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5欲望不尽终是悔-2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这天下午,胡玲就接到了那两个人的消息,他们已经遵照她和罗区长的意思,将两个亿的资金汇入了鸿业地产公司的账户,胡玲见事已经办成,就和何树青返回了江城。
  他们下飞机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胡玲已经安排他们公司的司机等在机场。22ff.com
  上车后,何树青打开手机,见有漏电提醒,就查看了一下,见柳芳和苏倩雯都找过他,才想起柳芳的事,便给苏倩雯打了个电话。
  苏情雯接到何树青的电话,不等他说话,就在电话里抱怨起来,责怪老是联系不上他。
  何树青这次去厦门,并没有告诉苏倩雯,昨天晚上关了手机,今天忘了开机,也就任凭苏倩雯抱怨几句,等她抱怨完之后,他才问她:
  “你打电话找我有何急事?"
  苏情雯这才告诉他说:
  “我准备明天搬家,你能不能请一天假在家帮我?"
  何树青有些惊讶,问:
  “搬家?搬去哪?"
  苏情雯兴奋地说:
  “当然是搬去我们的新房啊!那套样板房我已经找保洁公司的人打扫干净了
  何树青听到这话,就猜到柳芳已经将那房子卖给了苏情雯,有些着急,问她
  “你是不是买下了那套房?"
  苏倩雯得意地说:
  “那是当然,这样的好事自然下手要快!我昨天和柳姐忙了一整天,才办完相关手续!本想等搬家之后给你一个惊喜,但我一个人在家收拾东西,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才希望你能帮我!"
  何树青责怪她说:
  “你怎么就如此急着成交呢?"
  苏倩雯却得意地说:
  “反正我们迟早要买,这么划算的事要是被别人抢去,那岂不后悔?这事你就别管了,反正眼下我已经搞定,钱的事也不用你发愁!我命令你马上回来,帮我收拾行李!"
  苏倩雯说完,就挂了电话。
  胡玲猜到何树青刚才在和苏倩雯通电话,心里泛起醋意,酸溜溜地潮讽他:
  “她打这个电话是在侦查你的行踪呢?还是在寻找机会去约会别的男人?
  何树青听到胡玲这么说话,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毕竟苏倩雯还是他的女朋友,本想骂她几句,但见车上还有司机在,他怕和胡玲吵起来被司机听到外传,就只好忍气吞声地闷声说:
  “司机,请你把我送到中心花园!"
  司机回头扫了胡玲一眼,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胡玲现在其实也住在苏倩雯那个小区内,她已经和郝建忠分居了,她为了防止郝建忠对她下毒手,就选择和郝建忠的父母住在一起,因为在她看来,郝建忠再恶毒,也不会在他父母家里对她下毒手,囚为这样会连累到他的家人,就说:
  “我也要去中心花园,你就送我们去那吧!"
  司机便将他们送到了这个小区。
  胡玲下车便悻悻然离去,她猜到苏倩雯正在家里等着他何树青,也相信他们是小别胜新婚,相见难免会恩爱缠绵一番,她虽然很不高兴,却无法阻止,因为她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阻止他们相爱。
  何树青回到苏倩雯的住处,见屋子内一片狼藉,大大小小的纸箱摆了一地,里边都已经分类装上了行李,苏倩雯正将他们衣服拿出来往这些箱子内装。她见何树青进屋,便直起身来,拿手捶打自己的腰部,撒娇说:
  “你这两天都跑哪去了?让我一个人在家受累,真是累死我了!这下好了,你既然回家了,这些事就该你做了,我想休.感一会!"
  她说完,就往沙发上一倒,伸着懒腰。
  何树青问她:
  “柳科长这两天没住在这里?"
  苏倩雯躺在沙发上叫苦连天:
  “哎哟,真是累死我了!快过来帮我揉揉身体!"
  何树青见苏倩雯没有理会他的问话,又问:
  “我问你话呢!柳芳昨晚没住在这吗?"
  苏倩雯见何树青如此关心柳芳,心里有些醋意,酸溜溜地说:
  “我都累成了这样,你都不关心我,心里只记得柳芳,你们是不是关系不一般?"
  何树青见苏倩雯胡乱猜疑,狠狠瞪她一眼,随口就说: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随便吗?"
  何树青说完这话,就觉得不该,便没再说话,将行李包拿进了卧室。苏倩雯见何树青开口就揭她的短,心里很不痛快,她没想到她拿身体去帮这个男人换工作,换来的却是让她抬不起头的污点,这污点或许将伴随她一生一世让这个男人永远看不起她,苏倩雯就觉得很委屈,情不自禁地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何树青出来见苏倩雯的眼角溢满了泪水,有些后悔不该那样说话,便向她道歉:
  “对不起,我本不应该那么说话的,都是你瞎猜疑才让我口不择言,我收回刚才说过的话!"
  但苏倩雯很清楚,说出的话和做出的事还能收回吗?如果真能收回,她更希望收回她那荒唐的决定,可这已经都成覆水难收的事实,就算何树青违心地说不计较,但他的内心会不计较吗?她知道这都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她也很后悔当初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