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三十七章 程胖子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那时候我很好奇,虎子是个孤儿,连亲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谁,他怎么也有五千块钱的收入,那他的钱用处是什么。
  后来我才知道,虎子每个月会把自己的那笔收入,寄给曾经他呆过的那个村的五保户孤寡老人,当我知道这件的时候,我被深深的震撼了。www@c66c!com
  是啊,不管曾经手拿屠刀的罪犯,还是什么十恶不做的杀人犯,只要良知回归悔悟反思自身,我们都需要在心里上给他一忏悔的机会。
  自从万爷,四平,虎子,胡子,我和胡猛结拜后,重监0001号和谐的象一家人,我们越是和谐,越是打破监狱的如意算盘。
  监狱原本希望我们双方硝烟四起,在监狱里达到两股势力均匀,在某种程度上势均力敌,比一家独大好管理,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重监0001号在阳北市监狱里一家独大,一呼百应,在胡猛的强势加入下,我们的实力进一步增强。
  说到这,我同样也不的不提,万爷的驭人之术,在胡猛身上万爷把恩威并用,发挥的淋漓尽致。
  我从他身上学到不少东西,他每天继续教我做人道理和万家风水术,而我在经历一连串事件中,成熟许多。
  不知不觉寒冬来临,我在阳北市监狱里,不知不觉过了2年,而我期盼的曹局长,和精神鉴定师,迟迟不见踪影。
  大雪整整下了一夜,干冷干冷的。
  张管教从我们号里挑了六个人扫雪,不用说肯定是,万爷,四平,虎子,胡子,胡猛,我,虽然是简单干活,其实监狱里的犯人都晓得,能出号打扫卫生,那也是一件非常荣誉的事,因为可以出来透透气。
  我们一人领了一把埽锄,从重监0001号走廊外的广场开始打扫,我揉了揉耳朵吐出一口白雾说:
  “这天真TMD冷啊。
  万爷笑着说,:
  “你还闲冷,这条路都包给你了。
  我搭眼一望问:
  “这一百多米都是我自己扫吗?
  万爷从袜子里掏出一根香烟瞄了一眼狱警说:
  “你不是冷嘛!我歇一会。
  我恨的牙直痒痒。戳了戳手开始清扫,没有过几分钟全身开始冒汗。
  万爷蹲在地上,一边吸烟,一边指挥,
  “冰冰,你就不能用点力吗?你画地图呢?
  我回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
  “你这死老头,就不能少说几句,站着说话不腰疼,来你扫试试。
  万爷表情夸张地吐了一个烟圈说:“老子年龄大就是资本,我干活要你这个徒弟干什么!
  随后万爷急忙把烟头按灭,站了起来,我一看张管教大步走了过来,喊我:
  “韩冰,你过来。
  我一听他叫我就迎了上去喊:“报告张管教,重监0001号犯人,韩冰报到!
  张管教跺了跺脚上的积雪说:
  “你跟我走,有人要见你。
  我把埽锄递给万爷,我从万爷表情中看出一丝紧张,然后我就跟着张管教向监狱前区走。
  张管教把我带到会客室,他转身出去了,还是老一套的说,
  “你只要30分钟,到时间我会提醒你,我点了点头。
  会客室里曹局长见到我后,起身把手里的烟蒂按灭说:
  “最近怎么样!
  我苦笑说:“还没死,不过快了!
  曹局长,递给我一根香烟,说:“还适应吧!
  我接过烟:“什么适应不适应的,习惯就好。
  曹局长给我点燃香烟后问:“最近见到熟人吗?
  我想了想问:“什么意思?
  曹局长:“呵呵,你还记不记得,那天你出事那天,在出警车上打你,又和老邢在审讯室审你的那个程警官?
  我弹了弹烟灰,你说的是那个死胖子是吧!
  曹局长点了点头。
  我说:“当然记得,那B胖子在警车里还打了我一顿,我这人有个不好的毛病就是特爱记仇。
  曹局长说:“他进来,你见过他吗?
  我说:“什么那孙子进来了。
  曹局长瞪了我一眼:“注意,素质,你这小子年龄不大,怎么变成这个JB样子。
  我不想让曹局长打断这事,就敷衍说:
  “对,对素质,曹局长,程胖子是怎么进来的。
  曹局长:“因为敲诈,帮人家办户口吃拿卡要,还有其他一些受贿的事。我问你一个事,还是那个事,你当时上审讯椅的时候,是谁给你上脚镣。
  我说:“还能谁啊,就是那程胖子。
  曹局长又问:“当时你没有感觉异常?
  我说:“那审讯椅,我以前又没见过,我哪知道?那死胖子就把我按在审讯椅上,先扣我的手,又扣我的双脚,具体他怎么扣的,我又看不见。
  曹局长想了想说:“他都进来,一个多月了,你没有见过他吗?
  我长叹一声仰头吐出一口烟雾说:“别提了,我们号和另外一个号因为炸号,被监狱清号合并了。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出过号,这不今天刚出来扫雪透透气,就被你喊了过来。
  曹局长嘿嘿笑了几声,在我耳边说:“我怀疑,是程胖子,在审讯椅上做了手脚,才导致你受伤。
  你进来也快两年了,我听人说,你在这里面混得还不错。你就不能想想办法,问问程胖子,当初是怎么对你下手的,后台又是谁。
  我按灭烟蒂又问曹局长要了一根烟,一口气吸过瘾,曹局长看着我贫烟样说,:
  “你慢点吸,没人和你抢,这一包都给你”
  我接过烟看了看,七块钱一包的红塔山,你一个局长就吸这烟?曹局长白了我一眼,闲烟孬还给我!
  我把烟往怀一装,象老干部似的把手抱在胸前说:
  “问问可以啊,但是我怕别出事喽,他毕竟以前是你的人,这打狗还的看主人呢?
  曹局长斜瞅了我一眼说:“我发现你这小子,现在学的猴精猴精,别和我玩心眼,我和你明说了,从程胖子敲人家钱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是我的人,这个你放心去做吧!
  我吐出一口白雾说:“我帮你问,是对我有什么好处?
  曹局长有些生气的说:“老子走过的桥,比你见得路还多,你继续跟我玩心眼,你不就是想问,精神鉴定师什么时候来嘛?我可告诉你,审讯椅这个事查不实,老邢就死不瞑目。
  我一见曹局长生气了说:“曹局,消消气,我不跟你卖关子了。对了曹局长,你怎么不亲身审讯程胖子?
  曹局长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说:
  “哎,现在又不能像前几年那样,你不说打着整着让你交代,现在审讯全程录音录像,程序要合法。他是因为敲诈,又不是别的什么事,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红口白牙让他交代吧!
  一旦我们问了,他不说,那岂不是打草惊蛇吗?
  我斜眼撇着嘴挖苦说:“你们当然要程序合法,办事蹑手蹑脚,他能说嘛?那死胖子又不是傻吊!他要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们还真没有办法了?曹局我跟你说,对于这种逼养的,要用我们犯人自己的方式,曹局长你放心吧,我回头问问那死B程胖子。
  曹局长皱着眉头说:“注意素质,我说你小子在监狱关的,嘴怎么变的那么坏。
  我白了一眼曹局长说:“你在这里面关两年试试。我说话叫接地气,我没在你面前说老子已经够注意了,你就别要求那么高嘛。
  曹局长有些冷他搓了搓手,干笑两声:“我看你小子是学坏喽,还好邢睿没有跟着来,要不她又该失望了。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