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40惺惺相惜终成爱40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曹总见时机成熟,就把话说得更直白:
  “树青啊,其实现在你我,还有你表姐,我们三个人若能结成同盟,将我们三个人的优势整合到一起,你不觉得可以成就一番伟业吗?不谦虚地说,我有丰富的经商阅历和经验,只是没有寻觅到志同道合的人共谋发展,好不容易遇到了你和杨行长,我真希望能和你们携手一起大展宏图,打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产业!你们现在手中都握有很宝贵的资源,但你们却不方便出手,那正好我可以出面操盘,只要你们在暗中支持我就行了,不知道我这个提议你和杨行长有无兴趣?”www*22ff*com
  何树青知道曹总说的这种想法就是官商勾结的思路,眼下这种现象也确实屡见不鲜,尤其是在象江城这些内陆城市,这种官商勾结的现象就更普遍,更肆无忌惮,在许多家族里,人员分工布局,似乎都有缜密地部署和安排,既有人在官场为官,也有人参透到黑势力之中,但这黑白两道都有共同的使命,都是用来为他们家族的经商团队保驾护航,获取经济利益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何树青其实很痛恨官商勾结,因为他觉得这是导致市场和社会不公的罪魁祸首,此时见曹总说起这个想法,虽然没有明着反对,但他的内心里却很排斥,不想如此去做,就说:
  “我可没这雄心壮志,如果将来有可能,我可以为你曹总提供一些商机和信息,但我没别的目的,只是想报答你曹总对我过去的支持。”
  曹总见何树青如此说话,以为何树青是在转弯抹角地响应她的提议,因为她知道官场中不少人都很虚伪,在涉及到踩红线谋私利的时候,总是喜欢模棱两可或口是心非地答话,或许这是为官人的一种生存法则,也或许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作祟,说难听一点,就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曹总的心里就有了底,也不想追问何树青,只是说:
  “那我静候你的佳音!”
  但何树青并不知道这个曹总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只是在说等候他提供的商机信息,也就没太在意,说:
  “那就这样,我今天来,是想告诉曹总,可能我以后来这兼职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为了不影响到曹总的整体工作,请曹总另外找人顶替我的空缺,但只要我能抽出时间,我会提前和曹总预约的!”
  曹总笑道:
  “这个好说,你现在已经是重任在身,这里的事,你就放心好了,我会打理好的,绝对不会分散你的精力,连累到你的工作!”
  曹总想尽量把她和何树青的利益关系说得暧昧一些,这样,她希望何树青能将她和她的企业视为他们的共同体。
  何树青要离开的时候,曹总结算了何树青这段时间的报酬和提层,一共是十万二千多,这个数目让何树青有些意外和惊讶,细问详情,才知道杨欣悦托人帮他签来了一个大单,为他增加了五万多的提层,加上柳芳帮他发展的那些客户,光提层就有九万八,加上他的工资,就是十万零二千。
  何树青揣着支票从唯美出来的时候,既兴奋又惶恐,他真怕这钱是不义之财,但仔细斟酌之后,觉得这钱是干净合法的劳动报酬,才心安理得地回到苏茜雯住的地方。
  晚上苏茜雯回来,何树青就将这支票交给了她。
  苏茜雯见何树青一下子就赚了这么多钱,欣喜若狂,几乎是跳起来把何树青扑倒在客厅的沙发上,拼命亲他,都在何树青的脸上和身上亲出了痕迹,不停地夸他:
  “老公,你真行!你这一笔就超过了我辛辛苦苦工作三年才攒下的积蓄!要是我妈知道这事,又会对你刮目相看了!来,快把衣服,让老婆好好犒劳你!”
  苏茜雯说着,手脚嘴都忙个不停,何树青还没反应过来,苏茜雯就在亲他的同时,扒下了他们的衣服,就在客厅的沙发上,骑到了何树青的身上,而且套进了何树青的坚挺…….
