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1欲望不尽终是悔-2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王静华见何树青如此说,就说:
  “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缺这东西的时候,它就是奶娘,不缺这东西的时候,它就是狗屁,实话跟你说,我现在根本不缺这东西,但你就不一样,我知道你现在不仅家里缺钱,自己还在为买房结婚缺钱发愁,这个你就收着,就当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如果你信得过我,愿意和我一起赚钱,我敢保证,发财对你来说,真的不是难事!”www@22ff@com
  王静华说着,就将那手枪收进了包里,然后将那手包的拉链拉上,夹在腋下,起身准备离开。
  何树青见王静华对他的情况也如此了解,就猜到这些人关注他已久,说不定还另有企图,就更不想和这样的人同流合污,当然不会要他的钱,连忙将那钱拿起塞给他,说:*米*花*在*线*书*库*
  ook.
  “常言道,无功不受禄,这钱我不能要,还请王队带走!”
  王静华突然两眼一瞪,说:
  “何总你是瞧不起我,还是另有打算?”
  何树青连忙解释:
  “我知道王队的想法,也知道你担心什么,可我不会无聊到要去传播八卦绯闻,更不会卑鄙无耻到想拿人家的隐私去敲诈钱财!”
  王静华见何树青这么说,便接过那装钱的牛皮信封,拍拍何树青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地说:
  “不是我吹,在这开发区内,敢敲诈我王静华的人恐怕还没出生!”
  王静华之所以敢如此猖狂地说话,是自以为自己手中握有黑白两种武器,他不是没听说过何树青在官方有背景的传闻,但他已经证实,何树青和罗小敏的关系并非是情人和恋人关系,只要确定了罗区长并非是何树青的坚强后盾,王静华就不怕他何树青能翻起多大的浪来,如果白道不能制服何树青,他还有黑道,所以,他才敢有恃无恐地如此说话。
  虽然他希望用警告的方式镇住何树青,但也不希望和何树青闹到剑拔弩张的地步,他说完这话,突然又转换了一种语气,给何树青许下一个承诺:
  “既然你怕这钱烫手,那我就先替你收着,等你结婚的那天,我亲自送去!对了,我忘记了告诉你,近来开发区的治安状况又有些恶化,要是你以后遇到有什么麻烦,就直接打电话给我,我保证随叫随到,亲自为兄弟你保驾护航!”
  王静华说完,狡黠地一笑,然后就趾高气扬地走了。
  何树青知道王静华拿开发区的治安状况说事,也是在警告他——如果你何树青胆敢胡说,老子王静华还可以让社会上的黑势力对你下手。
  他望着这个嚣张跋扈的王静华离去的背影,对他这样的人是深恶痛绝,真希望有正义的力量能将这些邪恶的力量彻底铲除,但他知道这不是易事,因为他们的根基太深,势力太大,而且还打着人民公安为人民的旗号在横行乡里,这就更难将其一举铲除,便郁闷地叹息一声,又躺倒在沙发上睡觉。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柳芳给何树青打来电话,告诉了他一个惊人的消息,说是洪刚因涉嫌受贿被纪委双规了。
  何树青听到这个消息,很快联想到他向应副局长回报过有关洪刚的情况,他之所以将洪刚的情况报告给应方伟,他的本意是希望应方伟能通过吴书记的关系挽救洪刚,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样,就暗自抱怨起应副局长,你应方伟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同志呢?就算洪刚有错,也应该连同石明浩一同追究啊,怎么又只拍打替罪羊,却漏掉了作恶多端的石明浩这匹狼呢?
  何树青一激动,便给应方伟打了电话,开口就用不满的语气责问应方伟:
  “应局,我听说洪刚被双规了?”
  应方伟问他:
  “你是听谁说的?”
  何树青很不满意地说:
  “你别管我是听谁说的,我只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对于将洪刚双规,其实是市纪委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目的是想牵一发,看能不能让其他相关的人出于担忧躁动起来,这样就便于让那些犯罪分子逐个浮出水面,趁势一网打尽。
  虽然应方伟看得出市纪委的办案意图,但不能告诉何树青,就说:
  “是有这么回事!”
