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33惺惺相惜终成爱33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每本书有每本书的精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米花在线书库又有萝卜又有青菜(
  可他刚安静下来,电话又在吵他,这些天他都很烦听到那刺耳的电话铃声。wWW.22ff.com
  他拿起电话看了一眼,见是石明浩的电话,心里在想,这午休时间,石明浩找他干嘛?但他马上就意识到可能与下午的会议有关,便接了他的电话,石明浩让他去他办公室一趟。
  何树青只好去局长办公室见他。
  现在石明浩在何树青的面前,完全已经没有过去那种领导的架势,见何树青进去,亲自为他倒水,连接待他的位置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再不是大大咧咧地坐在他那张大班椅上接待何树青,而是坐到他办公室中央的沙发上,和何树青并肩而坐。
  他对何树青的称呼也变了,不仅称呼变了,语气也变了,变得象对兄弟一般:⌒米⌒花⌒在⌒线⌒书⌒库⌒
  BooK.
  “树青啊,你的城府可真深啊,你在朝中有那么硬朗的关系,怎么不拿出来与我们分享?在官场混,最重要的就是学会整合关系资源,要是你我的关系资源能整合到一起,我看在这开发区谁还斗得过咱两?今天这里就我们两个人,而且你我都是区长很看重的人,我就不遮遮掩掩了,区长已经发话,让我安排你到高新农业园区的项目上参与该项目的协调筹建,你的工作重心就转到了那里,但你的组织关系依旧还落在发改局,也就是说,你还是发改局的党组成员,有权参与发改局的班子会,并对发改局的重大决策拥有表决权,你知道区长为什么这么安排吗?”
  何树青困惑地看着他,摇摇头。
  石明浩接着说:
  “你应该看得出来,这次局里的班子成员做出的微调,对罗区长的势力影响还是很大的,徐大坤本来是罗区长线上的人,却被调走了,从区工委调来的胡志伟,虽然下午才来报道,但这人能不能成为罗区长线上的人,现在还很难说,所以,我在这能不能替罗区长把关负责,关键就看你的态度了!”
  虽然石明浩都是打着罗区长的旗号在说话,但他的态度凸显出了他的诚恳。
  何树青没想到石明浩今天会如此坦诚地和他沟通,在他的印象中,石明浩在发改局就是个专横跋扈,一手遮天的局长,突然面对他的坦诚,何树青很是困惑,这到底是罗区长授意石明浩找他何树青谈的话?还是他石明浩黔驴技穷之后的无奈举动?
  对于发改局这次领导班子的微调,何树青也有他自己的判断,他相信这是吴书记和罗区长经过较量之后,暂时达成的一种妥协,虽然区工委没有免去石明浩的党组书记兼局长职务,但更换了这个领导班子的部分成员,正如石明浩说的,徐大坤确实是他石明浩的人,洪刚也应该算是他石明浩的人,如果徐大坤不走,在领导班子中决策大事,他们的三票就能确保石明浩的意见通过,但现在徐大坤走了,只剩下了石明浩和洪刚两票,要是不再争取一票,他石明浩肯定会处于劣势,也难怪他今天会如此诚恳地向何树青伸出橄榄枝。
  何树青到目前为止,旗帜都不鲜明,立场也在摇摆,他的内心其实很纠结,他既希望成为一个受人敬仰的好干部,但又看到了象应副局长这样的好干部所处的尴尬境地,更重要的是罗区长是罗小敏的父亲,何树青是个很讲情义的人,在他身陷囫囵的时候,是罗小敏去救的她,这个恩情他不能忘,现在石明浩打着她父亲的旗号拉拢他何树青,他该如何选择站队呢?其实他最希望逃避,就说:
  “既然我的工作重心都已经转移,单位的事就无需我参加议事了!以后的班子会,我其实没必要参与。”
  石明浩却说:
  “这可是你肩负的义务和责任,也是罗区长对你的期望,希望你不要辜负区长对你的信任!”