  何树青的心思,也依旧还在那十万二千元的支票上,他都觉得这是在做梦一般,但看到眼前苏茜雯那摇摆欲醉的身体,还有上下剧烈跳动的雪白**,他才相信这不是在做梦,但他的精力依旧难以凝聚到苏茜雯的身体上,他突然悟出了一个道理,一个有关劳动报酬的道理,现在劳动报酬并不是与你的劳动付出成正比,而是与你的人脉关系和权力成正比,同是推销健身卡,为什么对吴向飞来说就那么艰难?而对他何树青来说,却一下子就推销这么多?难道是吴向飞付出的劳动不够吗?
  显然不是!他们之间的差距就在于地位和人脉关系的差距,要是何树青依旧只是在办公室打杂的一条牛,要是他没有被罩上那些神话般的虚拟光环,他的人气会突然如此高涨吗?会有那么多人愿意助他一臂之力吗?
  苏茜雯见何树青象死猪一样躺在那不动,还想着心思,趴下去亲吻他,撒娇说:
  “老公,有这样的喜事,你还在想什么呢?快和我一起动起来,老婆要好好犒劳你!”
  她说着,拿手去摸何树青的胸脯,然后又用嘴去亲他的咪咪,何树青那里最敏感,被她一亲,便躁动起来,于是将苏茜雯掀翻在沙发上,压到她的身上疯狂起来…….
  云收雨散,何树青才对苏茜雯说:
  “我能赚到这些钱,离不开柳芳的帮助,明天你精心为她挑一件礼物,去好好谢谢她,也算是表达一下我们对她的感激之情!”
  何树青之所以让苏茜雯出面去谢柳芳,他主要是怕柳芳又提非分的要求,苏茜雯现在还沉浸在无比的喜悦和欢乐中,并没多想什么,调皮地应他:
  “遵命,老婆明天就去完成老公交办的任务!”
  …….
  何树青总算上班了,他没想到他在医院躺了十多天,再来到这项目上,这两排板房内,已经热闹起来,区政府已经从区直各部门抽调了人力驻扎到了这个项目上,而且抽调来的人一般都是副科级干部,可见区政府对这个项目有多重视!
  何树青住院的这段时间里,这里的各项工作不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而且推进得很快,似乎那起死人案也已经风平浪静,而且也没丝毫影响到这个项目的筹建,后来何树青才知道,被打死的农民家属得到了三十多万的抚恤补偿金,这死者的家属,似乎也只在意这笔补偿款,并不太在意为死者讨回公道,因此,那三个案犯依旧在逃,公安局依旧在侦破案件中,至于这个案子能不能最终缉拿到凶手,似乎已经不重要,反正这场风波已经平息了。
  这钱虽然是张华胜他们出的,却是以施工单位的名义出的,这就意味着这起事件,完全与张华胜他们无关,都是施工单位的问题。
  施工单位当然要受到责罚,张华胜他们已经解除了和这个施工单位的承包施工合同,算是问责和惩罚,但这只是做戏而已,这个施工单位的老板只是换了个建筑资质和名称,他们这班人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公司的人,依旧还在这个项目上施工,但张华胜他们对外宣传的却是,他们已经解除了和那个责任施工单位的一切合约。
  这是多么高明的举动,施工单位的名称一换,原来的施工单位就不存在了,当然原合约就自然解除了!真是瞒天过海的好办法!
  胡玲见何树青已经上班,就来到他的办公室,关心起他的身体状况:
  “你恢复得怎么样?如果还没康复,就多休息一段时间,我现在把精力都放在这项目上,可以帮你抵挡一阵,你不用担心什么!”
