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十二章 邢所长的故事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我一时间竟被曹局长的话反问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反驳。
  我内心深处的自尊,正渐渐被一种复杂的情绪掩埋,然而那时的我却心口不一的说:www@c66c%com
  “如果他不把我,铐在审讯椅上,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说这话时声音很小,明显一种没底气的嘴硬。
  曹局长坐直身子,耸了耸肩用一种平易近人的口气说:
  “小子,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我相信你听完这个故事后,会有一些感触。随后他点燃一根香烟塞进嘴里,语气沉着地说:
  “那是一个寒冷而又漫长的冬夜,我们54774部队隶属济南军区,接到上级命令,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
  我和我的战友邢子涛,跟很多战士一样,在一辆闷罐火车厢里坐了几天几夜。
  那时候很多战士都在写遗书,甚至有很多人哭了,或许是因为悲伤的情绪感染,邢子涛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也哭了。
  也许你无法体会即将上战场的恐惧,邢子涛是我的老乡,也是我唯一从家乡带出来的战士。
  我当时在部队里的职务是一名连长,身份的原因让我不能象一般战士那样,可以随意表露自己的情绪。
  当我看见邢子涛也趴在角落里写遗书时,他眼中满含泪水。
  那时候的我年轻气盛,眼睛里揉不进半点沙子。
  邢子涛是我带出来的兵,必须和我一样严格要求自己,我们是军人流血不流泪。
  我当时气不打一处来,扬手给他一巴掌,骂的他体无完肤。把自己所有的压力发泄在他身上,而他却一句怨言也没有。
  后来我们团进入越南后,我所在的连被命名为突击连,奉命夺取柑塘镇的一个村庄,我清晰的记得,那天的雨下的特别大。
  我们突击连埋伏在,离村庄1公里的树林里,准备夜间发起攻击。这时候,我们突然发现一个10多岁的小女孩,拼命往村子里跑,战场的敏锐让我意识到这可能越军的眼线,我们一定是被发现了,那女孩可能回村里报信。
  那女孩离我们十几米远,她半裸着上身,下身穿着一件破旧露补丁的短裤,浑身泥泞,连个鞋子都没有。
  我知道,一旦那孩子跑回村子,我们整个连一百多号人,将彻底遭受全歼的危险,我要对我手下的战士们负责。
  我当时来不及多想,瞬间冲过去追上她,用军刺刺穿她的后心,那孩子一声不响的倒在雨中。
  我抱着她回到树林,那女孩绝望的瞪着我,随后大口大口的吐血,她就那样痛苦地死在我的怀里。
  邢子涛几乎用一种愤怒的姿态望着我,那一刻我从他的眼神里,我看见了从未有过的陌生。
  我们连一直在树林里等到深夜,随后开始向村子发起攻击,整整一个团的越军在睡梦中被我们打散。
  而我们连仅仅付出一个排得代价,事后邢子涛对我有了意见,认为我是个毫无人性的杀人恶魔。
  而当时我却被至高的荣誉冲昏了头,也没有和他解释我的初衷。
  随着战争事态的发展,军部要求我们进攻,越北重镇省会高平,我所在的连队负责从侧翼协助友军攻城,然而我们却没有想到,越军为了缓解高平的压力,疯狂向我所在的连队进行反扑。
  一阵撕天裂地的轰鸣声,我知道那是苏制M-30榴弹炮的声音,我大声喊:“快卧倒。
  咚的一声巨响,一股热浪席卷而来,一个身影从我身边跃起,把我重重的压在身下,溅起的泥土将我们掩埋。
  耳膜的震疼,让我很清醒过来,我知道是他救了我,而趴在我身上的邢子涛已失去知觉。
  后来邢子涛负伤回到祖国,而我们整编加强连在越军的反扑中,只活下来二十三个人,我们已极高的荣誉退出越南战场。
  从那以后邢子涛,在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他伤愈后就申请退伍。
  而我也在几年后以正团级身份转业,和邢子涛分在同一个单位,而他还是和在部队一样,除了工作上的往来,基本上和我保持上下级关系。
  直到他为了救你付出生命,也没有原谅我。不知你听完这个故事有何感想?
