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8欲望不尽终是悔-3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何树青只好顺着胡玲说:
  “那你先放开我!”
  胡玲这才放开何树青,求他:www@22ff@com
  “今晚你可以住我家去吗?自从郝建忠死后,我总觉得他的阴魂未散,总会在夜间出现在我的附近,每天夜里我都会被惊醒!”
  何树青是个无神论者,他才不相信鬼神,他更相信这是胡玲心虚的表现,相信她一定做过对不起郝建忠的事,就说:
  “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郝建忠的死与你又无关,他的鬼魂怎么会缠着你?”
  胡玲的身体突然抖了一下,她都不敢直面何树青的目光,提着包向她的车走去,边走边说:
  “我们上车说话。”
  何树青不想跟胡玲去她的家,他现在最想去见白露露她们,希望她们知道刘科长已经搞定,勿需再担心刘科长去为难她们。
  胡玲见何树青站在那迟疑,就催促他:
  “快上车啊,我想让你陪我去江边走走!”
  何树青见胡玲不是要回她的家,就上了她的车,跟她去了江边。
  立秋过后的江城,温差很大,白天还是酷暑难耐,晚上已经能感觉到寒意。
  何树青和胡玲刚下车,就被迎面吹来的江风惊出了寒颤,胡玲只穿着一件夏季连衣裙,而且还是短袖,阵阵凉意让她下意识地双臂环抱在胸前,身体靠向何树青,哀求他:
  “你抱抱我,我感觉有点冷!”
  何树青机械地站在那里没动,胡玲只好自己依偎到何树青的身前靠在他的身上。
  何树青见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就说:
  “我送你回去吧,这里太凉,当心感冒!”
  胡玲见何树青第一次说出关心她的话,很欣慰,突然转身吻住何树青的唇。
  何树青本想推开她,但胡玲的双臂已经死死抱住何树青的脖子,疯狂地吻他,她气息的香味和嘴唇的温软很快就让何树青失去了自我,慢慢愿意享受和这女人接吻的感觉,体内也开始萌动原始的欲望,继而和她变得疯狂起来,胡玲在接吻中喘着大气,在他耳边急促地说:
  “快要我,我想要你,好好爱我!”
  就在这时,一阵凉风袭来,何树青打了个寒颤,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杨欣悦的身影,这让他想起那天杨欣悦在江边对他倾诉心声的情景,顿时清醒过来,连忙推着胡玲,说:
  “快放开我,这里随时会有人来!”
  胡玲已经意乱情迷,继续疯狂地吻他,说:
  “亲爱的,快抱我去车上,我想要你!”
  何树青用力推开她,说:
  “我该回去了,苏倩雯还在家等我!”
  胡玲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女人,也是个很霸道的女人,她见自己主动向这个男人示爱,却被何树青无情地推开,又见何树青还在她的面前提到别的女人,一向高傲的她怎能忍受何树青再三对她的漠视?终于压抑不住她内心的不满,用怨恨的眼光看着他,狠狠地说:
  “你回去告诉苏倩雯,我胡玲看上的东西,谁都别想抢去,不然,我会让他们吃不完兜着走!”
  何树青从胡玲的这种语气里,感受到了一股杀气,他这才意识到他何树青已经骑虎难下,在与狼为伴,他开始为他身边的女人担心,真怕激怒了胡玲这个恶毒的女人,会导致她对苏倩雯和杨欣悦下狠手,只好耐着性子和胡玲说话:
  “就算我要和苏倩雯分手,也需要时间,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些时间吗?”
  胡玲见何树青这么说,心里平衡许多,但语气依旧强硬:
  “我可以给你时间,但你以后不许对我那么无情!”
  就在这时,苏倩雯给何树青打来了电话,她在催何树青早点回家,何树青只好又对胡玲说:
  “我们该回去了。”
  胡玲这才说:
  “今天我不想回家住,想住到酒店去,你先送我去酒店住下,然后才能回去!”
  何树青只好耐着性子陪她去了酒店,让她住下后,才离开她。
  何树青从酒店出来,想起白露露给他的钱还在他包里,就给白露露打了电话,他让白露露在她们住的楼下等他,他要将这钱还给她们。
  何树青赶去的时候,白露露已经等在楼下,她见到何树青就问:
  “事情有转机吗?”
  何树青便将今天晚上和刘科长他们见面的情况告诉了白露露。
  白露露见何树青没将那钱送出去,心里还是有些不安,问何树青:
  “这会不会是刘科长在敷衍我们?”
  何树青觉得今天晚上刘科长的态度和白天比起来,好了很多,就说:
  “应该不会,明天你们先去找他,若是他还为难你们,那我就再想别的办法。”
  何树青回去,苏倩雯穿着睡衣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她见何树青进门,连忙对何树青招手:
  “快来看,江南开发区这回出名了,央视的焦点访谈已经聚焦到这里,正在报道一个叫晚霞小区的立项批地开发建设情况,似乎在暗示这个项目开发的背后存在官商勾结和利益输送关系!”
  何树青听到晚霞小区这个名称,为之一震,他猜到这可能与江珊撰写的那文章有关,非常担心记者去采访江珊,更怕江珊当着记者的面胡言乱语,将他何树青推到风口浪尖上,便慌忙拿出电话躲进卧室去给江珊打电话。
  江珊接到何树青的电话很兴奋,笑问:
  “我知道你无事是不会记着我的,快说,又遇到了什么麻烦?”
  何树青紧张地问她:
  “那晚霞小区的事是不是你捣鼓到央视焦点访谈上去的?”
  江珊得意地说:
  “你已经从电视里看到啦?看样子我们那文章的影响力够大,居然能引起官方主要媒体的关注,要不是昨天记者找我采访,我还不知道他们央视的记者也在关心这事!”
  何树青不安地问她:
  “你都对记者说了些什么?”
  江珊说:
  “我都说啦,将我们对这个项目的疑虑和看法都说了,有什么问题吗?”
  何树青带着责怪的语气说:
  “你就不怕被人打击报复?你不会把我也牵扯进去吧?”
  ㄨ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