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2欲望不尽终是悔-3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52欲望不尽终是悔_3
  柳芳虽然听说石明浩已经死了,但她依然心神不宁,因为过去她在官场上交际的时候干出了太多出格的事,很怕洪刚牵连到她,然后又拔出萝卜带出泥,让那些丑事都曝光出来,忐忑不安地双臂枕头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闭着眼睛想着心思。
  何树青为她倒来一杯水,走到她的身边,首先吸引他眼球的是柳芳卸开的衣领处露出的春光,那雪球和沟壑甚是诱人,加上柳芳早就让他见到过她的身体,何树青的脑子里很快浮现出她寸缕未挂的摸样,身体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他连忙将水杯放到茶几上,慌忙移开了视线,心里在想,这样孤男寡女和柳芳呆在这房间里不是个办法,尽管他相信柳芳此时没有邪念,但他何树青还是怕自己把持不住,就想找个借口离她远点,就说:game.www@22ff@com
  “既然你怕面对众人,不想出去吃饭,那我就出去给你弄点吃的回来。”
  柳芳虽然没心情吃饭,但也不好阻止何树青出去吃饭,就说:
  “你去吃吧,我不想吃饭,只想一个人呆着!”
  何树青见柳芳主动说出希望一个人呆着,便从苏倩雯的家里出来,下楼来到了小区门口。
  他站在小区门口,觉得身体还在燃烧,脸上也火辣辣的烫,根本无心去吃饭,满脑子都是对女人身体的渴望,他知道柳芳的身体已经激起了他的原始野性,突然很想去见杨欣悦,但一想到他们的相见随时可能对杨欣悦的声誉带来灭顶之灾,他就不敢去了,便像个发情的动物四处乱串,却找不到要去的地方。
  他下意识地来到了吴向飞租的那间屋子附近,才想起那天晚上吴向飞在酒店和巫秋莎乱搞的情景,就想去骂吴向飞几句——他怎么可以上人家冯昌平的马子呢?
  何树青敲了几下门,开门出来的人并非是吴向飞,而是一个年轻小子,便诧异地问他:
  “吴向飞在吗?”
  这小子上下打量了何树青一眼,才说:
  “我们吴总现在不住这了,他搬到公司去住了,这样方便加班!”
  这小子说完,诡秘地一笑,便准备进去。
  何树青并没注意到这小子诡秘的笑脸,只觉得自己特别无聊,听说吴向飞搬到公司去住了,就很想去他的公司看看,他还从没去关心过吴向飞的工作环境,就向这小子要了他们公司的地址。
  在去找吴向飞的路上,何树青给苏倩雯发了一条短信,告诉苏倩雯他已经离开:
  “你晚上忙完工作回去陪柳科长,记得给她带点吃的,我先回去了。”
  何树青按照那小子告诉的地方找到了周裴雅的公司,他们的公司设在建业大厦写字楼的二十层。
  何树青乘电梯上去,刚出电梯,就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女孩鬼鬼祟祟地在一个双开玻璃门门前往里张望,这玻璃门内是个大厅,大厅往里,便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里边有盏微弱的夜灯亮着,借着这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这过道的两边都是关闭着的门,说明这里的员工都已经下班了。
  何树青仔细看那门牌,发现这门就是周裴雅公司的门牌号,便走上前去。
  那女孩听见有人过去,连忙慌慌张张地向何树青这边走来,和他擦身而过,向电梯口走去,却没说话。
  何树青以为她是坏人,便追到电梯口,在电梯口处的灯光下,何树青才看清这个女孩还是个少女,虽然已经发育,但看得出还是个为成年的小女生,顶多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便好奇地问她:
  “你是什么人?在这干嘛?”
  这女孩的表情很奇怪,眼神里透着怨恨和迷茫,眼眶内慢慢闪出晶莹的泪花,却对何树青射出仇恨的光芒,很不友好地说:
  “你一定是来找周裴雅的,是吧?”
  何树青很困惑,他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会如此问他,就说:
  “不是,我是来找我老乡的!你认识这里的周总?”
  这个女孩上下打量着何树青,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没有回答何树青的问话,只说:
  “你不是周裴雅约你来的?”
  何树青摇摇头。
  这女孩这才对何树青友好一点,求何树青说:
  “那你能帮我个忙吗?”
  何树青问她:
  “你需要我帮你什么?”
  这女孩小声说:
  “我想让你帮我将那门弄开,我想进里边到底有没有人?”
