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50欲望不尽终是悔-2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这里是米花在线书库,欢迎加入米花书友大家庭,我们一起翱翔在文字的海洋里面,享受阅读的无上乐趣##
  他们来到三楼奢华的餐厅,几个漂亮的迎宾礼貌地行礼欢迎之后,就有人问他们:
  “请问几位有预定吗?”
  何树青摇头说:www@22ff@com
  “没有,你随便给我安排一个包间就行!”
  这迎宾歉意地说:
  “对不起,我们这已经订满了!”
  何树青听说过这个饭店的生意很好,但没想到这里的生意会如此火爆,可见政府接待的威力有多大!估计到这消费的人没一个是自己的掏腰包的,奢侈昂贵对来这消费的人来说,自然就不在话下,他们追究的就是讲排场和要面子!恐怕冯昌平的虚荣心就是他那个县长舅舅和教委主任舅妈感化的结果!
  何树青想到今天晚上的饭局他已经许诺买单,要是换地方,那就得自己掏钱了,如果不讲排场还好说,几百元钱就可以让大家吃好,可问题是那样又会让冯昌平瞧不起他,何树青有些不甘心,就说:ww
  “你查查宏业地产的胡总订了几个位置?”
  这个迎宾连忙去前台忙碌一番,回来陪着笑脸说:
  “原来几位是开发区政府的客人,区政府办公室在这定好了两个位置,我们刚才联系过了,他们已经帮您预订了一间,请跟我来!”
  何树青这才明白胡玲是拿着政府的公款在送他何树青人情,心里有些不平衡。但他想到胡玲替他满足了虚荣心,也维护了他在冯昌平面前的自尊,心里多少对胡玲有些感激,不管她胡玲用的是谁的钱,毕竟她帮他何树青撑了回面子。
  他们跟着迎宾刚进到包间,冯昌平就打起了这迎宾的主意,拦在门口不想让这迎宾出去,色迷迷地看着她,坏笑着说:
  “美女,你在这工作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待会你下班后,我给你三个月的工资,请你出去陪咱们唱歌喝酒如何?”
  这迎宾一看就知道这男人是个素质极低的人,后退一步,很得体地婉言谢绝说:
  “对不起,我不会跳舞,也没时间,请您让开,我要出去了!”
  冯昌平在他们的老家昌平县胡作非为惯了,刚才胡玲没给他面子就很憋气,现在见这迎宾也敢不给他面子,很是恼怒,便将先前对胡玲的不满一同发泄出来:
  “妈的,你小瞧老子是不是?老子告诉你,老子的钱堆起来可以将你活埋!你信不信?”
  何树青没想到这个冯昌平还是过去那副德性,自以为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根本不在意别人的感受!何树青都为有如此低素质的同学感到羞耻,连忙过去拉开冯昌平,责怪他:
  “你怎么能强求人家呢?这都是些在外兼职实习的学生!快让人家出去!”
  何树青说着,硬是将他拉开了,然后向这位迎宾道歉,撒谎说:
  “对不起,我这朋友中午喝醉了酒,现在还没清醒,请你见谅!”
  迎宾这才快步出去。
  何树青又追到门口,向迎宾交代一声:
  “一会要是有客人找冯昌平先生,你就让她来这!”
  冯昌平此时很不爽,他这次路过江城,本来想在两个同学面前炫耀一番他的成功和富有,没想到几次在女人面前碰壁,连这酒店的订座都是凭他何树青的面子才得到的,觉得他很掉面子,要是这事发生在昌平县,他可能会将这场子都给砸了,郁闷地坐在那骂骂咧咧:
  “什么学生?老子见得多了,都**是些见钱眼开的婊子,起初装清纯,绕来绕去,就是想多要钱,等你把钱给足了,她一样就是一个在床上**的婊子!”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一个高挑的女孩,她的长相有些西化,似乎是个黄种人和白种人的混血儿,从她进门的举止和气质看,应该是在职场受过礼仪训练的人。
  她见冯昌平的脸上可以刮下霜来,以为是在坐的人发生了争执,尴尬地对何树青他们报以微笑,然后自我介绍:
  “二位好,我是冯总的助理巫秋莎!”
