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4欲望不尽终是悔-1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胡玲之所以在这个杨总面前与何树青故意表现得如此亲昵,是不希望这个男人看到她不幸的婚姻,因为这个男人是她的初恋情人,也是他真正爱过的男人,只是后来这个男人在爱情和仕途前程之间,选择了更有利于帮助他发展仕途的这个金发女郎——莫斯拉夫妇的掌上明珠玛丽娜。
  玛丽娜的丈夫杨总听到胡玲的介绍似乎并不在意,只是礼貌地和何树青见过之后,就带着玛丽娜离开了他们。22ff。com
  胡玲见她的初恋情人已经将她彻底淡忘,心里非常失落,整个晚上都很郁闷,因此在酒宴上喝了不少酒,出来的时候,胡玲已经醉了,上车之后就睡着了。
  司机将他们送到了酒店,下车的时候,何树青想叫醒胡玲,但胡玲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何树青只好将她抱到她住的房间,将其放在床上。
  可何树青刚将她放下准备离开,胡玲突然“哇”地吐了起来,将床上床下吐得一片狼藉,何树青只好将她抱到浴室亲手为她擦洗弄脏的身体和衣服,但却不敢脱去她那性感的晚礼服。
  等何树青将她擦洗干净之后,便将其抱到了他自己的房间让其睡下,然后才又去胡玲的房间帮助收拾残局。
  这个晚上,何树青就让胡玲睡在他的房间里,他自己则睡在胡玲的房间。
  他刚进入梦乡,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他惺忪地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暗骂着这个深夜还骚扰他的人。
  可他刚将电话放到耳边,他就听到一阵胡玲痛苦的呼救声:
  “我好难受,快救我!”
  紧着接着就听到一声响,在也没人说话了。
  何树青还以为胡玲遇到了危险,从床上惊起,跳下床就赶到对面,一脚踢开了门,他刚进去,迎面就扑来一阵难闻的酒气,他猜到她一定又吐了,慌忙进去看个究竟。
  他见床上没人,就去卫生间看,一看,他傻了眼,一堆白花花的肉体趴在便盆上,地上吐得一塌糊涂,卫生间的有线电话,也丢在地上,她一丝.不挂,像个死人,没有一点反映,淋浴头还在哗哗地流水。
  何树青惊得目瞪口呆,生怕她出事,慌忙用内线叫来服务员:
  “服务员,16房有紧急情况,请你们快来帮忙!”
  他打完电话才意识到自己只穿着裤衩,慌忙跑去穿衣服。
  服务员赶来,见状,也大吃一惊,慌忙过去试她的鼻息,见还有气,忙用水帮她冲洗身上吐出的污浊,说:
  “我抱不动她,我用水帮她把身体冲干净,你把她抱到床上,我好为她穿上衣服,赶快送到医院去!”
  何树青见胡玲身上光光的,不敢看她,站在卫生间门口发愣,犹豫不决。
  服务员帮她冲干净身上的脏物,见何树青还愣在那里,急了,责怪何树青:
  “你还犹豫什么?救命要紧!快把她抱到床上去!”
  何树青已经顾不了许多,拦腰将她抱起,他不敢看她,但手上能感觉到柔软的滑腻,也能感觉到她的体温,他这才放心一点,在心里说,她还是活人!
  他将她抱到床上,放下她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一副贵妇玉体仰卧的油画,他偷偷自己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让疼痛帮助自己收回魂魄,暗骂自己,都到救命的时候,你还有这个心思!
  何树青见她扔了一地的衣服,也吐得脏兮兮的,就在她带来的行李箱里一阵乱翻,总算找到换洗的衣服,拿出来,让服务员为她穿上。
  何树青本想去叫司机,却不知道司机的电话,就让服务员留下帮助收拾狼藉一片的房间,自己抱着不省人事的胡玲往医院赶。
  好在旁边就有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是酒精中毒,在急症室给她挂起点滴。
  何树青见胡玲安静地睡在那里,虽然没有一点反映,但她高耸的胸脯已经变得有节奏的上下起伏起来,告诉何树青,危机已经解除,她的心脏开始会恢复正常跳动,何树青刚才惊出的冷汗,才慢慢退去。
  何树青看着床上的胡玲,脑子里又浮现出刚才的一幕,还联想到那天在视频中看到的寸缕未挂的她,何树青的体内禁不住有些骚动。
  他开始对这个女人今晚的言行举止感到好奇,明明没有人勉强她喝酒,可她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这不是自找罪受吗?
  何树青正在胡思乱想,听到胡玲微弱的声音:
  “水,我要喝水!”