  何树青听到这话,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石明浩在拿罗区长压他,其实已经挑明了他的观点,这就意味着今天何树青在班子会上的态度,将是选边站队的表态,支持他石明浩,就是支持罗区长,若是支持应副局长,那就是与罗区长为敌!
  从石明浩的办公室出来,何树青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还真有老鼠钻风箱两头承压的滋味,他又没了主见,边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给杨欣悦打电话,想将石明浩刚才的谈话告诉她,征求她的意见,可杨欣悦的电话却打不通,不在服务区,这更让他惶恐不安,独自一人徘徊在办公大楼的门口,不知如何是好?
  其实和他一样心态的不止何树青一个,洪刚此时也是一样,石明浩也找他谈过话,也搬出了罗区长压他,洪刚承受的压力其实比他何树青还大,因为石明浩捏有他以权谋私违法乱纪的证据,他很清楚,只要得罪石明浩,石明浩就会拿那些违法的证据搬倒他,但要是继续和石明浩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势必也会粉身碎骨,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这开发区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洪刚连午饭都没心思吃,刚才在办公室里憋得慌,也是惶恐不安地想出来透透气,刚来到楼下,就看到何树青心事重重的样子,便猜到了三分,就象见到了患难兄弟,凑上前去和他搭讪:
  “何副局长,这大热天的,干嘛不去午休,还在这踱步?”
  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何树青一跳,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才说:
  “办公室内太闷,想出来透透气!洪副局长怎么也没午休?”
  洪刚也是长叹一声,一语双关地说:
  “这天气似乎要下雨了,气候真闷,憋得慌啊!”
  何树青没想到洪刚也会和他有一样的感觉,虽然何树青不敢对他说出心声,但见他的心情和自己一样糟糕,就将他视为了难兄难弟,就说:
  “既然这样,那我们去江边走走,吹吹风,有无兴趣?”
  洪刚是求之不得,连忙响应:
  “好啊,我都憋得快喘不过气来,真想跳到江水里去游泳!”
  于是,他们便走出办公大楼,向不远处的长江边走去。
  烈日炎炎,热浪袭人,这两个心思重重的男人却浑然不知,他们的心思都在下午的会上,何树青知道应副局长一定会将那个经费管控方案拿出来讨论,到时他何树青该如何表态?是支持应副局长的提议,还是站在石明浩一边持反对意见?这让他心神不宁。
  洪刚考虑更多的是和石明浩闹翻之后,他将面临何种危机?他相信石明浩会使出杀手锏瞬间将他置于死地,以免他咬出石明浩,但要是还和石明浩混在一起,那以后还怎么办?
  他们一前一后,默默无语地低头前行,都在想着下午该如何应对十字路口的抉择。
  来到江边,洪刚才试探着问何树青:
  “局长是不是找你谈过话?”
  何树青见他这么问话,有些惊讶,他知道洪刚是石明浩提拔的,相信洪刚一定和石明浩走得很近,说话也就很谨慎:
  “是啊,我刚从局长办公室出来!”
  洪刚沉思良久,不知道该如何和何树青说话,他此时倒希望石明浩彻底垮台,要是他彻底垮了,也就无须让他洪刚夹在石明浩和应方伟中间为难,便抬头望着天空,望着遥远的边际涌起的乌云,抱怨说:
  “这鬼天气真烦!要就痛痛快快地来一场暴风雨,也好给这里带来雨过天晴的凉爽,可这有雨不下,乌云却盖顶地压来,压抑得空气闷热异常,烦闷死了!”
  何树青从他的话中也感觉到他很烦躁,就顺着他的话试探着问他:
  “洪副局长这么渴望下场暴雨?”
  洪刚叹息说:
  “难道你看不出这暴风雨已经不可避免?”
  何树青见他的话在开始挑明,却故意装糊涂,说:
  “这云层还远着呢,我似乎还感觉不到暴风雨即将来临!”
