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38惺惺相惜终成爱38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就在他们难舍难分的时候,何树青的电话在响,她猜到是苏茜雯催他回去,便更加疯狂地撞击杨欣悦的身体,杨欣悦也怕他突然抽身离开,紧紧地抱住他,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祈求他不要离开,同时,她也开始摆动抬高腰部迎合他的撞击…
  一阵急促地呻呤躁动之后,他们终于偃旗息鼓了,何树青稍作歇息,便跳下床去找电话接听。22ff。com
  他没想到这个电话是他母亲所在的医院打来的,以为是他母亲的医药治疗费又没了,才想起这段时间住院,忘记了给母亲寄钱。
  接通电话,何树青正欲向医生求情,结果听到电话里是他父亲的声音:
  “你是青儿吗?”
  何树青连忙问他:
  “爸,是不是妈的医药费又没了?”▌米▌花▌在▌线▌书▌库▌
  ook.
  他父亲用有些担忧的语气问他:
  “我正要问你这事,你从哪弄来这么多钱替你妈交了住院费?”
  何树青被他父亲给说懵了,追问:
  “您说什么?这些天我没寄钱到医院啊!”
  他父亲有些惊讶地说:
  “你没寄钱?那医院怎么说你妈的住院费有人帮助交了十这可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何树青也很惊讶,问他父亲:
  “这钱是什么时候入账的?”
  他父亲却说: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这些天一直没人催缴费用,我就去问医生,结果医生告诉我,说你妈的户头上不久才缴了十万,难道是医院搞错了?把人家的钱记到了你妈的户头上?”
  何树青相信医院不会出这样的差错,但又暂时搞不清到底是谁在暗中帮他,他猜到是杨欣悦,便对他父亲说:
  “那您去找收费的人咨询一下,看这钱是现金缴进来的,还是汇款?要是现金缴的,那就让收费的人帮助回想一下那人的特征,我再在我的同事朋友中问问,看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帮我们!”
  何树青的父亲虽然相信何树青的话,但他还是提醒着何树青:
  “青儿啊,虽然我们家穷,但穷得心安理得,你千万别在外干傻事,不然,我和你妈都会睡不着觉的!”
  何树青明白他父亲的意思,答应他:
  “爸,您就放心吧,违法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对了,妈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别担心了,妈的情况很好,医生说再过个十多天,就可以出院了!”
  何树青听到这个消息,很振奋,他终于拯救了母亲的生命,这不仅让他尽了孝心,还让他这个做儿子的很有成就感,就说:
  “那您也多保重身体,代我向妈问好,我挂了!”
  何树青挂断电话,问杨欣悦:
  “你是不是替我妈缴过住院费?”
  杨欣悦听到这话,惊讶之余,有些愧疚,她早就想何树青的母亲,却一忙乎,就把这事给忘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你看我,我都说过要你妈的,可到现在都没去看她,真是惭愧!那钱不是我缴的!看样子你的人缘还不错嘛,居然有人想帮你,连姓名都不愿意留,我可没这么伟大!”
  何树青看不出杨欣悦是在说谎,更是困惑,这钱到底是谁帮她缴的呢?难道是苏茜雯?不可能!苏茜雯把钱看得比命都还重,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就算是她突然想开了,愿意为何树青的家人分担忧愁,她也不可能默默无闻地做这事,那到底是谁有这样伟大呢?何树青几乎要想破脑子。
  他突然想起,王姝月的姐姐送过他十万块钱,难道这钱是她们姐妹送去的?
  何树青开始怀疑这钱就是她们送去的,立刻拨通了王姝月的电话,追问她这事。
  虽然这钱确实是王姝月姐妹送去的,但王姝月在电话里并没承认这事是她做的,因为她已经很了解何树青的脾气,要是何树青知道这钱是他们送的,她相信何树青一定又会还给她们,但王姝月真的很希望帮到何树青,她甚至不清楚她是出于同情何树青的处境,还是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反正她就是不忍心看到他何树青工作之余,还要去设法打工赚钱,再说,王姝月的父亲是做工程生意的,这些年他们靠着财政局长这个女婿也赚到了不少钱,这十万块钱对他们家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就算何树青不帮她,她早就有资助何树青的想法,只是不好向家里人开口而已。
  何树青见王姝月否认,就说:
  “那你帮我问问你姐,看是不是她做的?”
  王姝月笑道:
  “师傅啊,你以为我们会和你一样?做了好事还不留名吗?我相信这事不是我姐做的!”
  何树青见王姝月说得斩钉截铁,也就相信了她的话,只好困惑地挂了电话,自言自语:
  “那这钱会是谁的呢?”
  杨欣悦也很好奇,凭她这些年的经历,相信势利之徒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那些人每送出去一分钱,都希望得到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回报,怎么可能隐姓埋名地做好事?就问何树青:
  “你怎么不问问苏茜雯?说不定是她替你缴的钱!”
