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43惺惺相惜终成爱4…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吴书记见高大河站在那战战兢兢,语气才缓和一些,说:
  “难道我批评你有错吗?这治安环境搞不好,谈何优化投资环境?你是开发区的公安局长,有人调动你的警力你都不知道,这个责任难道不应该由你承担?你先坐下,要是不服,我会给你申辩的机会,但不是现在!”22ff。com
  吴书记将高大河一顿痛批之后,又开始批评何树青:
  “还有你何树青,我先还没把话说完,既然领导已经授权让你在项目上全权协调处理具体事务,你怎么不深入到群众中去听取民众的心声,和项目投资人共同研拟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搞得民众是怨声载道,你知错吗?”
  何树青心里在抱怨胡玲和罗区长不采纳他的建议,面对吴书记的指责,他却不敢道出实情,只好象罪犯那样低头不语。
  吴书记又接着训斥孙宏强:
  “还有你这个挂名的总指挥,你别想把责任推脱得干干净净,就算你的工作再忙,难道你就放心将如此重大的项目交付到一个年轻人的手中?还有,老百姓有意见想找政府替他们做主,你们却动用警力想强行压制!这还是人民的政府吗?你们还允许老百姓说话吗?你们这些共产党员到底是代表人民的利益还是代表少数企业老板的利益?”
  孙宏强见吴书记将这个责任也追究到他的身上,开始叫冤:
  “吴书记你这就冤枉我了,警察包围上访民众的时候,我在外办事,人都还没回到区政府,这事怎么能怪罪到我的头上?”
  吴书记见孙宏强这么说,猜到这事可能与他无关,但他不想就此打住,故意借题发挥:
  “这就奇怪了!刚才高大河这个公安局局长说不知道这事,罗区长这个政府一把手也否认是他调来的警力,现在你孙宏强也说不知道此事,那这警力到底是谁调来的?既然这样,那今天擅自调动警力的人就严重违反了纪律!高大河,我责成你在你们内部彻查此事,查清责任人之后,要严肃处理!”
  高大河见有机会可以戳戳王唯一的锐气,立马站起立正行了个军力,应道:
  “是,高大河接受任务!”
  罗区长见事已至此,暗自叫苦,他没想到这个区工委书记认真起来还真是滴水不漏,一步步将他逼到了虎背上,让他已经骑虎难下,明明是他授意王唯一要严惩那些人,但现在这个对手已经上纲上线地把问题上升到党性原则层面,只好硬着头皮让王唯一替他背黑锅,也没敢替王唯一说情。
  吴书记这时看看手表,才说:
  “本来这些工作都不是我这个当书记的应该来操心的事,要不是今天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是不会越俎代庖替区长批评你们的,要是批评得不对,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随时去我的办公室找我理论,只是我马上还有个会议,今天没有时间接待你们!”
  吴书记说完,顿了顿,然后目光直视罗区长,很严肃地说:
  “罗区长,临走之前,我想提醒你,这上访的群众算是暂时散去了,但安抚大家的工作可还等着大家用心去做,我不希望这类群体上访事件再次发生,更不希望看到事态扩大升级!你这个区长要是再让党和人民失望,我可要站出来替民众主持公道了!我先告辞了!”
  吴书记说完,就起身走了。
  吴书记的人虽然已经离开了会议室,但他刚才说话的音律却如雷贯耳,长时间地回响在罗区长的耳边,这声音既是提醒,也是警告,从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理解为对手之间的最后通牒,这个一向刚愎自用专横跋扈的罗东国被吴书记彻底怔住了,愣在那里沉思,思考着该如何把控大局,他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吞云吐雾,他不离开,大家也不敢离开,高大河只好请示他:
  “区长还有指示吗?要是没新的指示,那我就告辞了!”
  罗区长觉得这个高大河在这,说话很不方便,就对他说:
  “今天的事,你……”
  但他欲言又止,他本想替王唯一开脱罪责,但又怕高大河出卖他,就又改口说:
  “你就按照书记的意见去办吧!但无论查到是谁违纪,要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去关心同志,不要一棍子将其打死,毕竟大家都是党和政府花心血培养多年的干部!”
  高大河明白罗区长这话是在袒护王唯一,心里很反感,嘴里却说:
  “我会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罗区长这才说:
  “那你先去吧!”
  高大河离开之后,罗区长就阴沉了脸,那表情就如乌云压顶,他冲着孙宏强阴阳怪气地说:
  “你孙副区长不简单啊!看样子你特别在意书记对你的看法!”
