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6欲望不尽终是悔-3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cc
  http:
  江南开发区的反腐大幕还未拉开,就连续出现命案,而且都是犯罪嫌疑人在办案人的眼皮底下出现意外死亡,让破案线索一次次中断,这引起了高层的特别关注,向这里派驻了调查组,也在江南开发区乃至江城的官场造成了动荡和恐慌,有犯罪前科的一些人都开始寻找自己的退路,不少人开始为家人办起移民签证,也开始悄悄将他们的非法所得转移到海外。www*22ff*com
  随后,就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出现,一种是主张将反腐工作进行到底:还有一种声音就是觉得这样反腐反下去,不仅会促使大量财富流到境外,还会影响到社会的稳定和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这两种观点听起来似乎都有些道理,但代表的民意却大不相同,前者,是像吴书记和应方伟这些人,他们站在大公无私的立场上在为普通民众在发声;后者,是像方旭和罗区长他们站在那些既得利益者的立场上在说话,他们满身都是污点,怎么经得起一场浩浩荡荡的反腐大潮的冲击和洗涤?他们当然不希望反腐工作这样持续下去!可见这里反腐工作有多艰难!
  这样两种不同的发声,明白人其实都很容易看清楚谁的观.点是正义和无私的,但在当时的反腐工作中,还真难到了上级派来的调查组,在中国自古就有句俗话,叫法不择众,现在这里违法犯罪的不是几个人,而是一群人,这群人到底占据了江南开发区的官场多大的份额?调查组的人真的没底,这就像医生在会诊一个癌症病患者,如果只是局部肿瘤,可以摘除,但如果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这个人的五脏六腑,那还有得救吗?但这个人又像一台机器中的一个零部件,如果它死了,影响的可是这台机器的运转,所以,再难也得救!这抢救的过程自然就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也难怪很多热血青年时于反腐,总是希望像治愈感冒那样药到病除,但这可能吗?因此,笔者奉劝大家别急别燥,只要中央反腐的旗帜和决心不倒,方向不变,反腐工作就会得到稳步推进,干部队伍的主流就会逐渐得到纯清。
  接下来的日子,这里的官场在躁动不安中慢慢趋于平静,何树青只是个局外人,他无法知道高层镇密的部署,自然也像一般人一样对这里的反腐工作逐渐失去了信心,觉得反腐永远都只会拍打苍蝇,不会动真格拍打老虎,他的内心,倒对象柳芳和洪刚这些替罪羊感到有些不平,因为他听柳芳说过,他们捞到的非法所得大部分都孝敬了他们的关系人,这些关系人会是一般百姓吗?
  何树青这样的思维,已经动摇了他走仕途的决心,他更加希望尽早离开这里,调到费总的公司去。
  这段时间,他开始将精力用在帮助白露露她们创业上,因为他尝到过只身在外打拼的艰难,相信这两个女孩想成就她们的梦乡,一定是困难重重。但他却低估了这两个女孩的能量,她们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她们的公司就开始有了雏形,不仅租到了房子,还招幕了六七个业务员,开始筹备起了公司,她们准备为这个公司取名为“昌平药械梢售公司”。
  公司一旦开始筹备,人也开始上岗培训,这门一开,就需要费用来维持运转,这两个美女就把开局的希望寄托到了何树青身上,因为她们觉得何树青有组织部长这个后台,应该很容易和医疗界的人搭上关系。
  但她们哪里知道?何树青认识的组织部长是个铁面无私的人,再说,何树青和她也就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这能算是后台呜?
  何树青为了不让她们灰心失望,希望帮她们尽快打开局面,主动在他脑子里搜索这方面的人脉,可他搜来搜去,都没搜索到可以帮到她们的人,只是想起了上次他受伤后住院的那家医院,这里的院长吴道华在他的印象中还不错,他觉得这院长是个热心人快肠的人,那些天他对何树青很关心,何树青想找他去试试运气。
  何树青来到他的办公室,敲开门,吴道华正在接待客人,他似乎已经记不起何树青是谁,冷淡地对何树青挥挥手,说:
  “你先出去等等,我还在谈事!"
