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十三章 人咬狗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我说:“嫂子,我不打扰你们一家团聚了!我走了。
  那一刻只有我自己知道,望着屋里一贫如洗的四哥家,我怕情绪失控忍不住哭出来,我想逃离这个让我心酸的地方。www@c66c%com
  富贵妈急忙说:“兄弟你这是干啥!这到家一口水也没有喝,就要走,你这不是打嫂子的脸吗?
  富强你来。
  随后那个在院里拨玉米的男孩走了进来,富贵妈说:
  “你杀只鸡,今天家里来贵客了,去张村长家打二斤烧酒,陪你韩叔好好喝两杯。,,哎,,,男孩跑了出去。
  我说:“嫂子,我真有事!昨天刚出狱,家里亲戚没去呢?这不过了年我再来。
  富贵妈说:“不行,哪有到家不吃饭的理!
  我说:“今天路上有些事,雪下这么大,我怕晚上没有车。
  富贵妈说:“今个不走了,明天一大早在走,我马上让妮子给你,收拾一个干净的床!
  我苦笑说:“嫂子,别麻烦了!咱来日方长机会多的是!
  富贵妈有些生气说:“你如果看不起俺,你就走,俺保证不拦你!
  我说:“哎!嫂子你真是个实在人,既然这话你都说了,好,不走了,明天一早在走。
  富贵妈显得很高兴。随后我们聊了一些在监狱里事,有很多事都是我瞎编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瘫痪在床的胡子妻子尽可能高兴!
  聊到家里的四个孩子,富贵妈没有控制住情绪哭了起来。
  或许在她的想法里,是她的病,拖了全家的后腿。
  苍白的相劝在现实中显得不堪一击。
  或许她好久没和别人推心置腹说心里话,一直在说,眼泪干了又湿。
  试想一个农村妇女,带着四个孩子,丈夫在监狱,自身瘫痪在床,她心理积压着是一种怎样的绝望呢!我无法体会!
  而我象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安静的倾听。
  冬天的天黑的特别早,我和齐富贵还有他的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坐在堂屋吃饭。
  我不是一个重细节的人,但是富贵家的家教深深震撼了我!
  三道菜,两素一荤,一个蘑菇炖小鸡,一个青椒炒鸡蛋,还有一个醋腌大白菜。
  他两个妹妹笔直的坐在板凳上,盯着蘑菇炖小鸡两眼发直,夹着大白菜望着小鸡,嘴里还说:
  “叔叔,你吃鸡肉啊!我哥做得小鸡可好吃了!
  我望着她们心在滴血。
  我对富贵说:
  “富贵,把小鸡给你妈留一半,
  富贵说:“我妈不吃这!她喜欢吃,我弟弟给她弄的有面糊汤!冰叔你吃吧!
  他的这句冰叔,叫的我有些不自然!我说:“对你妈不喜欢吃,你喜欢吃,别废话!给你妈留一些下去!
  富贵为难的看着我说:
  “我妈真不吃!
  我说:“富贵,我知道今天你把当客人,尽地主之谊!
  这个心我领了,但是百善孝为先!我性格直说话不会拐弯,把菜给你妈送你,回来我有话说。
  齐富贵见我表情严肃不敢怠慢,就把小鸡端过去给她母亲扒了一些。
  他刚坐下。我说:
  “富贵,你把弟弟妹妹介绍一下!
  齐富贵指着他身边的胖男孩说:
  “这个是弟弟齐富强,过了年18岁,初中没上完就下学了,在窑厂烧砖,不是上学的料,脑子不够用,平时在家做做饭,照顾俺妈!
  我望着那男孩,他张着一张圆圆的大脸,身材高壮,皮肤较黑结实,虎头虎脑的整人的看起来有些憨,给人一种感觉傻乎乎的。
  那男孩见我一直看他,嘿嘿地对我傻笑。
  齐富贵又指了指,坐在他旁边的一个女孩说:”这是我大妹,齐大妮,她旁边的是齐小妮,大的16岁上初二,小的15岁上初一。
  他得意的指着墙上的奖状,这些都是我两个妹妹得的,厉害吧!