  何树青很好奇地问这个女孩:
  “你到底在找谁?有急事吗?”
  这女孩很不耐烦的说:
  “你到底帮不帮我?不帮我就拉倒,别问这么多!”
  何树青见她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以为她真有急事找里边的人,连忙拿出电话想问吴向飞,说:
  “那我帮你找个人来开门!”
  他说着就拨起电话。
  这女孩连忙阻止他,似乎并不想惊动这里的人,就说:
  “你别打电话,我就想你帮我把门弄开!”
  何树青看到这个女孩可怜的样子,就来到了这玻璃门前,仔细打量了一会,见这门只是用一把带连锁环住,就将那带连锁用力拉了几下,也许是这锁没有完全上锁,竟然就被他拉开了。
  锁刚被打开,这女孩就推开门快步走了进去,穿过大厅,顺着那通道往前走,边走边听着两边门内的动静,似乎真在找人。
  何树青困惑地站在门口,看着这个怪异的女孩,见她慢慢走到过道的最里端,才停在了那里,站了一会,突然转身气冲冲地快步向门口走来,出了这道玻璃大门,就一阵风地跑向了电梯口。
  何树青诧异地看着这个女孩离去的背影,好奇地想那里边到底在干什么,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他刚走近那女孩刚才站过的地方,就听到了周裴雅不绝于耳的**声:
  “啊宝贝我的飞飞,我要死了,快点快啊还要快要死了要死了!啊”
  紧接着就是吴向飞的狮吼般的声音:
  “你真骚,孩子在家还偷着跑来,我就要搞死你,高爽你!”
  何树青这才意识到刚才那女孩为什么跑出去,她一定是听到了这**的叫声。
  但何树青也很困惑,这女孩到底和这对男女是什么关系?她是吴向飞的女朋友?难道吴向飞找了这样一个少女朋友?想到这,她生怕那女孩一时想不通,便追出去。
  他刚追下电梯,就看到那个女孩抱头蹲在不远处哭泣。
  何树青连忙走到她的身边,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好守在她的身边看着她。
  这女孩似乎已经感觉到身边有人看着她,突然起身准备离开,何树青连忙上前拉住她,安慰她:
  “你别伤心,等会我帮你出气,我帮你去狠狠地揍那混蛋小子!”
  这女孩见是刚才帮她开锁的人,就没有挣扎,趴在何树青的身上伤心起来,哭着骂道:
  “流氓,贱女人!难怪同学们都讥笑我?她真的养着小男生!”
  何树青愕然地看着这个少女,这才明白她是周裴雅的女儿,很后悔刚才帮她把门打开,让这个未成年的少女亲耳听到了她母亲的**声,觉得很是罪过。
  何树青也很困惑,在心里暗骂周裴雅,你这个女人也太大意,出来鬼混,怎么会让女儿盯上呢?
  就用责怪的语气问这个女孩:
  “小姑娘,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妈妈呢?你妈妈也有爱人和被人爱的权力,你不能再跟踪你妈妈!”
  这女孩却哭泣得更厉害,说:
  “她就是个自私自利的无耻女人,她不仅抛弃了我爸,还把我弄到了国外,原来他都是为了自己好耍流氓!”
  何树青听到她幼稚的骂声,觉得很好笑,但却不敢笑出声来,忍住笑问她:
  “你是在国外读”
  这女孩点点头,抽泣着说:
  “我同学都在背地里讥笑我,说我妈宁可养小男人,都不要我这个女儿,现在我才知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昨天才回家,她都不在家陪我,跑到这来耍流氓,恶心!”
  何树青这才明白她刚才为什么会鬼鬼祟祟地在那张望,她一定是尾随周裴雅跟到这来的,觉得周裴雅这个母亲太不会做母亲,又安慰起她:
  “我相信你母亲还是爱你,快回去吧!别记恨你妈!”
  这女孩才摸着眼泪离开。
  送走周裴雅的女儿,何树青的心里更加烦躁,想起刚才听到的声音,何树青终于忍不住给杨欣悦打了电话,他此时太需要杨欣悦了。
  杨欣悦此时已经躺下,但没有睡着,而是在床上也想着何树青,见何树青打来电话,很是兴奋,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你还没睡觉?”
  何树青出着大气说:
  “姐,我现在好想你,我可以来你的家吗?”
  杨欣悦知道再过两天,周友建就会回家,要是周友建回家,她和何树青就更难有合适的见面机会,一咬牙,说:
  “那你来吧,注意有人跟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