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37惺惺相惜终成爱3…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这些天,姚娟一直陪伴在何树青身边,她对何树青的细心照料,让何树青很感激,何树青本想请她吃顿饭,表达对她的谢意,但考虑到下午还要和杨欣悦约会,他就没了这个心情,便让苏茜雯送了她一些礼物,才让姚娟离开。
  何树青跟苏茜雯走进他们那个小窝,见这屋子里堆满了从医院搬回来的东西,惊讶不已,他没想到在医院里呆了十多天,会收到如此多的礼物,这让他想起去年在医院里照顾老王时的情景,老王是他们单位雇请的勤杂工,去年因为工伤事故摔伤了腿,因为老王的妻子儿女都不在江城,单位曾经安排何树青去照顾了他几天,当时老王住在外科普通病房内,这间普通病房的隔壁就是高干病房,那些天,他才真正感受到人和人之间存在着等级的差别,那高干病房内住的是一个单位的局长,据说只是一个小手术才住院,每天来探视病情的人是络绎不绝,可老王这间普通病房内住着三个病人,却难得见到一个去探视他们病情的亲友和同事,当时何树青还曾经联想到过他自己,要是他住进了医院,估计会比老王他们更没人关心,毕竟老王还有几个直系亲属去关心他,可他何树青的直系亲属都不在江城,当时何树青还为此事感到无比凄凉和伤感。www!22ff%com
  没想到这回还真应验了他当时的联想,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关心他的人似乎不亚于那个局长,这让何树青禁不住又在联想,要是这场灾祸发生在两个多月前,要是他的身份也和老王他们一样,还会有这么多人来关心他吗?
  苏茜雯见何树青望着那些东西发愣,以为他是被这些堆积如山的礼品惊呆了,兴奋地说:
  “你没想到吧,挨了一顿揍,收获这么多!如果每次都能收获这么多东西,我还真希望你多挨揍几次!嘻嘻!”
  何树青看到苏茜雯的兴奋样,越来越觉得苏茜雯和她的母亲很象,简直就是个财迷,瞪她一眼,说:
  “你希望收获这些东西,你去挨揍好了,我可不希望为得到这些东西去挨揍!”
  苏茜雯却说:
  “问题是我挨揍,也换不来这些东西啊!老公,这回你相信我的话了吧,有权有势就是好啊!你想想,要不是你现在是个副科,又调到那个项目上去任要职,谁会把你当回事?”
  何树青并不这么认为,他以为他的人缘突然红火起来,是因为大家都看重他和闵部长熟识,都是想巴结他好靠近闵部长,不以为然地说:
  “你别高估什么副科,我才不信大家是冲着这个送礼来的!”
  苏茜雯却说:
  “你真是个迂腐先生,难不成你还以为大家是冲着你的人品来的?你拉倒吧!人品好,不如权力大,要不是我在意你的感受,我早就想也去弄个官当当!”
  苏茜雯说完这话,就觉得自己说漏了嘴,这话还真是她真心的流露,她当初委身于周友健,想帮何树青换工作是目的之一,她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周友健能帮她升职,只可惜何树青太小气,容不下她用那种方式去争取地位和名利,有时候她都在抱怨她自己,为什么她会那么在意何树青的感受?要不是她在意何树青的感受,只要有领导想潜她,她都答应,或许她早就比台里的那些妖冶女人风光多了。
  何树青当然也能听出苏茜雯这话的玄外音,冷眼看苏茜雯一眼,带着讥讽的口吻说:
  “你会在意我的感受?要是在意我的感受,还会……”
  何树青没有说下去,但苏茜雯已经从他的语气里感受到了阵阵寒意,有些后悔提起这事,连忙上前抱着他撒娇:
  “我是在意你的感受嘛!为了你,我都没再理那畜生了!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再和他联系过!”
  何树青这才注意到苏茜雯至今都没问过他有关杨欣悦的问题,或许苏茜雯说的是真话,要是她和周友健还在来往,周友键就一定会在她面前提及他和杨欣悦的所谓表姐弟关系,苏茜雯至今都不知道这层关系,只能说明一点,她和周友健或许真的断了联络。
  何树青想到自己瞒着苏茜雯和杨欣悦还在来往,心里平衡许多,也不想再计较苏茜雯曾经的不贞,便转移话题问苏茜雯:
  “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些东西?”
  苏茜雯得意地说:
  “我想将这些东西都搬到我妈的超市去变卖,要是我妈看到这些东西,说不定又会后悔当初对你的态度!”
