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34惺惺相惜终成爱34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在线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www!22ff*com
  !!!
  何树青进去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齐,石明浩坐在会议室靠里间的位置上,应副局长坐在石明浩的右侧,洪刚坐在石明浩的左侧,那个新来的胡志伟坐在应副局长的旁边,何树青进去看到这一架势,就知道新来的胡志伟一定和应副局长是一条战线上的人,他为难了,要是他选到洪刚身旁坐下,应副局长会不会对他有看法?他本想绕过去坐到胡志伟那边,但这样马上就等于是和石明浩翻脸,好在正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石明浩在喊他:
  “何副局长,你就坐在洪副局长的旁边!”
  何树青见石明浩在安排座次,觉得轻松不少,他不用一到场就选边站队了,这才来到洪刚的身边坐下。
  石明浩见人已到齐,边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又轻咳两声,似乎是在清嗓子,然后才说话:ww
  “好啦,大家都到齐啦,我们开会啦!开会之前,我先介绍一下新来的胡志伟同志,根据工作需要,组织上将年富力强的胡志伟同志从区工委秘书科调到发改局任副局长,我们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胡志伟同志的到来!”
  石明浩说完,带头鼓掌,似乎是想用热情感染拉拢这个初来的新人。
  胡志伟看上去三十多岁,带着眼镜,一副柔软书生的模样,他见大家在欢迎他,连忙起身向大家点头,算是回礼,但并没有讲话。
  石明浩接下来向胡志伟逐个介绍了在座的人。
  然后,会议就正式开始了,石明浩为了掌控会议的主导权,开场就说:
  “今天我们开个班子会,明确一下各班子成员的职责分工问题。”
  他说完,端起茶杯又喝了口水,才接着说:
  “我这个党组书记兼局长,主持全面工作,由于何树青同志被区政府抽调到高新农业园区的项目上去工作,原定他是接手王慧敏的工作,这样以来,他分管的机关财务和人事工作,暂时就由我代为分管;应方伟同志,党组副书记兼副局长,负责联系开发区重点建设项目办公室,主持重点建设项目办公室的工作,分管能源交通科、高技术产业科的工作;洪刚同志,党组成员兼副局长,由于洪刚同志对业务比较熟悉,那就能者多劳,原来徐大坤的工作,也由其接手,分管工业科、固定资产投资科、地区经济与资源环境科、行政审批管理科、农村经济科、财政金融贸易科、市开发性金融合作领导小组协调办公室的工作;胡志伟同志,党组成员兼副局长,分管体制综合改革科,证券协调指导办公室以及尚未明确分工的工作;何树青同志的分工,刚才说了,他被区政府暂时抽调到高新农业园区参与筹建工作,但他的组织关系依然还在发改局,依然在这个班子会上享有表决权!如果大家没有什么异议,以后就这样分工!”
  这就是石明浩这个局长一向的议事风格,也是眼下大多基层领导班子的一把手惯用的议事风格,一把手总是会先将他的意见首先托出台面,然后象征性地声明一下,“若大家没有异议,就这样去执行”,因为这些一把手很清楚,敢和他们公开唱反调的人毕竟是少数人,但少数人起不了任何作用,根本影响不了他们的意见过关,这样的决策难道能真正代表民意?也难怪领导一言堂的现象和作风在机关里普遍存在!
  要是在以往,石明浩这个意见就通过了,谁敢反对?就是应副局长站出来反对,也只有一票反对票,根本起不了作用,但今天就很难说,应副局长带头发言了:
  “对于这个分工,我来说说我个人的一点意见,既然何树青同志已经被区政府抽调到别的工作岗位上,那他分管的工作就应该考虑让在坐的各位一起分担,怎么能辛苦你局长一个人呢?你是党组书记兼局长,你对局里的工作负有全责,兼顾全局和运筹帷幄才是最重要的,这些大事都落在你的身上,象机关财务这类具体工作,我觉得就没必要分散你局长的精力,我建议就让其他同志帮你分担吧!”
  对财务开支权可是石明浩最不愿意放的,他见应方伟如此说,就诡辩道:
  “我这也是在替何树青同志着想,毕竟他去那项目上只是临时工作,他随时都可能回来,如果这工作都有人分担了,他中途回来怎么办?”
  应方伟说:
  “这有什么问题?要是何树青同志回来,再重新分配工作不就行啦?”
  石明浩却说:
  “那样不是打乱了大家的工作计划吗?”
  应方伟觉得石明浩在狡辩,就说:
  “反正我个人的意见提出来了,如果你非要坚持你的意见不可,我也不好反对,毕竟你是一把手!不过,对于机关的经费管理,我还是想提提意见,国家机关的任何单位,使用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辛辛苦苦挣来的,也可以说是纳税人的血汗钱,我觉得我们应该珍惜上级拨付给我们的每一分经费,所以,我建议有必要对经费的使用制定一个管理细则,对上级有关管理制度进行细化,要确保每一分钱的使用在我们单位都是透明的,必须的,真正把人民的血汗钱用到刀刃上!杜绝挥霍浪费”
  石明浩听到这话,觉得应方伟是想架空他,很不高兴地说: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各级财政都对经费的报销使用,制定了管理细则,每年还有审计部门对我们的经费使用情况进行审计,我们还有必要画蛇添足吗?”
  应方伟知道石明浩和财政局的局长以及审计局的局长关系都不错,指望这些部门为发改局的经费使用把关监控,那只是形式和样子,就说:
  “很有必要,你看看现在每个月的招待费用是多少?交通费用是多少?低值易耗品的费用是多少?车辆费用是多少?等等等等,你是局长,这些数字恐怕你比我还清楚,这些费用花出去,我都觉得心疼,难道不该约束一下吗?”