  孙宏强见罗区长说话阴冷,还称呼他为孙副区长,以前他都是友好地称呼他宏强老弟,就知道罗区长对他刚才的表现很不满意,意识到刚才不该当着吴书记的面急于和他划清界线,连忙解释:
  “区长,刚才我没有多想,见吴书记怪罪于我,觉得冤枉,就想把事情说清楚,没想到会顾此失彼,是我糊涂!”
  罗区长阴冷地哼一声,几乎是鼻孔里哼出的声音:
  “是吗?那你把责任全推给小何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他也很冤?连小何这个年轻人都知道孰轻孰重,敢站出来替领导承担责任,没想到你会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连大局都不顾了!我真是看错你了!”
  何树青看到罗区长对孙宏强的态度,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庆幸刚才没有乱说话,不然,还不知道罗区长会怎么对他!
  孙宏强已经吓得面如死灰,他确实有些心虚,刚才他之所以想证明他的清白,既是不想承担责任,也是想在吴书记面前和罗区长划清界限,因为他已经预感到罗区长这棵大树即将枯萎凋零,俗话说,树倒猢狲散,他得提前替自己打算,但他没想到会被老奸巨猾的罗东国轻易识破。
  罗区长见孙宏强没有辩解,就说:
  “既然你这么急于在书记面前表现,那我就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这起群访事件就由你去负责善后,这可是他吴书记最关心的工作,从今天起,你手头的其他工作,就不要管了,我会安排其他同志接手,你这个常务副区长就一心一意去替书记办差,解决好拆迁征地遇到的难题!”
  孙宏强知道罗区长为人心胸狭窄,但没想到他还如此阴险歹毒,他很清楚,罗区长突然这样安排,不仅削去了他孙宏强手上所有的实权,而且还让他孙宏强有苦难言,拆迁征地本来就是块硬骨头,罗东国让他去吭,不仅没给他政策支持,还拿走了他手上原有的权力,这不是故意在为难他给他小鞋穿吗?
  何树青在一旁也看得很明白,他不得不承认罗区长是只狡猾的狐狸,他每出一招,几乎都是无懈可击,就算大家都知道罗区长在为难他孙宏强又能怎样?要是他孙宏强和罗区长公开理论,罗区长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他,这是为了不让他孙宏强分心,才没让他多分管别的工作;要是他孙宏强说他区长是在打击报复,他罗区长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大家,将吴书记最关注的工作分配给他,怎么能说是打击报复呢?
  孙宏强这回彻底看清了罗东国的阴险嘴脸,但他只能认栽,不敢奋起反抗,因为他的**上有屎,而且不少屎都被罗东国一班人拿捏着,经不起曝光和折腾,只能在心里后悔当初不该与罗东国同流合污,搞得现在是进退两难,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受尽屈辱还不敢大声反抗,还得哀求罗区长:
  “区长,今天的事,我真是无心的,还希望您大人大量,您安排的工作我会尽力去做,只是离开您的支持,我心里真的没底,真怕完成不了任务!”
  罗区长知道孙宏强是想要回他手上权力,脸上路出一丝阴冷的笑,说:
  “如果这是一项轻易就能够完成的工作任务,能凸显出你的能力吗?你别再啰嗦,这事就这么定了,这任务你不仅要完成,而且还要干得漂亮,你既要安抚好所有的村民,又要确保在两个月之内完成征地任务,还要让投资人对征地成本满意,我知道这工作确实有些难为你,但我不难为你,吴书记怎么会认同你呢?”
  孙宏强见罗区长这么说,差点晕倒,这不是在逼公鸡下蛋吗?用乞求的眼光可怜巴巴地望着罗区长,希望罗区长能收回成命。
  罗区长其实也有些担心将孙宏强逼到狗急跳墙的地步,便起身走到孙宏强的身边,用手拍拍他的肩,一语双关地说:
  “你放心,我不会轻易丢弃你不管的!毕竟你我共事多年,还是我最亲近的人!”
  罗区长这么说话,可以让孙宏强有两种解读,他既可以理解为罗区长不会不关心他,也可以理解为如果他孙宏强真的背叛他,他罗区长也不会轻易放过他,这话既是安抚,也是警告。
  罗区长说完,又指着何树青和胡玲说:
  “你们两个以后就协助孙总指挥工作!要全力协助孙总指挥的工作,好让他圆满完成工作任务!”
  孙宏强听到罗区长这么对下属发话,更加惶恐,他字字句句都将他孙宏强凸显在责任人的位置上,他很清楚罗国东的伎俩,要是这征地任务圆满完成,他可以把成绩归到何树青和胡玲身上,但要是出了问题问责,他孙宏强是躲都躲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