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0欲望不尽终是悔-3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这顿饭他们喝了很多酒,离开餐厅的时候,几个人说话走路都已经不太利索,可冯昌平醉成这样,还忘不了想占那个服务员的便宜。
  他趁着服务员不注意,抱住了那个女孩,狠狠地亲了他一口,还将他那魔爪伸进了这服务员的衣领内,摸到了她那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22ff。com
  这服务员奋力挣扎,才挣脱了他的猥琐,逃到门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只可惜她在挣扎中,她的衬衣钮扣都让冯昌平拉掉了,要不是还有一件狭小的胸衣遮挡在这女孩的胸前,她此时都会将胸脯暴露无遗。
  这女孩慌乱地拿手拽着衣领挡在胸前,愤怒地瞪着这个流氓,气得脸和脖子通红,眼泪都在眼眶内打转,却不敢发出一丝反抗的声音。
  冯昌平看到瑟瑟发抖的女孩,带着醉意得意地笑道:
  “美女,现在咱们扯平了!你弄脏了我的衣服,我扯掉了你的钮扣,互不相欠,哈哈哈”
  他随后爆发出一阵**不羁的淫笑声。
  从餐厅出来,冯昌平又嚷嚷着要去唱歌:
  “哥们,我请大家去唱歌!”
  何树青真的不愿意和冯昌平这样的人在一起娱乐,因为这人的身上有太多的恶习,加上苏倩雯刚才在吃饭的时候就发来多条短信,就想先告辞离开,但冯昌平坚决不许,他还想在何树青面前摆下阔绰呢,就神耿耿地说:
  “你何树青还在记恨我戳你**是不是?”
  何树青见他又提起那中学时候的事,虽然有些尴尬,但在酒精的麻醉下已经没当回事,就说:
  “我哪会这般小气?我真的还有事急着去处理!”
  冯昌平听何树青这么说,以为他是故意在他面前摆谱,就说:
  “你多大个官啊?这么忙?难道你比我这个董事长还忙?”
  何树青无奈,只好给苏倩雯回了个电话,陪着他们去了这个饭店的KTV。
  在KTV里,冯昌平让巫秋莎陪着吴向飞,然后要了两个陪唱的小姐,何树青今天晚上喝多了酒,坐下就呼呼睡着了,冯昌平见何树青已经睡着,就对两个小姐说:
  “既然这家伙没福气享用美味,那你们就好好伺候老子,要是把老子伺候舒服了,你们都有大大的赏钱!”
  这两个坐台小姐凭着这男人的气势,就猜到他是个有钱的主,便来了精神,争先恐后地趴到冯昌平的身上献殷勤,又是撒娇又是卖萌,惹得冯昌平心里直发痒,便想支走巫秋莎和吴向飞,就说:
  “向飞,你不是要向秋莎取经吗?那就和秋莎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聊!也好让老子尽情在这尽情乐乐!”
  巫秋莎见冯昌平有意支开他们,知道他又想泡这两个女人,就带着醉意朦胧的吴向飞去了她和冯昌平开好的房间,巫秋莎以为吴向飞在江城混得不错,也就很希望借吴向飞这个跳板跳到江城来发展,毕竟这江城比那昌平县大多了,再说,她跟着冯昌平干,虽然收入颇丰,但人却活得没有一点尊严,她早就想飞出昌平县,此时见机会来了,就想抓住,进到房间她便使出浑身解数,很快就将吴向飞征服到了床上
  冯昌平此时则在ktv内和那两个坐台小姐勾肩搭背,拥吻调情,这两个小姐盯着的是冯昌平衣兜里的钱,冯昌平则盯上的是她们胀鼓鼓的胸脯和白嫩性感的大腿。
  这两个小姐可是出道已久的老江湖,不一会就将冯昌平引诱得**难禁,想就在这包间内将她们占有,可是,这两个女人怎么会轻易就范,总是吊着他的胃口,在朦胧的灯光下袒胸露背地在他面前搔首弄姿,可以让他看,也可以让他摸,但就是不让他脱去她们的衣服,急得冯昌平心里直发毛。
  两个小姐见时机成熟,更是媚惑地在她耳边引诱他:
  “你是不是很想要啊!”
  “我们姐妹漂亮吗?”
  冯昌平喘着粗气骂她们:
  “你们这两个**人,别吊老子胃口,快脱了衣服让老子进去!”
  这两个小姐于是装起清纯:
  “老板,这怎么能行呢?我们可是只卖艺不**啊!”
  冯昌平在这种场所见得多了,骂道:
  “你**就别装了,老子还不清楚你们想要什么,爽快点,一炮多少钱!”
