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三章 即将火化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当我跑进火化大厅的拐角,看见锅炉工蔡大爷,我象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跑到他身边。
  蔡大爷见到我先是一愣,问道:soudu*org
  “呦~冰冰咋了?这大清早的,你咋来了。
  我捏一把汗,还没回过神就问:“我爸呢?
  蔡大爷指了身后说,“在后面和刘馆长他们说话呢!他见我往后区走,急忙拦住我:
  “你别去,后面是陈尸大厅,阴气重,别吓着喽!你和我在这等你爸。
  我急忙说:“不用蔡大爷我没事,我自己去找他。
  蔡大爷笑了笑,猛然间抓住我的手,用一种强硬的口气说道:
  “不行,你就老实在这呆着”
  随后抽出他那细长的旱烟袋,在墙上磕了磕,从白大褂里掏出一些烟叶,装上去,点燃吧嗒吧嗒吸了几口,开口便说:
  “冰冰,找你爸有啥急事?
  我用手扇了扇他吐出烟雾说:
  “今天早上我爸走的早,我的试卷需要他签字,今天要上交给老师,所以我找我爸,让他回家给我签个字。我见蔡大爷有些不相信。
  我继续问:“蔡大爷我听说,上次王叔出车,拉回一位叫项风铃的女尸,听说挺漂亮的!还是你帮忙抬下来的!
  蔡大爷吐出一口浓烟,意味深长地说:“怎么?王飞翔那个色鬼,就会教坏你们这些,没毛的蛋,不就是个没穿衣服的女娃吗!这种事我见多了,王飞翔那个老寡汉条子满脑子,,,哎不说了!
  蔡大爷话说了一半却停下了,我见他刻意隐瞒,又继续问:“蔡大爷,那女孩是不是穿着一双红色舞鞋”蔡大爷只顾吸着他那旱烟袋。
  沉默许久说:“那女娃可惜了,张的那么俊,那么年轻就被人害了,听说还是个大学生,现在还躺在特别柜里无法入土~造孽啊~。
  我突然来了兴致,急忙问蔡大爷什么是特别柜?
  蔡大爷乐了,他又吧嗒了一口旱烟,:“呵呵~你还是咱内部家属呢?连特别柜都不晓得,今天蔡大爷给你上一课,以后长大了好接你父亲的班。
  我们殡仪馆的冷冻室,分两组,一组是平常的陈尸柜,是放一般尸体的,一般群众家死人办丧事,人在去世后,首先通知殡仪馆,随后我们殡仪馆去车将尸体运回来。
  根据天气的冷暖处置,如果是夏季,我们会把尸体推进陈尸冰柜冷藏,在尸体的脚上填写编号。
  如果冬季天比较冷,那就没有必要把尸体放进陈尸冰柜,而是直接把尸体安置在陈尸大厅。
  因为这些尸体存放时间比较短,差不多就两三天,等尸体家属处理好家事,就会来殡仪馆开追悼会,举行吊念仪式,有些家属比较讲究,通常事先要求将尸体仪容。
  这里就会说到你母亲工作,有些尸体因为生前某些原因,死亡后面部表情狰狞骇人,为了给尸体留在世间最美好的一面,以良好的意识形态展现在家属面前,仪容师会用一些特殊的方法,将尸体修饰出一副平静慈祥的睡容。
  等追掉会结束,我们会将尸体推进锅炉室,也就是火化间,尸体一旦进入火化间,我就开始给尸体加注燃油,这时候尸体经过高温燃烧产生气体,经过锅炉后的大烟筒释放出去。
  这时死者家属通常会点燃鞭炮,寓意生死轮回,意在升天。
  大约30至40分钟入殓,等骨灰冷却后。由你父亲开始将骨灰整理放入家属,事先准备好的骨灰盒,移交给家属,有些家属,比较讲究,要求按尸体火化前的形态,把高温钙化的骨灰排列整齐,家属接到骨灰后,会在殡仪馆北侧的,十二生肖石像前祭祀,然后将骨灰送到公墓入土。
  我说的这是一般入殓。还用一种就是特别冰柜,说起这个就比较讲究了,我们这的特别冰柜,都是存放一些无法入殓的尸体,就拿你说的那个穿红色舞鞋的女尸吧!
