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十七章 私刑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我点燃一根烟塞进嘴里问:
  “四喜为什么上吊?
  老四耷拉着他那张便秘似的脸,沉默不语。www*ttzw*com
  她媳妇桂英撇着嘴,瞅着老四欲言又止。
  我一见他们两口子这副做作摸样,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既然你们两口子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们!这毕竟是你们的家事,我一个外人也不便废话,齐大娘这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富贵奶盯着老四的爹齐村长说:“齐村长,那我们先回!
  齐村长哪肯让我们回去站起身,拦住我长叹一口气说:
  “哎!大师有所不知这事,这事难以启齿啊!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今个我也不要这张老脸了!
  我齐化良当了一辈子村长,也算五道镇齐家庄有头有脸的人,我这个四儿子从小不正混,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村里人碍于我的情面,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现在想起来,我杀他的心都有。
  如果当初我别那么护犊子,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是罪人啊!八零年招兵,当时整个五道镇就二十个名额,我舔着老脸把老四送到部队,不曾想1年后,老四竟然被部队退了回来,他是咱整个阳北市,唯一被部队腿回来的兵。
  这腌事我就不提了,事隔这么多年,他竟死姓不该,对自己的儿媳妇四喜下手。
  我这个孙子大娃为人耿直,顾大局,他和四喜是在外地打工认识的,四喜勤快,人张的俊,性格内向,但是做事有分寸。
  当初大娃在他父亲开的窑厂负责送砖头,整天忙着挣钱,眼看着这日子活的有声有色,不曾想,他爹竟干出天理不容的事。
  有一天我大娃喝醉酒,跑我家哭着说:
  “他父亲经常骚扰四喜,我一听肺都气炸了,这哪里是人干的事,我当时提着棍就把老四打了一顿。
  大娃心思重,从那以后他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不怎么说话,也不给四喜面见,这孩子识大面,默默的忍受,我知道他心里苦说不出。
  那天雨下的特别大,大娃哭着离开齐家村,临走时他说,爷爷我心里憋屈,我出去挣钱,挣到钱就把四喜接走。
  我当时如果能拦着他,这一些也许都不会发生,报应啊报应,人在做天在看,老四,你对起你儿子吗!
  你对的起上吊的四喜吗?
  齐村长眼睛湿润了。
  他抹了一把眼睛接着说:
  “老四见大娃,离家出走,不仅不思悔改,竟然得寸进尺有恃无恐。
  他终于没有嘞的紧裤腰带,把四喜强暴了。
  齐村长显得有些情绪失控,他抬头望着中堂悬挂的朱子家训。
  摇着头又对桂英说:
  “你这泼妇也是好东西,自己丈夫什么人,自己能不知道吗。
  你说你整天没事,指桑骂槐的给四喜使绊子,欺负人家一个外地的女孩,你就不怕报应吗!四喜为什么上吊,为什么要下药,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桂英辩解地说:“我不是怕,那孩子是老四的吗,一旦孩子出生,那不就乱伦了。我一个妇道人家,这个脸我丢不起!
  齐村长摇了摇头,我生病住院,你们哪个照顾过我,全都是去一趟就找个借口溜了。
  四喜整天整夜的陪着我,照顾我,这前几天,我刚去大儿子家住几天,就出这事,知道为什么四喜的棺材十六人抬不动,走几米停下来吗?四喜心不干啊!她有冤啊!
  知道四喜为什么不闭眼,因为她死不瞑目啊!四喜是山沟里的女娃,嫁到咱家受尽了折磨,如果不是生不如死,她能选择一根麻绳悬梁上吊吗?
  齐村长再也说不下去了,蹒跚走到堂屋门口,望着皎洁的月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仰天长啸,四喜,爷爷对不起你,爷爷对不起你,那肝肠寸断到哭声,久久在我耳边回响。
  我在心在滴血,我拳头攥的格格直响。
  我咬紧牙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我做不到,我望着老四那张故作委屈的脸,如果有把刀,我一定冲过来宰了这对狗男女。
  我突然想起,四喜魂魄求饶的情景,它的眼神那样忧伤,哀怨,绝望。那一刻或许只有我自己清楚,四喜留在人间最后一抹记忆,被我硬生生的扼杀了。
  我羞愧难当,冷冰地望着老四,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整整这天杀的狗男女。
  刑法显然对他无法实施强制措施,人是自杀的,被强暴的事早就没了证据。
  四喜啊四喜,你当初受到侵害时,如果能勇敢站出来报案,怎能便宜了这厮。
  现在在想这些有鸟用,你为什么要选择自杀。你的自杀会让这厮钻了法律的空子,只能道德上的谴责,却不能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既然你刑法治不了你,那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惩罚你。
  想到着我说:“大爷,既然事情发生,悔恨有什么用,问题是我们怎么解决这事。
  老四和妻子眼睛一亮,我吹嘘说:
  “我刚进村时看见一团黑雾笼罩,那黑气弥漫。
  我就料定齐家村必出大事,这黑气由西向东逆风而行,这怨气埋天顺势凝聚,我想不出一个月,你这一大家必定鸡犬不宁,我只能暂时帮你镇住,以后还要靠你们自己了。
  老四明亮的眼珠,随之又黯淡下去望着我说:
  “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家。
  我故作深沉的走出堂屋,在他院子四周望了望,抬头看着天空,数了数手指回到堂屋说:
  “这天煞星于魄败星连成一线,这煞气太重,
  我掐指一算,能解的就是?
  我话突然停住,老四一听能有救说:
  “大师,你有话直讲!这人命关天的大事,你就别卖关子了!
  我说:“这我也只能让你试试,能不能救你们,我也说不准。
  老四说:“那能怎么办,不管干什么,总得试试吧!我知道四喜有怨恨,要不能上桂英的身吗?只要能救我全家,你让干什么都成。
  我说:“其实也不难,受些皮肉之苦罢了,这解铃还得系铃人,你造的孽得你来偿还。
  我瞅着齐村长说:“四喜的怨气主要在老四和她媳妇身上,这怨气一天不散,你们一大家子就一天不得安宁,消除怨气的根本就是,让四喜见你们两口受罪,你受的罪越大,四喜的怨气消散的越快,这是第一步。
  齐村长这事得由你来办啊!
  齐村长擦干泪水说:“大师请明示,就算杀了老四我都没有任何怨言。
  我说这种方式有些危险,弄好老四可能残废。
  齐村长说:“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我说:“那行,事不宜迟,齐村长你找几个亲属,拿条毛巾,几条麻绳,我们现在开始。
  齐村长站在堂屋门口喊,老大,老二,老三,二娃,,找几根麻绳来。
  随后四个男人拿着几麻绳,毛巾走了进来了。
  我看了看,那四个人的身板还算结实。
  我接过一个男人手中得毛巾,叠成一个圆柱形。
  对着老四说:“
  把嘴张开,老四很听话就把嘴张开了,我把毛巾塞进他嘴里,对另一个男人说:“用麻绳把嘴困结实了。
  如果挣脱了,误了大事,你们这兄弟几个,到时候别怪我!这事关系你们一大家族的生死存亡,哪个都跑不了,以后自己孩子孙子出了什么事,到最后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你现在对老四心软,就是对自己老婆孩子一大家子
  残忍!听明白吗?
  那几个男人愣愣的看着我:“行,大师我们兄弟几个明白!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办!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