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29惺惺相惜终成爱29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在线书库经典名著。@@
  29惺惺相惜终成爱29
  何树青从这里出来就往市区赶,苏茜雯和他约好在市电视台门口等他。
  何树青赶到那里,苏茜雯已经等在门口,手里还拧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苏茜雯代何树青为她的家人准备的礼物。wWW.22ff.com
  苏茜雯见何树青今天穿的是她亲手买给他的唯一一套衣服,以为何树青还很珍惜这套衣服,心里觉得欣慰,只是这衣服的成色已经很旧,看起来显得有些寒酸。
  这套衣服还是苏茜雯上次带他去见她母亲,为包装何树青,苏茜雯买给他的一套像模像样的衣服,在何树青的衣柜里,除了杨欣悦上次在北京买给他的两套衣服,这套衣服就是他唯一的“门面装”,今天因为吴书记找他去谈话,他不敢穿上杨欣悦送他的那两套“奢侈品”,他回来上网查过,那两套衣服单价竟然价值六千多,要是穿上那衣服去见吴书记,还真不知道吴书记会怎么看他?出于心虚,他穿上这套“门面装”,没想到今天穿上它,还真派上了用场,又要去见势利的岳母大人。
  苏茜雯最了解她的母亲,知道她母亲长有一双以貌取人的势利眼,就带着责怪的语气说:
  “你怎么又穿这套衣服?难道这个夏天你就没买新衣服?”
  苏茜雯这话还真说对了,这个夏天何树青自己还真没买新衣服,就说:
  “穿这个不是挺好的吗?这还是你为我买的呢!”
  苏茜雯知道何树青的钱都全部寄回家去了,一想到何树青那穷酸的家,苏茜雯就为她的痴情感到不值,心里也有些不爽,有些不高兴地抱怨说:
  “不是我妈嫌弃你,就算你再爱父母家人,也要给自己添一点撑门面的包装啊!把钱都寄回家了,自己却过得紧巴巴的!连套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我怎么就爱上了你这么个穷小子!”
  这话深深地刺伤了何树青的自尊,过去他和苏茜雯在一起,他就最反感苏茜雯说他穷,他很想掉头离开,但又不忍心伤到苏茜雯,因为他也能从这话中,听出苏茜雯对他的爱,没好气地说:
  “我只知道人活着就要感恩,我的生命是父母给的,我就有义务和责任照顾他们,我的家庭条件就是这个样子,要是你也觉得我在高攀你,那我劝你还是不要带我去见你的家人了!”
  苏茜雯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激动,就口不择言地说错了话,她虽然嫌弃何树青的家庭,但她却深爱着何树青这个男人,尤其是经过这次感情的危机之后,她更加确定这个男人在心里扎根有多深,她可不希望刚刚得到缓和的关系又再度绷紧,连忙靠到何树青的身上,撒娇似的道歉:
  “对不起啦!谁叫你的心里只装有你的家人?完全没有替我们的将来着想!”
  苏茜雯说着,在大街上亲了何树青一口。
  何树青也不想伤她,就说:
  “我今天是头一次去你家,总得去买点礼物,你看买点什么好?”
  苏茜雯拧着手里的东西在何树青面前晃了晃,说:
  “礼物我都帮你准备好啦!快帮我拿着!”
  何树青这才从苏茜雯的手里接过那些提袋。
  苏茜雯腾出手来,便挽住了何树青的臂膀,拖着他走:
  “跟我来,去那边给你买套衣服换上,免得我妈又瞧不起你!”
  何树青其实很反感女人的这种虚荣心,很不愿意虚伪地包装自己,但为了照顾苏茜雯的感受,他还是跟她去了。
  苏茜雯为何树青换了一身行头,才拦个的士带着他回家。
  苏茜雯的家住在郊区的一个老镇上,离江北区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出租车载着他们来到苏茜雯的家门口,刚下车,苏茜雯的父母就迎上前来,虽然何树青看到她的母亲面带微笑,但他的眼前却不时浮现出上次来这时,她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提着扫把挡在门口,指着何树青破口大骂:
  “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白日做梦!…….”
