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4欲望不尽终是悔-3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米花在线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何树青听到胡玲如此说,就像背后有人在戳他脊梁骨嘲笑他,觉得很没面子,突然挣脱胡玲的拥抱,沮丧地坐到床上,靠在床头发愣。www@22ff@com
  胡玲见何树青神情沮丧,有些得意,便过去挨着他躺下,继续离间他们:
  “这样的女人你还想娶吗?”
  何树青本来对要不要和苏倩雯结婚就有些犹豫,现在见苏倩雯和周有建的丑事已经不止他和杨欣悦知道,连胡玲也知道,就更加犹豫起来,但他也很清楚,要是他承认苏倩雯和周有建有暧昧关系,那以后就难以在胡玲面前掩饰他和杨欣悦的暧昧关系,便不安起来,烦躁地替苏倩雯辩解说:
  “请你不要乱说话,我们是亲戚关系,他们接触多一点很正常,你干嘛要往歪处想?”l米l花l在l线l书l库l
  oOk.
  胡玲呵呵一笑,翻身趴在何树青的身上抬头望着他的脸,很自信地说:
  “你以为我是三岁大的小孩?实话对你说,你和杨欣悦的关系我很清楚,只是我不想将此事说破,因为我不想和杨欣悦闹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何树青见胡玲这么说,心里更加不安,很没底气地继续辩解:
  “你还在乱说,我们明明是表姐弟,你们这些人为什么总是要疑神疑鬼呢?”
  胡玲突然起身下床,向房间内的写字台走去,边走边说:
  “行啦!你就别在我的面前装了!撒谎有意思吗?你放心好了,你和杨欣悦之前的关系我会替你们保密,不过,我要告诉你,从今往后,你必须和她断了那层关系,不然,你们会后悔的!”
  何树青见胡玲这样说话,觉得她也太霸道了,暗骂,你她妈的算我什么人?我和杨欣悦来不来往用得着你管吗?
  他虽然这样想,但却不敢说,只是很不友好地哼了一声,继续辩解:
  “哼,这世上就是有些人喜欢无中生有,我懒得和你说,我睡了!”
  他说着,就躺下拉上被子闭上了眼。
  胡玲正坐在写字台前用她携带的护肤品保养她的肌肤,见何树青已经躺下,扭头看他一眼,得意地一笑,然后继续保养她的肌肤,对她的肌肤一番滋润之后,拨弄了一下手机,将手机放到床头,才又上床挨着何树青躺下。
  何树青见胡玲挨着他躺下,本能地往一旁挪动了下身体,想和胡玲保持一定距离,但他突然嗅到一种淡淡的香味,这味道他先前在他的床上也闻到过,而且很快就将他送入到了梦乡。
  此时,何树青又嗅到了这种香气,如迷魂散一般,让他如痴如醉,心神飘逸起来,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一个女人美妙的身体,先是像胡玲,然后就变成了苏倩雯,紧接着又变成了杨欣悦。
  何树青一看到杨欣悦美妙的**就傻眼,直愣愣地盯着她看。
  这女人娇嗔地说:
  “讨厌,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她说着,就投入到他的怀抱,主动亲吻他的身体,并梦呓般地说:
  “亲爱的,我已经彻底醉了,醉得不醒人事,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了,你快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何树青热烈地和她拥吻,在她耳边耳语:
  “你是我的宝贝,我的最爱!我心爱的女人!”
  “那我叫什么呢?”
  “你是我的悦悦,我心爱的女人!”
  “我是杨欣悦吗?”
  何树青狂热地吻她,边吻边说:
  “是啊,你是我的悦悦!别说话,用心爱我!”
  “亲爱的,你真的爱我吗?”
  “我当然爱你!”
  何树青说着,便进入到了她的身体内。
  女人随之轻呤一声:
  “哦”
  然后又接着问:
  “那你还爱苏倩雯吗?”
  何树青摇着头,只顾着冲撞她的身体。
  “那你爱不爱那个胡玲?”
  何树青用力冲撞着她的肉体,喘息着说:
  “这个女人阴险狡诈,我怎么可能爱上她呢!”
  这女人突然一把将何树青推翻到床下,下床去浴室端来一杯凉水迎面泼去,何树青一惊,醒来,突然看见胡玲光着身体站在他的面前,正怒目圆睁地盯着自己,惺忪地站起身来,拿手摸摸脸上,见满脸是水,困惑地问她:
  “你这是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胡玲气得咬牙切齿,白嫩的胸脯急剧起伏,她气呼呼地用那精妙的手指指着门幽怨地低声吼道:
  “你滚,滚出去!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何树青茫然地从床头拿浴巾将身体裹上,慌忙出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里暗骂,你她妈的神奇个啥?你以为老子愿意和你同床共枕吗?离开你更好,免得老子和一条毒蛇睡在一起不安心!
  早上,何树青还在昏睡,胡玲就拿着何树青的衣服来到了他的房间,用力狠狠地将衣服扎在他的脸上,用怨恨地语气叫嚷道:
  “还不快起床!让你来这是工作的,不是让你来睡懒觉的!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
  胡玲说完,就气冲冲地回房间洗漱去了。
  何树青在昏睡中被胡玲的骂声惊醒,目送她离去,想起昨晚胡玲怪异的举动,很是困惑,他真搞不懂这个女人的情绪为何波动如此之大?忽冷忽热的,真是难以捉摸,便懒得去细想,起床开始洗漱。
  他刚洗漱穿好衣服,准备出门,胡玲就拧着包走出了她的房间。
  她用幽怨的眼神扫何树青一眼,便带上了门,快步向电梯口走去。
  何树青见这个女人完全没有了昨天晚上曾经有过的温柔,又变得傲慢起来,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他还是乖乖地跟着她走,因为他并不知道今天的工作是什么?
  在电梯内,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何树青见胡玲的脸色有些憔悴,就知道她昨晚没有睡好,本想关心她几句,但怕自讨没趣,就继续沉默,直到跟着胡玲来到自助餐厅,在吃早饭的时候,他才问胡玲:
  “我们要在这呆几天?区长给我们的工作任务是什么?”
  胡玲狠狠瞪他一眼,没有说话,只顾着吃着早
  从餐厅出来,胡玲给司机打了个电话,然后便乘电梯下楼,司机已经等在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