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40惺惺相惜终成爱4…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这本书相当的十分的好看,这是一本精彩的书,精彩连载就在,如果您有什么观点,留个评论吧
  **
  胡玲见何树青点到了实质性的问题——政府为他们企业付出那么多,那他们企业该对社会承担什么样的义务和责任呢?心里不由一惊,虽然何树青是委婉地提出了这个问题,但还是引起了胡玲的警惕,她很怕在区长办公会议上,何树青会站出来发问。wWW.22ff.com
  胡玲很清楚,象这样的会议上,不乏有对他们不满的人存在,只是大多人碍于情面和各种压力,都不敢言语,但如果有人站出来带头说出反对意见,一定会引爆一场争论,到时会议主持人就难以拍板,如果出现这个局面,罗区长这个会议主持人就会很被动,她得想办法控制住何树青这张嘴,但一时半会还没有思路,便搪塞说:
  “你的这个建议很好,我会加大这方面的汇报内容!”一一
  胡玲从何树青的办公室出来后,琢磨了很久,要不是何树青那天在愤怒的人群面前救过她,她一定又会采取极端的手法威胁他,但现在对于这个男人,胡玲显得有些感性和束手无策,她突然发现她并不想与这个男人为敌,她更希望让何树青尽快融入到他们的圈子内,成为他们的人。
  何树青上班工作两天,觉得在这工作很轻松,几乎感觉不到工作压力,因为大事小事都是胡玲在替他操心,他以为胡玲完全是在关心他的身体状况,还对她心存感激。他觉得这样也好,正好可以满足杨欣悦的心愿,杨欣悦可是希望他在调离这之前,不要在这个项目上陷得太深,免得难以脱身。
  明天就要召开区长办公会议,专题研究解决高新农业园区的优惠政策问题,也可以说,这个会议就是罗区长想把私下和张华胜他们达成的默契走个议事程序,好对外有个冠冕堂皇的说法——这些优惠政策和措施都是区政府集体讨论的意见,这样就经得起民意声浪的冲击和反对人士的攻击!
  在上会之前,胡玲必须先解决好何树青这个难题。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胡玲来到何树青的办公室,递给他一张表,问何树青:
  “你还记得上次张总答应过你们,给你们预留股份的事吗?”
  何树青点点头,疑惑地接过那张表,看了一下,见是一张股份申请表,就问:
  “你给我这个干嘛?”
  胡玲这个时候送来这表,无疑是想收买何树青,好让何树青在明天的会议上,能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发言,但她还不知道何树青愿不愿意加入到他们的圈子,就试探说:
  “我们这个公司的股本结构已经敲定,台商占总股本的百分之五十一,我和张董各占百分之二十,还有百分之九就预留给了象你们这些有功之士,请你尽快落实可靠的人选将这表填好,我们好采集信息内部存档,不过请你们放心,这些都是公司的高度机密,就连能拿到这表的人我都不是完全知道,其他人就更不知道了,所以你不要有顾虑,但找的这个能代表你利益的名义人必须是可靠的亲属!”
  何树青对这参股的事,本来就还心存戒备,还没拿定主意,见胡玲还要他履行书面手续,更是顾虑重重,就说出他的担心:
  “这会不会是涉嫌违法?”
  胡玲见何树青问到这个敏感的问题,就知道他是个谨小慎微的人,一本正经地问他:
  “你是信不过我和张董?”
  何树青还真信不过他们,但他却不能表露出来,笑道:
  “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信不过你们呢?”
  胡玲这才说:
  “那不就得了!你放心,要是我们连这点事都处理不好,谁还敢跟我们合作?只是我要提醒你,切记祸从口出这句话,只要大家都守口如瓶,就不会招来麻烦!”
  何树青不知道胡玲这话算是警告?还是善意地提醒?但他能感觉出胡玲说这话时,态度很严肃,更不想与狼共舞,这才说:
  “胡总你可能不知道我的家庭情况,我现在可是穷得叮当响,哪有二十万啊?”
  胡玲却说:
  “我们怎么可能不了解你的情况?我知道你妈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为了帮她筹集医药费,还在唯美打工赚钱,我说得没错吧?”
  何树青见胡玲如此清楚地掌握着他的家庭情况,很是惊讶,可见这些人有多神通,要是哪一天与他们为敌,那一定会殃及家人,禁不住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靠近了一条贼船,提醒自己千万别把脚迈上去,就说:
  “既然胡总你知道我的情况,那就更应该理解我的难处,我真的很感激你和张董的好意,这股份我真的没能力认购。”
  胡玲突然拿她的玉手拍拍何树青放在桌子上的手,笑道:
  “钱的问题,我帮你解决,就算是我借给你的,等以后分红了你再还我!”
