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十八章 挨整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这几个男人不说想,一定是齐村长的,大儿子,二儿子,三儿子,和老四的小儿子。
  人的心态往往是微妙的,或许在顾及亲情,不牵扯自身利益时,不忍心下手,但是一旦牵扯到自身的利益,就会放弃所谓的亲情,这种思想在争夺利益方面尤其突出。soudu!org
  不难想象有些兄弟为了争夺房产,遗产,打的头破血流,手足相残,甚至挥拳动刀子。
  我就是利用他们这种,愚昧甚至无知来报复老四。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盯着老四那双恐惧的眼睛说:
  “老四,那我们开始了。
  不等老四点头,我说:“扒光他的衣服,让他跪直。
  那四个人立马上去,脱衣服得脱衣服,脱鞋的脱鞋,三下五去二,把老四脱的精光。
  老四穿着一个红裤衩,直直的跪在地上,寒冷腊月天,不到一分钟,老四身上的鸡皮疙瘩爬满全身。
  我说:“提桶水,对身上浇。
  老四睁着圆圆的眼珠望着我,随后一个男人提了桶水,走进堂屋,老四本能的往后退,我说:
  “按住他,清水净身!唰的一桶水,从头上浇了下去。
  老四挣着恐惧的眼珠,冷的直哆嗦,但是嘴里却一个字也喊不出来,嗯,嗯,地挣扎。
  他伸手去抓自己嘴上的麻绳,我说:
  “把手帮反绑起来。
  老大和老二,一把按住他,将他的双手反绑在身后。
  我故意对着老四大声说:“为了全家人,你好好想想,你现在忍不住,到时候他们家的孩子就要遭殃,难道你想让四喜,上他们的身害人吗?你自己管不住裤腰带,怪不了别人,这个罪你必须受。
  我抬头望着墙上的石英钟,秒针没跳动一次,我盯着老四一眼。
  这一手是我在武校里学的,武校的学生野,有些学生不服管教,武师经常用一招整学生,那时候不象现在,有手机,视频,全封闭学校,经常变着法的虐待学生。
  老四全身冻的全身通红,脸色苍白。
  我对老大说,给他抱床被子裹一会。
  老大问:“这就算了吗?我一愣,心想这尼玛他是你四弟啊!这滴水成冰的深夜,你脱光衣服试试吗!
  我说:“让他先暖活一会,这才是刚开始。
  老四惊恐地望着我,那表情有些迷茫,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求饶。
  或许是我那句这才是刚开始,深深刺痛了他,他开始有些反抗。
  过了一会,我让老大把被子拿走,把老四双脚绑直坐在地上,让他整个身体呈L型,从背后架起他的胳膊,象飞鸟似的,缓抬他反绑的手臂。
  那种痛苦一般人难撑十秒,那一种肌肉于神经根牵扯的疼痛,整个肩胛骨先发酸发胀,最后疼痛难忍。
  我解开老四嘴里上毛巾,老四惊声嚎叫,那声音无比凄惨。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叫声有些不象是人发出的声音,连嚎叫都变了音质。
  :“我受不了,松开,我求你们了,你们一刀宰了我吧!,把我松开!把我松开,求你了!!!!!!爸,你让他们放开我,我错了,我不是东西,大师你放开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齐村长有些心软,他在堂屋徘徊走也不是坐也不是。
  我盯着石英钟,继续往上抬,再挺十秒!“我受不了啊,快放开我,四喜,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啊!,,爸,我受不了了,爸,爸!!!!
  汗珠顺着老四的额头往下滴,他终于忍不住在地上打滚,我说:
  “按紧他,再加一分钟。
  老四表情极度痛苦,面部肌肉扭曲,他张着嘴开始大口大口的呼气,他越是挣扎,那疼痛越剧烈,直至他嘴里喊出声音,慢慢翻白眼。
  我一看这情景,人已经到极限,如果在整下去非出事。我示意松开老四。
  老四的两个手臂当时就不能动了,很明显肌肉韧带拉伤。
  我对齐村长说:“这一关,算是老四挺过了。
  齐村长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说:“好,好,那大师咱下一步咋办!我扫了一眼老四的妻子桂英。
  她胆寒地盯着我。
  我说:“这逼死四喜,你也有份吧!桂英一副撒泼无赖样:“我不干!不挨我的事,都是老四做得孽!
  老四晃过神骂:“你个逼养的,要不是你疑心重和和大娃说,我想四喜好事,大娃能当真离家出走,事情能发展这一步,都是你从中间使的坏,我去年喝醉酒确实干了牲口干的事。
  那今年9月份大娃回来一次后,四喜就有了,你要不给四喜下药把孩子打掉,四喜精神能崩溃?,你虐待四喜我都不系得张口,你不把四喜逼到绝路,四喜能上吊?咱这日子没法过了,这事过你给老子滚,死你个比样的,老子不跟你离婚便随你姓。
  那一刻我深深体会什么叫,夫妻本同龄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扭头对齐村长说:
  “齐大爷,这你媳妇,你看着办!她是个女的,男的不方便手动手,要不,你找几个妇女,就按刚才对老四那样过一遍!。齐村长点了点头,随后出了堂屋,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便回来了,六七个五大三粗的农村妇女,跟着齐村长进院。
  从她们进院子的步伐和表情不难看出,她们一定和老四老婆桂英有矛盾
  。其中一个妇女翻一眼桂英对齐村长说:“齐村长刚才你说的话,我们都明白,今天我们几个来,也是看在您老的面子上,这都是一个村里的族人,都姓齐,这以后桂英报复我们咋办?
  你老先给我们吃个定心丸,这毕竟出力不讨好的事,桂英平时在村飞扬跋扈惯了,我们怕以后找后账!
  齐村长拍着胸脯说:“壮子妈!我齐化良,化子辈的老人在咱村里还有几个,今个你们放心办,有仇的报仇,没仇的报冤!人整死我替你们挨枪子,我一口吐沫一个钉,今天你们给我往死里整,如果你们几个手软,以后你们这几个妇女,也甭和我说话了!这事办好,你们一家一袋米,一桶油。明天一早到我家去领。去吧!
  齐村长话一说话,一个壮实的老妇女,对桂英身边走了几步。桂英看了一眼妇女说:“壮子妈!你,你,,你干什么?你别碰我,上次你家的狗,到俺家地里拚,我就骂你几句,你不能公报私仇啊!你今天敢碰我,我以后天天到你家门口骂,你试试。
  老四裹着被子走过来,扬手对桂英脸上一巴掌,吼: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把她给我拖走!
  几个妇女一看这阵势,桂英男人都上了,也不废话,壮子妈一把扯住桂英头发,把她按到在地说:“看我不撕烂你的逼嘴。
  随后几个老妇女走过去,厮着桂英的头发,将她外拖,遍走边骂:“日你娘,你不是嚣张的狠吗,今天骂着个,明天骂那个,逼嘴跟倒豆子里样,你咋不骂了。
  啪,啪,啪,,几声耳光,紧着就听见桂英鬼哭狼嚎,那哭声还带着脏话,随后声音渐渐远去。
  没过几分钟一声慎人的惨叫一声,传了过来,齐村长吐了一口吐沫说:呸“倒霉,平时坏事做绝,今天让你也试试被人欺负的味。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