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36惺惺相惜终成爱36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米花在线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
  何树青刚下车,罗区长就又追着他叮嘱:www@22ff%com
  “树青啊,我可是没把你当外人,我的政治生命全都交到了你的手上,今天的事,你一定要给我处理好,你要知道,这既是在帮我,也是在帮你,有什么意外情况,请及时报告给我!你去吧!”
  罗区长说完,就升起车窗,紧接着车子就开走了。
  何树青望着这辆奥迪A6,琢磨着罗区长刚才的话,他为什么会说这既是在帮他,又是在帮我?我上车就已经提醒过他,出了这事,这能怪到我头上吗?
  但他马上就意识到,罗区长有的是办法推卸责任,这车上的人能替他何树青证明说话吗?
  就在这时,胡玲的大奔已经开过来,在他身边停下,探出头叫他:ww
  “快上车!”
  何树青连忙上车。
  “你已经知道了现场的情况?”何树青上车就问她。
  胡玲点点头,马上开动了车,向现场赶去。
  何树青抱怨说:
  “我的意见,你们就是不听,结果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胡玲很担心何树青出去乱说话,阴沉着脸,很不耐烦地说:
  “你别想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现在你我的任务是去平息这事,而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
  何树青见自己已经深陷囫囵,却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也很烦心,没好气地说:
  “我没想推卸责任,就是心烦,难道我连牢骚话都不能说几句吗?”
  胡玲打内心里有些后悔当初没听何树青的话,也许当时让何树青去协调此事,就不会出现这个局面,见何树青如是说话,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只顾眼睛盯着前方开车。
  他们还没有靠近那两栋板房,就看到那里已经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何树青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今天要出事。
  胡玲的车刚接近愤怒的人群,一群人就围了上来,何树青估计今天难逃厄运,还是不愿看到一个女人受罪,就对胡玲说:
  “你就留在车上,千万别下车,只要大家以为你是司机,就不会为难你!”
  何树青说完,就拉开了车门,想下车安抚大家,没想到他刚下去,就被几个愤怒的人将他拽住,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拽住他的衣领,喝问他:
  “快说,你是不是这个公司的老板?”
  何树青刚要解释,突然人群里有人在喊:
  “先前我们就见过他,他一定是这个公司的老板!”
  拽住的他的人听到这话,便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怒吼道:
  “你这王八蛋还我哥哥命来!快交出害死我哥哥的凶手!”
  随着这一声怒吼,这里的人都一哄而上,对何树青是拳打脚踢,并将他推倒在了地上,何树青虽然冤枉,却不能还手,只能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脑袋,包头蜷宿在地上,于是,他成了这些人泄愤的对象,棍棒拳脚雨点般地落下,击打在他的身上,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到处都在被撞击殴打,起初还能感觉到疼痛,但慢慢就麻木了,直到失去知觉……
  一阵警笛声呼啸而来,这些人才停止了殴打。
  赶来的警察迅速控制了局势,胡玲这才敢下车跑去呼唤被打晕的何树青。
  何树青醒来,见警察已经将这里愤怒的人群控制住,便痛苦地挣扎着坐起来,对警察说:
  “今天的事,是我这个项目总指挥协调工作的失职,才导致闹出了人命,大家因为愤怒作出的过激反应,请你们警察不要追究,只要大家能解恨,能支持这个项目的建设,就算大家将我打死,我也毫无怨言,毕竟这个项目是造福一方百姓的好事!在此,我代表政府方面拜托各位父老乡亲了!我向大家谢罪…….”
  何树青说完,抱拳向大家作揖,努力想站起来,可他身体刚一动,突然一阵晕眩,又晕了过去……
  胡玲刚才被愤怒的人群差点吓死,亲眼目睹何树青被人群殴,却不敢下车援助,加上这事也是因她而起,她打心里对何树青充满内疚,见何树青突然晕倒,连忙向警察呼救:
  “你们还愣着干嘛?快救人,送他去医院!”
  何树青便被警车送去了医院。
  愤怒的人群见刚才殴打的并非是这个公司的老板,而是政府方面的官员,也有些懊悔,加上何树青刚才一番诚恳地话语,大家对政府的怨气也平息不少,有些围观的人开始陆陆续续地散去…….
  何树青醒来的时候,胡玲和护士守在他的身边,他见自己躺在医院里,便想坐起来,一动,全身都象针刺一般地痛,头部似乎失去了知觉,便用手去摸,见缠着绷带,就不敢再动弹,躺在那问胡玲:
  “现场情况如何?那些人没为难到你吧?”
  胡玲见何树青醒来关心的不是他自己的伤势,而是如此关心她的处境,打心里感动,她没想到这世上还有无私的好男人,在她的人生历程中,似乎关心过她的男人,除了她的父亲,其他男人关心她,都是有目的的关心,不是看中她的美色,就是想利用她攀爬和赚钱,就连她的老公,也只是将她当着从情敌手中抢到的战利品在利用,所以,她慢慢对所有男人失去了信心和好感,可突然在何树青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一丝阳光般的温暖,禁不住紧紧握住何树青那满是伤痕的手,感激地说:
  “今天多亏有你在,要不是你,倒下的一定是我!难为你了,我让你受苦了!”
  就在这时,罗区长和他的秘书敲门进来,紧随其后的是一群记者。
  病房内的护士见突然涌来这么多人,连忙上前拦住:
  “病人刚做完手术,需要安静,请大家不要打扰他!”
  胡玲猜到这是罗区长在打悲情牌,连忙上前将那些记者拦到门外,说:
  “各位媒体记者,大家要是有什么问题,请向我提问,我是这个项目的建设单位代表!”
  这些记者见是建设单位的代表,就有人发问:
  “你对今天造成的悲剧有何解释?”