  何树青只好在外等他。
  他这一等,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一直等到中午快下班时分,院长办公室的门才打开,从里边姗姗走出一个年轻美女,目不斜视地向电梯口走去。何树青见里边的人出来,他便准备进去,可吴道华已经来到门边,准备跟这个人出去,何树青这才拦着他说:
  “吴院长,您还认识我吗?"
  吴道华看着他沉思一会,问他:
  “你是?"
  何树青才告诉他说:
  “我就是上次受伤在这住院的何树青!"
  这里每天受伤住院的人那么多,吴道华这个院长哪里会记得他何树青?那次他之所以对何树青很关心,是因为何树青这个病号是当时媒体关注的焦.点,也可以说,他在意的是媒体对医院服务的舆论作用,而不是在意他何树青这个病号!就随口问何树青:
  “你找我什么事?"
  何树青还以为这个院长记起了他,就说:
  “是这样,我朋友他们开了一个药械销售公司,我想找您帮帮忙,看您能不能给他们一点业务做?"
  吴道华见何树青说起这个,连忙说:
  “这事我说了不算,你去找我们医院的药剂科和设备科!我现在还有事,我要出去了!"
  吴道华说着,就将办公司的门关上了,也没再理会何树青,追着那美女去了电梯口。
  何树青没想到这个热心快肠的吴院长对他会是如此冷淡,很是失落,只好硬着头皮去找这个医院的药剂科和设备科联系。
  他先来到药剂科,接待他的人是个中年男人,他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何树青,问他:
  “你是哪家公司的?是我们院长让你来的吗?"
  何树青解释说:
  “我是帮朋友的忙,她们的公司叫昌平药械公司!我刚才是找到了吴院长,他说这事要找药剂科和设备科联系!"
  这男人是药剂科的主任,他很清楚他们院长的处事风格,如果是院长真的想帮这个人,他一定会给他这个药剂科主任打电话交代工作,现在院长什么都没对他交代,见何树青这么说,就用孤疑的眼光看着何树青,揣摩着是不是院长还没来得及给他打这个电话,就问何树青:
  “你和吴院长是什么关系?"
  何树青告诉他:
  “我只是在这住过院!"
  这男人见何树青与院长没什么特殊关系,就知道院长将他支到这来是希望他们将其支开,就说:
  “我们这都已经有合作商了,暂时还不需要发展新的合作商,你还是到别的医院去联系看看吧!"
  何树青只好离开药剂科,再去设备科碰碰运气,结果得到的是和药剂科相同的待遇,他只好悻悻然离去。
  他刚离开这个医院,就接到了白露露的电话,她想约何树青吃饭。何树青本来就觉得没帮上她们的忙,心里很过意不去,见白露露请他吃饭,就想婉言谢绝,可白露露在电话里说:
  “是这样,今天药监局的人来我们公司验收,如果不能顺利通过这个验收,恐怕经营许可证一时半会还很难发下来,所以我想请大哥你帮我们出面向他们说说情!"
  何树青见白露露这么说,更不敢去了,他有什么能•叶去为她们说这个情?但转念一想,这些药监局的人都是人民的公仆,他们去检查验收,也得秉公执法,何树青觉得白露露她们申请成立公司,只要是遵循了国家的有关法规政策在办事,他们药监局又能怎样?就问:
  “你们成立公司的条件都具备许可吗?"
  白露露告诉他:
  “这条件审核能不能通过,全在药监局说了算,如果不搞定他们,就算我们准备得再好,也无法通过验收,行业主管单位的批文很大程度上是靠公关得来,这就是我们的国情!大哥你还是过来一下,电话里也说不太清楚!"
  何树青这才答应她赶过去。
  何树青赶到那里的时候,巫秋莎正陪着药监局的人在看公司的资料,白露露正陪着一个高个子男人在参观她们的公司,白露露见何树青到来,连忙向他介绍“刘科长,这是我的大哥,他也在政府部门工作,现在在开发区的一个项目上负责!"
  这个刘科长见何树青只是在开发区工作,就没把他当回事,漫不经心地扫了何树青一眼,没有理会他,继续背着手挺着肚子在屋子里参观,打着官腔:“你们这的硬件设施还与我们的要求有很大差距,需要进一步完善!"白露露陪着笑脸说:
  “请刘科长多指导,我们一定按您的意思去认真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