  我记得好像是5月份的一天下午,具体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当时好像是阳北市公安局来的电话,说在城南新建设大桥桥墩下发现一女性尸体,让咱们去人,我就和王飞翔赶过去,等我们到现场后,看见那女尸全裸着身子,只有脚上穿着一双刺眼的红色的皮鞋,双手被鞋带反绑在背后,斜躺在一片芦苇旁,鲜血留的满地都是,等法医勘察拍完照后,就让我们先将尸体运回。
  当时刑警和法医,就跟着我们车回到殡仪馆。王飞翔将车开到,阳北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勘察解剖室门口,我就推了个担架车将尸体抬进解剖室,那女孩雪白的身上至少有十几处刀伤,每处伤口象小孩嘴那么大,虽然我见过无数尸体,但是这个残忍的死法,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现在一想起那女孩,睁着惊恐的的眼珠,扭曲的表情定格在死亡的瞬间,我就觉的震撼。
  因为当时天气比较热,这具女尸在刑事技术解剖尸检后,为了防止尸体腐化,刑警队的人又将尸体移交给了我们,让我们妥善保管,等我把那女尸,从公安局刑事技术勘察解剖室抬出来的时候,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整个形状就象一具缝合的人体标本。
  我快速将尸体存放进特别冷柜。因为有些尸体在没有得到家属的同意,我们是不能火化的。
  我见过这个女尸的父亲,他是一个很客气男人,他每个星期都会来看女尸。
  刘馆长找他谈了很多次,希望能将女尸火化早点入土,因为我们特别冰柜机已经满了,里面存放着很多无名尸体无人认领。
  但是那位父亲很固执一直不同意,还和刘馆长吵了起来,其实这具女尸对现实意义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存放的价值,听刑警队的秦法医说尸检报告已经出来,身中13刀最致命的刀伤在左胸部,单刀锐器直刺进内脏导致血气胸,心脏衰竭而死。
  死者的父亲其实不愿意将尸体入殓,无非留个念想,人年纪大了,孩子死的那么惨,案子到现在一直没有破,死者的父亲就想给女儿一个交代,哎这就是命啊!
  蔡大爷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满是感慨。而我听完他的话,竟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就在这时,我父亲走了过来,他见到我先是愣了几秒,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喊蔡大爷:
  “老蔡准备开锅炉,等温度上来,把特别柜的995810号尸体入殓。
  老蔡咬着旱烟半张着嘴说:“我知道,你先把你儿子带走吧!天这么冷站在这冻半天了。这尸体公安局和家属通知火化了吗?
  我父亲用一种极其无奈的表情说:“别问了,一号大老板,签字负责,我们就干自己分内的事!
  然后我父亲转身,向陈尸厅走去,我急忙跟了上去,陈尸厅是一座半圆型室内广场,它的右侧是一组组排列整齐的巨型冰柜,每个长方形柜盒上都标着一段编号,在这里每具尸体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或许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他们留在人间的最后一摸记忆。
  左侧是一排排排列整齐的石床,有十具尸体摆在那里,一股腐酸气味迎面而来,那种气味是一种消毒水和腐臭的混合气味,让人闻了有种说不出来的反胃。
  父亲的皮鞋频繁地,敲打着大理石地板,他走得有些急促,那声音在寂静的陈尸厅里格外清脆。
  父亲突然间停止脚步,转身用一种冷峻,而又陌生的目光盯着我,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用如此冰冷的眼神,盯着我,我被父亲的眼神吓了一跳。
  随后父亲的举动更是令我毛骨悚然,他双手按住我的双肩,用一种极其愤怒的语气吼道:“他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有本事朝我来,就是父亲这种眼神,却深深的象钉子一样,刺进我的心脏,就是这种眼神,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恍惚间感到一阵头昏,所有物体飞速旋转,,,,,,脑海里顷刻出现一段画面晕了过去.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