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45惺惺相惜终成爱4…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应副局长听到何树青这话,很感兴趣,说:wWW.22ff.com
  “这是个很新鲜的话题,你说说你的想法!”
  何树青犹豫了一会,有些惭愧地说:
  “其实我也还没有成熟的思路,只是觉得如果从农民的手中拿出他们的土地,就等于端掉了他们的饭碗,这个饭碗被砸掉,要是不给他们另一个饭碗,那他们该如何生存呢?这个问题不解决好,恐怕很难保证社会能稳定,但我们也必须正视一个情况,如果中国的农业依旧还停留在作坊式的分散承包经营模式下,就很难依靠科技进步的力量来提高劳动生产率,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模式确实有利于促进科技兴农和提高劳动效率,但这样的变革中难免会矛盾重重,要想构建一个既有利于科技兴农,又能照顾到现有农户利益的规模化新型农业模式,不能盲目地让产业资本掠夺似的强行掠走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而应该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现代农业发展的新思路来,虽然我没有成熟的思路,但我觉得可以考虑将股份制改造机制也引入到构建农业发展新模式中来,固然这里边还有很多法理方面的技术难题,但我想只要从上到下认真研究,应该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我们的政府能把涉及到八亿农民利益的农业问题以新的模式发展起来,让中国的农民不再是老牛似的干活,却让人当着愚昧的底层人看待,而是慢慢转型成一个个大型农业企业里的小股东,一个为自己的企业而劳动的现代农业企业的主人,那我们的社会该会是多么幸福美好!”&&
  http:
  应副局长听到何树青的这番话,虽然觉得他的想法过于理想化,但他觉得何树青的思路还是很开阔,他也觉得,十多年前,国企改革那么艰难,三角债差点压垮中国的金融体系,差点搞垮中国的经济,政府不是依靠股份制改造挽救了四大国有银行吗?既然股份制改造能适用于国企,那为什么就不能适用于集体农业发展模式的改造?他觉得何树青的这个思路虽然大胆,但也觉得可以一试,鲁迅先生不是说过吗?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于是兴奋地说:
  “你这个想法值得探讨,要是你有时间,最好是更详实地将你的思路描绘出来,完稿后交给吴书记,也许你这想法会得到区工委的重视!”
  何树青又和应副区长闲聊了一会,才想起关心洪刚,问应副局长:
  “我听说洪副局长遇到了麻烦?”
  应副局长这才叮嘱他:
  “既然你提到洪副局长,我可要提醒你,糜烂的生活是一个人走向堕落的开始,对于洪副局长的情况,我还不是太清楚,也不想多作评价,但希望你能从听到的传闻中吸取教训,不要自毁前程!”
  就在这时,何树青接到了洪刚的电话,他连忙和应副局长道别,拿着电话从应副局长家里出来,才接了洪刚的电话。
  “何……总指挥,你……行啊!还是你们……有能耐!把火点起来就躲得远远的,留下我这个倒霉蛋……在**石明浩的手下挨整穿小鞋!哇…….”
  何树青一听,就知道洪刚十有八九是喝酒喝醉了,而且听得出他刚才吐了。
  何树青等稀里哗啦的声音停下,才对着电话喊:
  “洪局,你在哪?”
  洪刚没有说话,电话里倒是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请问你是这位的先生的朋友吗?”
  何树青连忙问她:
  “你是谁?你们现在在哪?”
  这女人告诉他:
  “我是龙宫歌厅的服务员,这位先生醉得不轻!”
  何树青追问:
  “你告诉我具体位置,我马上赶来!”
  这位服务员便告诉了何树青的具体位置。
  何树青赶到这个歌厅的时候,服务员带着他去了洪刚所在的房间,洪刚已经烂醉如泥地睡在沙发上,阴暗的房间里充斥着浓烈难闻的酒气。
  何树青想送他回家,却又不知道他家住在哪?就想叫醒他:
  “洪局,你醒醒,该回家了!”
  何树青推了他几下,洪刚似乎没有睡沉,人没醒来,嘴里却大骂起来:
  “妈的,这……是什么世道啊!老…子每……年的收入,几乎一大半…都孝敬了那些贪官王八蛋,老子过得容易吗?”
  洪刚骂完,又睡着了,何树青不知道刚才他是在说梦话还是在说醉话,便又推了他几下:
  “洪局,你住在哪?我送你回家?”