  何树青见自己的一番好意给洪刚带来了牢狱之灾,就责怪起应方伟:
  “应局,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你这不是在陷我于不义吗?他洪刚信任我,才向我倾述他的苦衷,我是同情洪刚的处境,才希望你这个大公无私的领导能从悬崖边上挽救他,可你竟然不给他留下一丝改过自新的机会,就将他双规了,这与那些将其逼到悬崖边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应副局长见何树青如此说话,很严肃地批评他:
  “你何树青怎么是这样的思想境界?难道情义可以大于法吗?洪刚之所以走到如此境地,不是别人的问题,而是他自己的问题,是他没能战胜贪婪,才被人利用,要是他意志坚强一些,对自己的要求更严格一些,时时处处都洁身自好,也不会铸成大错,现在没有别人能够救他,只有他自己救自己!我想只要他能坦白从宽,还是有机会得到宽大处理的!希望你何树青从他的身上多吸取些教训!”
  应副局长说完,就挂了电话。
  何树青自讨个没趣,拿着电话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很是内疚,有些后悔不该将洪刚的处境报告给应副局长,因为他觉得洪刚的双规都是他何树青的错。
  这时,姚娟走了进来,问何树青:
  “何总,那些文件你批阅了吗?”
  何树青心里本来就烦,见姚娟又问起那文件签字的事,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她大声嚷嚷:
  “你去告诉你们的上司,我何树青是在替政府做事,不是你们宏业集团的员工,要不要在那些文件上签字,你们说了不算,得由我决定!”
  姚娟没想到何树青也会发飙,而且盛气凌人,只好再捏捏他的软肋:
  “你就不顾忌杨行长的颜面?”
  何树青见她又拿自己和杨欣悦的关系来要挟,就警告姚娟:
  “真是笑话,我和我表姐都行得正,我们怕什么?姚娟,我念在我住院期间你对我的关照,已经很容忍你的放肆了,要是你再得寸进尺拿我和我表姐的关系捕风捉影地做文章,败坏我和她的名声,当心我告你诽谤!请你出去!”
  姚娟见何树青丝毫没有顾虑,心里也就没了底气,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错了?开始重新琢磨该如何让何树青就范。
  何树青现在看见这个姚娟就烦,见她还站在办公室里不走,就自己提起公文包先下班出去了。
  他刚出去,柳芳的车就停在了项目指挥部门口,她放下车窗对何树青说:
  “请上车!”
  何树青上车后,见柳芳神情紧张,就问她:
  “你怎么会跑到这来?”
  柳芳紧张兮兮地说:
  “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会话,恐怕我这回会有麻烦!”
  何树青还从来没见过柳芳的神情如此紧张,好奇地问她: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王静华找过你?”
  柳芳点点头,没有说话,只顾着倒车调转车头,然后向市区开去,半晌才说:
  “王静华找我也就为了堵住我的嘴,我并不是为这犯愁!”
  “那你在愁什么?”
  柳芳这才说:
  “你还记得上次辉煌照明的钟伟他们请我们吃饭的事吗?”
  何树青不解的问:
  “怎么啦?”
  柳芳告诉何树青:
  “那顿饭之后,钟伟给了我十万块钱,让我协助他们申报国家发改委的专项补贴,我明明知道那些资料都是假的,可我看在那十万块钱的份上还是配合他们进行了申报,洪刚就是因为这事出了问题,你说要是他供出我该怎么办?”
  何树青见柳芳这么说,也替她着急,就责怪她:
  “你又不缺钱,干嘛还那么贪?”
  柳芳叹息说:
  “我也是在这么骂自己,我的钱已经足够我后半辈子花了,我还要那么多钱干嘛啊?可我就是见钱眼开,鬼迷了心窍,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我知道应方伟对你还是挺器重的,你能不能将这十万送给他,让他帮我去疏通疏通关系?现在在发改局内,恐怕只有他能薄我了!”
  何树青见柳芳就知道拿钱解决问题,苦笑了一下,说:
  “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可以用钱摆平吗?”
  柳芳急得都快哭了,对何树青说: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可不想去坐牢!”
  何树青见柳芳在面对失去自由的时候表现得如此恐惧,才知道再贪婪的人也会有胆怯的内心,只是这胆怯的内心总是敌不过贪婪和欲念,直到大祸临头才悔恨当初犯浑。
  何树青其实也不希望柳芳去坐牢,毕竟柳芳帮过他不少,就建议说:
  “既然你怕坐牢,你就把这十万交到纪委去,争取坦白从宽处理!”
  柳芳沉思很久,却说:
  “我不能这样做,要是石明浩他们知道我去自首,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何树青见柳芳也如此惧怕石明浩,就猜到石明浩也捏有她的把柄在手,就故意问柳芳:
  “难道这事石明浩知道?”
  柳芳苦笑了一下,说:
  “他当然知道,这么大的项目造假,他局长不默许岂能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