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31惺惺相惜终成爱31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31惺惺相惜终成爱31
  何树青生怕周围的人误会他们的关系,连忙拍拍王姝月的肩膀:
  “小王,人家都看着我们呢!”www*22ff*com
  王姝月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松开何树青,红着脸说:
  “对不起,我一高兴,就失控了!真的很谢谢您!”
  何树青很想告诉她真相,但他知道人的心理暗示作用很重要,现在绝对不能告诉她真相,要是她失去信心,恐怕接下来就不能正常发挥了,只好继续鼓励她:
  “你要相信你自己的实力,要大胆将你的实力展现在面试官眼前,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
  王姝月在何树青的鼓励下,更是精神抖擞,信心百倍,在第二轮面试中,将她的演讲才能发挥得超好,赢得了在场所有面试官的好评。∑米∑花∑在∑线∑书∑库∑
  BOok.
  结果出来之后,她终于没被淘汰,她过关了,激动得当场流下了眼泪。
  她匆匆忙忙地跑出考场,在围观的人群中穿梭打转,到处寻找着何树青,想告诉她面试的结果,却一直没看见何树青的人影,她穿梭在人群中,急得只差要大声叫喊,却突然看到远处何树青正和一个女人说话,王姝月很快认出,这个人就是笔试那天到场讲话的闵部长,可何树青此时并不知道她就是闵部长,他只知道这人是江珊的母亲。
  江珊的母亲确实就是市委组织部的闵部长,何树青的那篇文章,也就是她在仔细查阅提干材料时,发现的一篇好文章,便将那文章复印回去,想抽空好好研读一下,没想到被江珊在她的书房内看到,顺手牵羊带了出去,这才碰巧被何树青看到。
  闵部长的工作作风就是抓大放小,对她分管的工作,向来都是致力于制度建设和建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对操作层面的细节,她都是放给手下的人去做,只是她很注意把关筛选手下的人,比如这次公务员招考,她知道面试环节是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就临时从京城高校聘请了面试官,她相信这样的举措,可以有效杜绝徇私舞弊行为,因此,闵部长为了避嫌,她就没直接参加面试,刚才只身在警戒线以外巡查,也是想来看看这里的情况,不料看到了何树青,便和何树青随便聊了几句。
  王姝月等闵部长离去之后,便急匆匆地跑过去,她很想再拥抱他,但这回她理智多了,虽然激动地热泪盈眶,但只是站在那感激地说:
  “谢谢您,我过关了!”
  这回轮到何树青激动了,他听到这个消息,比当年他考取公务员还兴奋,因为他总算不用亲眼目睹这丫头惨败之后的沮丧,他刚才都还在犯难,要是她落选,该如何去安慰她?这下不用安慰她了,该为她欢呼,便忘形地将她抱起,将她举起来,欢呼道:
  “哦,我们的王姝月成功咯!”
  好在此时,场外这样兴奋的人有好几个,大家都没特意注意到他们。
  何树青将王姝月放下后,王姝月便迫不及待地打电话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的姐姐王姝妍,王姝妍似乎也很兴奋,马上对王姝月下命令:
  “你现在将何副局长挽留住,我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就到,晚上我们请他吃饭,好好谢谢他!”
  王姝月挂了电话,就将她姐姐的意思转告了何树青,何树青真的没脸接受她们姐妹的好意,因为他觉得自己什么都没为她们做,就说:
  “小王,有件事我必须向你坦白,其实你今天能够过关,不是我帮的忙,而是凭你的实力,我根本就不认识闵部长,也没帮你做什么,所以你们无须谢我!”
  王姝月更加觉得何树青城府很深,笑道:
  “师傅啊,您在别人面前装深沉也就算啦,难道你还要在徒弟面前装深沉吗?我明明刚才亲眼看见您和闵部长在说话,您还说不认识她!难道做人非要低调到您这个份上吗?”
  这话让何树青惊讶不已,反问王姝月:
  “我什么时候和闵部长说话了?你是不是高兴过头昏花了!”
  王姝月却说:
  “我才没昏花呢!这次招考动员会上,就是闵部长到会讲的话,难道我的眼力会这么差?”
  何树青突然想起了刚才见到过江珊的母亲,也联想到了那文章为什么会在江珊的手上出现,他突然恍然大悟,江珊这个丫头片子骗了他,不,应该是何树青的判断力出了问题,也不,或许是江珊他们一家人为人太过低调,低调到和普通的市民一般,现在在江城,象他们这样的干部家庭确实少见,也难怪他何树青会把组织部长当成普通的公务员呢!
  王姝月见何树青这回无话可说,更是沾沾自喜,说:
  “师傅,我希望您以后别这样做了好事不留名,我觉得好事要做,名也要留!”
  何树青惭愧得干笑两声,说:
  “我无法向你解释,你们真的不用谢我!”
