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37惺惺相惜终成爱3…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何树青当然能理解她的难处,别说她是江城银行的行长,还是副市长的夫人,就是他这个名不符实的闵部长的“亲信”,就已经让他无上“光荣”,让他最难适应的,是这荣耀的光环太扎眼,简直让他成了江南开发区官场中众人所瞩目的焦点,他似乎感觉到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被人盯住,可见杨欣悦更是处在众目睽睽之下!
  何树青点点头,说:
  “我能理解,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搞成焦点人物,在这样的环境下,要是你我稍有不慎,恐怕会被媒体盯上,要是那样,我可就把你害惨了!”22ff.com
  杨欣悦有些自责地问何树青: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
  何树青困惑地看着她,摇摇头,说:
  ∮∮
  http:
  “你何出此言?”
  杨欣悦叹息一声:
  “我明明需要你的爱,却不敢名正言顺地让你爱我,总是这样偷偷摸摸的,只想索取你的爱,却不敢为爱付出代价,难道这不是自私吗?”
  何树青连忙用唇堵住了她的嘴,不让她说下去,松开后才说:
  “我能理解你的处境,我不怪你!”
  杨欣悦却说:
  “可我越来越觉得这样对你和苏茜雯都不公平,本来你们是很般配的一对,就因为我和周友建造孽,才让你们的感情陷入到尴尬境地,我真的很自责!”
  杨欣悦说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何树青见杨欣悦自责成这样,心里有些不安,双手捧着她的脸,温柔地**,说:
  “如果说造孽,那造孽的人也不应该是你和苏茜雯,而是周友建和我,要不是周友建造孽在先,我也不会酒后对你造孽,我不对你造孽,也就不会让你承受压力,你不怪我,我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还能让你为我自责呢?如果这样会带给你无比的痛苦和压力,我尊重你的选择,虽然我很爱你,但为你着想,我可以压抑着这份爱不再见你。”
  杨欣悦虽然自责,但还从未考虑过要和何树青断绝来往,此时她见何树青这么说,那种忍痛割爱的痛突然又袭心口,她怎么舍得离开他呢?禁不住眼泪哗哗流下。
  何树青见她这样,连忙解释:
  “我是说如果你不想见我,那我就尊重你的选择,其实我也不希望你选择离开我,我只是怕你过得太压抑太痛苦!”
  杨欣悦突然欠起身抱住何树青的头,重重地吻住了他的唇,喃喃地说:
  “可我已经离不开你,你知道吗?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躺在床上想你,有时甚至有想逃出去和你私奔的冲动,你说我还离得开你吗?”
  杨欣悦说完,又重重地吻他,似乎是怕一松手就再得不到这吻似的。
  何树青能感觉到杨欣悦对他炽烈的爱和纠结的痛,紧紧将她拥在怀中,用手轻抚她的发梢,用唇吻干她的泪痕。
  杨欣悦安静地躺在何树青怀里想着心思,她是过来人,知道一个人付出真爱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心里再也容纳不下别的人,她既不想离开何树青,又怕和何树青继续交往耽误了何树青的婚姻大事,就问何树青:
  “你和苏茜雯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何树青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困惑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杨欣悦说:
  “要是你还爱她,那就和她结婚吧!或许你成家之后,我的心里会安心一些,那样我就不会担心你在我身上耗尽青春,耽误了你的婚姻大事!”
  何树青知道杨欣悦是在为他的幸福着想,虽然他还没有拿定主意要和苏茜雯结婚,但他为了不让杨欣悦替他担忧,还是点点头,说:
  “我会考虑你这个建议的!”
  杨欣悦这才告诉何树青:
  “其实我不敢去医院看你,还有个原因,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对不起苏茜雯了,我很想减少见你的次数,但就是克制不住!你知道吗?苏茜雯其实怀疑过你我的关系,还去找过我。”
  何树青听到这话,心里一惊,他没想到苏茜雯还去找过杨欣悦,连忙追问:
  “她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杨欣悦沉思片刻,才心事重重地说:
  “她告诉我说,她很爱你,说她为了你,她什么都可以做,包括出卖她的身体,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爱你,我不忍心伤害她,就骗她说,我之所以认你为表弟,都是在替她和周友建着想,只是为了安抚你,好让你不将他们的丑事说出去,她真的很单纯,居然相信了我的谎言,所以,我总觉得对不起她!”
