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3欲望不尽终是悔-1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每本书有每本书的精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米花在线书库又有萝卜又有青菜(
  何树青便立马拦到的士,向杨欣悦的家里赶去。www@22ff@com
  在路上,何树青一想到马上就要和杨欣悦同床共枕,共度良宵美景,热血更加沸腾,真想插翅飞去,所以进门之后,刚把门关上,他就迫不及待地一把将杨欣悦抱起,跑步去了他们的卧室。
  杨欣悦刚才也想他想得春心已动,见他已经猴急得上气不接下气,等何树青将她放下,便主动和何树青一起宽衣解带,然后脱去自己的睡衣,躺倒了床上。
  何树青此时看到杨欣悦那妙不可言的肌体,就像吃了兴奋剂,更是像发情的雄狮,一跃而上,压上去就刺进了杨欣悦的体内,喘息着说:
  “亲爱的,我好想你,想得人都快发疯了!”
  杨欣悦突然被那种充实感刺激得兴奋异常,禁不住惊叫一声:
  “哦宝贝,我也想你!我天天都希望和你在一起!”
  她说着,双臂将何树青搂得更紧,激烈地迎合他的亲吻,对他敞开香唇,任他那滑腻的舌尖在她嘴里肆意搅动。
  何树青吻她的同时,那极不安分的手,早已探到她的胸前,和身体一起挤压着她滑腻坚挺的山峰,当他轻捻那两颗樱桃小粒的时候,杨欣悦沉闷地呻呤一声,眉头紧锁,喘着大气,显出极度亢奋的神情,身体开始摇摆扭动,迎合着何树青激烈的撞击
  这一次由于他们都很亢奋,两个人很快就攀上了巅峰,在剧烈的颤抖中发泄了他们各自的欲念,然后抱在一起相互贴贴温存。
  何树青叹息着说:
  “哎!我们真是爱得太辛苦啦!约会都这么难!”
  何树青的话,突然让杨欣悦又感到内疚,她觉得自己对不住何树青,也对不住苏倩雯,如果没有她,何树青不会如此忍受爱的煎熬,如果没有她的插足,也许何树青和苏倩雯的关系会恢复得更快,便用手轻抚何树青的发梢,问何树青:
  “你后悔认识我吗?”
  何树青摇摇头,说:
  “没有,只是我们爱得太不自由!太不爽快!”
  杨欣悦沉默一会,低沉而无奈地说:
  “要不,我们就此打住,彼此忘了对方吧!你尽快和苏倩雯结婚,过上你们正常的婚姻生活。”
  何树青见杨欣悦这么说,急了,慌忙用手盖住她的唇,制止她这样的说法:
  “你别乱说,我的心,早已被你摄走,我可是已经忘不掉你了!”
  杨欣悦沮丧地说:
  “可我夹在你和苏倩雯之间,对你们的感情来说,总是个障碍,我真的很自责!”
  何树青看着她的脸,疑惑地问:
  “你到底在怎么想?是不是已经不再想和我在一起了?”
  杨欣悦见他误会,连忙解释:
  “不是这样,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和苏倩雯,你和苏倩雯都应该有一个正常的婚姻!但如果我不撤出,你们的婚姻和感情都无法正常,你明白吗?”
  何树青看着她,很认真地问她: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爱不爱我?”
  杨欣悦凝望着他,点点头。
  何树青突然发疯地吻她,喃喃地说:
  “这就够了!只要我们彼此真爱,其它一切,都不重要,至于苏倩雯,我会在其他方面好好补偿她的!”
  杨欣悦被他的话深深打动,她紧紧地抱着他,闭上眼睛,热烈地响应着他的亲吻。
  何树青刚才并未抽离杨欣悦的身体,他们这样彼此深情地一吻,便很快又点燃了他们体内的火焰,何树青的威武再度雄起,杨欣悦很快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又充实起来,羞涩地说:
  “你这么快又来劲了!我可提醒你,今天晚上绝对不可以超量!”
  “没办法,都怪我太爱你了!”
  何树青顽皮地说着,亲吻着她的脸,又开始**着身体。
  杨欣悦好奇地问他:
  “我觉得你今天有些异样,是在网上看了黄片,还是撞上了有人欢爱?”
  何树青见杨欣悦的感觉如此灵敏,惊讶地说:
  “你怎么如此敏感?”
  杨欣悦红着脸说:
  “女人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当然很敏感,要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知夫莫若妻呢?”
  何树青见杨欣悦将他视为丈夫,更加兴奋,便把杨欣悦抱得更紧,紧贴她的身体在她身上摩擦移动,用心感受和她融化在一起的快感。
  何树青一边和杨欣悦温存,一边说:
  “你说我刚才撞见了什么?”