  其实罗区长和张华胜他们将何树青这个没经验的新手弄到这来总揽全局,其实就是想利用他何树青的稚嫩和无知,做做摆设,好搪塞区工委的吴书记一班人,并没指望他能起多大作用,如果说他们还指望他何树青发挥作用,他们就是希望能借助何树青的关系靠近杨欣悦的权力,这就是他们对何树青唯一可以利用的价值,因此在这真正替他们运作项目的人是胡玲,也难怪胡玲当初去接何树青的时候,对他是不屑一顾。
  但经过上次那场危机,何树青没让胡玲下车去面对愤怒的人群,而且还替她挨打遭罪,这让胡玲多少有些良心发现,她刚才对何树青说的话,既有对他的关心,也是不希望他在这过问太多的事情,因为她知道,罗区长和张华胜并未完全信任他。
  但何树青并不了解这些真相,他只是觉得既然来这工作,就要对得起政府发给他的薪水,用拳头捶打着他那结实的身体,笑道:
  “你放心,我的身体没那么脆弱!结实着呢!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替你们企业去协调的,请尽管吩咐!”
  其实胡玲在这项目上,她有着双重角色,她既要对张华胜的企业负责,也对罗区长负责,因为罗区长和胡玲的利益捆绑得很紧,他们之间的关系,才真正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也可以说,胡玲就是罗区长的利益代表人,罗区长之所以如此信任她,是因为胡玲的母亲是罗区长多年的地下情妇,罗小敏心中的阴影,也与胡玲的母亲有关,因为她很小的时候,就碰巧亲眼目睹了父亲和这个女人光着身子抱在一起,从那时起,她父亲的高大形象就在她幼小的心灵中荡然无存了,留给她的只是痛苦的记忆。
  胡玲见何树青这么说,就告诉他:
  “再过两天,区政府要为这个项目召开一次专题办公会议,听取我们企业对这个项目建设的意见和要求,如果你身体受得了,就帮我汇总一下汇报材料,看除了我们已经想到的一些问题,还有没有漏掉的问题和好的建议!”
  胡玲说完,就叫来了姚娟,让她把那些资料抱来给何树青研究。
  何树青将这些资料仔细研究了一遍,觉得胡玲他们即将对政府提出的要求很苛刻,如果政府按照他们提出的要求去逐条落实,那这个项目简直就不是张华胜他们投资,而是政府在出钱投资,土地要政府无偿划拨,对农户的补偿,他们也想每亩只承担五千元的补偿,而且也要求政府去替他们落实,三通一平也要政府掏钱建设,就连这个项目所需要的巨额贷款,也要政府财政去担保,也就是说,这个号称投资二十亿的项目,张华胜他们真正准备拿出的钱,就是一千五百万的地面补偿款,而且要求项目建成投产后,三年内对这个企业减免大部分税种,那这个企业建成后,到底算是国企还是他张华胜的企业?
  何树青相信政府没这么傻,就找到胡玲,问她:
  “你不觉得这些条件太苛刻了吗?我想在办公会上很难通过,我建议你们还是修改一下,免得做些无用功!”
  胡玲已经对何树青有些了解,知道他还是个懵懂的年轻人,也觉得他这番话是出自善意,既不想和他争辩,也不想解释,就说:
  “我们企业将我们的想法提出来,政府方面采纳多少,那是他们的事,但我们还是要多争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何树青似乎明白了他们这是在和政府讨价还价,也就不再说什么,便对胡玲谈了他对这个项目的一点看法:
  “我觉得你们应该在汇报的时候,围绕高新农业多谈谈你们的具体想法和思路,也好让大家对这个项目更加了解,我想如果这个项目真正打造成一个现代化的高新农业项目,应该会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
  对于何树青提出的这一点,胡玲他们不是不知道,但他们更知道要是在那样正式的办公会上将他们的义务讲得太明白,就会记录在案,要是以后有人去兑现他们的承诺,那岂不是给自己添麻烦?
  打他们准备运作做这个项目的第一天起,他们就没打算将这项目建成真正的高科技农业项目,他们只是打着这个幌子,在勾结官场一班人利用可以利用的政策支持,大肆圈钱圈地,吞噬着国家有限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