  何树青很快联想到苏茜雯曾经有过的暴虐倾向,或许那时候就是她怀疑何树青背叛她的时候,后来这种暴虐倾向没有了,或许是她真的相信了杨欣悦的话。
  “周友建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杨欣悦的脸上显出一丝不屑,说:
  “你不必在意这个男人,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为难你我,因为他在外面的女人太多了,这是我最近才知道的,幸亏我们早就分床睡了,要不然,说不定他还会把病带回家来!”
  “难道你就不担心他会吃醋?”
  杨欣悦有些气愤地说:
  “象他那种男人都已经变态,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会相信,他曾经要带我去和一个当官的夫妇去玩什么**游戏,当时我就给他狠狠一巴掌,你说象他这种男人会在意他的老婆出轨吗?”
  何树青听到这话确实惊讶,他没想到周友建这班人都堕落成了这样,难怪杨欣悦敢在家里和他何树青**。
  “他从没问过你我的关系吗?”
  杨欣悦告诉他:
  “前不久他回家阴阳怪气地问过我,问我什么时候有了个表弟?”
  何树青的心一下子掉到了喉咙,追问:
  “那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杨欣悦见何树青很紧张,笑道:
  “看把你吓得,我当然不会承认我们是这样的关系,我只是对他说,这都是拜他所赐,都是在替他善后!你知道他听到这话后是什么表情吗?”
  何树青问她:
  “他是什么表情?”
  杨欣悦笑道:
  “他开心地笑了,说了句我都觉得好笑的话”
  杨欣悦说完,学着周友建的腔调说话:
  “我是说呢,那小子后来怎么没找我麻烦呢!还是夫人你有办法!”
  杨欣悦模仿完周友建的话,说:
  “我不知道他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但我看不出他有醋意的样子,说不定他为了遮丑,还真希望我拿肉体帮他摆平你呢!”
  这话突然让何树青想起周友建那天躲在苏茜雯身后说过的话,“别……别冲动,咱们有……事好…商量……,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答应你!”难道他是在暗示可以让何树青去上他的老婆?想到这里,何树青更加觉得杨欣悦嫁给这个男人很不值。
  何树青突然想起了柳芳的老公也将柳芳送过领导享用,他越来越搞不懂那些男人,他们难道把仕途名利都看得比自己的爱人还重吗?不解地对杨欣悦说:
  “姐,我告诉你个秘密,我们单位有个**事也对我说过,他的老公为了升官,居然让她去陪领导睡觉,你说他们之间还有爱吗?”
  杨欣悦听到这话,眼睛睁得很大,惊讶地问何树青:
  “你是不是和这个女人关系不一般?”
  何树青连忙解释: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我爱的是你,怎么会和她有关系?”
  “那她怎么会告诉你这些无聊的事情?”
  何树青这才将柳芳的情况如实告诉杨欣悦。
  杨欣悦听说过柳芳这个人,还知道她的一些风流韵事,但她却不知道柳芳的丈夫竟然也是和周友建一样的货色,就说:
  “女人要是嫁给这样的男人,那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何树青突然坏笑着说:
  “幸亏周友建不珍惜你,要不然,我也没机会这样抱着你睡觉!”
  杨欣悦见何树青又顽皮起来,揪着他的耳朵说:
  “我可警告你,象我这样的孤独怨妇眼下可不少,你可不要见有机会就往里钻,当心吃不完兜着走!”
  何树青从杨欣悦说话的语气里听出了醋意,调皮地趴到她的身上,坏笑道:
  “你放心,我哪都不去,就只往你这里钻!”
  他说着,一用力,那东西又钻进了杨欣悦的身体里。
  杨欣悦见何树青如此理解她的话,羞涩地说:
  “坏蛋,你曲解我的意思啦!”
  何树青故意问她:
  “难道你不喜欢我往这里钻?”
  杨欣悦轻轻在他的**上拍了一巴掌,红着脸笑骂:
  “你真是越来越坏了!哦……”
  杨欣悦还未说完,何树青就加大力度挺进到最深处,刺激得杨欣悦禁不住兴奋地叫出声来。
  何树青就喜欢趴在她的身上干着这事和她调.情,他一边温柔地和她缠绵,一边对她耳语:
  “亲爱的,趴在你身上的感觉真好!软软的,滑滑的,暖暖的!”
  此时,他们都处于清醒状态,杨欣悦虽然羞涩,但觉得幸福,柔情地望着何树青,脸上透着羞涩的红晕,说:
  “我也喜欢被你抱着的感觉,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何树青亲吻她的耳垂,贴紧她的身体和她摩擦,小声问她:
  “这样舒服吗?”
  杨欣悦羞涩地点点头,更加用力抱紧他的身体。
  何树青知道这是杨欣悦在暗示他用力,便加快速度,于是,房间内便充斥着极度暧昧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