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47欲望不尽终是悔2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米花在线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何树青见洪刚这么问他,相信他昨天晚上没有装醉,就责怪他:www!22ff%com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请柳芳过去帮忙,我连你的家都不知道在哪!我当时真想把你丢到大街上去喂狗!”
  洪刚笑道:
  “让兄弟你见笑了,今天中午要是你方便,我请你们吃顿便饭,以表谢意!”
  何树青想起昨天晚上王静华对洪刚的老婆说过的话,本想提醒他小心王静华这个卑鄙的小人,但犹豫片刻,还是觉得不妥,毕竟这事会牵扯出他老婆偷人的事,也就只好另找机会暗示他,就说:
  “你我就不要太客气,要是你真想感谢,那你就谢谢柳芳,看样子那天应副局长提出的经费管控方案我们投了赞成票,发改局的中层干部意见不小啊,你有必要找个机会和柳芳他们好好沟通一下,免得大家误会了你!”2米2花2在2线2书2库2
  ook.
  说到这事,洪刚就唉声叹气:
  “哎!说起这事我就心烦!还是你们有后台的人好,得罪了石明浩他也不敢对你们怎么样!我可就倒霉了,我在朝中既无后台,在单位里又势单力薄,现在得罪了石明浩,可就成了他的眼中钉!这王八蛋现在想着法子教训我,可我却只能哑巴吃黄连,苦在心中流啊!”
  何树青见洪刚这么说,就问他:
  “我听柳芳说,你和老书记方书记的关系不是很不一般吗?你怎么不请他帮你出面协调一下?”
  洪刚听到这话,更是哀叹不已:
  “哎!你太天真了!在官场中的人,大多都很虚伪,像老书记这种人怎么可能会真心关心我呢?顶多就是利用我为他卖命而已!如果我这次得罪石明浩不是因为方向选择问题,恐怕多花点钱找他帮忙,他或许还会当个调停人,但这次我是站错了队,得罪的是一大片人,再说,石明浩本来就是他们线上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帮我说话呢?老弟啊,我现在是深陷囫囵难以自拔啊!”
  何树青这才提醒他:
  “那你为什么不找应副局长替你做主?据说吴书记很信任应副局长!”
  洪刚还是叹息:
  “老弟啊,有些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我不是没想过去求助应副局长,可我要是现在明目张胆地和石明浩他们翻脸,我恐怕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了!这些人阴险歹毒啊!”
  其实洪刚有些话不敢对何树青说得太白,因为他确实有污点证据被石明浩捏着,如果他整垮了石明浩,相信石明浩也会拉他垫背;反过来,石明浩目前也不敢将洪刚送进监狱,因为他也担心洪刚会狗急跳墙抖出他的劣迹,所以只能让王静华用卑鄙手段惩罚教训他的不忠,石明浩这么做的目的,其实也是想逼迫洪刚继续与之同流合污。
  何树青见洪刚已经黔驴技穷,也只能对他表示同情,因为他也无能帮助洪刚,就说:
  “那你自己保重!有机会我们见面聊,我现在要上班了!”
  洪刚现在很需要像何树青这样关心他的朋友,就追问:
  “中午你方便吗?我们一起吃饭,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我心烦啊!”
  何树青只好说:
  “那中午看情况吧,要是没别的安排,我尽量和你共进午餐!”
  挂了洪刚的电话,何树清的内心很不是滋味,虽然他和洪刚不是深交,甚至过去还穿过他给的小鞋,但看到他现在深陷囫囵,老婆也背叛了他,何树青对他多少有些同情和怜悯,心里似乎还在隐隐作痛,他这样的感受,或许是因为洪刚现在的遭遇正和他何树青过去的遭遇类似,那时的何树青在事业上不得志,在爱情上也遭遇苏倩雯的背叛,没想到他何树青的昨天,就是他洪刚的今天,也难怪有人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朝夕祸福!
  何树青庆幸的是,在他最狼狈不堪的时候,他遇到了杨欣悦这个知音,正因为有这个知音的帮助,他的人生和事业才柳暗花明。
  可现在的洪刚呢?他将如何翻过这道坎?何树青替他捏把汗。
  这时,出租车司机在提醒他:
  “先生,你已经到了,该下车了!”
  何树青这才惊醒,付钱后从车上下来。
  何树青来到项目指挥部,胡玲还没有上班,他走近自己的办公室,见姚娟正在他办公室里整理文件。
  姚娟见何树青进来,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面容憔悴,脸色还有些发黄,连忙停下手中的活,一边为他沏茶,一边关心地问他:
  “何总昨晚是不是又加班了?你的脸色很不好!”
