父亲对一个人评价那么高。我父亲虽
  然人在监狱,但是他一直掌握着公司所有营运情况。
  我姐姐,万心然,不问公司任何事,安心在家做一个全职太太。家里的所有事都是我打理。社会在不断发展前进,父亲的思想显然跟不上时代。
  你看现在大环境在改变,房地产遍地开花,我万龙集团直到现在,还没涉足房地产,紧紧靠父亲时代留下的,迪通山矿石场,阳北客运,人民路步行街门面,西山煤矿,源河沙厂,皇冠大酒店。
  去年我背着父亲涉足混凝土调拌站,从运营情况看,供不应求。
  如果你过来帮我,我准备进军阳北市房地产,咱在阳北市大干一场。
  我自知自己有几斤几两笑着说:“谢谢大小姐看的起我,我韩冰这人没有什么大理想,我只想平凡的过自己的生活。也没有能力帮你,这两年在监狱里看透了,人一生不过如此,有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唯一陪伴的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骨灰盒。什么都是虚的,开心最重要。
  万心伊象看怪物我似的,盯着我。富贵显得有些急说:“韩叔,你。我揉了揉脑门说:“那天在行刑室内,我被蒙着头,全身反绑着,那拉动枪栓的声音,至今忘不掉,只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会体会,那种恐惧。那时候我就想,如果老天能留下我这条命,宁愿什么都不要,万心伊,我知道你想拉我一把,但是人故有自知之明。别为难我。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