  洪刚见何树青和他继续打着哑谜,不愿主动挑破他们彼此都关心的话题,知道何树青对他还有戒备心理,就主动说:
  “还是你何副局长城府深,心态好,能在夹缝中处事不惊!”
  何树青继续装糊涂,问他:
  “洪副局长何出此言?”
  洪刚淡淡地苦笑,说:
  “其实你没必要防着我,说实话我的处境比你更尴尬,今天局长也找我谈过话,分明是在敲打我必须和他站在同一阵线上!我洪刚虽然愚钝,但还是有起码的悟性,这次上级对发改局的领导班子突然来了个局部调整,表面上看,似乎没什么异常,只是动了两个人,但仔细斟酌,你会发现这是上级有意在弱化石局长的影响力,也是在为应副局长转正铺路,说实话我觉得石局长有些不识趣,没有自知之明,在这样的大气候下,还有必要去和应副局长去争权夺利吗?他想送死就送死,还非要拉着我们一同为他陪葬!真是没有道德!”
  何树青见洪刚这么说话,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烦躁,原来他和自己一样,都是被石明浩给逼到了墙角,这才问洪刚:
  “那你说我们该如何选择方向?”
  洪刚叹息说:
  “这就是我的苦衷,到现在我都还拿不定主意!还是徐大坤狡猾,在关键时刻找关系调走了!”
  何树青还以为是石明浩对洪刚有恩,才让洪刚如此为难,有些理解洪刚,就问:
  “你就这么确定石局长大势已去?”
  洪刚说:
  “你何老弟就别在我面前装深沉了,就凭你有闵部长这个后台,你会不了解大势?老弟啊,兄弟我的处境比你艰难啊!要是我将来有什么不测,还希望老弟你能出手搭救我!”
  何树青虽然还不清楚洪刚为什么会如此说,但已经猜到洪刚或许也很了解石明浩的阴险毒辣,就故意试探说:
  “洪局你这话是不是严重了?就算站错了队,大不了就是这副科不要的,难不成会把你打到十八层地狱?”
  洪刚又是长叹一声,沉思良久,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何树青?他在自问,他能相信何树青吗?
  虽然洪刚和何树青还交情不深,但他觉得何树青不是石明浩那种小人,更重要的是,他看重何树青有闵部长这座靠山,也就想借此机会,在何树青的面前和石明浩先划清界线,也好让何树青信任他,犹豫半晌才说:
  “老弟啊,虽然我们过去交往不深,但我敬重你的为人,我信得过你!既然老弟你问起,我也就不瞒你,你别以为我是心甘情愿地跟着石明浩跑吗?老哥我也是无奈啊,这石明浩太阴险狡诈,设计算计了我,拿捏到了我的污点,他经常拿这个污点敲打我,我不得不屈从他啊!”
  何树青这才知道洪刚并非是因为石明浩对他有恩,才难以抉择,恰恰相反,而是石明浩算计了他,拿着污点在要挟他,才让他为难,何树青更加觉得石明浩阴险歹毒。
  何树青这才又问:
  “想必今天的会上,一定会有考验我们的难题,要是这难题真的出来,你洪局打算如何应对?”
  洪刚唉声叹气地说:
  “哎!我现在真想大病一场,好躲避这次会议!”
  何树青没想到洪刚也有这个想法,但这可能吗?何树青现在倒希望马上跳槽到费总的公司去上班,但这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今天下午,他和洪刚都必须面对一次考验,一次面对大是大非的考验。
  何树青和洪刚从江边回来,衣服都汗湿了,他就回宿舍去冲了个凉,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又去办公室拿了笔记本,才来到会议室。
  下午的班子会在局机关的圆桌会议室举行,石明浩主持会员,参会的人除了应付局长、何树青和洪刚他们,多了个新来的胡志伟,这个胡志伟是区工委秘书科的副科长,也是吴书记来开发区之后比较看好的人,吴书记看好他为人正直,才想将他放到发改局去充实正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