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1欲望不尽终是悔-1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111
  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txt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
  111
  冯昌平暗自叫苦,知道他们是在敲诈他,但又怕真的闹到公安局会更麻烦,只能忍气吞声地吞下这苦果,答应了他们的条件,这些人才放开他。www!22ff*com
  何树青陪着他好不容易才摆平了这事,从那歌厅出来,冯昌平越想越气,觉得花十万还受这窝囊气太不值,就气急败坏地抱怨起何树青:
  “我说你何树青在这是怎么混的?连个歌厅的保安都摆不平,你真是白混了!”
  何树青虽然觉得冯昌平这是咎由自取,但听到冯昌平如此说,还是觉得他们在歌厅任人宰割很掉面子,毕竟冯昌平今天晚上是他的客人,在这歌厅被人宰了十万,心里也开始厌恶起那两个小姐,觉得她们很卑鄙,他何树青却没能帮冯昌平出口气,也就任由冯昌平数落他,也不辩驳。
  冯昌平见何树青沉默不语,越发觉得他很窝囊,骂他:
  “你**的还是个男人吗?看你长得五大三粗的,怎么就是个软蛋!妈的,这事要是发生在昌平县,老子不将这个场子铲平!想想就气人!”
  何树青见冯昌平没有一点悔改之意,还如此抱怨自己,就责怪他:
  “不是我说你,你自己都带有女人,还去招惹那些小姐,是你自己把事情做得没了理,你让我怎么替你出头?你回头想想,今天晚上你欺负了人家多少女孩?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人家的尊严和感受吗?”
  冯昌平很不服气地说:
  “看样子你还很同情那些婊子?你**的真是个傻瓜,别看这些女人一个个装得可怜巴巴的,还伪装得像**的清纯少女,刚才你也看到了,她们都是在演戏,恶毒起来,比男人更毒!”
  刚才何树青在黑暗中确实听得出那小姐起初是自愿出卖肉体的,但突然变脸说冯昌平是**她,要不是他亲耳听到那小姐说话,还亲眼目睹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一定很难理解冯昌平刚才说的这些话,这让他终于明白,冯昌平之所以鄙视那些服务员,还说她们是在装清纯,恐怕与这些小姐的无耻之举有关,也难怪有这样的俗语,一个臭鱼可以搞臭一篮子鱼,恐怕眼下不少人对娱乐服务业中的女性会另眼相讥,就与这些小姐的龌蹉之举有关,虽然只是少数人在出卖灵魂和人格,但败坏的却是一个女性群体的声誉,丧失的也是一个群体的人格和尊严,可见一个女孩自尊自爱有多重要!
  何树青陪着冯昌平刚来到他住的房间门口,里边就传出了女人的****:
  “哦宝贝,我已经受不了啦!你太能做了!我都**好几次了!你太厉害了!你比冯昌平厉害多了!”
  何树青一听就知道是巫秋莎的声音,他并不知道是冯昌平让巫秋莎带吴向飞来这的,在心里暗自替这女人捏把汗,暗骂,这女人也胆子也太大,竟然在冯昌平的眼皮子底下偷人,这不是找死吗?
  可何树青接下来听到的就更让他大惊失色。
  “是吗?我那同学真的没我厉害?”
  这分明是吴向飞的声音,何树青惊讶之余,在心里暗自骂起吴向飞,真是个畜生,他怎么可以将冯昌平的玩笑话当真呢?难道他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吗?
  冯昌平听到这声音脸上虽然阴沉,但反映不算强烈,已经神态自若地将门打开。
  巫秋莎似乎没听到开门的声音,还在娇喘着说:
  “这么短的时间,他绝对不可能来第二次!你不仅这么块就可以再来,还能坚持这么久!你真的太厉害了!”
  吴向飞似乎听到了开门声,说:
  “好像有人进来!”
  房间内,顿时安静许多,他们似乎停止了动作,在倾听有什么动静。
  冯昌平这才走进去,面无表情地说:
  “别停,你们继续!”
  何树青站在门口不敢进去,因为他猜到那个巫秋莎此时一定光着身子。
  吴向飞见冯昌平突然进来,还是有些慌乱,毕竟这巫秋莎是他的马子,虽然冯昌平吃饭的时候说过要将巫秋莎送给他,但他也只是理解为玩笑,没想到酒后被巫秋莎一引诱,就控制不住真的要了同学的马子,醉酒都惊醒了一大半,面带羞愧之色看了看冯昌平,慌忙抽离巫秋莎的身体,慌乱地四处找着衣服。
  冯昌平看到吴向飞惊慌失措的样子,却大笑起来,说:
  “你怕什么!老子已经将她送给了你,这女人就是你的了!你们继续表演,我当观众,老子就喜欢看人家**!”
