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7欲望不尽终是悔-1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刘科长用手指着这房子说:
  “这哪像个药械销售公司?装修太简陋,功能设计也太不合理,这会严重影响到我们这个行业的企业形象!你们要到我市现有的同类企业中好好参观学习一下,重新装修!”www@22ff!com
  何树青见这房子装修得不错,设计也没什么不合理,再说,这销售公司设在这栋写字楼的十六层,【】又不是街面的店,有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不就是个办公、培训加产品展示的地方吗?用得着装修得像皇宫那样华丽吗?他见这个刘科长让白露露她们重新装修公司,知道要浪费掉白露露她们上百万的资金,这对于刚出来创业的两个女孩来说,恐怕不是个小数目,就说:
  “刘科长,我觉得这装修还不错,您让她们重新装修是不是太浪费钱了?”
  刘科长两眼一愣,瞪何树青一眼,然后用生硬的口吻对白露露说:
  “既然他觉得可以,那你们找他为你们验收办证好了,你们还找我们来干什么?”
  何树青见这刘科长火气不小,感觉很不爽,正想和他理论几句,白露露拦住了他,连忙向刘科长陪着不是:
  “刘科长,您别生气,何大哥也是在为我们的资金担心!您看这样行不行?您暂时就批准我们的办证申请,等我们的资金状况宽裕之后,我们再租一间更大的房子按您的要求装修,您看怎么样?”
  这刘科长斩钉截铁地说:
  “不行,你们既然连装修房子的实力都没有,还开什么药械销售公司?”
  他说着,冲着那些看资料的人喊:
  “你们别看了,这公司的硬件都不达标,软件我看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走!”
  白露露见刘科长突然变脸要走,急了,连忙挽留他:
  “刘科长,现在已经是午饭时间,就算您要走,也应该在我们这吃顿便饭再离开,我们现在先不谈工作,吃饭再说,好吗?”
  刘科长用鼻子哼了一声,轻蔑地说:
  “你还是招待好你这个老乡大哥吧!我没福气吃你的饭!”
  何树青见这刘科长是冲着他在生气,觉得这人不可理喻,就说:
  “刘科长,我也没说什么啊?你干嘛看我这么不顺眼?”
  刘科长已经在向门外走,边走边闷声闷气地说:
  “我就是看不惯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别以为你在政府部门工作就了不起,我们这可是行业一条边管,我凭什么要听你对我指手画脚?”
  何树青见他这么说,便三步两步抢到了他的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很严肃地说:
  “刘科长,你这是什么话?【】我只是在提我个人的看法和意见,难道这都不允许吗?你们行业主管部门就是这样的工作作风?”
  刘科长见何树青拦住他的去路,厉声呵斥道:
  “滚开!我们就是这样的工作作风!你又能将我们怎么样?”
  何树青却说:
  “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离开!”
  巫秋莎见何树青和刘科长闹得不愉快,已经追过来,拽着刘科长的胳膊陪着笑脸撒娇说:
  “刘科长,你这是干嘛啊?你值得和我们这些人生气吗?”
  刘科长此时已经恼羞成怒,用力甩开巫秋莎,将巫秋莎差点摔倒在地,对何树青骂道:
  “妈的,在江城还没人敢挡老子的道,你一个外马算什么东西?再不滚开,当心老子揍你!”
  何树青见这人蛮横无理,非常气愤,大声说:
  “你真是公务员中的败类!我警告你,要是你敢动我一下,我会让你后悔都来不及!”
  这个刘科长此时本来就有在白露露面前对何树青耍淫威的成分,见何树青竟敢丝毫不给他面子,更是气急败坏,上前就给何树青一拳,但他没料到,他的拳头刚出去,就被何树青截住,何树青用手掐住了他的手腕,用力抓住,让他动弹不得,何树青的手劲和力量让这个霸道男人惊讶不已,他感觉到手腕被何树青掐得一阵阵生疼,便冲他的几个随从叫嚷:
  “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一起上!”
  白露露见事态已经搞成这样,吓得魂不附体,有些后悔叫来何树青,她连忙上前挡在那些人的面前,去拽何树青,说:
  “你快放开他,这些人我们得罪不起!”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有两个人已经围上来,准备对何树青动手。
  何树青怒目圆睁着呵斥他们:
  “你们给我站住!再上前,我就扭断他的脖子!”