  何树青只好如实告诉他对苏茜雯的看法:
  “凭我对她的了解,她应该不会这么做,她最反感我将钱寄回家里去,就算是她替我做了,也不可能不告诉我!”
  杨欣悦觉得除了她和苏茜雯,一定还有很爱何树青的女人,于是酸溜溜地说:
  “那这么说,一定还有人在默默关注你,喜欢你咯!”
  这话让何树青想到了罗小敏,便问杨欣悦:
  “你说这会不会是小敏行长做的?”
  杨欣悦有些愕然,她突然想起了罗小敏曾经在她面前很兴奋地问起过何树青的情况,她能感觉出那是一个女人在关心一个心仪的男人,难道小敏她已经向何树青表白?
  杨欣悦看着何树青半晌没有说话,愣了很久才问:
  “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何树青怕杨欣悦误会,连忙解释:
  “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她为人善良,对我很关心,再说,她知道我是你的表弟,会不会想讨好你这个行长,你侧面问问她,别忽略了人家的人情!”
  杨欣悦这才联系了罗小敏,侧面问了些情况,从罗小敏的话中,杨欣悦相信不是她做的,她连何树青的老家都不知道在哪,怎么可能送钱去呢?
  这时,苏茜雯打电话来了,她催何树青快回去,何树青正好问她:
  “你有没有给我妈寄钱回去?”
  苏茜雯对何树青寄钱回家确实很敏感,因为她恨何树青把钱都寄回家去,却没钱买房娶她,见何树青此时又提寄钱,没好气地说:
  “你的钱不都寄回去了吗?你还指望我给她寄钱啊!”
  何树青一听到苏茜雯这语气,就不想再和她说话,也就不想和她解释什么,只说:
  “我知道啦,一会我就回去!”
  杨欣悦见何树青要回去,就说:
  “费总他们今年底就会在广州开设分公司,我和她已经说好了,再过两个月,你就去她的公司上班,这两个月里,你在那个项目上混混日子算了,别搞出麻烦到时反而难以脱身!”
  何树青这才抱着杨欣悦去洗澡……
  何树青赶回去的时候,苏茜雯已经让她的舅舅从他们地税局调来了一辆面包车,苏茜雯的舅舅是分管机关的副局长,派车是他的权力,说到派车,再啰嗦几句,这机关的车派出去谁会在意是公干还是私用?只要领导将司机的嘴封禁,私事也是公干,也难怪在机关里,很多领导的司机比一般干部都吃香玩味,因为领导要利用他们干一些私活,还得需要这些司机替他们保密,自然就要将这些人视为心腹重用,这样长此以往,机关里就出现了一般干部会巴结讨好司机的怪现象。
  何树青见那司机很卖力,正帮着和苏茜雯从楼上将那些东西搬下来往车里放,便上前谢他:
  “谢谢师傅!这事麻烦你真不好意思!”
  这司机说话倒很乖巧:
  “您太客气啦,能有幸为关局的家属服务,是我的荣幸,也是领导对我的信任,这是我应该做的!”
  他说着,继续小心翼翼地将搬来的东西放到车里。
  何树青和他们忙乎一阵,才将那些东西全部装到了车里,几乎将这面包车装得满满的,他们坐上去的时候,还得拿手抱着东西才有位置坐下。
  苏茜雯的母亲见到这满满一车礼物,喜不自禁,她没想到何树青还真出息了,觉得这下可以放心地将女儿嫁给他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她便主动提及了他们的婚事:
  “树青啊,你们也都不小啦,该是成家立业的时候了,既然雯雯铁了心要嫁给你,我们做父母的也就只好祝福她了,你和你的父母商量一下,择个日子把婚期定了吧,我知道你们家现在很困难,我也不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这礼节能免就免了,但婚礼得举办得隆重些,我就这么个女儿,我希望她嫁得风风光光的!”
  何树青没想到苏倩雯的母亲会主动提及这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倒是苏倩雯在一旁嬉皮笑脸地对她妈提要求:
  “妈,你打算怎么嫁我?难不成将我只身扫地出门?”
  她母亲瞪她一眼,抱怨说:
  “这就是我养的女儿,人家养女儿都跟着女儿享清福,可我们将你拉扯这么大,都没享到你的福,还要让妈替你搭上嫁妆,象我们这样做父母的,不值啊!”
  何树青听到这话,既内疚,也自卑,他知道苏茜雯的妈还是嫌他穷,但又不好说什么,还是苏茜雯在油嘴滑舌地哄她的妈开心:
  “你没听说过吗?女儿都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你们帮助我和树青成家立业之后,等我们发达了,我们会孝敬你们的!”
