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章 万爷的故事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光头陪着笑脸:“那是,那是。
  我见火候已到:“五五分成,我帮你们打开墓门,里面东西咱们一分为二。www@ttzw@com
  我没有想到光头,会答应的那么块,就是这个细节让我多了一个心眼。
  果不其然,等我回去后,发现我家的周围,莫名其妙多了一些人,我们约定三天后启程,越是谈得容易,我越是有些不放心。
  最后一天深夜我翻来覆去睡不早,望着身边熟睡的妻子和两个女儿,我突然有种奇怪的念头。
  如果这次我死了,她们娘三怎么办。我下床站在院子里,瞭望夜空,我猛然间发现,北斗七星的地煞星竟与天佩星连成一条直线,这是大凶之兆!
  我急忙拿出签筒,连续抽了三个下下签。不用解释我也知道,此去必定凶多吉少。
  那时候我被天龙祥日,和地凤钦月迷的走火入魔,我也顾不了那么多,生死在天命不由人,我下定决心后,就把妻子和两个女儿连夜送到我一个朋友那。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跟着光头踏上北上的火车,等我到达寿山后,大雨连续下了三四天,我们就住在当地一个山民家。
  雨一晴我们就进山了,我们在山里走了几天,通过几天的观察,我确定光头有害我之意,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等我把晋王墓打开就杀了我。
  也许是因为我一个人他们人多,渐渐地他们对我放松警惕,我就用事先准备好得迷药,下在他们吃饭的水杯里,把他们迷倒后,我就带着天龙祥日,和地凤钦月跑了。
  回到阳北市后,我就带着全家逃荒似的去北京,上海,广东,武汉,西安,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这期间我也倒卖了不少好东西,赚了不少钱。
  那几年过的太辛苦,整天担心受怕。也许是自己心虚,我就在盗墓界打探光头的消息,这一打探不要紧,原来光头在年几年,因为盗墓被判刑了,既然光头进去了,我也有恃无恐就带和妻女回到阳北市。
  好日子没有过几年,欠别人的早晚要还的,一个寒冬的深夜,我出差去外地,我妻子给我打电话说,我两个女儿不见了。
  我当时连想都没想,就断定是光头他们干的,我连夜包车回到阳北市,我前脚到家门,后脚就有人跟了上来。
  那人用匕首顶着我得后背,把我带到一个仓库,我一下车就看见光头,翘着二郎腿一副无赖样,见我第一句话就说:“呦呦呦,这不是万先生吗?别来无恙啊!他舔了舔嘴唇,那迷药劲大啊!这几年我没有一天不挂念你。
  “我女儿呢!你想怎么样!我话没说完,就被光头身边一个马仔打了一钢管,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
  光头从马仔手上夺过钢管走过来说:
  “你们怎么那么粗鲁对待万先生,应该优雅些,他是文化人,光头举着钢管冷不丁地往我裤裆处砸了几棍。
  我当时就晕死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病床上,医生告诉我这辈子,不可能再做男女之事,而我妻子却告诉我一个让我崩溃的消息,我两个女儿被光头糟蹋了,玉也被他们拿走。
  那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我每天夜里都会听见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喊。
  我跪在妻子和女儿面前发誓,我一定会亲手杀宰了他。
  妻子和女儿眼睁睁地看着我离开家,我永远也忘不了女儿那依依不舍的眼神,那段时间我象幽灵一样白出夜归,我过的生不如死。
  那是一种心灵的煎熬,功夫不负有心人有新人,半年后我摸清了光头的活动规律。
  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我以检修煤气管道的身份敲开了他家门,用电棍击昏光头的妻子,光头有一个几岁的孩子正在熟睡,我就坐在光头家等他。没过多长时间,光头满身酒气的回来了。
  他开门一见是我转身就跑。
  我哪能让他跑掉,对着他后背就是几刀,把他拖进卫生间。
  我整了整衣服,把光头全身脱光,双手双脚绑着,用胶带贴着他的嘴,任由血液流淌。光头恐惧的望着我,那充满绝望的眼珠,用一种本能求生的懦弱似乎在求饶。随着时间的拉长,光头开始抽搐痛苦的死去。
  我本想连他妻子和孩子一起杀掉,望着他沉睡的孩子,我突然动了恻隐之心,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如果当初光头能放过我女儿,我想我不会杀人。
  万爷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陷入的无尽的沉思。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迎来新年,号里的每个犯人脸上写满沧桑。
  这一夜没有打呼声,没有梦话声,我知道每个人没有心思入睡,有故事的人怎么能在这个特殊的时间内,不去思念亲人,毕竟人不是动物,有情感。
  不管是曾经的杀人恶魔,还是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的黑帮大哥,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没有欢笑,只有悲伤。
  而我此时却异常平静,人最恐惧是什么,我想我会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告诉你,那就是失去自由,在这二十几平米的空间里住了十几个人。
  我试着用思考他们的人生,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我还是比较自豪的,因为我还年轻,这是我人生路上,第一个没有和亲人一起分享的新年。
  而我却没有无尽的感慨,接下的来日子过的枯燥烦闷,万爷让所有人把我孤立起来,不准他们和我说话。
  而我因为调皮捣蛋,张管教每个星期都会把我关进,特别号,让我在绝对安静甚至孤独的环境里学习,意念合一忘我的境界,我一个人在黑屋里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的黑夜,这是我的第一阶段。
  当一个人全身心的去用心灵感受外界的一切,我逐渐静下心来,那种静下心绝不是自愿的,而是被现实逼的走投无路。
  一旦将一个人逼到绝望,被迫接受变成另外一个人时,只有两个结果,要么他直接疯掉,要么就是战胜心魔让自己变的心如止水,遇事不惊。
  显然我做到了,因为我有一个强大的意念在支撑着我,那就是为了再次见到风铃!
  三个月后万爷满足的看着自己的成果。我从他乌黑的眼珠中看到一种希望。
  然而天不由人,正当万爷勾画着第二阶段的训啦时,我却被意外因素打乱,万爷的全盘计划。
  入夏6月的一天我和号里的犯人正在监狱车间里加工灯泡。
  我被一个狱警通知去张管教办公室,我站在张管教办公室门口,喊
  “报告,0279号犯人,韩冰前来报到!
  “进来吧”我径直走进房间,站得笔直,房间里除了张管教还有两个生人,一看衣着我就知道,他们是法院来干部,那两个人用一种羞辱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你就是韩冰,”
  “报告干部,我是!
  张管教得意的望着我得表现,介绍说“这是阳北市法院的秦副厅长和张干事。
  他们问一些问题,你要如实回答听见吗?
  “报告张管教,我一定如实回到领导的问话!
  那两个法院的干部其中一个人说:“你不用说什么话,都喊报告,有话直接说,怎么那么费事!
  我扫了一眼张管教见他脸色有些难看。
  我回答:“报告,我听明白了!
  那干部有些生气的哼了一声,:“你刚才是不是,没有听懂我说的话,我让你不要再喊报告了,你脑子进水了蠢货。
  “报告,我听懂了!
  那干部猛的站了起来,骂道:
  “你TM,是不是关傻吊了。
  张管教接过话?
  “秦副厅长,你有话好好说,骂什么人!
  张管教说这话时把秦副馆长的副字刻意拉长音!那口气有些挖苦的意思!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