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41惺惺相惜终成爱4…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如果您觉得这个小说好看,推荐给朋友们吧,这里是,好书多多,无弹窗,力求全文字,争取全txt
  )
  这话倒是让苏茜雯犯难了,虽然她爱财,但也爱何树青,要是为钱关乎到何树青的身家性命,她还是有些犹豫,自言自语地说:www!22ff%com
  “应该没有这么严重吧!”
  何树青这才告诉她:
  “我听说这些人的背景都很复杂,而且手段歹毒,这次项目工地上打死人,我就更加确信他们不是善类,与这些人为伍,我真担心是与狼共舞,闹不好就会被狼咬死!”
  这回苏茜雯彻底哑言了,有些不甘心地说:
  “这样的好事就这么算了?”
  何树青叹息说:
  “问题是现在这个烫手山芋还不敢不接!今天那个胡总对我的态度分明就是恩威并用,要是我接下,就等于上了他们的贼船,但要是不接,我相信他们马上就会出招对付我,我真怕他们会下毒手!”--
  苏茜雯愕然地望着何树青,忧心地说:
  “要不,我打电话找舅舅征求下他的意见,毕竟他的社会阅历比你我多。”
  何树青连忙阻止她,说:
  “这事你别声张,他们最忌讳的就是有人将这事说出去!要不,就用你妈的名义先填张表给他们,但我们不去交钱办手续,先看看情势再说。”
  早上,何树青刚准备去上班,就接到了胡玲的电话,她问何树青在哪,说是要接他一起去开会,何树青以为胡玲的家住在开发区,就告诉她:
  “我现在还在市区,就不麻烦胡总你啦,我自己坐车过去吧!”
  胡玲问他:
  “昨晚你是不是住在苏茜雯住的那个小区?”
  何树青很是惊讶,他没想到胡玲连这个都知道,更加确信他们已经对他何树青进行过详细调查,他突然一惊,在心里自问,他们该不会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杨欣悦的关系吧?
  何树青告诉胡玲他的位置后,不一会,胡玲的车就来到了这个小区门口,何树青从时间上推算,猜到胡玲刚才就在附近,上车后就问她:
  “胡总你是住在这附近吗?”
  胡玲笑道:
  “你我也算有缘,我和你们就住在同一个小区里!只不过我们有了新房之后,就把这里的房子让给了公婆他们在住!”
  何树青试探着问她:
  “你怎么会知道苏茜雯住在这里?你认识她吗?”
  胡玲诡秘地一笑,说:
  “我胡玲想知道的东西,都不是难事,所以你以后别想欺骗我!”
  她说着,扫了何树青一眼,似乎是玩笑,也似乎是警告。
  虽然她的视线是一扫而过,但何树青却感觉到那穿透力极强,就象是红外线扫过他的大脑和心脏,他真怕这视线可以透视出他的内心,身上都惊出了冷汗。
  何树青虽然紧张,但努力表现得淡定,眼睛望着车窗外,说:
  “我有什么好骗你的?我干嘛要欺骗你?”
  胡玲又看他一眼,突然笑起来,说:
  “既然你没骗我,那为什么总怕正眼看我?只有心虚的人才不敢正眼瞧人,我说的对不对?”
  何树青坐在真皮座位上,却如坐针毡,很不自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面对这个女人,就会表现得拘谨惶恐,难道是这个女人强大的气场盖住了他的阳刚?还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的背景复杂而胆寒?他似乎感觉到这些因素都存在,出了这些因素外,他似乎真的还有些心虚,这心虚不是因为他说了谎话,而是他亲眼目睹过这女人的身体,他每次看到她,总会联想到视频上被脱去衣服的她,只要一联想到那一幕,他就觉得心慌气短,这才不敢正眼看她。
  何树青此时见胡玲这么说话,似乎感觉到刚才胡玲的视线已经透视出他虚弱的内心,外强中干地说:
  “笑话,我凭什么不敢正眼看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依旧侧头望着车窗外。
  胡玲虽然看着前方,但视线的余光却注视着何树青,他见何树青没有看她,笑道:
  “你不觉得你这话说得很没底气?”
  何树青故意振动身体,抖擞精神,说:
  “我底气十足,我又没干亏心事,我干嘛会没底气?”
  胡玲呵呵一笑,说:
  “那你回过头来,看着我!”