  何树青又见天上掉下了馅饼,这要?还是不要?他真怕这一口吞下去,吃到的是投毒的馅饼,便婉拒她:
  “这怎么好意思?俗话说,无功不受禄,我对你胡总又没功德,怎么能接受你的恩惠呢?”
  胡玲见他推三阻四,猜到他是信不过她,有顾虑,就干脆把话说白:
  “你别以为我胡玲是在拉你下水!实话告诉你,要不是那天你替我下车去挨揍,我才懒得劝你参股,说实话我不喜欢你这种瞻前顾后,婆婆妈妈的性格!你给句痛快话,要不要接受我的善意?”
  其实区区二十万对胡玲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她想借给何树青二十万,确实正如她刚才说的,主要还是看重了何树青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就凭那天危机关头,他何树青敢为她胡玲下车冒险,她胡玲就觉得帮帮这样的男人不会吃亏,更何况要是何树青不认购这股份,他就不可能在利益上和他们拴在一起,在胡玲这些人的处事宝典里,她很认同这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在她看来,只有利益拴在一起的人,才可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若不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人,她胡玲有的是办法将其排开,只是那样做,就会和何树青成为对手,此时的胡玲,还真的不希望和何树青成为对手。
  何树青见胡玲的语气有些生硬,而且似乎有最后通牒的味道,知道她有些生气,他也不想与她成为敌人,也想接受她释放出的善意,但他知道一旦吞下这馅饼,就意味着上了贼船,但如果再拒绝,相信胡玲和张华胜他们马上就会将他列入到对手名单,只好先敷衍说:
  “那我就先谢谢你胡总,我回去好好斟酌该让谁来认购这股份!”
  胡玲见何树青已经领情答应入伙,就说:
  “既然我们都已经是自己人,我也就打开窗户说亮话,在明天的区长办公会议上,你一定要和我们的意见保持高度一致,明天张总发言之后,如果你有不同的意见,你可以选择沉默,但绝对不能在会上提出和张总相反的意见来,还有,以后我们私下没有沟通过的观点,你也别拿到公开场所去说,希望你切记!”
  何树青从胡玲的语气里已经听出了命令的味道,他的心里虽然很排斥这种跋扈和强势,但却不敢反抗,就因为胡玲背后的势力强大到难以让他何树青估量,只好屈从她的意思:
  “如果你胡总怕我说错话,那我就尽量不发言,这样总行了吧!”
  胡玲见何树青说话带着一丝不满的情绪,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过于生硬,于是委婉许多,解释说: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现在的地位和身份特殊,怕你说出的话被人家利用!”
  晚上,何树青带着那张表回到苏茜雯的住处,坐在沙发上沉思,他想打电话问问杨欣悦,可他刚摸出电话,苏茜雯就已经回家,只好将手机放到了茶几上。
  苏茜雯见何树青心思重重,来到他的身边挨着他坐下,用臂膀搂着他的肩膀亲他一口,关心地问他:
  “老公,在想什么呢?”
  何树青拿出那张表,说:
  “上次跟你说过参股的事,今天他们在催着我填表,你说这事该怎么整?”
  杨欣悦以为何树青是在为钱发愁,毫不犹豫地说:
  “要啊!钱的事你不用操心,我可以让我妈拿钱,我相信我妈一定愿意出这钱!只是利益她会要去一大半!”
  何树青摇摇头,说:
  “不是钱的问题,我是担心这样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苏茜雯见何树青畏手畏脚,就说:
  “你就这点不好!做事总是怕这怕哪!这样怎么能成大事呢?要是你怕,这事你就别管了,让我去办!”
  何树青摇摇头,说:
  “你也算国家公职人员,国家公职人员是不能在企业投资参股的!”
  苏茜雯不屑地说:
  “我的傻老公,就你傻!你去查访一下,现在哪个当官的没在企业巧立名目地投资参股?好多人不仅参有股份,还是企业给的干股!再说,我又不是用你我的名义,而是用我父母的名义!”
  这一点何树青早就听人说过,他现在担心的不仅是涉嫌违法,还担心他一旦将填好的表交到胡玲手上,他们会不会以此来要挟他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来,就对苏茜雯说:
  “你没听说过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吗?我相信这些精明的商人给我好处,一定是另有图谋,要是他们以此作为胁迫手段让我为他们去铤而走险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