  何树青说完,就准备离去,就在这时,王姝妍赶到了,一番言谢之后,非要请何树青去吃饭不可,何树青觉得好意难却,也就跟他们去吃了一顿饭,离开的时候,王姝妍又要将那钱塞给他,何树青坚决不要,王姝妍才打算将这钱直接送到他母亲住的医院去,因为她听王姝月说过,现在何树青缺的就是钱。
  自从王姝月考进了公务员队伍,王姝妍姐妹对何树青便是感激不尽,加上何树青不象那些虚伪的贪官,对他更是敬佩不已,一有机会就会对何树青大加赞赏,有时甚至还会神吹何树青在北京有关系,象关山洪这种虚伪势利的人,更是希望拿何树青的声望抬高自己,一有机会,就会宣称他有个能接近组织部长的女婿,因此,何树青在开发区的名声也越来越响,很多人都开始对他刮目相看,都在揣摩他何树青到底有什么通天本事,连这个盐油不进的组织部长都能买他的账。
  这种捕风捉影的谣传,虽然带给了何树青无上荣耀和尊严,但带给他的是更多的麻烦和负担,他现在几乎就成了开发区的一颗耀眼明珠,走到哪都会被人关注,登门拜访他的人骤然多了起来,几乎让他无法正常工作。
  也难怪有人说,在官场中混,讲究的是人气,如果人气旺盛,你的官运必定亨通,这话似乎应该倒过来说,你的官运亨通,你的人气一定旺盛,因为这些人气都是冲着你的官运去的。
  何树青的人气,现在还可以从他接电话的频率不断攀升看出端倪,他的人气是越来越旺。
  这不,离午饭时间还早,就有三波人打电话约他共进午餐,而且约他的人都是区直各单位的一把手,先是国土局的贺中武约他,接着是城建局的丁承志约他,这两个局长他们都才和他何树青见过,有张华胜的项目桥线,也还能找到堂而皇之的聚会理由——进一步磋商高新农业园区的筹建工作,可第三个人何树青似乎从来都未见过,他的工作似乎和何树青的工作也八竿子打不着,这人是气象局的局长田中奎,何树青虽然不认识他,但也不能对人家无礼,在电话里还是很客气地和他搭讪,只说了两句,何树青就被田中奎的话给搞懵了,因为田中奎说是他的大学同学,何树青在江城除了苏茜雯,还从未联系过同学,见有同学慕名寻访他,自然格外亲切,虽然他挖空心思也想不起有个叫田中奎的同学,但对他的邀请,何树青还是不敢怠慢,他怕是自己的罪过——将同学给忘了,便答应了他。
  中午刚下班,田中奎就接来了,何树青见到他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这会是自己的同学吗?看上去没有五十,也有四十七八,他何树青才多大啊?怎么会有这么大年龄的同学?估计是他的同学中,也有个叫何树青的同名同姓的人,一定是他搞混了,何树青这样猜想着来到田中奎的车旁。
  田中奎见到何树青非常热情,又是点头又是哈腰,还恭恭敬敬地递上一支大中华,只可惜何树青不会享用这名烟。
  “哎呀,我早就想来拜访你这个同学,但一直抽不出时间,正好今天相对清闲,才来会会你,请上车,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叙叙我们的同学情!这同学情可是最纯洁最珍贵的!”
  何树青稀里糊涂地上车后,才问他:
  “田局长你是哪一届的?”
  田中奎不好意思地说:
  “我是九九届的!咱们虽然不是同届,但也算校友,这同学间的友情可是最珍贵的!我们以后要多多走动,多联系哦!”
  何树青推算了一下,似乎觉得九九届的毕业生应该不是这个年龄段,又问:
  “你读书很晚吗?”
  田中奎更是觉得不好意思,干笑了几声,说:
  “说出来同学你别笑话我,我不是科班出生,我是函授毕业!”
  何树青这才搞明白,原来他只是在何树青的母校函授过,这也算同学?
  何树青突然在想,要是自己还在办公室内打杂,他会主动找上门来认这个“同学”吗?
  吃饭的时候,起初田中奎还算有风度,举止言谈不失文雅,但几杯酒下肚之后,田中奎就按捺不住发起牢骚:
  “他娘的,这世道不公平啊!我原来在江北区商业局当科长的时候,象潘俊生这些人都还只是个司机杂役,后来我和他一同调到开发区城建局工作,他还是我的下级,没想到他潘俊生靠着他有个漂亮老婆公关,这么快就爬到了规划局的局长宝座上,这是多么肥的差事啊!不像我这个气象局的局长,请你同学吃顿饭都搞得如此寒酸!”
  田中奎说完,端起酒杯,邀何树青喝酒:
  “都说战友情同学情最珍贵,来,咱们同学干一杯!希望我们珍惜这种情谊,相互帮衬着向前进!”
  何树青从他的话中,已经猜到了这个田局长约他吃饭的目的,就先发制人,说:
  “那就希望你这个学长多多关照我这个小兄弟!”