  冯昌平说完,突然回头对何树青说:
  “你这脓包,还愣在那干嘛?快进来观看表演!”
  何树青见冯昌平没有发怒,还有些变态,便不再担心他会做出极端的反映,便说:
  “我就不进来了,我先走了!”
  他说完,不等冯昌平同意,他就逃命似的跑了。
  他一口气跑到了电梯口,拼住呼吸站了一会,等调整好气息,才按下电梯的按钮。
  当电梯打开的时候,里边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他迎面看见胡玲正被一个男人掐着脖子将她扼制在电梯内,胡玲痛苦地挣扎着,脸都憋得通红,嘴里还在艰难地骂他:
  “你这王八蛋不得好死!滚开!”
  只是她的脖子被那男人勒住,发出的声音极度微弱和艰难。
  何树青只能看见这男人的背影,无法看清他的脸,以为是歹徒在打劫,便冲进去突然用臂膀将这男人的脖子勒住,用力将其拖出了电梯口,然后将其摔倒在地板上,正欲扑上去将他制服,没想到看到这人的正面之后,何树青惊呆了,这人居然是胡玲的老公郝建忠。
  这时,胡玲咳嗽着也冲出了电梯,连忙制止着何树青:
  “你别动他,这是个误会,我们没什么!”
  何树青这才站在那没动。
  郝建忠已经跃身站起身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气急败坏地怒视着何树青,咬牙切齿地指着他骂道:
  “你**的敢管老子的闲事!老子记住你了!”
  他说完,就气势汹汹地拽着胡玲的手腕将其拖进了电梯,可胡玲并没有反抗,顺从地随他去了。
  何树青愕然地望着这对表现异常的夫妻,不知道该不该追进电梯去劝架,直到电梯门关上开始下行,他才替胡玲捏把汗,觉得应该追进去劝阻郝建忠欺负胡玲,才又按电梯的按钮。
  好在这酒店有多部电梯,另一部电梯很快打开,他钻了进去,连忙关上,想追下郝建忠会不会再欺负胡玲。
  何树青来到一楼的时候,胡玲夫妇已经快步走到了酒店门口,胡玲走在前,她的老公跟在后,没有肢体接触,何树青这才放心一些。
  次日,何树青在项目指挥部看到胡玲的时候,胡玲的脖子和手腕处都有明显的勒痕,等没其他人在场的时候,何树青才问她:
  “昨天晚上你们夫妻是怎么回事?”
  胡玲的脸上掠过一丝阴郁,只说:
  “没什么!”
  她说完就离开了,何树青望着胡玲离去的背影,已经感觉到胡玲在家里并非是个幸福的女人。
  这天中午,何树青正在办公室内午休,王静华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何树青见王静华突然来访,已经猜到了与洪刚的老婆有关,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他琢磨着该如何应对王静华的问话。
  王静华并没马上坐下,也没有提到洪刚的老婆,而是在何树青的办公室内转悠参观里面的摆设,然后关心起何树青的工作情况:
  “何总,你在这项目上工作得还开心吗?”
  何树青笑道:
  “都是工作,谈不上开心不开心!”
  王静华突然说:
  “我知道你过去和我的姑母在工作中有些误会,还在记恨我那天不该让人把你弄到公安局去问话,我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只是专程为那天对你何总的不敬上门道歉,希望我们能够握手言和!”
  何树青淡定地说:
  “我们之间似乎没你王队长说的这么严重,这事都已经过去这么久,我早就忘了,也就谈不上什么记恨和握手言和!”
  王静华这才踱步来到这办公室中央的沙发上坐下.
  出于礼貌,何树青还是为他倒了杯水,放到了他的面前。
  “既然何总没计前嫌,那我甚感欣慰,我今天登门拜访,是有事相求!”
  王静华说着,在他随身拧着的一个手包内摸索着,突然摸出了一支手枪,何树青见他拿出了枪,紧张异常,还没来得及问他此举何意,王静华便笑道:
  “妈的,这东西带着真不方便,从包里拿出点东西都费劲!”
  他说着,将那手枪放在面前的茶几上,又从手包里摸出了一个胀鼓鼓的牛皮信封,放到手枪一旁,说:
  “我知道前天晚上你们去了江边,还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我相信何总是个明白人,不会干出糊涂事来,这才上门致谢,这是一点心意,请笑纳!”
  王静华说着,将那牛皮信封往何树青一边推了推。
  何树青知道他这是采用恩威并用的手法,想封住他的口,就说:
  “我不是个八卦女人,因此你无须多虑,也无须如此破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