  姚娟的话本来没别的意思,但何树青听到却很尴尬,因为他知道这是纵欲过度的结果,心里一阵发慌,他屏住呼吸,努力显得淡定,撒谎说:
  “昨天吴书记对我们这的工作很不满意,所以晚上就没睡好,谢谢你的关心!”
  何树青撒完这谎,就觉得自己也变得开始虚伪起来。
  姚娟关心地问他:
  “你用过早餐吗?要不,我帮你冲杯牛奶!”
  何树青这才意识到一路上都在忙着回电话,忘记了吃早点,现在见姚娟提起,才觉得饿得有点发慌,身体还有些虚脱,他这才相信**女爱真的不能过度,昨夜跟杨欣悦大半夜的缠绵,精力严重透支,现在还真饿得有些发慌,就说:
  “要是你有牛奶,那就麻烦你帮我弄一杯吧!刚才在路上接了好几个电话,一忙乎,还真忘了吃早”
  姚娟应一声,就姗姗离去了。
  何树青见姚娟如此关心他,联想起住院期间姚娟对他的关照,心里充满感激,望着姚娟离去的背影,视线不经意间就落在了她一步裙下那洁白的腿上,他今天才注意到姚娟的肌肤很白,几乎和杨欣悦的肌肤一样白,便情不自禁地欣赏起这个女人,他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的身材超好,虽然穿的只是职业装,但依旧遮不住她那婀娜多姿的体态,极富诱惑力,要不是昨天晚上他严重透支了精力,此时身体一定又会蠢蠢欲动。
  就在何树青犯浑的时候,胡玲来到了门口。
  胡玲见何树青傻乎乎地看着门外,回头看看门外,见没有什么,好奇地问他:
  “你看什么呢?”
  何树青突然被胡玲的话惊醒,连忙掩饰着内心的肮脏,说:
  “哦,早上孙总指挥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起草一个征地拆迁方案,我正在犯愁,你来得正好,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胡玲轻蔑地哼了一声,说:
  “这家伙不是想在吴书记面前逞能吗?这事你别管,就让他自己去想办法!”
  何树青面露难色:
  “可我是他的下属,他的话我不能不听啊!”
  胡玲用抱怨的语气说:
  “他吴书记如此袒护那些刁民,这些刁民的胃口会不大吗?既然孙宏强跳出来想讨好吴书记,那这块硬骨头就让他去啃,他昨天不是答应要在一周之内给那些刁民答复吗?我倒要看看他将如何答复那些刁民,反正我们企业是不会提高补偿标准的,要提高,那就让他去找政府出钱!”
  胡玲之所以这么说话,其实也有她的目的,她昨天已经和罗区长他们串通好,既然吴书记不希望政府用高压的姿态对付那些农民,那就让政府拿钱补偿给农民,但罗区长知道吴书记他们的想法一定是希望让企业多出钱,罗区长就不想自己提出这个方案来,他才想利用孙宏强的弱点,相信孙宏强他为了表现自己,一定会为达目的而主动要求政府提高对农户的补偿标准,这就是罗区长一班人的如意算盘。
  现在胡玲故意当着何树青的面点到为止,也是希望何树青能点拨一下孙宏强。
  可何树青不知道他们的这些阴谋,见胡玲这么说话,更加犯愁,说:
  “要是他追究我的责任怎么办?他已经给我下了命令,要我三天之内做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来!”
  胡玲笑道:
  “你就不会设法敷衍他?他可是常务副区长,要安抚好这些农户还会找不到办法?这事你别管了,你就去告诉他,这两天你的任务是帮助企业联系融资贷款的事,这可是罗区长交办你的任务哦!”
  胡玲说完,就出去了。
  何树青目送胡玲离开,心里觉得特别压抑,他知道胡玲让他这样做,无疑又会得罪孙宏强,开始暗自抱怨起来,妈的,这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个都不齐心协力地干工作,都在绞尽脑汁勾心斗角!还要逼着老子一起参与排队,真**的窝憋!请支持77读书
  这时,姚娟已经为他端来一杯牛奶,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然后将已经整理好的文件拿给他:
  “何总,这些都是你牵头负责期间的文件,胡总让你逐个批阅一下,然后交给我去存档!”
  何树青接过来翻看了一下,见好多事情他都不知道,要是由他批阅,那不是要让他承担责任?就问姚娟:
  “这是胡总的意思?”
  姚娟点头说:
  “因为孙总指挥马上要到项目上亲自负责,所以你的权力要及早透支,不然,我们怎么能帮到像周总他们那样的关系户呢?”
  何树青这下才明白,胡玲帮助周裴雅也是有条件的,他何树青必须代表政府替她胡玲承担这些责任,尽管这些事都是他胡玲做的,但责任必须由政府委派的他这个傀儡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