  洪刚翻了个身,又骂开了:
  “王…静华,你…这个王八蛋,你真不是个…东西…你收老子的东西还少吗?既然你甘愿当他石明浩的…走狗,设计陷害…老子,害得老子有…家回不去,老子也就……豁出去了,你以为王慧…敏装疯老子不知道?老子明…天就去检举…揭发她!”
  何树青听到这话,大吃一惊,他没想到王慧敏是在装疯卖傻,曾经对这女人有过一丝同情心顿时化为乌有,在心里暗暗地骂她,真她妈的的是只狡猾的母狐狸!
  何树青又推了他几下,洪刚已经打起了呼噜,他犯难了,犹豫着该如何安置他?
  何树青觉得应该将他送回家去,既然他们夫妻间的感情有了裂痕,就更不应该让他在外留宿,便想到了柳芳,也许柳芳知道他的住处,就给柳芳打了电话。
  柳芳见是洪刚醉了,真不想管他,但何树青叫她,她还是赶来了,进门就抱怨说:
  “这家伙现在和应方伟搅合在一起,害得我们现在在单位里吃顿饭都不能报销!最好把他醉死!醉死了丢在大街上去喂狗!”
  何树青没有理会柳芳的话,他现在只想快点将洪刚送回到家里,便将洪刚背到了柳芳的车上,将洪刚送了回去。
  洪刚住的小区在江边,到了这个小区门口,柳芳向保安问到了他家的门牌号,何树青就背着他乘电梯上了二十三楼。
  柳芳敲开他家的门,他家里只有他十岁的公子一个人在家玩游戏,何树青问他:
  “你妈妈呢?”
  他儿子告诉何树青:
  “我妈出去散步去了!”
  何树青这才将洪刚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对他儿子说:
  “等你妈回来,你就说你爸在单位陪客喝酒喝多了!”
  他儿子玩游戏玩得很痴迷,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何树青说的话,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便全神贯注地玩他的游戏。
  何树青只好和柳芳离开了他家。
  他们从洪刚的家里出来,上了柳芳的车,柳芳又抱怨起来:
  “臭死了!这满车都是酒味!我们把车开到江边去吹吹风!”
  柳芳说着,不容何树青同意,就直接将车开到了江边,找个僻静的地方停下,她又打起了何树青的主意。
  何树青虽然想离开,但想到柳芳是他叫出来的,总不能帮完忙就甩开她不管,只好耐着性子陪着她。
  但他也怕孤男寡女在这幽静的夜幕下把持不住,等柳芳刚把车停好,何树青就下了车,他看见不远处有辆警车停在路边,就想靠近那里,他觉得在警车附近,柳芳应该不敢放肆。
  他刚靠近那辆警车,就发现这是开发区公安局的车牌,心里在想,这下好了,在江北还能遇上开发区的警车,说不定还是认识的人,这样以来,柳芳就更不敢放肆了。
  何树青走近那警车,见车内没人,就四处望望,柳芳此时也已经走近,见何树青东张西望,就问:
  “你在看什么?”
  何树青说:
  “这是开发区公安局的车!”
  柳芳这才看那车牌,有些惊讶地说:
  “这不是王慧敏侄子的车吗?”
  何树青这才想起,上次王静华将他抓进公安局,他在那里确实看到过这车。
  何树青好奇地说:
  “他的车怎么会停在这里?”
  柳芳笑道:
  “你不知道王静华是个泡妞高手?说不定此时他就躲在这附近哪个角落里泡妞呢!”
  何树青见柳芳又把话题扯到了**女爱上,连忙向前走去,他想拉开和柳芳的距离,他快步走了几十米,突然听到不远处阴郁处传来暧昧的声音:
  “哦……轻点,你的东西太大!”
  何树青见是有人偷情,不想打扰人家,正欲离开,突然听到那男人淫笑着说:
  “你的意思是洪刚那东西没我的好用?”
  何树青听到洪刚的名字,很是好奇,难道这是洪刚的老婆?
  边竖起耳朵偷听他们的谈话:
  “坏蛋,你老实告诉我,你将他捉奸,还让老娘去取人,是不是就是为了占有老娘?”
  何树青见女人这么说,已经猜到这个男人就是王静华。
  这时,柳芳已经靠近何树青,见何树青正全神贯注地在偷听人家谈话,也就将注意力倾注到这谈话声中。
  “呵呵,谁让你长得这么性感?打老子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想进入你的身体,狠狠地搞你!”这声音充斥着下流的语气。
  紧接着女人就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叫声:
  “哦…,轻点!你又弄疼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