  冯昌平为了在何树青他们面前挽回刚才失去的面子,炫耀他对女人的绝对支配权,突然没好气地说:
  “你就别装镊样了,这都是老子的同学加兄弟,什么助理?你就是老子的玩物!”
  冯昌平的话让这个女孩非常尴尬,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气得很想转身离开,但犹豫之后,还是留下了,只是一双美感独特的杏眸怨恨地瞪着冯昌平,却不敢言语冲撞他,因为这个男人是她的上司,她还得靠着他吃饭。
  何树青都替这个女孩感到不值,居然她会遇到冯昌平这样的老板,被他玩弄不说,这个男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还当众侮辱她,她的尊严和人格何在?
  虚荣心的到满足的冯昌平,似乎也感觉到了他刚才的话有些过火,突然转换一副面孔,皮笑肉不笑地说:
  “好啦好啦,刚才老子都被那迎宾给气糊涂了!快过来挨着我坐下!”
  这个巫秋莎这才尴尬地坐到他的身边去。
  巫秋莎还没坐稳,冯昌平就将手搭在她的脖子上,毫不避讳地用手在她的脖子后面摸索她雪白的肌肤,得瑟着说:
  “我这个助理漂亮吧!她可是正宗的欧洲女人和中国男人的杂交种!你吴向飞不是想找老婆吗?我这位助手怎么样?要是兄弟你感兴趣,饭后可以让她去陪你!”
  何树青被冯昌平的话几乎震晕了,他没想到他会如此不顾及这女孩的感受,居然当着她的面将她当着礼物送人。
  可这个巫秋莎虽然不悦,但也没发怒,只是掀开了冯昌平摸着她的手,然后又怨恨地瞪了他一眼。
  冯昌平根本没有在乎她的感受,又拿手调戏她那白里透红的脸蛋,说:
  “你不必难为情,也不要装清纯,我都跟你说了,这两位都是我儿时的兄弟,我们不分彼此的,要是你真的被我的兄弟看上,你又愿意嫁给他,你的嫁妆老子替你办了!”
  这女孩听到这话,似乎有了兴趣,蓝黑交融的眼珠子泛起了亮光,连忙起身去为何树青和吴向飞掺茶,还对吴向飞报以娇媚的微笑,邀请着何树青和吴向飞:
  “既然二位是冯总的朋友,那方便的时候,欢迎到我们公司去做客!”
  何树青虽然不清楚这女孩突然向他们献媚是为了那份嫁妆还是想急于摆脱冯昌平,但他可以肯定这个女孩并不想过着如此寄人篱下努婢似的生活,还真有些希望吴向飞能和她好,就算吴向飞不能娶她,也不会像冯昌平这样践踏她的尊严,就撮合她和吴向飞,说:
  “吴总还真希望在昌平老家找个对象,如果巫助理有合适的人介绍给他,我和冯总一定会替吴总高兴!”
  这个巫秋莎听到何树青这话,对吴向飞更是殷勤许多,热情地为他倒水。
  何树青见客人在帮助斟茶,连忙起身到门外叫服务员。
  这个包间的服务员其实就在门外,但刚才见冯昌平那样对待迎宾小姐,吓得都不敢进来,见何树青叫唤,才进来为客人服务。
  当她在为冯昌平倒水的时候,冯昌平突然用手摸了这服务员的**,这服务员一紧张,将水倒在了餐桌上,溢下桌子留到了冯昌平的裤子上,冯昌平便借机想占这个女孩的便宜,站起来慌脸说:
  “你是怎么搞的?你知道我这衣服价值多少钱吗?”