  何树青赌气似的回头看她,胡玲双手紧握方向盘,依旧目视前方,突然昂首挺胸,何树青便看到了她饱满的胸脯凸显在眼前,他甚至可以看到她的衣领卸开的地方,有隆起的雪球,这让何树青很快又联想到她那光着身体的模样,吞着口水慌忙避开了看她的视线。
  胡玲刚才故意这样挺起胸脯,其实就是想验证一下她自己的判断,打她见到何树青的第一面,就感觉到何树青看到她的那一刻神情很紧张,对于何树青这样的反应,她有过很多种猜想,难道他听到过有关她的不良传闻?还是亲眼目睹过她干过的坏事?还是男人对异性的身体产生原始欲望的反应?…….
  胡玲见何树青刚才看到她的身体时,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神情也很慌张,就相信了何树青只是出于身体本能的反应,心里有些得意,开始对何树青放松了警戒,过去她一直很怕何树青看到过她的什么劣迹,或是听说过对她不利的传闻,因为在她过去的人生中,她确实干过不少坏事,自然就很心虚。
  自以为解开疑惑的胡玲心里轻松许多,笑道:
  “看样子你和其他男人也没什么两样,看到性感女人就会萌生邪念!”
  何树青虽然承认这一点,但嘴里却辩解说:
  “你胡说,我才没那么下流!”
  胡玲狡黠地一笑,说:
  “是吗?我看不见得!”
  何树青不屑地说:
  “信不信随你便!清者自清!”
  胡玲突然问他:
  “杨欣悦真是你的表姐吗?”
  这话就象胡玲突然扔出一个炸弹,差点将何树青炸晕,他懵了一下,禁不住回头愕然地看着胡玲,胡玲也回头在观察他的反应,何树青尽量显得淡定,装出理直气壮的神态说:
  “她当然是我表姐!”
  胡玲已经将头调转回去,看着前方开车,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回荡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就象嘲讽的讥笑声笼罩着何树青,让何树青心虚之极,他不知道胡玲到底知道些什么?内心越来越没底气,神情也不安起来。
  “你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何树青还在苍白无力地辩解,只是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我在笑你和杨欣悦都太幼稚!你们以为你们之间的关系经得起推敲和调查吗?”
  何树青更加慌张,开始沉不住气,问她:
  “你到底想说什么?”
  胡玲笑得更是肆无忌惮,说:
  “我想告诉你,你以后必须听我的,不然,我可真要过细推敲一下你们之间的关系!”
  胡玲说这话的语气虽然类似玩笑,但不乏警告和威胁的味道。
  何树青差点奔溃,他没想到这个胡玲会如此阴险,居然已经拿捏到他和杨欣悦的把柄,他真怕这个女人会给杨欣悦带来灾难,出于对杨欣悦的保护欲,何树青突然胆大起来,有些冲动地警告着胡玲:
  “我不管你怎么想,怎么看待我和我表姐的关系,但要是你胆敢造谣生事,我饶不了你!”
  胡玲没想到何树青强硬起来,态度会如此强悍,有些被他怔住,但她马上就恢复了原有的强势,说:
  “你以为你斗得过我?”
  何树青情急之下,已经顾不了许多,他想用气势压倒这个气焰嚣张的女人,斩钉截铁地说:
  “大不了你我同归于尽!死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逃不掉的,只是早和迟的问题,我并不怕早死!”
  胡玲见何树青以死威胁她,虽然很气,但也有些怕死,再说,她也没想和何树青闹到那个份上,只想要挟何树青乖乖听她的话。此时见何树青已经被她激怒,她不想拉断最后一根弦,马上调整语气,说:
  “你也太较真,我只是开个玩笑,就把你急成这样!你放心,我没那兴趣去制造传播绯闻,除非也是被人逼急!”
  何树青从她这话里,能够感觉出她释放出的善意,也听出了她这是一种警告,他更加意识到将来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共事,要是和她起冲突,难免会波及到杨欣悦,他开始后悔来到这个项目上。
  胡玲见何树青没有说话,又安抚他,她不希望何树青带着不好的心情去会场,就主动示弱:
  “别较真了,你我是朋友,我不会害你的!”
  何树青相信她刚才只是做出的一种要挟姿态,想必只要不把她逼到死角,她是不会乱咬的,也就没再和她争执,但何树青没有再说话,因为他怕言多必失,一直到下车,他都没再说话。
  何树青下车后,看到区直各单位的车都停在停车场,就知道今天的办公会议很隆重,他和胡玲进去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座无虚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