  苏茜雯的母亲听到这话似乎很欣慰,拿手指戳了一下苏茜雯的额头,笑骂: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儿!一点都不理解做父母的苦心!罢了,既然你已经选定了树青这个穷小子,我也就不反对了,我可没指望能享到你们的福,只希望你以后能过得幸福,妈就安心了!我和你爸已经商量过了,你们的婚房首付我们付了,这就算是嫁妆了!”
  何树青见苏茜雯的母亲当着他的面这么说话,比打他的嘴巴都难受,要不是他在意苏茜雯的感受,他真想拍**走人。
  苏茜雯见她母亲已经松口,却很兴奋,象小孩子顽皮地亲了她妈一口,说:
  “还是爸妈对我好,我就知道你们不会不管我们的!”
  她说完,催着何树青:
  “树青,爸妈都已经答应我们的婚事了,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说话啊!”
  何树青只好说:
  “那等我母亲出院后,我就和他们商量这事!”
  晚上回去,苏茜雯很兴奋,她和何树青的爱情终于得到了她父母的允许,而且还有婚房的指望,一进门就抱着何树青亲吻,就象兴奋的孩子缠着他嬉闹,可何树青似乎看不出兴奋的样子,这让苏茜雯有些失望,嘟着嘴问他:
  “怎么?你似乎有心思?”
  何树青确实有心思,他在思考这个婚姻对他和苏茜雯来说,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其实他已经感觉到他和苏茜雯之间,存在着诸多问题,且不说他们门不当户不对,两家人的价值观也存在着差异,就凭他们之间的那道裂痕,他都没信心在心里克服那道阴影,还有他的爱,已经让杨欣悦分去一大半,他真的没信心能保证在婚后让苏茜雯幸福,但他也看得出来,苏茜雯真是爱他的,也很希望和他结婚,可这样草草地决定结婚,会不会毁了苏茜雯一辈子的幸福呢?何树青真的不希望伤害到爱他的每一个女人。
  他见苏茜雯如此问他,却不好回答,支吾半天,才说:
  “我觉得结婚的事,不用太急,我想再奋斗两年,等我攒足了钱,我们再结婚!”
  苏茜雯以为他是在为钱发愁,就说:
  “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攒了十万,加上今天搬去卖的那些东西,估计可以变卖个两三万,这十几万用来办酒席,应该足够了!我妈已经说了,不要你家的彩礼钱,你还担心什么呢?”
  何树青见苏茜雯说得如此有诚意,真的不忍心伤她,只好说:
  “那等我妈出院之后再说吧!”
  苏茜雯相信何树青的家人是盼着他早日结婚的,见何树青这么说,心里就有底了,柔情地用双臂勾着何树青的脖子,说:
  “这事就这么定了,明天我们就开始去看房,我想买现房,这样我们就可以早点住到我们自己的房子里!”
  苏茜雯说完,用媚妩的眼神看着何树青,示意何树青吻她,何树青还在迟疑,她便主动地吻住了他的唇。
  何树青现在还真没心情和她温存,就推开她说:
  “你看我们身上满是汗液,黏糊糊的,快去洗澡!”
  苏茜雯这才拽着他一同去洗澡。
  今晚苏茜雯的兴致特别好,洗澡后,她要何树青抱着她上床,何树青虽然没什么兴致,但想到杨欣悦今天告诉他的话,尤其是想起苏茜雯对杨欣悦说过,她可以爱他爱到出卖自己的身体,何树青就感到愧疚和自责,他觉得不应该冷落这个爱他的女人,便顺从了苏茜雯的意思,将她浴后香喷喷的身子拦腰抱起,走进卧室放到了床上。
  苏茜雯见何树青没有过去的那种冲动,躺在床上撒着娇:
  “老公,你快上来啊,从今天起,我们着手实施造人计划,不用再担心怀孕了!”
  这话倒提醒了何树青,要是真的让苏茜雯怀上孩子,那就真没得选择了,就说:
  “我刚出院,近段时间用药太多,还真不能让你怀孕!”
  苏茜雯嘻嘻一笑,却说:
  “你放心,今天是安全期,不会怀孕,你就放心吧!”
  她说着,起身勾着何树青的脖子躺下去,娇嗔地说:
  “快进去啊!我都想死你啦!”
  何树青觉得苏茜雯和杨欣悦完全是两种性格的女人,杨欣悦内敛羞涩,苏茜雯却豪放大胆,似乎**对她来说,完全没有羞耻感,过去他没有看到杨欣悦羞涩的表情,还以为女人在床上都是这样,但现在有了比较,他就觉得女人还是羞涩一点更可爱,就对苏茜雯说:
  “你不觉得做这事应该羞涩一点好吗?”
  苏茜雯却说:
  “我和老公**,天经地义,有什么值得害羞的!你过去似乎没这么挑剔耶!现在怎么开始嫌弃我啦?是不是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何树青见苏茜雯这么说话,很是心虚,他为了掩饰内心的慌张,连忙趴到她的身上用力扎进去,刺得苏茜雯惊叫一声,才没注意到何树青异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