  她的这幅模样和她说过的这句话,这些年经常在他脑子里打转,现在看到她和善堆笑的面容,一下子还很难切换画面,他本想叫她一声伯母,却叫不出口,只好尴尬地对他们挤出一丝笑脸,只是这笑脸比哭脸还难看,还是苏茜雯的母亲转弯快,歉意地说:
  “小何啊,过去是我不对,请你不要记恨我!你要理解做父母的心情!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找到一个好的归属?”
  何树青从苏茜雯母亲的这话中,看得出她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虽然势利点,但不虚伪,她说得没错,哪个父母不是希望自己的儿女能有好的姻缘,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呢?
  何树青突然有些体谅这当母亲的一片苦心,就说:
  “是我自不量力,我不怪您!”
  她的母亲却说:
  “是我眼拙,没看出你还是只绩优股!…….”
  苏茜雯的父亲见她母亲把话越说越露骨,就打断她:
  “你看你,把孩子们堵在门口,还不快请他们进去!”
  苏茜雯的母亲这才热情地说:
  “雯雯,快带小何进去坐,我去厨房做饭!”
  苏茜雯却拽着她的母亲说:
  “妈,你先别走,树青还为你和爸带来好多礼物,你进,看喜不喜欢?”
  苏茜雯的母亲这时笑得合不蚂,连忙说:
  “只要是你们的心意,我都喜欢!你们进去喝茶,我还有好几个菜要做,一会你的舅舅和舅妈就要到了!”
  苏茜雯这才和她父亲陪着何树青进屋。
  苏茜雯的家里还算富裕,父母虽然没有工作,但在这小镇上开了个超市,雇佣了七八号人,每年也能为他们赚个十多万块,住的房子也很宽敞,是八十年代他们家自己建筑的两层小楼房,房子后面还有一个六七十平米的院落,对两个五十来岁的老人来说,这样的生活环境算得上是无忧无虑的世外桃源,可是她的母亲并不满足这样的生活,她一直就希望苏茜雯能嫁到豪门官家,好让他们也跟着过上更奢华的生活,这才一直不同意苏茜雯和何树青交往。
  何树青跟着苏茜雯进到屋内,在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各种点心和水果,看得出她的父母还是花了一番心思精心准备了这次招待。
  何树青跟苏茜雯的父亲聊了一会,苏茜雯的舅舅和舅妈就到了,他们是开着自家轿车来的。
  苏茜雯的舅舅今天对何树青的态度大变,人还没进屋,声音就飘到了屋内:
  “雯雯,我的侄女婿到了吗?”
  苏茜雯听到她舅舅的声音,连忙迎出去,何树青也跟着迎出去。
  她舅舅叫关山洪,今年四十五岁,身材很魁伟,苏茜雯似乎就遗传了她母系家族的基因,身材才那么高;苏茜雯的舅妈叫杨颖,比她舅舅小四岁,也有一米六六的样子,也许是她会保养,她的实际年龄看上去似乎没有四十岁。
  让何树青和苏茜雯意外的是,跟着他们进来的还有个陌生女人,这女人大约三十多岁,她的长相何树青似乎很面熟,但一时半会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关山洪见到何树青,亲热地叫他,简直就象亲密的家人一般,完全没有那天在他办公室里的那种架势:
  “树青啊,听说你要来吃饭,我和你舅妈特意赶来陪你这个娇客,我们还带来了一个贵客,你过来,我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单位的王科长。”
  何树青和苏茜雯连忙上前。
  关山洪对那女人招招手:
  “王科长,你过来,这就是我们家雯雯的男朋友小何!”
  那女人连忙上前向何树青伸出手,笑容可掬地和他打招呼:
  “何副局长你好!我听姝月说,你是个难得的好领导,早就想去拜访你,只是没合适的机会,今天听说你到茜雯家吃饭,我才追着你舅舅和舅妈赶路过来!一来想认识你,二来也是感谢你对我小妹王姝月的关心和照顾!”
  何树青这才明白这女人是王姝月的姐姐,她们有些相像,难怪何树青感觉在哪见过。
  何树青只是没想到她会认识苏茜雯的舅舅,还跟到这来。
  这时,苏茜雯的母亲也已经出来,见到王姝月的姐姐似乎很熟识,热情地欢迎她:
  “哟,王科长稀客啊,快屋里坐!”