  胡玲很会演戏,表现出一副很无辜的姿态,说:
  “对于今天的悲剧,我们也深感痛心和不安,在此,我代表项目建设单位向遇害者家属致意沉痛的问侯和诚挚的歉意!不过,我有必要向大家解释一下,虽然我们是建设单位,但今天发生的悲剧并非是我们建设单位的直接责任,而是当地农户和施工单位的人起冲突所致,我们正在和施工单位联系,要求他们安抚好死者家属,积极配合公安部门破案,将凶手绳之以法!”
  胡玲说完,又有记者问她:
  “你可以描述一下案发现场的情况吗?”
  胡玲说:
  “至于今天案发现场的情况,我当时也不在现场,也不了解情况,当罗区长闻讯责成我们赶去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着无数人,代表政府协调这个项目建设的何树青同志,今天还是第一天到岗,他完全是无辜的,可他刚一下车,就遭到了围攻,被殴打成重伤,全身到处都是伤痕,头部也被钝器击伤,缝了十多针,大家若不信,可以去找医生了解何树青同志的伤势!”
  胡玲说完,这些记者去何树青的床头一阵牌照,拍下了何树青伤痕累累的照片,就被胡玲带着去采访何树青的主治医生。
  等记者和护士都离开后,罗区长才说:
  “树青啊,我没想到你会演出这场苦肉计,真是难为你了,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就变被动为主动了,我真的应该好好谢谢你!”
  何树青这才真正领悟到什么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当初只想安抚大家,平息事端,完全没有罗区长说的这种想法,没想到罗区长会如此看待他今天的遭遇,苦笑了一下,含糊着说:
  “只要有利工作,有利社会稳定,有利化解恩怨矛盾,我吃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罗区长欣慰地笑了,说:
  “我已经给你的表姐打过电话,她今天出差不在家,一会我让胡总帮你找个护工照顾你,你就安心在这养伤,所有的医护费用,都由张总他们包了!等你养好伤,我和张总带你去台湾走走,考察一下那里的高新农业,回来你们好大显身手地干!”
  胡玲打发走那些记者,回到病房的时候,罗区长吩咐她:
  “你找个人来这看护小何,一会你跟我到政府去,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对策,要防止事态的扩大,防止死者家属去市里上访闹事!”
  胡玲这才给姚娟打电话,然后叫来一个护士,让护士先看护何树青,她便和罗区长离开了医院。
  何树青躺在医院里,头部的麻药已经失效,他的伤口剧烈地疼痛,他突然觉得举目无亲,很想杨欣悦,他真希望杨欣悦此时能在他的身边,能抱着他给他安慰,可他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杨欣悦就算在家,也不方便相见,因为他现在是媒体关注的焦
  就在他最需要人关心的时候,罗小敏来了,她急匆匆地进来,来到何树青的身边,见何树青的脸肿得像猪头,很是惊讶,小声问他:
  “是不是很痛?”
  何树青微微地点点头。
  罗小敏这才告诉他:
  “杨行长去了北京,她让我来看看你,你怎么会被打成这样?”
  何树青听到杨欣悦在遥远的北京都还惦记着他,觉得很幸福,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笑容,说:
  “我的情况你别告诉她,别让她担心,都是些皮外伤,过几天就没事了!”
  罗小敏点点头,羡慕地说:
  “你们姐弟的感情真好,要是我也有你这样一个懂事的弟弟该多好啊!”
  罗小敏说这话的时候,深情地看了何树青一眼。
  何树青见她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心里掠过一丝不安,也觉得有些罪过,他真怕罗小敏会爱上他,他不想因为爱又伤到罗小敏,便对罗小敏说:
  “罗行长,我想请你帮我个忙,替我打个电话给女朋友,告诉她我受伤的事。”
  这话让罗小敏迟疑片刻,但她马上就对何树青说:
  “行,你报号码,我帮你打!”
  何树青这才告诉她苏茜雯的电话号码。
  罗小敏打完这个电话,就离开了医院,何树青看得出她有些失落,他不是不喜欢这个女人,但他觉得他已经没资格喜欢她,既然不能喜欢,就干脆让她死心。
  何树青在医院躺了十多天,杨欣悦都没敢走进他的病房去看他,她不是不想去看他,而是怕遇到苏茜雯,她觉得在苏茜雯的面前,她就是一个小偷,所以她很怕和苏茜雯面对,有好几次,她都来到了何树青的病房门口,却没敢进去,因为病房里不是人多,就是苏茜雯在,最后她都选择了逃避。
  何树青也很想念杨欣悦,只是没机会给她打电话和发短信,因为他的病房里总是人来人往,到了晚上,苏茜雯又守在了他的身旁。
  在住院的这段时间里,何树青更加感受到他人气的高涨,每天都有络绎不绝赶来探视他的领导、同事和一些陌生友人,何树青没想到现在关心他的人会如此之多,居然一个几十平米的单间病房,都摆放不下送来的鲜花和礼品,害得苏茜雯和姚娟每天都要往他们家里搬东西。
  今天,何树青终于要出院了,他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趁着苏茜雯和姚娟去结账的时候,偷偷给杨欣悦发了个短信,告诉她身体已经康复,今天出院。
  杨欣悦收到这条短信,很兴奋,这些天,她都一直在牵挂中度过,见何树青已经康复出院,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就有想见他的冲动,便回他:
  “下午我去上次那个酒店等你!我想你!”
  何树青收到这条短信,也很兴奋,他都快有一个多月没见到杨欣悦了,他真的好想她。
  正在他得意兴奋的时候,苏茜雯和姚娟来了,他连忙将电话收起,和她们一起拧着大包小包,走下楼来,坐着姚娟的私家车回到了苏茜雯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