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35惺惺相惜终成爱3…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不一会,三辆轿车就向这开来,张华胜的车在前边带路,他的车刚停下,张华胜就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跑去为中间的车开门,那姿势就象伺候主人的狗那样奴颜媚骨,双手摸着门顶想保护客人的脑袋,似乎生怕下来的客人撞破了脑袋。
  车上下来的不是罗区长,而是前任书记方旭,还有他的随从秘书。www*22ff*com
  方旭大腹便便地站在车旁,四处打探,他的随从连忙为他撑起一把伞,生怕将他晒黑,难怪他那臃肿的肌肉白得象女人的胸脯。
  胡玲笑盈盈地迎上前去,主动向方旭伸出嫩手:
  “方主任好,欢迎来我们公司检查指导工作!”
  方旭用他那肥大的手握住胡玲的手,不停地揉捏,眼睛泛着亮光,直勾勾地盯着胡玲饱满的胸脯,色迷迷地看着她笑,小声说:
  “胡总你是越来越有女人味了!好看,好看啊!”
  方旭说着,咂巴着嘴巴,似乎是怕垂涎溢出嘴外。
  胡玲见他当着随从的面如此放肆地说话,偷偷瞪他一眼,抽回了被他握住的手,笑道:
  “方主任的官是越当越大,胆子也是越来越大,当心回家跪断搓板!”
  这时,罗区长已经下车,正向他们走来,胡玲便和罗区长打招呼:
  “区长大人今天总算有时间来关心我们这个项目了!”
  罗区长笑道:
  “要是老书记不来,我还真没打算今天就来这里,这敏感时期,我得避嫌啊!”
  他说完这话,似乎觉得说错了话,连忙四处张望,见何树青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才对他挥挥手:
  “小何,你过来!”
  何树青这才连忙上前。
  罗区长凑到方旭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方旭便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何树青,然后挤出一丝笑容,对何树青说:
  “小伙子看起来挺精神的,想必做起事来,也一定不错!小伙子啊,罗区长可是一直在我面前夸你有才,希望你不要辜负罗区长对你的殷殷厚望哦!”
  他说完,便不再理何树青,双手背在后腰处,挺着大肚子向板房走去,边走边对跟在身边的张华胜说:
  “这不愧是你张董的风格,雷厉风行,说干就干,这么快就已经有了办公的地方,还建造得像模像样,不简单!”
  张华胜连忙拍他马屁:
  “这都是您们这些老领导重视关心的结果!”
  方旭见张华胜这么说,就借题发挥,而且声音说得很大,似乎是希望在场的人都听到:
  “这人啊,年纪越大,就越顾念旧情,我现在虽然已经离开了开发区,但我的心却依旧还留在这里,留在你们这些故友的身上,你们的事我不关心,难道还指望那些外马来关心你们?拉倒吧,那些外马都是来这捞政绩做样子的,几年过去,他们捞足了升迁的资本,就会调走,不象我们这些人,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象我和罗区长,才是你们的坚强后盾!”
  石明浩昨天才说过这类似的话,何树青也就不难听出这话中所称呼的“外马”,就是指应副局长和吴书记他们,或许方旭指的是市里的某些领导,但何树青相信他指的一定是从外地调到江城来的领导。
  张华胜听到这话,先是一阵尴尬,因为他也不是江城本土人,也算外马,但他知道方旭指的外马并非他张华胜这类人,而是官场中和他方旭持不同政见者,就连忙附和他:
  “老领导说的是,请您放心,我这人就是一根筋,打我认准您和罗区长是值得我信任的领导起,我就已经下定决心要誓死相随,谁让您们对我那么好呢?”
  方旭欣慰地笑了,说:
  “我果然没有看走眼!你的为人不错!”