  两个小姐还在装镊样:
  “老板,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我们这真的不**的!”
  她们口里这样说,胸脯却在冯昌平的脸上和身上来回摩擦,刺激得冯昌平如饿狼一般,主动报价:
  “老子每人发你们五千小费,足够了吧!”
  他说着,就拽着其中一个撕扯她的衣服。
  这小姐口里还在拒绝:
  “老板,这个不行的,你快放开我!”
  她说是这样说,自己的手却在解开冯昌平的皮带,另一个小姐见她今晚不用**,就可以坐收渔利,便趁机离开冯昌平去关掉了这包间的灯光,守在门口为他们把风,顿时黑暗中便回荡着男人和女人极度吭奋时发出的呤叫声
  何树青在昏睡中被这种声音惊醒,惺忪地睁开眼,见一片漆黑,还以为是在梦中,便迷糊着坐起来,想搞清这是不是梦。
  “老子就知道你们这些女人是在装清纯,你她妈胯下都已经水漫金山了,还说没**!快把腿张开,让老子进去为你解馋!”
  何树青听到冯昌平这粗鲁的声音,才清醒过来,这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声音,只是他搞不清这是在哪?他还以为是在酒店的房间内。
  何树青想出去,却找不到出门的方向。
  “老板,你先停下,不能这样进去的,你先把套戴上!”
  何树青从这女人的声音中,听出不是那个巫秋莎,心里更犯疑惑,那吴向飞和巫秋莎去了哪里?他正在寻思,突然听到一声尖叫:
  “啊”
  紧接着就是女人的骂声:
  “你这混蛋,怎么不戴套!快拿出来!”
  接着就是挣扎喘息的声音。
  何树青突然听到“啪”的一声响,然后就是冯昌平恼怒的骂声:
  “你她妈的再反抗,老子揍死你!老子给你钱,你就得任由老子玩弄,哪有那么多规矩?老子从来就不喜欢戴套**!”
  何树青听到这话,知道这女人是冯昌平花钱买来的,还在对身下的这个女人动粗,既同情这个女人,又鄙视这个女人,还为这女人捏把汗,要是她为了钱染上性病,那岂不是太不值;他也替冯昌平担心,这家伙要是图一时的风流快活感染上性病,那可是咎由自取!
  门口的小姐听到冯昌平在欺负她的同伴,边突然开亮了这包间的灯,两具**重叠在一起的肉体正在沙发的一端急剧地蠕动,何树青这才知道冯昌平是在这歌厅内玩女人。
  那开灯的小姐怒目圆睁着骂起冯昌平:
  “你这个混蛋,一个男人怎么能打女人?”
  冯昌平并没有停止在这个小姐身上发泄**,边耸动身体边气喘吁吁地说:
  “老子花钱是图享受的,不是让你们戏弄的,你她妈再叫嚣,当心老子连你一同揍!”
  这女孩见冯昌平如此嚣张,便跑出去搬救兵。
  何树青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追了出去,虽然他很反感冯昌平如此**不羁,但还是不希望眼睁睁看着他招来灾祸。
  可他追出去的时候,这个小姐已经叫来了这个歌厅的保安,何树青见赶来的两个保安气势汹汹,便想上前替冯昌平说情,但被两个保安推开,他们直接闯进到那个包间。
  此时冯昌平正在兴头上,还趴在那小姐的身上作最后一搏,他还没达到极致,便被赶来的保安将他架起,拽着他拖离了那个小姐的肉体,然后反扭着他的胳膊将他按到在地板上,骂他:
  “你这流氓,敢**这的小姐!”
  冯昌平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给吓坏了,还以为是公安局的人,趴在地上不敢反抗,向他们解释:
  “你们误会了,我们是自愿的,我并没有**她!”
  可那小姐从沙发坐起,穿上衣服之后,就狠狠给他一个巴掌,骂道:
  “你竟敢欺负本小姐!我要告你**!”
  何树青见势不妙,连忙上前替冯昌平调和:
  “各位请息怒,这是我的朋友,他刚才也是喝多了酒,才干出出格的事来!希望大家能原谅他!”
  这时,其中一个保安才说:
  “现在你们有两条路可选,一条是将这个流氓送到公安局法办;另一条就是用钱解决问题,你们选择哪一条?”
  冯昌平的醉酒已经被吓醒,还知道要是到了公安局,他这嫖娼行为也是违法的,连忙说:
  “我愿意出钱!”
  这个保安这才问那小姐:
  “你希望他补偿你多少钱?”
  这小姐说:
  “没有十万,讲和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