  石明浩轻蔑地哼一声,很不服气地说:
  “这些经费都是我去向各级财政争取回来的,你无权过问!”
  应方伟见石明浩这么说话,当场就拉下了脸:
  “难道你争取的费用就不是纳税人的血汗钱?你凭什么资格可以去争取到这些费用?还不是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幌子去争取的各项经费,这些钱用在了人民身上吗?你说我无权过问?就凭我是人民的公仆,就凭我是一个普通的党员,为了替党和人民负责,我就有权过问!”
  会议室内,顿时剑拔弩张,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何树青已经意识到今天难免要对选边站队摊牌。
  石明浩过去专横跋扈惯了,刚才一激动,没经过大脑深思熟虑,就情绪化地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没想到被应方伟上纲上线地一顿痛批,觉得很没面子,但又无话可说,只好又拿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想压制应方伟:
  “你我都说了不算,这是事关我们发改局上百号人切身利益的事,得由发改局的领导班子集体来决定,不过,在表决之前,我想提请大家注意,应副局长似乎在替国务院总理操心,他希望让我们发改局的的人都勒紧腰带过日子,把经费都挤出来让给别的地方和单位去享用!如果大家不怕受穷受憋,那就赞成他的观点,我给大家三分钟时间的考虑,考虑之后我们再投票!”
  何树青不得不承认,这个石明浩很有心机,他总是会用多数人的利益关系来掩盖他谋私利的目的,知道这样以来,就算最后的表诀他处于劣势,以后应副局长和支持这一意见通过的人,都将成为单位既得利益者的唾骂对象,因为严格经费管控这一举动,无疑会触动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反弹,这样以来,他石明浩就和大多数人站在了一起。
  应副局长当然也看到了这一点,马上反驳石明浩:
  “石明浩同志,这是你作为一个党组书记能说的话吗?你这是什么思想觉悟?”
  石明浩知道上纲上线,是说不过应方伟的,就继续拿全局和局部利益关系的矛盾说事,凸显出他是在为本土官员的利益着想,好拉拢在坐的人,因为这些人中,应方伟是外调来的,其他人则是本地产生的,他说:
  “我没你那种思想境界,你们这些人都是空降到江城来当官捞政绩的,你们要的只是政绩,哪会在意下属的切身利益?我只知道带队的领导,就要多为下属谋利益,才能让下属看到希望,这样才能凝聚人心!带出的队伍才有战斗力!”
  石明浩的这种观点,且不说他是不是在打幌子,就凭这观点,就暴露出现在基层单位的领导既得利益思潮有多严重!为什么这种思潮会越演越烈呢?为什么机关事业单位铺张浪费的现象会屡禁不止呢?难道不值得大家去深思吗?
  在他们二人的争吵中,三分钟过去了,该大家举手表决了,这也就意味着在坐的人要选边站队,石明浩说:
  “现在大家表决,赞同严控发改局经费开支的请举手!”
  应方伟第一个举手,胡志伟也跟着举起了手,何树青犹豫不决,但一想到应副局长是出于公心,而且是把他自己的安危都置之度外,他还是迟疑着举起了手。
  洪刚见大家都站到了石明浩的对立面,想到了应副局长的后面是区工委的吴书记,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最后一咬牙,也举起了手,这个局面无疑是石明浩没有想到的,他第一次意识到他的权威已经被应方伟所撼动,落魄之余,开始恼羞成怒,突然站起来赌气似地说:
  “这是你们几个人的决定,不代表我的意思,要是因这事在单位里引起大家反弹甚至起哄,影响到维稳大局,那都是你们造成的后果,你们要对你们的行为负责任!”
  他说完,完全没了局长的风度,将桌子上的茶杯拿起,恼羞成怒地出去了。
  这就是何树青参加的第一次领导班子会,就这样滑稽而草草地收场了。
  第二天,发改局内还真出现了动荡,大家都没有工作,而是在各办公室串岗,相互议论着福利待遇将严重受损的事,有的人还公开跑到应副局长的办公室门口大声喊话:
  “我们不要想捞政绩的官员,这样的官员从这滚蛋!”
  ……
  应方伟终于明白了这里的官场为什么会是铁板一块,让吴书记来到这里,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原来都是这种既得利益的思想驱使大家抱作一团,抵御着外来势力的进入,他们全然不顾其它力量代表的是不是人民的利益,也不管象石明浩这些人打着为下属谋利益的幌子是在浑水摸鱼,他们只顾着他们自己的利益不受影响,要是谁影响到他们的利益,就会马上成为他们的公敌,这让应方伟更是看到了在这反腐的艰难。
  好在何树青从今天起,他不用直面那些怒气冲天的干部职工,他先去了区政府,罗区长和分管这个项目的常务副区长都不在,他就去了高新园区建设指挥部。
  这指挥部设在张华胜指点的那片土地上,那里已经建起了两排板房,虽然是板房,装修简单,但空调家俱都已齐全,几间办公室还布置得像模像样,一点都不比何树青原来的办公条件差。
  只是在现场的三个年轻人并不认识他,他们见何树青一个人在那探头探脑,一个身材结实的平头小伙厉声喝问:
  “喂!你在那干嘛?来这招呼都不打,就在那东张西望,你当是你家后院啊!快过来,说说你是干什么的?”
  何树青没想到这里人说话这么生硬,就问他:
  “你是这的人吗?你们就这样待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