  田中奎却说:
  “要说关照,兄长我还指望着你呢!有机会还希望同学你在领导那里多替我美言几句!要是我能换个肥差,咱两同学聚会也不会手头紧巴巴,搞得如此寒酸!不是同学我自信,在区直单位的负责人中,论人品才能,我田中奎还是不错的,关键就是没有后台,现在我有了你这个同学做我的后台,我就对未来充满希望了!”
  他说完,又邀请何树青喝酒。
  这酒何树青却不敢喝,连忙说:
  “田局长你已经是正科,我还只是个副科,我怎么能当你的后台呢?这酒应该罚你,罚你说错了话!”
  田中奎突然把嘴凑近何树青的耳边,说:
  “同学你在我面前就别太深沉了,我都听说了,你的背景很不一般,就连刚到任不久的组织部长你都熟识,可见你官路通天啊!同学我没有什么野心,只希望换个肥一点的差事,我知道你去帮我疏通关系需要打点,我车上放有十万块钱,你先拿去打点,不够的再找我拿,事成之后,我会好好答谢你!”
  何树青总算搞明白了他请吃这顿饭的目的,别说他何树青没这本事,就是有这本事,他也不会替他办这事,他最讨厌虚伪的人,这家伙口口声声拿同学攀关系,还说同学情最纯洁最珍贵,原来都是**虚伪骗人的鬼话,这家伙其实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何树青帮他买官。
  想到买官,何树青又想到了柳芳,便想把他推给柳芳,就说:
  “田局长你别听信那些谣言,我那有什么官方背景?我真的帮不了你!刚才你不是说柳芳的爱人是你过去的同事吗?我听说柳芳对这的官场很熟,你何不找她帮助你找找关系?”
  田中奎叹息着说:
  “我不是没找过她,也是我命不好,去年底,她本来已经帮我活动得差不多了,准备将我调到区行业办去任主任,可是赶上区里的领导班子调整,老书记调走了,新来的吴书记很古板,谁的账都不买,据说他最听市委组织部闵部长的话,你不是认识闵部长吗?拜托你帮我疏通疏通关系,只要闵部长给吴书记打个电话,这事就成了!”
  何树青越听越明白,原来他们买官,都是在吴书记和闵部长那里碰壁后,才另寻出路,这让何树青很快联想到为什么突然会有那么多人开始巴结自己,恐怕他们看中的不再是他和罗区长罗小敏的关系,而是看中了他认识江珊的母亲闵部长。
  何树青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安,要是大家都这样捕风捉影地谣传,他真怕会殃及江珊的母亲,王姝月完全是凭她自己的才能考进了公务员队伍,为什么大家都非要把这事和闵部长联系起来呢?
  何树青虽然还不是很了解江珊的母亲,但他有一种直觉,他觉得江珊的母亲不是罗区长那种人,她似乎是一个为人正直,清正廉洁的好官,要是想拿钱去向这样的好官买官帽,那岂不是送死?何树青再傻也不会傻到往枪口上去撞。
  此时见田中奎也在求他帮助买官,就善意地提醒田中奎:
  “我说田局长,既然这事是在吴书记那卡壳,你就要把心思用到赢得吴书记的好感上,别再折腾了,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只是我的建议,供你参考!谢谢你今天的招待,我一会还要赶回去准备个材料,喝完这酒,我就先走了!”
  何树青说完,一饮而尽,然后抱拳陪着不是:
  “真对不起,我先告辞了!”
  何树青说完,不等田中奎说话,他就转身走了。
  何树青刚走出这个餐厅,就遇上了柳芳和朱丹,她们也是准备来这吃饭的。
  柳芳见到何树青,兴奋得要死,这几天她出了一趟公差,不在单位,好几天都没见到何树青了,回来就听说何树青认识闵部长,而且还帮助王姝月考进了公务员队伍,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可是如获至宝,她正愁没办法搞定这个女部长呢!
  “哟,何副局长也在这吃饭!好久不见,想死你了!你先别走,陪我们进去吃饭!”
  何树青刚找由头逃离这鬼地方,怎么敢再进去,连忙摇手:
  “我已经吃了,你们去吃吧!”
  柳芳见他不给面子,顿时阴沉着脸,说:
  “你这人也太不讲情谊了,就算你有组织部长这个后台,我柳芳也还是帮过你的人啊!太不够意思了!”
  柳芳说着,拉着朱丹就要走。
  何树青见她生气,连忙拦住她们:
  “你听我解释,我刚从这逃出来!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柳芳的脸色这才阴雨转晴,笑问:
  “是不是哪个女人又看上了你?”
  何树青狠狠瞪她一眼,责怪她:
  “你就不能说点正经话?快离开这,这个人你认识!”
  柳芳只好又换到去对门的酒店,找个位置坐下后才问:
  “到底是什么人让你紧张成这样?”
  何树青告诉她:
  “气象局的田局长,我根本就不认识他,非要缠着和我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