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一章 即将行刑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秦副厅长有些怒火中少,他敲着二郎腿说:
  “张管教,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我在你的地盘教育你的人,你心里不舒服,老张我可告诉你,你一个正科,装什么大尾巴狼,少在我面前装大爷,我是代表法院来的,不是你的犯人。soudu!org
  张管教冷笑:“我正科咋了,不象某些人,双手沾满鲜血,一张纸盖个章,就能要一个人的命,那种事我做不出来。
  秦副厅长脸色铁青:“老张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清楚,我怎么双手沾血了,我做得工作对的起人民,对的起政府”。
  张管教撇着嘴冷笑:“呵。你还真好意思说的出口,还对得起人民,对的起政府,我呸!这人如果不要脸,还真是啥话都敢说啊!那李明安是怎么被枪毙,他都检举那么多犯罪事实,立那么大的功,到最后还不是给毙了。
  有些人虽然该死,但是只要能改,你们就不能放他一样条生路,你每次来,我们监狱就要死一个人,我现在和你说话,感觉不是跟你秦副厅长说话,而是和屠夫说话。
  我听张管教说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我默默注视着他们。
  秦副厅长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用一种缓和的口气说:
  “老张,我也是身不由己,上面领导发句话,我们下面的人,不就是跑跑腿传达传达,我知道有些犯人,你教育那么长时间,在感情上难免有些接受不了,但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显然秦副厅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张管教也不再说什么。
  秦副厅长见我一直站着不吭气,用一种和解的口气说
  “你叫韩冰吧!想必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我知道你们不待见我,这是我得工作,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啊,你的死刑复核程序已启动,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我尽量满足你,我们找你谈话这个事,你回去后别张扬。
  从你杀人的那天起,你应该清楚将面临什么后果。
  秦副厅长后面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我只记得他说,我的死刑程序已报到高院进行复核。
  我浑浑噩噩的退出办公室,我走后就听见一声玻璃杯摔碎的声音,还有张管教咆哮的怒吼。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茫然,甚至说有些脑细胞已经停止工作禁锢了。
  等我回到号里,四平他见我脸色有些难看,开口便问:
  “冰冰张敲子,找你什么事?
  我一直低着头无语,我真的一句话都不想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胡子接过话:“我听千里眼陶瘦子说,今天老秦来了,不知道咱们监狱哪个倒霉蛋,就要面见西天佛主了。
  万爷突然意识到什么,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冰冰,老秦不会是和你谈话了吧!我蓦然点了点头。
  万爷骂道:“我操TM,他们还真的下的了手。
  号里所有人把我围了起来,一种无言的绝望从我身边开始蔓延。
  我努力克制着情绪不让自己失态。
  四平长叹了一口气,:“我们都TM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虎子猛一脚踢翻地上的脸盆,:“吗的,我去找张管教评理去!说完就去拍号门。
  万爷急忙吼道:“虎子,你给我住手,你找张管教有毛用,老秦是法院的人,他来执行法院决定,张管教能说上话吗!
  万爷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冰冰去死吗?
  “那你们说怎么办!”
  “法院来人很明确,冰冰背后的人开始下手了,手续一定准备的很充分,要不不会贸然出手!
  胡子你娘比,你平时不是,号称诸葛亮在世吗?今天怎么阉了,
  咋一句话不说了,你平时不是B话不停吗?什么事,你不是分析的头头是道吗?
  来胡子,今天你不给我分析一个所以然,我TM就把你整死在这?
  胡子憋屈的低着头,用一种几乎要哭的口吻说:
  “万爷!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又没有惹着你,你怎么朝我发脾气!万爷瞪了他一眼,:
  “我就是朝你发脾气怎么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整个办法,哼!胡子我让你爬着走。
  胡子扑通往地上一跪,“我的亲万爷,你这可是要我的命啊!使不得啊。
  正在这时候张管教走了进来,扫一眼跪在地上的胡子,
  “你们号里人挺闲啊,这是整得那一出,这是演的是,白毛女和杨白劳吗?
  万爷撇了一眼张管教,“哎,,这号里,马上就要少一个人,大家娱乐娱乐,我说张管教,你管的也太宽了吧!我们自娱自乐也碍你得事!
  张管教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老万,你注意自己的身份,知道在和谁说话吗?。
  万爷显然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口气:“我说张管教,你也甭唬我,我万金龙从出生到现在,还真没有怕过什么人,你要是认为,我平时对你点头哈腰的,是怕你,那你就大错特错。
  张管教显然没有想到,万爷会顶撞他,他脸色逐渐变的微红说,
  “万金龙,你今天想给我整个事出来啊,有种,你TM给我试试看?
  万爷揉了揉太阳穴嘴角一扬,“我虽然没种,但是老子TMD不怵你。
  我不想因为我的事,让万爷在我即将上路以后难做,他毕竟是我师傅,我从床上站起来,说:
  “张管教,万金龙昨天夜里受凉发烧,烧糊涂了,你别和病人一般见识,我替他向你赔不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他老人家年龄大了,有些事看不开。
  “冰冰,万爷吼了我一声。
  我扑通跪在地上,张管教,我张这么大除了我妈和师傅,我没有向任何人下跪过,今天我求你,不要和记恨万金龙!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我回头望着万爷说:“师傅,如果真把我当成徒弟的话,你就什么话都别说!
  张管教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就那样愣愣地看着我,许久说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我懂,你起来吧!这两天省武警来人,你想吃什么提前吱一声。
  万金龙你跟着我出来,张管教话一说完,转身离开了0279牢房!
  我咬着牙站起身,蹲在墙角我才18岁啊,如此短暂生命将在这里结束,子弹打在头上会不会痛,我的脑浆会不会象天女散花似的,洒落满地。
  会不会有人,拿着馒头去蘸我的脑浆治病,当母亲看着我的尸体为她得儿子仪容,父亲亲自为儿子火化,那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场景。
  十八岁朝阳般的年龄,没有体会过爱情,是不是人生的一种残缺。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万爷被张管教喊出去,一直没有回来,我静静的呆在墙角,胡子坐在床上,一遍又一遍整理我的囚服,他是那样认真一丝不苟,整整一天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四平蹲在地上擦我的布鞋,虎子把监狱里,所有犯人私藏的好吃的,都掠夺过来,堆在我的床上。
  号里压抑的气氛让人窒息,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我在心里问自己,后悔吗?后悔,如果当初别那么冲动,也许不会有这样结果,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人杀我的,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什么被三叔上身那是借口,身体是我自己的,是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冲动,能怨别人吗?
  归根结底还是错在自己,要不是我的冲动二叔会死吗,要不是我邢所长会死吗~二叔为人自私但是他罪不该死,而邢所长一个正直的人民警察却为了保护一个杀人犯,献出自己的生命,这所有的恶果都应该有我一个人承受。
  如果我的死能给让,二叔和邢所长一个正义的审判,那我就死的值得,想到这我突然释怀了,也想明白了这种想明白,并非悔悟而是一种迫不得已的绝望,安慰自己罢了。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