  杨欣悦羞涩地看着他,在享受恩爱缠绵的同时,微微摇摇头,示意何树青告诉她。
  何树青这才告诉她:
  “我去找我的同学,没想到他和他的女老板正在偷情,而且让人忧心的是,这老板的女儿还在跟踪监视她的母亲,而且还亲耳听到了他们欢爱的声音,你说这会不会对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杨欣悦听到这话,突然联想起自己的女儿,又自责起来,愧疚地说:
  “让孩子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会在他们心里留**影,所以,我们以后还是要尽量少见面,我真怕让女儿知道她的母亲是个如此没有廉耻的女人后,她会不再认我!”
  何树青见杨欣悦又在自责,就想用亲吻驱走她的不悦,嘴唇温柔地在她脸上游动,从额头到眼帘,再到鼻梁,再滑到她那绯红细腻的脸颊上,最后又吻在了她那香气袭人的嘴唇上,而且又是深深地一吻,这一吻又让杨欣悦几乎失去理智,她这才意识到**真的很容易让人沉沦,而且难以抗拒。
  何树青见杨欣悦又开始陶醉在温柔缠绵之中,便更加温柔地爱她,当他一次次温柔地将坚挺送入到她的最深处时,杨欣悦都会如坠云端,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
  “哦这感觉真好!”
  何树青见杨欣悦已经陶醉,更是轻柔地**她,对她耳语:
  “亲爱的,以后别再说我们分手的话,好吗?听到这话我会伤心的!”
  杨欣悦何尝不是一样舍不得离开何树青,见何树青如此说,将他抱得更紧,生怕一松手他就会离开她似的,神志不清地呢喃低语:
  “我不离开你,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我真的很爱你!要是没了你,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何树青相信她在失去理智的时候,表露的一定是她的真实内心,便激动地吻着她耳语:
  “请你相信我,你已经是我最爱的女人,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我们就这样真心真意爱一生,不必在意形式!”
  他们在柔情密语中恩爱,在真情表露中升华,直到爱意沸腾,情欲燃烧,将他们的意识模糊到极致,把身体烧成灰烬,变成轻烟,飘到无际的天空,他们才从梦中慢慢醒来……
  “我们还在人间吗?”杨欣悦如梦初醒,胸脯急剧起伏,柔声问着何树青。
  何树青抱着她,在这宽大的床上来回翻滚,和她幸福地嬉闹,然后让她趴在他的身上,捧着她的脸,柔情似水地说:
  “刚才还在天上,此时已到人间!我真希望我两永远飘在天上,成为神仙!”
  杨欣悦突然问何树青:
  “你相信会有来生吗?”
  何树青违心的点点头。
  “若真有来生,我一定会薄自己的贞洁,干干净净地嫁给你,做你的妻子,为你生儿育女!”
  何树青听到这话,幸福地笑了,然后温柔地亲她一口,才起床抱着她去洗浴。
  在浴室,何树青才告诉杨欣悦有关石明浩被人杀害的事,杨欣悦更是对何树青捏把汗,千叮万嘱地让他小心从事,别去招惹那些坏人。
  洗澡出来,何树青才感觉饿了,就说:
  “姐,你这有什么吃的没有,我有些饿了!”
  杨欣悦见何树青饿了,连忙穿起衣服去厨房为他做了宵夜,等何树青填饱肚子之后,回到床上他们又缠绵起来
  这一个晚上,何树青又将杨欣悦折腾得几乎没怎么睡觉,早上起来,可杨欣悦都感觉到有些腰酸背痛,才娇嗔地责任起何树青:
  “你也太没节制了,我的腰似乎都要断了!”
  何树青看到杨欣悦一身疲惫的样子,很是心疼杨欣悦,亲自去为她做好了早餐,和她一起幸福地用完早餐,才各自离去。
  何树青刚到办公室,就接到了江珊的电话,他这才想起好久都没有和这个丫头联系了,接通电话就开起玩笑:
  “你这个丫头片子还记得给师傅我打个电话啊!”
  江珊有些不服气地撒娇说:
  “你也没主动给我打个电话啊!是不是早把我忘了?”
  何树青笑道:
  “我怎么可能忘记你这个才女呢?我还指望着有朝一日你得势了,将我提拔成你的下属呢!”
  江珊见何树青嬉皮笑脸地说话,对她的态度也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就知道何树青对她的感觉并非和她一样,心里还是有些失落,这些日子她没和何树青联络,并不代表她不想念何树青,相反,也许是她越来越在意何树青,她才有些心虚,不好意思主动联络何树青,但她却希望何树青能主动联系她,当初她还不知道这样的感觉就是初恋的情怀,后来她的闺蜜告诉她初恋的感觉后,她才意识到她单恋上了何树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