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43惺惺相惜终成爱4…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胡玲虽然心虚,但表现得却很淡定,说:www!22ff*com
  “没想到杨行长对我们家如此了解,欢迎在适当的时候去我家做客!”
  杨欣悦见罗小敏已经出去,就没了顾忌,笑道:
  “好啊,我早就听说胡总的母亲是绝色佳人,正想一睹芳容呢!要是我去,不知道小敏行长是否方便一同前往?”
  胡玲见杨欣悦这么说话,更加确定她已经知道她们母女和罗区长的关系,就说:
  “谢谢杨行长的夸奖,有机会我一定满足杨行长的这一心愿!到时我不仅会邀请小敏行长,还会让何副总一同前往!”
  她故意把何副总三个字的发言说得很重。
  杨欣悦淡定地一笑,说:
  “好啊,到时我将我的表弟妹一同带上,我们一起去台湾旅游!”
  胡玲见杨欣悦这么说话,心里倒泛起了疑惑,难道他们真的就只是表姐弟?如果他们关系暧昧,她杨欣悦怎么会如此从容地要将苏茜雯也带去?她开始怀疑她老公的判断,那为什么郝建忠会说他们去过酒店幽会?难道他们去酒店只是会见客人?
  杨欣悦见胡玲的神情透着一丝迷茫和困惑,就猜到了胡玲并没有抓到他们的铁证,便轻松许多,故意微笑着告诉何树青:
  “树青,可能你还不清楚,胡总其实是罗区长的养女,只是这其中有些隐情,罗区长不方便公开,所以知道的人极少,既然现在你和胡总在一起共事,我想你应该知道这层关系,以免你稀里糊涂地得罪了罗区长都还不知道!”
  杨欣悦这话让何树青有些惊讶,他虽然能感觉出罗区长和胡玲他们关系的密切,但没想到胡玲会是他的养女,有些愕然地说:
  “那我还真不知道这层关系,幸亏我没有冒犯胡总,不然,要是得罪了胡总,那岂不是得罪了罗区长?”
  胡玲见杨欣悦还知道她母亲和罗区长的关系,心里很是惊讶,她没想到杨欣悦竟然会揭她的伤疤,因为她和她的母亲都有着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而且她的母亲还有命案在身。
  说起她的母亲,还得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女人,她的母亲胡英姿祖籍台湾,是一个普通农家女,十三岁刚过就发育成了一个胜似天仙的女孩,十六岁就与一个有妇之夫厮混生下了她,胡玲五岁那年,这个男人因生意在台湾破产,为了躲债,便带着胡英姿母女逃到了厦门,但没过多久,这个男人就花光了身上的盘缠,为了生计,这个男人竟然将她们母女卖给了人贩,后来这个人贩将她们又贩卖到一个偏僻的山村,她们在这个山村里受尽**,艰难地度过了半年,后来她母亲伺机带着胡玲逃了出来,因为无法回到台湾,又怕被人追回去,她的母亲带着她拦到一辆大客车,远远地逃离了福建,随卡车司机来到了江城,过起了东躲西藏的日子,从那时起,她的母亲为了赚钱生存,就凭着自己的姿色,开始以出卖肉体和色相谋生,什么路边夜店、酒吧歌厅、洗脚按摩房,她都干过。
  在一次扫黄严打行动中,胡玲的母亲被派出所带去,就这样,她被当时城南派出所的所长看上,这个所长就是当今的罗区长李罗东国。
  罗东国见过无数美女,但还从未见过像胡英姿那样的绝色花魂,当晚就以亲自盘问案犯为由,将胡英姿给办了,胡英姿当时只希望早早从派出所出去,又没钱交罚款,加上她已经不知廉耻,在罗东国欺负她的时候,就百般讨好温存于他,极大地满足了罗东国的兽.欲和好感,就这样,罗东国迷恋上了这个女人,从此就将她据为己有,不仅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她们解决了黑户口的问题,还为她们解决了安身处所和工作的问题,胡英姿不用再出卖肉体了,胡玲也终于可以上学读书了,那时胡玲已经七岁。
  就这样,当时的罗东国就瞒着罗小敏的母亲过起了家外有家的生活,胡英姿母女出于对罗东国的感激,很听罗东国的话,不仅没有对外张扬他们的关系,还偷偷为他生下一子。
  这样一直持续了三年,有一天罗东国在单位值班,胡英姿去派出所看他,罗东国一时兴起,就在值班室里和胡英姿干起了苟且之事,正好罗小敏的母亲也去找丈夫有事,带着罗小敏来到了派出所,当时罗小敏已经四岁,见马上就要见到她亲爱的父亲,便跳跳蹦蹦地直闯父亲的值班室,没想到闯进去看到的是那不堪入目的一幕,这一幕几乎摧毁了她幼小的心灵。