  何树青说着,突然将这刘科长的臂膀扼制到背后,另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拉,刘科长就吃不消了,疼得身上冒起大汗。
  何树青这才说:
  “我本不想和你们动粗,是你们给逼的!我可告诉你们,今天你们不给个书面的说法,就休想离开!”
  他说着,又用力掐了刘科长的脖子一把,吼道:
  “你说,这里到底存在什么问题?”
  这个刘科长依旧很傲慢,说:
  “这个公司的硬件和软件都不达标,我凭什么要为她们办证?”
  何树青又冲着那几个人说:
  “你们就按照你们科长的意见记下来,对你们验收的结果给个说法!”
  这些人知道何树青是在收集证据去投诉,都相识对望,然后看着他们的科长,等着科长发话。
  何树青又用力掐了刘科长一把,说:
  “你让他们写,对你们今天的验收给个结论!”
  这刘科长疼得不行,才说:
  “小黄,你就给这公司下个验收结论!”
  其中那个女人才对何树青说话:
  “你先放开我们科长,哪有你们这样对待执法人员的?”
  何树青突然发现这屋子内装有监控,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记录下来,就用力推开了刘科长,说:
  “就算你们这些行业主管的人手中权力再大,也应该按照办事流程办事,快给个结论,我要找你们的上级讨个说法!”
  刘科长见何树青要投诉他们,当然不想给他留下证据,就说:
  “你**干扰我们执法,我不告你妨碍公务就算便宜你了,你还敢投诉老子!”
  白露露还是很怕得罪这些人,因为她知道,就算今天何树青能据理以争占据上风,相信这刘科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要是得罪了行业主管的人,那她们在这行业中就别混了,她连忙制止何树青说话,上前向刘科长陪着不是:
  “真对不起,都怪何大哥太冲动,希望刘科长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这结论下不下?都由您决定,只希望您别生我们的气就是了!”
  刘科长见白露露这么说,便轻蔑地冲何树青哼一声,就扬长而去了,那几个随行的人紧跟其后,【】怒气匆匆地走了。
  何树青怎么也想不通那刘科长为什么会对他如此排斥?见白露露她们的事都被他何树青给搞砸了,很是过意不去,自责地说:
  “真对不起,我一时冲动,坏了你们的大事,不过,请你们放心,我会找人帮你们讨个说法!”
  白露露和巫秋莎见事已至此,很是担心,因为她们都很清楚,就算何树青能为她们讨个说法,那又能怎样?现在做生意,和管理层的人较劲是一大忌,在昌平县她们就有过这样的教训,原来她们二人最初都不是在冯氏兄弟的公司工作,而是跟着一个叫曲美珍的大姐涉足药械行业,后来冯氏兄弟涉足这个行业后,就利用他们的特权关系让药监局的人为难打压曲美珍的公司,目的就是想挤走曲美珍,这个曲美珍气不过,就抓到了这个局长的把柄告发了昌平县的药监局长,但曲美珍没有想到,虽然这个药监局长被她告倒了,但她在这个行业中却再也没有立足之地,因为大多数人都认为曲美珍的人品有问题,说她是个不可信赖的商人,在中国就是这样,一旦官场的人信不过你,谁都不敢再收下你的好处,但没有好处,谁又会帮你做事?这就是一个畸形官商潜规则。曲美珍虽然感到委屈,但她又有什么办法?毕竟她告发药监局长属实,谁又会在意她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当然更没人会在意她曾经遭受的屈辱和委屈。
  就这样,曲美珍不得不离开昌平县,去新的地方去谋生。
  白露露和巫秋莎的客户都在昌平县,迫于无奈,只好去了冯氏兄弟的公司。
  这次她们之所以来到江城,也是深知冯氏家族在昌平县的势利有多强大,她们早就想脱离冯氏家族,成立自己的公司成就她们的梦想,但她们清楚一旦脱离冯氏家族,就必须离他们远点,这才让她们来江城投奔何树青他们,但没想到业务还没开展,就已经得罪了行业主管部门的领导,这让白露露和巫秋莎都有些心灰意冷。
  白露露急得都掉下了泪水,带着责怪的语气说:
  “何大哥你也太冲动,你怎么能顶撞他们呢?现在得罪了他们,就算公司的批文能批下来,估计以后他们也会隔三差五来挑刺,我看我们在江城已无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