  何树青这下对“为人”这词的含义有了新解读,在他的理解中,为人和人品似乎是同意词,但经方旭这么一说,他觉得他的理解错了,因为象张华胜这些人的人品,他何树青确实不敢恭维,而方旭却说他为人不错,那就只能将“人品”和“为人”区分理解。
  方旭在众多人的陪同下,将两栋板房里里外外参观了一遍,张华胜才将他带到接待室内,让下手去车内取来图纸,展开在茶几上,详细汇报他的思路,只不过有些不可告人的机密,他汇报得很含糊,不是因为他信不过方旭和罗区长,而是信不过何树青和其他在场的人。
  就在这时,外边传来一阵喧哗声:
  “我们要找你们老板!今天你们必须给个说法!”
  “对,必须给说法!”
  何树青闻声出去,见好几个农民被那三个年轻人挡在远处,猜到是这里的农户又上门讨要补偿来了,边想上前去了解情况,他刚走了两步,就被追出来的胡玲叫住:
  “何总,你回来!”
  何树青以为胡玲有什么吩咐,就折回去问她:
  “什么事?”
  胡玲说:
  “这事你暂时不要插手,让他们去处理。”
  何树青不解地问:
  “他们能处理好吗?”
  胡玲反问:
  “那你能保证你就可以将他们劝走?”
  何树青当然不能保证,但他觉得应该和这些人好好谈谈,说服他们支持这个项目的建设,要是这个项目真的能够按张华胜他们描绘的宏伟蓝图建成,毕竟是造福一方百姓的好事,就说:
  “那起码也要去努力试试说服他们啊!”
  胡玲却说:
  “这些人很贱,我们都已经派人去做过好几次工作,但他们的胃口却越来越大!这事你我都不要管了,就让他们施工队去处理,如果他们施工队闹出乱子,那也不关我们的事!现在拆迁遇到刁民,就要讲究这样的策略,我们不要直面去和这些刁民真面谈判!”
  何树青想想,觉得市人大的领导和区政府的领导都在这,相信那三个年轻人也不敢胡来,就随胡玲进去。
  可何树青和胡玲进去的时候,见方旭和罗区长已经起身,准备离开。
  张华胜边收拾茶几上的图纸,边对大家说:
  “我们还是回到公司去办公,这里太不安静!”
  张华胜说这话的时候,方旭和罗区长已经出去,并且快步上了他们的车,何树青正在犹豫要不要留下来在这协调此事,因为他相信这些人一走,那几个年轻人就会对这些农民动粗,他真怕闹出乱子,毕竟他已经是这个项目的副总指挥,要是这里闹出乱子来,他这个副总指挥就难辞其咎。
  就在这时,罗区长的秘书在叫他,他连忙过去。
  他刚来到罗区长的车旁,罗区长就将玻璃窗降下了,示意他上车,何树青只好上车坐到罗区长的身边。
  何树青望着那些农民,忧心地说:
  “区长,这里该不会闹出乱子来吧?我真担心出事!”
  罗区长却说:
  “要搞建设,难免会遇到方方面面的阻力,尤其是拆迁,免不了会有磕磕碰碰,只要不死人,就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事你就别操心,让那些人去处理!”
  罗区长说完,沉思了一下,还是怕闹出人命,便对秘书说:
  “你给张董打个电话,让那些人在处理问题的时候注意分寸,别闹出人命!”
  他的秘书连忙用电话向张华胜传达了罗区长的意思。
  何树青这才看到了罗区长就是这样在替这里的人民服务,这就人大代表选出来的区长,他真搞不懂是人大代表看走了眼,还是选举机制出了问题,这样的人也会连续多年被选上人大代表,还当选区长。
  罗区长沉默一阵,才开口和何树青说话:
  “听说你和组织部的闵部长很熟?”
  何树青见罗区长突然问起这个,连忙解释:
  “只是认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救过闵部长病危的母亲,将她的母亲送到了医院,这样才和闵部长在医院里有一面之缘,那时其实我根本不知道闵部长的身份。”
  罗区长一直还以为是杨欣悦帮助何树青牵的线,才让何树青认识闵部长,见何树青这么说,“哦”了一声,说:
  “原来是这样!看样子你福气不浅啊!做点好事,都能遇上闵部长的家人!那这么说,你还去过他们家里?”