  当时的罗东国还是很顾忌仕途前程,在安抚好妻子女儿的同时,设法帮胡玲他们回到了台湾,从此以后,虽然他们还在来往,但毕竟远隔几千里,见面的机会甚少,大多是书信电话联系,偶尔罗东国也会以办案为由飞渡海峡,去探视他们母子,只是罗东国为了补偿他对儿子的爱,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敛财,将得到的财富大多汇给了胡英姿,这样一直持续了几年。
  但五年后的一天,胡玲的母亲又带着子女来到江城投奔罗东国,她们这回是逃难来的,因为胡英姿犯了命案。她那个落魄的男人在台湾见到她发达了,而且还有了儿子,就开始穷追不舍地纠缠敲诈于她,她受不了这个男人无休止地纠缠和敲诈,就想带着子女返回江城,为了躲开这个男人的视线,胡英姿先是乘船去了香港,想从香港逃到内地,但她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是盯上了她,他们刚下船,就被那个男人截住,胡英姿只好软硬兼施地哄骗于他,说是到了深圳找到儿子的父亲就给他钱,便将这个男人哄到了深圳,晚上,她用这个男人的护照开了间房,花言巧语地用酒将他灌醉之后,就将他给活活勒死了,然后连夜带着她的子女赶上了开往江城的火车。
  当时的罗东国已经是江东区公安分局的局长,他凭着手中的权力,将胡玲的母亲隐姓埋名安置在了江城,又过起了家外有家的生活,直到罗小敏的母亲发现这个女人还在江城,而且他们的儿子都已经上了小学,才和罗东国提出离婚。
  罗东国和妻子离婚的时候,出于对孩子的自责,他把财产和房子全部留给了罗小敏,但对罗小敏的母亲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许声张他和胡英姿的关系,他已经是个老公安,他知道窝藏一个杀人犯的后果,要不是胡英姿已经是他儿子的母亲,他真的不想再搭理这个女人,因为他怕一旦东窗事发,会波及牵连到他。
  因此,虽然他已经离婚,但他并不敢和这个女人结婚,甚至连和他们的关系都不敢曝光,这些年,虽然这些人都和他关系密切,但都是见不得光的关系,除了罗小敏和她母亲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真实的关系,就连石明浩都不知道他们的这层关系,杨欣悦之所以知道,是罗小敏的母亲担心女儿会闹出心理疾病,才告诉杨欣悦这些,希望杨欣悦了解真相后,好想办法开导于她。
  现在胡玲见杨欣悦亮出了她手中的牌,也很纳闷,她在猜想是谁告诉了杨欣悦这些?杨欣悦到底知道多少有关她母亲的丑事?胡玲很清楚,要是杨欣悦将这丑事爆出去,说不定对她的母亲和罗区长都是致命的一击。
  她这才真正领悟到“山外有山”的含义,不得不佩服杨欣悦的深沉,她觉得自己真的低估了这个女人,便开始向她示弱:
  “既然杨行长与罗区长两家关系不错,我希望这层关系杨行长能守口如瓶,我不想有人为此对罗区长的社会关系大做文章!”
  杨欣悦见胡玲主动休战,笑道:
  “好说,大家都是朋友,是朋友就要替朋友的处境着想!捕风捉影的话可是也会害死人的!我也希望大家都生活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谁愿意在那暴风骤雨中行走?”
  胡玲见杨欣悦已经把话说白,就辩解说:
  “其实你们都误会了我的好意,我是听郝建忠说,他在办案中调阅一个酒店的录像,看到了你们,我才提醒你们注意一些,并没有什么恶意!”
  杨欣悦见胡玲这么说,就更加放心,笑道:
  “谢谢你的好意,我没想到你们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你不知道树青他在推销健身卡吗?我经常会带我表弟去酒店茶座见客户的,因为他要赚钱寄回家,我得帮他!”
  胡玲这才用责怪的语气对何树青说:
  “这就是你何副总的不对了,我只知道你在唯美打工,并不知道你在推销健身卡,要是你早点告诉我,说不定我也可以帮你销售一些,回头我帮你也联络几个客户!”
  胡玲说完,就又将话题转到了贷款上:
  “不知道杨行长这边什么时候可以将批文下发到支行?”
  杨欣悦说:
  “这就看你们的申贷材料是否完整了,如果你们觉得申报材料没问题,本周我就可以提请审贷委员会办公,回头我让小敏替你们看看材料,要是还不齐全,那就请抓紧完备!”
  胡玲见杨欣悦已经表态,就说:
  “那要是杨行长没别的事,等小敏行长回来,我们就先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