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七章 王狱长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王狱长双手背在身后,在办公室内来来回回走了几趟,瞟了一眼万爷,说:
  “老张搭的线我早有耳闻,我明年4月份退休,老张早在三个月前就去省厅活动关系,这不,还不是多亏你出力!www@c66c%com
  万爷一愣,他显然没有听出王狱长的话音,他挠了挠头皮说:
  “大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王狱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斜瞅着万爷意味深长的说:“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年他从你身上捞了多少好东西,我想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
  那两块寿山古玉,天龙祥日,地凤钦月,你不是也送给他了吗?
  万爷眼睛一亮急切的说:“大哥这你都知道?
  王狱长瞪了万爷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
  “那两块玉,可是你的命根子,就是这两块玉,让你走火入魔误入歧途,你竟然把这两块玉送给张管教,你这是作死啊!
  万爷自认理亏,一时语顿。
  他们显然把我凉在一边了,我从万爷和王狱长的对话中听出,他们绝不是用钱维持的关系,万爷对王狱长客气是从,内心深处表现出来的。
  而王狱长从样貌上看,也不见得比万爷大的了几岁。
  他们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我有些迷茫。
  王狱长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块红布,小心翼翼的把红布揭开。
  那是两块长方形白色玉石,长约4至5公分,宽约3至4公分,玉身光泽剔透,纹饰上一条天龙张牙舞爪。
  另一块是一只头戴金冠的凤凰。
  万爷激动的站起身,:“大哥,这两块玉怎么会你手上,难道是张管教孝敬你,把它呈给你。
  王狱长把玉收了起来说:
  “我哪有这福分,这是我去省厅,一个老战友把张管教的大礼退了回来。
  这老张心也太高,一个小小的管教不一级一级的慢慢熬,竟然直接去省厅活动,他也太自不量力。
  如果省厅直接提拔他,那这监狱几个副狱长怎么办!呵呵!还好我的老战友,直接把玉退了回来。
  老张也不想想,这东西这么贵重,没有过硬的关系人家敢收吗!我那老战友也算给我留个面子,没有追究就让我把玉带回来了。
  但是前几天,我那老战友给我打了一电话说,省厅有人主动和老张搭上线,据说那人后台还比较厉害。
  我心想既然老张要求进步,那就进步呗。
  反正我也快退休了,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老张也不容易,唯一一个儿子因为赌博欠人家钱,活活被人打死,我也懒得管那么多,还有半年我就退休了,只有不让我难做,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万爷猛的站起身,指着我,有些激动的说:
  “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要不是我,韩冰早就被人毙了,张管教这是执意要韩冰死,,难道你就眼看着张管教胡作非为吗?
  王狱长脸色有些微红说:“你吼什么吼!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们有什么办法,上面人要韩冰死,是你我能左右的吗?
  你说你今天对着那么多犯人,让我下不了台,这个监狱以后都听你的,不就得了。
  万爷见王狱长真生气了,用一种恭维的口气说:
  “王哥,我说话直,你别往心里去,这不没有老哥你照顾,我能活几天还不知道呢?对了,你上次和我说,想早点报孙子,这事我和茹茹说了,这孩子比较犟,说等王志退伍回来在说。
  万狱长显然给了万爷一个台阶下,口气缓和地许多说:“老万,你平时做事喜欢张扬,这年龄也一大把了,以后说话做事,别总带着一股江湖气,收收性,我和你是亲家,俗话说的好上阵父子兵,咱们是亲戚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以后做事考虑考虑我这张老脸。
  王狱长话说完,抬头看了一眼我说:
  “你小子年纪不大,得罪的人来头不小,老万尽然收你为徒,今天我就把话说白了。
  今天因为你的事,监区里闹的沸沸扬扬,死刑我给你暂时压着,但是能压多久我说了不算,今天的事到此结束,你暂时可以安全一段时间。
  但是今天闹这么大动静,也不好收场,既然老万给你出头,那你们俩就受点罪吧。
  我一听王狱长暂时能保我一段时间,我把一颗悬着心放了下来。
  王狱长盯着我接着说:“你也别高兴的那么早,从今天起我会把你和老万,关进教育号,具体关多长时间嘛!那就要看张管教的心情!
  万爷没有料到,王狱长最后一句话,竟然还在袒护张管教,他用一种凄凉的眼神,看着桌子上那两块玉,默不出声。
  王狱长斜瞟了一眼万爷说:
  “打狗还要看主人,我这样安排有我的目的,你想想,张管教毕竟是监狱的干部,他知道咱俩的关系,我有意把你交给他处理,用意有二,其一老张是我下属,就凭你们几句话,就能扳倒他,这现实吗?
  张管教和韩冰无冤无仇,如果不是受了什么人指使,他干嘛要对韩冰痛下杀手,前段时间法院的老秦,来宣布韩冰的死刑告知书,张管教当天就和他翻脸了,现在张管教为什么变脸那么快,你不用心想想吗?无风不起浪,苍蝇不盯无缝的蛋。
  这显然不是老张的本意,今天你们把老张搞的下不了台,他肯定要对你报复,我把你交给他处理,就是让老张自己掂量,想动你们就明着干。
  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老张动我亲家,怎么和我交代。
  其二,我也卖给老张一个人情,有事我给你压着,人我交给你处理,如果他是喂不服的鹰,到时候这两块玉,就是老张致命的把柄。
  万爷一听王狱长解释的那么清楚,忙说:
  “王哥,这资治通鉴里的运筹帷幄说的就是你,当代的张良啊!
  王狱长意气奋发的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让我万爷和我回去了。
  在路上万爷看着我一言不发,摸着我的头说,:
  “怎么到现在,还惊魂未定!体会死亡是什么感觉了吗?
  我长出了一口气说:“师傅,说真的,我今天有些看不起你,低三下四的样子。
  我的话显然出乎万爷的预料。
  他停住脚步,瞪了我一眼,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望着我。一个武警从万爷背后推了他一把说:
  “磨蹭什么,快走!
  万爷脸憋的通红,一路上没有在和我说一句话。
  等我们回到重监区,张管教正站在门口吸烟,武警立马站的笔直,严肃地说:
  “0279号,万金龙,韩冰,两人已带到,请张管教接收,张管教和他客套几句,那武警便离开了。
  张管教仰头吐了一口烟雾,把烟头扔在地上,用鞋踩灭,讽刺地说:
  “真看不出啊,你们这一对老小子够狠啊!摆了我一道,呵呵,你们最好别犯在我手上,到时候有你们好受!。
  万爷显然因为我说的那句话,还在生气,他捏了捏鼻子说,:
  “你是威胁我吗?我怎么从话里听出,你现在有些底气不足啊!张管教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张管教故意睁大眼睛,装着很害怕的样子,挖苦说:
  “老万,我好害怕,我真的怕你在监狱里,在发动一次批斗大会,我现在怕得要死!
  我看着张管教那副恶心表情,我真想冲上前扇他。但是现实和环境告诉我,这绝对是不行的。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