  何树青摇摇头,说:
  “我从来都没去过他们家里。”
  “那你是怎么帮到王姝妍的妹妹考上公务员的?”
  这才是罗区长真正想知道的事,要是他能抓到到闵部长的一点污点,便可以用来对付闵部长了,只可惜何树青的回答让他失望:
  “其实这是个误会,王姝月在我们单位实习的时候,和我在一个办公室,她做事认真,待人热情,也很乖巧,因此,我对她的印象不错,面试那天,她让我陪她去面试,我没什么可帮她的,只好答应陪她去参加面试,也算是给她壮壮胆,没想到她还真考上了,她考完出来的时候,见到我和闵部长在说话,就以为是我帮她找过闵部长,要不是她告诉我那个和我说话的人就是闵部长,我还真不知道那就是闵部长!”
  罗区长听完,半晌没有说话,很久才说:
  “这么说,在你提副科这件事上,你也从来没找过她?”
  何树青这才意识到他这个副科或许不是罗区长帮的忙,要不然,他应该不会这么问。
  罗区长似乎也发现了他的话有了漏洞,连忙说:
  “我是问你有没有和她提及过你们单位提干的事。”
  何树青心里一惊,他猜到罗区长一定是想知道那文章的事是不是他说出去的,何树青当然不会承认,连忙摇头,说:
  “那时候我都不知道她是组织部长,怎么会和她去说那些事呢?”
  罗区长这才说:
  “树青啊,我看在你表姐的份上,可是把你当心腹,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刚才老书记说得对,也只有我们这些人才是在真正关心你的仕途前程,才是在真正为你们谋福祉,别看有些人嘴上说得好听,但他们不可能为你们带来多大好处!我希望你在以后的工作中,能辨别方向和大是大非!从今天起,你就将精力全部放到这个项目上,单位的事,你就不要再管了,我已经对石明浩说了,你的组织关系就按你的要求,落到区政府去!”
  何树青听到这话,已经猜到石明浩将昨天发改局的情况告报告了罗区长,或许罗区长突然改变主意让他何树青的关系调离发改局,可能与昨天他在会上的站队就有关。
  不过,这样的安排何树青更是求之不得,他以后就不用在石明浩和应副局长之间为他们的意见出现分歧犯难了。
  就在这时,罗区长的秘书接到了张华胜的电话,张华胜让罗区长听电话。
  罗区长接过电话,安静地听张华胜讲话,慢慢地,罗区长的神情开始绷紧,没好气地说:
  “我刚才不是叮嘱过你们吗?让你打电话通知那些人注意分寸,怎么会搞成这样?”
  何树青听到这话,心里一惊,他猜到一定是刚才那些农民出事了。
  罗区长又听了一会张华胜的汇报,在电话里叮嘱他:
  “今天我们到过现场的消息,你一定要给我封住,任何人都不许将这消息透露出去!知道了吗?”
  罗区长挂断电话,沉思良久,才让司机把车停下,对何树青说:
  “刚才还真被你言中了,刚才项目工地上出了命案,你马上去协调处理此事,但不要对任何人透露我和方主任去过那里,要是有媒体赶到,你就说是我闻讯这个消息,派你赶去的,要是有媒体追问政府方面对此事件的态度,你就高调发话,宣称要严办凶手,一会我会让公安局的人介入此案,你此去的任务就是维护好政府方面的公众形象,你明白我意思吗?”
  何树青其实并不太明白罗区长是不是真的要严惩凶手,但又不好追问,只好试探着问他:
  “您的意思是让我去应付媒体吗?”
  罗区长点点头,说:
  “我就知道你很聪明,不管你采取什么办法,都要让媒体的报道有利于政府的形象,我不希望这事给我带来麻烦!”
  何树青这才领命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