  我扭头看着整整一面墙的奖状,对两个女孩竖起大拇指说:
  “厉害,好好学!以后考个好大学,齐家就靠你们了!那两个女孩听完我的话。
  齐大妮有些伤感的说:“我不想上学了!我想出去打工挣钱!我一愣问:
  “为什么呢?那女孩握着筷子,她那双手冻的浮肿发红。
  她说:“在学校里,有人经常欺负我和妹妹,骂我们是劳改犯的女儿,长大也是劳改犯!
  说着说着齐大妮竟哭了。
  我说:“大妮,我问你一句话,你仔细想再回答我好吗?
  大妮点了点头。
  我说:“大妮狗咬人,稀奇吗?
  大妮说:“不稀奇,我村的四叔家的黑狗经常咬人。
  我说:“对啊!狗咬人我们经常见。
  那我在问你:“如果人趴在地上追着狗去咬,你说这稀奇不稀奇?
  大妮说“当然了,只有傻子才去咬狗呢。
  我说:“你在好好想想,别人欺负你骂你,说你是劳改犯的女儿,那个人是不是象狗一样咬你,那你为什么要和狗一般见识呢。
  为什么要和别人去争论呢!如果你和别人因为这件事争论,那就变成狗咬人,人又反过去咬狗。
  你说对不对?
  大妮大妮捂着嘴盈盈地笑了起来说:
  “哈哈,叔叔你太厉害了!
  我明白了!
  我说:“叔叔就是没文化,不会说什么大道理,你只需要明白!为了这个家好好上学争气,让人抬着头看咱!我说这话的时候,同样也是说给齐富贵听。
  这时候一个老太婆走了进来。
  齐富贵立马站起身:
  “奶奶,你回来了,!
  那老太婆眼睛直直盯着我,看都不看齐富贵问我说:
  “孩子,你是?
  我说:“大娘,我是胡子哥的拜把老六,韩冰,今天替我四哥看看他家人。
  老太婆显然想听的不是这她说:
  “孩子,你怎么张个煞气之身。
  我说:“大娘你能看见?老太婆说:“这头上顶团白气,我当然能看见!
  我说:“大娘,你说的我知道,我身上有七煞之气。
  这话咱一会谈,小孩多别吓着他们。
  老太婆笑了笑说:“对,对,这下好,老四家有救了!
  我急忙招呼她坐下,老太婆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说,菜都凉了,你们怎么不吃啊!
  齐富贵笑着说:“奶奶这不是等你的嘛!你不会回来我们咱敢吃饭!
  我瞅了一眼富贵,心想这富贵眼皮太活了!
  老太婆开心的笑了笑:“都吃啊!来孩子,把酒倒上!
  胡子监狱里还好吧!
  我说:“混的有滋有味,胖了不少!除了不能出去,别的吃喝都是和家里一样!
  老太婆点了点头说:“我刚才听你说我儿子,是你四哥!那和大娘喝一个!
  我端起酒杯说:“大娘我敬你。
  一杯喝完,老太婆扫了桌子上的烟说,:
  “给大娘点根烟!
  我急忙给她点燃。
  老太婆夹着烟,吸了一口,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我心想这老太婆太厉害了,年龄至少有七十多了吧!烟酒不离口啊!这夹烟的姿势,喝酒的神态,一看就是个老江湖!
  老太婆说:“这些年,谢谢你们!对我们家那么照顾!来整第二个。
  我望着那粗大得酒杯,那一杯至少二两多,这一口菜没吃,马上整半斤酒下肚。
  中午刚喝过现在头还晕呼呼的,我两眼发直地盯着酒杯,我又扫了扫老太婆的空酒杯,咬牙脖子一扬灌了进去。
  老太婆对那两个小女孩说:
  “大妮,小妮快吃,吃完,把东屋的床给你叔收拾收拾!
  那两个女孩扒了饭,就离桌了!老太婆盯着齐富贵说:“富贵,你这半年死哪去了!这是你家吗?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