  苏茜雯说着,依偎到何树青怀里,将脸贴到何树青的脸庞上,向他示爱,柔情似水地说:
  “别说这些了,这么久你都没爱过我了,我现在想要你!”
  她说着,就吻住了何树青的唇。
  何树青也很久没有**了,虽然此时心里还想着杨欣悦,但在苏茜雯的热吻和主动攻击下,他的东西早已挺立,当苏茜雯急不可耐地解下他的皮带,将他的裤子扯下之后,用手揉捏他那剑柄的时候,何树青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扯下苏茜雯的衣服,将苏茜雯拦腰抱起,跑进卧室将她扔在床上,便扑了上去……
  也许是何树青饿急了,也许是时间已经慢慢淡化了他的记忆,也许是他想到下午就要去和杨欣悦温柔缠绵,这次他虽然没有被酒精麻醉,但他却没有再记起那丑陋的一幕,他只知道他和床上的女人都很疯狂,甚至都很模糊这女人到底是谁,他无暇顾及这是苏茜雯还是杨欣悦,只顾着在床上肆无忌惮地和她翻云覆雨,直到两人都浑身是汗,奄奄一息地瘫软在床上,他才恢复理智。
  恢复理智的他,马上又记起了那一幕,他这才意识到刚才是兽.欲控制了他,要不是兽.欲淹没他的理智,他一定不会投入地和苏茜雯相爱,他终于明白,就算他想原谅苏茜雯,不想计较她曾经的不贞,但他的潜意识里似乎都很难解开已经形成的死结,这个结或许一辈子都难以解开,这让何树青对他和苏茜雯的未来感情更加迷茫。
  何树青没有象过去那样有心情去温存苏茜雯,而是默不作声地起床去了卫生间。
  吃过午饭,何树青正想去见杨欣悦,苏茜雯却腻腻地喊他:
  “老公,今天下午我们将那些东西搬到我妈的超市去变卖吧!我想多少都能变出些钱来!”
  何树青连忙说:
  “我下午还有事要处理,要不,你一个人搬去吧!”
  苏茜雯却说:
  “你今天才出院,干嘛那么拼命?要是东西少,我就一个人搬去了,这么多东西,你不帮我,我怎么搬去啊?”
  何树青只好说:
  “那就改天搬去吧!今天下午我真的没时间!”
  苏茜雯嘟着嘴,露出不满的表情,问他:
  “今天我是特意请假在家陪你,你却只顾着工作,那你几点可以忙完工作?我在家等你,等你忙完工作,我们再去!”
  何树青见苏茜雯已经拿定主意要今天把东西搬到她妈的超市去,只好赶紧去和杨欣悦约会,便到这个小区门口拦到的士,向机场方向赶去,在车上,他给杨欣悦发了短信,没想到杨欣悦比他还急,她已经到了那个酒店,还开好了房间。
  何树青赶到那个酒店的房间里,杨欣悦已经等在那里,何树青进去刚将门关上,他们就不约而同地上前拥吻在了一起。
  一阵疯狂的热吻迅速摧毁了两个人的理智,他们同时开始撕扯对方的衣服,直到彼此都片甲不留地抱在一起,他们才滚到了床上……
  都说小别胜新婚,一点不假,杨欣悦把这些日子对何树青的思念和牵挂,都倾注到了对何树青的拥吻里,那浓浓爱意让她更加投入到和何树青的疯狂**中,她急促的呼吸,诱人的呻呤,专注的迎合,引得何树青欲望高涨,就像一只猛虎下山,对她一阵狂吻之后,便刺进了她的身体
  杨欣悦随着一声畅快地叫声,身体开始疯狂的扭动,面部也露出如歌如泣般的表情,何树青知道她完全醉了,便更加卖力,很快,他们都象迷失的花瓣,被暖风吹起,飘浮到高高的云端,在炽热的气流中来回翻滚,直到彼此的体内都象被电击一般剧烈地颤动过后,他们才又从云里雾里飘了回来,杨欣悦此时脸色潮红,满脸是汗,何树青也感觉到自己已是汗流浃背,但他们都舍不得放开对方,依旧紧紧地抱在一起,深情地看着对方。
  何树青看着杨欣悦久违的这张脸,潮湿而红润,好不爱她,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
  “亲爱的,这些日子我想死你啦!”
  杨欣悦羞涩地一笑,醉眼朦胧地望着他,这才注意到何树青身上未痊愈的伤疤,拿手轻轻抚摸,心疼地说:
  “我也想你,更为你担心,可是我不敢去医院看你!你能理解我吗?”
  pp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