  这女孩吓得战战兢兢,连忙陪着不是:
  “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冯昌平依旧虎着脸:
  “你光说对不起有屁用?我这一万多的裤子被你给弄脏了!你打算就这么算了?”
  这女孩见冯昌平这么说,吓得都要哭了,何树青连忙站出来解围:
  “老同学,你看人家都被你吓哭了,我看就这么算了,他们在这打工挣钱也不容易!”
  冯昌平这才嬉皮笑脸地说:
  “既然我兄弟为你求情,那我就不追究你的过失了,但我有个条件,一会吃完饭,你必须替我把裤子洗干净!”
  这女孩并不知道冯昌平是在找机会欺负她,见客人不计较她的过错,连忙答应,然后才退出去。
  何树青真的很看不惯冯昌平如此践踏别人的尊严,等那服务员出去后,就善意地劝他:
  “老同学,虽然你有钱有势,但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尊重别人的人格,你老这样对待人家,你是觉得很爽,但你有没有在乎过别人的感受?别人也是父母生养的大活人,一样有思维,一样有尊严!过去你捉弄我,我没和你计较,那是因为你我都还未成年,但现在,你都已经是一个成功人士,还是企业的老板,你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你的言行举止!”
  冯昌平见何树青在指教他,心里有些不爽,不服气地说:
  “人本来就有贵贱之分,有钱人花钱是图乐趣和享受的,干嘛要在意那些下人的想法,他们要是觉得没尊严那就挤进上流社会呗!不要在这样的地方干活!我又没强迫他们来这伺候我!”
  冯昌平说完,拿手拍拍巫秋莎的身子,得瑟着说:
  “就像她,既然选择当我的下属,就要适应我的处事方法,你何树青在仕途上混,我倒要提醒你,只有迎合上司做事的下属,上司才会满意你,不是我自吹,虽然我读的书没你多,但我见的世面比你广,我劝你还是跟兄弟我多学学吧!”
  何树青真的无语了,这世上自以为是的人最难沟通,而这个冯昌平不仅自以为是,还狂妄自大,更重要的是他从小在他所说的“世面”中熏陶,已经形成了错误的世界观,在这些人的眼里,似乎他们才是世界的主人,也难怪他会肆无忌惮地羞辱别人和玩弄他人。
  吴向飞见何树青和冯昌平在争论一个严肃的话题,怕他们闹僵,就插话想转移话题:
  “老同学,我听说你哥冯老大的医疗器械生意做得也很不错啊,什么时候让他也教教我,我听说这生意最赚钱了!”
  冯昌平呵呵一笑,又在巫秋莎的身子上拍了一下,说:
  “你想学这个啊,那一会好好敬秋莎几杯,做这生意,她最在行了!”
  吴向飞确实早就想做医疗器械生意,见冯昌平这么说,惊喜地看着巫秋莎说:
  “巫助理,冯总说得是真的吗?”
  巫秋莎媚妩地笑道:
  “做这生意其实靠的就是关系,说白了,就是要搞定和医院院长的关系,我现在确实在冯总哥哥的公司兼职跑业务,不过,我的关系都离不开冯总的支持!因为在昌平县没有哪个院长敢不买冯总账的!”
  冯昌平听到巫秋莎如此肯定他的能量,很是得意,更是飘飘然上了天,说话也更加狂妄:
  “看样子你巫秋莎还挺明事理,这些年我帮你赚了多少外快,你心里应该最清楚,要是离开我的帮助,我估计你屁都不是!”
  何树青这才有些领悟,或许这个巫秋莎如此屈从在冯昌平的淫威之下,就是想靠着他冯昌平的关系多挣点钱,这也让他渐渐明白,冯昌平姑父的特权恐怕才是滋生冯昌平狂妄自大的根源所在,要不是他有个县长姑父给予他特殊的人脉关系和庇护,估计他在昌平县狗屁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