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四十四章 钓鱼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过了大约几分钟后。我痞里痞气地问:
  “程胖子,钓上来没有!
  程胖子眼神游离的看着我说:“还,,还没钓上来”。www@ttzw@com
  我扬手又是一巴掌,我见他用手去护,啪,,啪,,啪,对他裸着身上就扇,瞬间我清晰的掌印刻在他的身上。
  程胖子倦着身人胆寒的望着我,不敢说话。我寒着脸说:“继续给老子钓,钓不上来一斤半的大鲫鱼,老子把你打成鱼!
  我话刚落音没过几分钟,程胖子或许是冷得受不了,他抬着头眼泪汪汪地说:“我钓上来了,你看一斤半的大鲫鱼!
  我问:“在哪呢?拿给我看看!
  程胖子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问,他眼神又一次暗淡下去。我扬手对着他的光头又是几巴掌,我边打边说:“操TMD,你竟然耍我,你钓上来的一斤半的鲫鱼呢?
  程胖子终于受不了,他委屈的眼泪哗哗的往下落说:
  “我的亲大爷,你这不是耍我吗?拿个水盆,放个毛巾,让我钓一斤半的鲫鱼,一盆清水,我钓不钓你都打我,呜呜,,我能不能钓上来,你自己不清楚吗?呜呜,,你有本事,给我钓一个一斤半的鲫鱼看看啊!呜呜,,这一盆清水哪有一斤半的鲫鱼,,呜呜。
  我一看火候已到,指着程胖子说:“你TMD逼话真多,给老子双手伸直,半趋身,马步蹲好,现在你给我听清楚了,今个老子问你些问题,你如实给老子说,我话没有说完,程胖子抢着说:
  “好,我一定如实的说”啪,,,我扬手对程胖子脸上打了一巴掌,程胖子显然不知道是哪地方错了,他捂着脸张口结舌地望着我。
  我吼地说:“我日你妈,我让你说话了吗?蹲直了。
  我盯着程胖子那刚剃头光头,我终于明白了,万爷为什么非要等到监狱统一理发后,才找程胖子,这尼玛刚剃过头,一巴掌五个手指的印,不仅响亮而且头皮脆,天冷打一巴掌震的脑袋瓜子都是疼的。我继续说:“程胖子,那天为什么在警车里打我?
  程胖子低着头小心地说:“因为你当时在车里有些犟!我又问:“那审讯椅是谁做的手脚?
  程胖子眼神躲闪地说:“我不知道啊!
  我盯着他吹了吹手掌:“想清楚,在说!你现在还看不清楚形式啊!继续犟,老子可什么都知道了,你想清楚在说,你被判了几年你自己心里不清楚,这段时间过的舒服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来找你吗?
  这才是刚刚开始呢,程德福老子明确的和你说,这事如果你认为自己能抗的住,老子跟你姓。
  程胖子胆寒地望着我,那一刻,我从他眼中看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
  他开始沉默,或许他是在衡量利弊关系!
  我继续说:“想清楚!老子给你一机会,只要你说,从今以后大家所有的恩怨一笔勾销!如果你不说,好办,我发誓只要你在这监狱里活一天,我保证你过的生不如死。
  我不是曹兴民办事畏手畏脚,什么监控什么全程录音录像,全TM的扯淡,对你这样的人,老子就暴力解决,我们有一万种折磨人的方法,我就不信了,那死刑犯都抗不住,别说你才判几年的小虾米,程胖子,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看清楚自己的处的位置。
  如果你后台足够硬的话,你能被判几年吗?他们为什么不把弄出去,好好想想。
  如果想清楚了,我给你弄床被子裹身上,端杯开水暖暖手,吸根烟,咱坐下慢慢的谈,你看你冷的。这JB天零下好几度,外面都上冻了,我想你也受不了吧,是咱好好的谈,还是再弄盆水浇身上呢?给我表个态?
  我也不想难为你,今天就这样咱来日方长,时间多得是,几年呢!程胖子挣着椭圆的眼睛,望着我,那张脸煞白煞白的,他犹豫许久终于说:
  “我说?那一刻一种胜利的喜悦,在我心里开了花,随后胡猛给程胖子扔了床被子,程胖子全身裹着被子,握着热水杯,话语象泻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原来就在我进派出所的当天,阳北市公安一个领导驱车到西普派出所,当时那领导在邢所长办公室里呆了一个多小时。
  因为当时程胖子不在场,他们说的什么也不得而知。
  显然那位市局领导在邢所长那碰了钉子,当天晚上也就是,我刚进派出所的那天晚上,市局那位领导的开车司机,找到程胖子说马局长请他在醉仙居酒店吃个便饭。
  当时程胖子那敢不答应。当天程胖子值班,他向邢所长请假,临走时邢所长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邢所长说:
  “小程少说话,多吃菜!基层单位辛苦,别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别让酒精冲昏了头!
  当时程胖子也没体会啥意思?那天在醉仙居饭店,市局的马副局长一个劲的敬程胖子酒,程胖子有些受宠若惊。
  他想不明白自己一个基层警察,为什么让市局马副局亲自请吃饭,那天程胖子没少喝。
  马局先是打官腔说:“市局领导班子,决定近期提拔一些年轻有为,有担当有作为的年轻人,只要踏实有能力就提拔,不管他是基层民警,还是刚考上公务员的新警。
  这话程胖子听的心潮澎湃,程胖子显然遇见了生命中第二春,自己从一个农村出来孩子,没背景没钱权,一步一个脚印,在农村派出所干了三年,到现在副科还没有解决,还挂着一杠两星。
  眼看着自己的同事不是升迁到分局办公室,或者直接进市局,他心里苦闷。
  当听到马副局长的话,他跟打了一剂吗啡似的热血沸腾,随后马副局长开始切入正题说:
  “今天你们西普口派出所,接到一件故意伤害案?小程这事你知道吗?
  程胖子也许特意想表现自己就说:
  “家庭纠纷引发的故意伤害!
  马副局长说:“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程胖子那会放弃这绝好的表现机会说:“殴打他人事实清楚,而且是现场抓获,程胖子当时留了一心眼,因为他搞不清楚,马副局长到底是哪边找的人。
  像踢皮球似的又把责任推给邢所长说:“邢所长的意思,事主是家族纠纷,先看看对方伤得怎么样!如果伤势不严重,就调解调解,毕竟是亲属关系。
  如果对方伤比较重,够轻伤按轻伤办,是重伤按重伤办!程胖子刚说完话没想到,马副局长发脾气了说:
  “这是乱搞,既然是故意伤害,管他是家族纠纷还是什么,这邢所长油的很啊!
  那句话仿佛在提醒程胖子,我马副局长是站哪边的。
  当时程胖子吓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马局长又说:“听说打人的那小子,比较嚣张是武校的,你们办案民警如果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还是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吗?
  那一刻程胖子清醒了,他附和着说:“那小子就是嚣张,我出警的时候,已经在车上打过他一顿了,但是这小子显然不服气是个愣种!马副局长拍了拍程胖子的肩膀又说:
  “人现在在我们手上还不好办吗?只要不整死,整个残疾什么的我给你挡着,当时程胖子吓了一大跳。
  马副局长扫了一眼程胖子说:“干公安怕担责任干个屁。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