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四章 又见风铃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我毫无保留的把曹局长的话说给万爷,虎子,四平听。
  他们听完我得叙述后,万爷沉默不语。soudu!org
  四平比较兴奋,开口便说:
  “检举揭发材料好弄,这个你放心,马上我把咱号里的那几个犯人召集过来,随便弄几个检举揭发的案件不就得了。
  万爷显然不放心他眯着眼,:
  “你说的倒是容易,他们已经把手伸进监狱,如果监狱领导强压着,等冰冰死刑执行完毕后,再调查冰冰的检举材料,那岂不是前功尽弃吗!不妥,不妥!
  这件事生死攸关,我们必须做到滴水不漏。
  万爷扫了我一眼说:
  “这事还的让胡子演出双簧?我摇了摇头有些赌气似的说:
  “师傅,胡子已经出卖过我一次了,你还准备让他出卖我第二次吗?
  万爷从裤腿袜子处上,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后在嘴上吧嗒吸了两口,把烟递给我。
  胸有成竹的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看刚才胡子吓的那样,那种害怕是骨子里透出的一种恐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胡子在我们手上,如果他敢在阴我们,他应该晓得后果。
  我们这个时候给胡子一个回头的机会,也就是告诉他,这事生死关头如果他站错队,后果他自己想,冰冰你要明白吓的比打的怕。
  有句老话叫绝地逢生,我这一步走的险棋,对方既然利用我们的人,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给他们玩反间计。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一直摇头。虎子和四平说:
  “如果这次胡子敢阴我们,我保证你死后过不了几天,我让他下地狱陪你。
  我一听四平和虎子调侃我,:“我里个去,陪你妹,我这次如果死了,我发誓每天半夜喊你们起来尿尿。
  他们几个一听我这么一说,哈哈大笑。
  随后虎子进卫生间,把胡子换了回来。
  胡子拘束的站在一旁看着我们。
  万爷面无表情的说:“胡子,过来坐。刚才冰冰说,你是咱们圈子里的人,没有必要把你撇出去。他说就算死,也不会怪你,你是我们同吃同睡的兄弟,就为我们出一份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冰冰能原谅你,你应该知道这份情谊有多重。
  我暗想既然万爷话都说到这份上,我也就心照不宣,拉着胡子坐下,把嘴上的烟头烟递给他。
  胡子有些不知所措,他感激的望着我,我趁热打铁的说:
  “胡哥,我知道你也不容易,老婆孩子一大家子,如果有一天我能出去,我一定把嫂子当娘养。
  胡子炽热的眼神中饱含泪水,他紧紧地抓着我手,:“冰冰,谢谢你!
  万爷见火候已到,就把曹局长和我的对话,叙述给胡子听。
  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万爷老谋深算,和洞察人性的敏锐,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从那一刻起,我不再客观的认为,监狱的犯人是一些冷血没有头脑的屠夫,而是一群在限制自由后,在压抑环境里
  与生存所抗争,激发无限的潜能高人。
  胡子听完后,也许是特意表现自己的将功赎罪,就说:
  “只要你们信的过我,我保证绝不辜负大家。
  万爷笑了笑问:“胡子,你是阳北第一监狱出了名的狗头军师,你想怎么帮冰冰。胡子见万爷一改冷漠,开始和他调侃,也就渐渐把悬着心放开了。
  胡子猛提一口烟说:“已目前的形式看,我个人认为要做到一紧二松三起哄。
  胡子的话我有些听不懂,我拉长音:“一紧二松三起哄,是啥意思!
  万爷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点了点头说:
  “胡子你和我想一起去了。
  我又瞅了瞅四平,见他也一脸茫然。
  我故作生气的说:“师傅,都火烧眉毛了,你怎么还打哑谜!
  万爷一副过来人的口气说:
  “冰冰,你以后学着点,胡子说的一紧二松三起哄,也就是,对内紧张,对外放松,三起哄是用舆论让监狱不得不重视这事。
  万爷见我还是一副没听懂的样子又接着说:
  “我们今天连夜给你起草检举揭发材料,今天晚上我们不声张,明天一早,你就把材料告诉张管教,让他跟监狱领导汇报,申请对你暂缓死刑。
  二松就是让胡子去联系那个内线狱警,让胡子把你现在的情况告诉他,说你整天害怕的要死,拒绝见任何人,麻痹对方的警惕,
  等到监狱暂缓死刑程序生效,监狱会通过公安机关查实你举报材料,然后由检察院审查,法院在宣判,这三个单位公检法核查,没有一年半载的是没有办法完成。
  到时候曹局长申请对你进行精神鉴定,这个期限就不好说,到那时对方也就无能为力。
  三起哄嘛!这一点是最关键的,明天在食堂吃早饭的时候,我会释放你执行死刑的事和检举揭发的信号,给监狱施加压力,让监狱的高层重视。
  你想啊!监狱口号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对有检举揭发做到立功的犯人给予减刑,我可以这样说,百分之八十的无法破案的死案,都是犯人为了减免刑期,检举揭发的。
  如果监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那以后谁还相信政府相信监狱,这一点监狱领导,比谁都晓得这个理!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你的死刑一旦暂缓,那下一步就是训练你过精神病那一关,这是后话。
  步一步一个脚印走,万事不急不躁。这一点冰冰你一定要记住。
  虽然万爷把路分析的那么头头是道,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是我生于死的最后一夜。
  夜渐渐深深了,其他犯人渐渐入睡,,胡子照例巡视我们休息。
  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如果说我不害怕是假的,人最恐惧的莫过于临死前漫长的等待,我无法得知一旦睡着醒来后,会怎么面对死亡。
  这一夜如此漫长,我绞尽脑汁的回忆我的父母亲,我的童年,我的学校。
  他们每个人熟悉的面孔,象电影片段一样在脑海里出现,风铃,大胖,小林,飞鹏,二叔,三叔,邢所长,想到这泪水再一次滑落。
  朦胧中我看见一个身影,在从过身边飘过,我确定那是风铃,我又惊有喜::
  “是你吗?风铃,一时间房间内静得出奇,胡子看了我一眼说:
  “冰冰你怎么还没睡觉。
  我怕他看出我的不安,敷衍说:
  “恩‘我马上就睡!
  胡子接着说:“别想那么多,睡吧!
  我不再回话,把头深深地埋在被子里。
  正在这时,我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女声,:
  “冰冰”
  我猛的掀开被子,我惊奇的发现,风铃正站在我的床头,我用力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似的,脱口而出:
  “风铃!真的是你?
  胡子回头望了我一眼,:
  “冰冰,你说什么胡话,快睡吧!养足精神,成败就在明天。
  而我从胡子的表情中看的出,胡子肯本看不见她。
  风铃伸出抚摸我的额头,很温柔甚至有些舒服,那一瞬间我忘记了所有恐惧,我伸手去抓风铃洁白的玉手,却什么也抓不到,随后风铃渐渐飘走,离我原来越远,直至消失。
  我亟不可待伸手去抓她,扑通一声从床上摔了下来,胡子赶紧跑过来,扶起我,
  “你没事吧!今天你怎么了?
  我望着风铃消失的地方说,
  “这几天失眠,头有些晕。
  胡子长叹了一口,什么也没有说把我扶上床,安静的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入睡。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