  何树青连忙去找护士要来一杯水,把她的头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臂膀上,喂她喝水,何树青就如熟睡的婴儿吃奶,没有一点意识,只顾喝水,喝完水,又昏睡过去。
  何树青找来一把椅子,坐在病床边,他见胡玲脸上颜色在慢慢变红,知道她的情况在开始好转,放心许多。
  何树青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仔细打量过这个女人,此时,见她安详恬静地睡着,才敢仔细看她,她的年龄似乎和他何树青相仿,看上去,最多二十七八,她洁白如雪的美妙脸蛋上,隐隐露着两个酒窝的痕迹,透露着成**人的甜美,修长的凤眉,犹如天边的弯弯钩月,玲珑的琼鼻,像是精雕细琢而成,半闭的樱唇,此时虽然微微泛白,依然藏不住天生的性感。
  何树青不得不承认她的容貌和杨欣悦可以媲美,只是觉得她的内心比杨欣悦肮脏许多。
  何树青看到她的脸,自然又联想到刚才在房间看到的一幕,她玉脂般的肌肤,如酥似雪,身体似乎比杨欣悦更加匀称,但一点都不骨干,给人有种**性感的感觉,她的肌肤也和杨欣悦一样,晶莹剔透、洁白无瑕,难怪刚才抱着她的时候,手上是那般的滑腻触感,真算得上是白皙滑腻,光洁如玉,尤其是她那黑油油小森林,比杨欣悦的茂密很多,也比杨欣悦和苏倩雯的毛发光泽顺滑,这让何树青见识了不同女人的美妙。
  也正是这不同的美妙,搅动了何树青的心弦,他突然对她这个毒刺般的美女充满了好奇,也对所有女性充满好奇,他在琢磨,是不是每个女人的衣服下面,都有着不同的景色?他脑子里突然泛起这样的疑问,但他很快觉得这是下流的意识,骂起自己,你怎么会一下子象变了个人似的?这样的问题你也感兴趣?真是下流无耻!他努力不去想这些无聊的问题,可脑子里就象电脑遇到了恶意网站,嗖嗖嗖,一下子跳出无数个同样的画面,让他关闭都来不及。
  在他印象中,胡玲是个优雅华贵却是蛇蝎心肠的女人,虽然很是傲慢,但对他何树青还算过得去,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如此对他,是因为杨欣悦的缘故?还是这个女人要利用他?
  何树青正想得入神,突然听到胡玲低喃梦呓的声音:
  “杨正坤,你对不起我!我恨你!……”
  这声音虽然模糊,但还能听清发音。
  何树青见她身子微微挪动一下,又没了声音,知道她是说梦话,心里在想,杨正坤是谁?难道是就是那个杨总?为什么她会恨他?
  他正好奇,她又说话了:
  “你这混蛋,怎么能这样对我?难道你过去对我说的都是假话?你对我就没有一点爱的成分?”
  何树青搞不懂她梦见了什么?也不清楚她在怨恨谁?但他已经知道,在胡玲的内心里,她的情感世界并非完美无缺,从她刚才的情绪,就可断定她过得很压抑,不然,她不会这么怨恨梦中的人,俗话说,日有所思,梦有所想,看样子没错,她肯定是梦到了不高兴的事情,要不然,她不会是这样的情绪。
  何树青突然觉得好困,不停地打着哈欠,就趴在床沿上,想打个盹,结果很快就迷糊了。
  昏睡中,他觉得有人叫他,一看,是杨欣悦,慌忙跑过去,就要抱她,突然踏个虚步,摔倒地上,惊出一身冷汗,睁眼一看,原来是护士站在身边,正推他:
  “你看点滴都快打完,你却在打鼾鼾入睡!真不负责!”
  何树青连忙道歉:
  “对不起,我太困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他们的说话声,惊醒了胡玲,她睁开眼,好奇地看着四周,见自己躺在医院,看看身边站着何树青,还有一个护士,恍惚中,她像个失忆的人,脑子一片空白,很久,她才有了模糊的记忆,她只有朦胧的印象,自己难受,想吐,准备到卫生间去,刚下床,就忍不住吐了出来,吐得满身都是,她胡乱地脱去衣服,随手扔在地上,扶着墙壁,艰难地挪到卫生间,开始洗澡,刚打开淋浴,就觉得一阵昏眩,上气不接下气,倒在地上,连耳朵都听不到流水声了,她好紧张,求生的意识,让她慌忙爬到便盆旁,抓起墙上的电话,向何树青求救,只说了一句话,又开始呕吐,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她想起这些,突然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慌忙用手护住胸,仔细一看,已经穿上了衣服,很好奇,自己明明已经脱了衣服,还被水淋过,怎么会衣着整齐地躺在这里?
  何树青见她疑惑,就说:
  “您刚才酒精中毒,不省人事,我就把您送医院来了!”
  胡玲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支支吾吾的,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脸上泛起绯红,何树青知道她一定是为自己光着身子觉得难堪,自己也有些尴尬,红着脸说:
  “对不起,情急之下,我只好和服务员先救您!”
  “服务员?”胡玲很紧张,自己的身体还有服务员看到过?
  何树青连忙解释:
  “我打不开门,只好找服务员,您放心,她是个女人,不会说出去,我连司机都没敢惊动!”
  胡玲见何树青这样说,心里才放心许多,心想,这个何树青考虑问题还挺周到,知道为自己着想。
  护士这才在一旁说话:
  “你以后要少喝酒,刚才要不是送来及时,那麻烦就大了!”
  ∏米∏花∏在∏线∏书∏库∏
  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