  那一刻,我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震撼了,我突然觉的自己象一个无恶不作的恶棍。
  一个为国家立过功的英雄,却间接的死在我手上,而我却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犯。
  我一时语顿。曹局长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盯着我说
  “韩冰,我能感觉出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悔改一路错下去。
  你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了14天,这14天里你每天都在做恶梦。我想知道你嘴里喊的三叔是谁?
  我猛的一个冷战说:“他是我三叔,死了几十年,是他杀了我二叔。
  曹局长显然不信,他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
  “韩冰,难道在你嘴里就没有一句实话吗?你三叔死了几十年,你难道见过他?
  你才多大,你户口上的年龄是18岁,而真实年龄却是17岁,我只想告诉你,17和18岁是生于死之间的临界点。
  曹局长见我有些迷茫又继续解释:
  “18岁是完全责任行为人,是负刑事责任成年人,而17岁是不负刑事责任的未成年人。如果你继续嘴硬,谁都救不了你。
  而此时的我清楚的知道,和一个受党教育那么多年的干部,谈我被三叔上身,杀死我二叔是多么滑稽愚蠢甚至可笑。
  曹局长见我不在说话,他显得有些激动,:
  “韩冰你怎么那么幼稚,如实交代自己的罪行,我们公安机关会对你宽大处理,你年龄还小,以后的路还长。
  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你即使不说一个字,我们也能将你绳之于。说真的我不愿看见,邢所长为了一个杀人犯,死的不明不白,因为不值。。
  曹所长的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深深刺动了我的脆弱的内心,我闭上眼咬着牙龈冷冷地说:
  “我抵命,我只求速死。曹局长站起身抽袖而去。
  寂静的特别病房,除了监护我的李警官,就是每天来量血压和体温的医生,我躺在床上,象尸体似的一动不动,我不知道,我的家人现在怎么样。
  我每天都在活在恐惧中,我害怕我病好了,会来几个警察或许象枪毙武光那样,把我五花大绑,拉到市人民广场接受审判,押上刑车执行死刑。
  我整天等待着黎明,在黎明中等待着黑暗。
  第47天,我终于把曹局长盼来了,他这次来显然的有些憔悴,进病房后,他开门见山的说:
  “听医生说你脚伤恢复的很快,也许在过几天你就可以出院了,这么多天想得这么样,有没有话要说。
  听曹局长那么说,我挺释然的说:
  “我二叔是我杀的”曹局长嘴角上扬,笑了起来:
  “这么简单就廖了,说说为什么要杀你二叔,韩建军。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
  “因为我二娘骂我妈,我打我二娘,我二叔拿椅子砸我,被我妈挡住了,我见我妈受伤,就上去打我二叔,我打不过他,就捡起掉在地上的烟灰缸打他,我没有想到会把他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曹局长托着腮帮,摆了摆手他示意我停下说,“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流水账,什么我骂你,你打我得!
  这些,我在你父母和你亲属的问话笔录里都知道,这不是重点。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从审讯椅上站起来的,还有当时你被抬上警车后,一直到医院的这段事情经过,详细的说?
  我仔细回想:“当时我看见我爸晕倒,特别急,就使劲挣脱锁在我脚上的锁套,我就站了起来。
  曹局长再一次打断我的话。“不可能,就算一个成年人,而且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都不可能,那么巧把脚踝别去插槽。
  你在好好回忆回忆,当时有没有别的人靠近过你,是谁给你上的审讯椅。
  我又一陷入沉思,说:“是当时出警的胖警官,我对他影响很深,因为他在警车里打过我,在审讯椅上也打过我,他好像姓程。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