  王姝月的姐姐很会说话,拉着苏茜雯母亲的手夸道:
  “茜雯真有眼光,为您找了个能干的好女婿!”
  这话让苏茜雯的母亲听到很不自在,但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尴尬地笑笑,吩咐苏茜雯:
  “雯雯,快带客人去屋里坐!”
  关山洪却说:
  “雯雯,你带舅妈和王科长先进去,我和树青在外边吹吹风,随便聊会!”
  苏茜雯便带着她们进去。
  关山洪等大家都进去之后,才靠近何树青,亲切地拍拍他的肩,说:
  “树青啊,其实我一直都很看好你,希望你和雯雯能结成夫妻,只是雯雯她妈死脑筋,一下子转不过弯来,我花了很多心思,才劝说她改变了心意,她已经同意你和雯雯交往,从今往后,大家都是亲戚,希望你不计前嫌,好好和雯雯相处,如果你们想结婚,那舅舅就资助你们五万,算作舅舅给你们的结婚礼物,你们也都不小了,该成个家了!”
  何树青这回才相信时来运转,不过他很清楚,这运气是杨欣悦带给他的,他没想到一个杨欣悦的出现,会给他的人生以及他的工作和生活都带来如此大的影响,不仅仕途有了转机,他的朋友也突然多了起来,就连最瞧不起他的准岳母也转变如此之大,他知道这些人看重的不是他何树青这个人,而是看重他不可告人的人际关系,他虽然觉得很滑稽,但还是在这些人对他态度的转变中感到一丝欣慰,他更加觉得这个世道太现实!太世俗!
  何树青没想到苏茜雯的舅舅会主动提及他们的婚事,这让他没有思想准备,在他认识杨欣悦之前,他是很希望和苏茜雯结婚,但现在,他却很彷徨,也很犹豫,不仅仅是因为他还没淡忘那丑陋的一幕,最主要的还是杨欣悦在他的心中,已经有很重的分量,便搪塞说:
  “谢谢舅舅成全我们,但结婚的事,我目前还没有这个能力考虑,我母亲还住在医院里,每天都等着我寄钱回去治病!恐怕婚事还得往后拖一拖,总不能太委屈茜雯吧!”
  关山洪笑道:
  “我只是提个建议,这事由你和雯雯自己去决定,反正舅舅我支持你们!”
  关山洪说完,突然话锋一转:
  “我想问你个问题,市委组织部的闵部长你认识她吗?”
  何树青一头雾水,他怎么会认识市委组织部的闵部长呢?别说不认识,要不是关山洪此时称呼组织部长姓闵,他连组织部长姓什么都不知道,用困惑的眼神看着关山洪,摇摇头,说:
  “不认识,我怎么可能认识闵部长呢?”
  关山洪的脸上掠过一丝疑云,似乎不信,说:
  “我怎么听说闵部长对你特别关注呢?”
  这话让何树青摸不着头脑,也有些惊讶,他何树青算什么人物?值得市委组织部长关注他?一定是大家误会了!就说:
  “这可能是个误会,闵部长关注的一定不是我,而是我们单位提副科的事,有个情况可能您不知道,当时提副科的时候,发改局报上去的人并非是我,而是我们单位的张华伟,就因为他的上报材料中,用了我的一篇调研文章,才惹出了麻烦,这才阴差阳错地将副科砸在了我的头上!”
  关山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半晌没有说话,沉思良久,才问:
  “你真的不认识闵部长?”
  何树青觉得关山洪有些小题大作,笑道:
  “我说的当然是真,我真不认识闵部长!”
  关山洪的脸上似乎露出失望的表情,说:
  “那等会王科长要是问及你这个问题,你就模棱两可地回答她,不要让她知道你和闵部长没什么关系,要知道在官场上混,只有表现得让人摸不透你,别人才会敬畏你,才没人敢轻视你!”
  何树青似乎明白了今天这顿饭的背景,虽然他还搞不清关山洪为什么将王姝月的姐姐带到这来,但他猜到,可能是王姝月的姐姐有求于闵部长,才千方百计地想让何树青牵线搭桥,估计关山洪就是想利用这一关系在他们面前卖乖摆谱,但没想到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何树青觉得苏茜雯的这个舅舅虚伪得很搞笑,但却不敢笑出声来,好在苏茜雯在喊他们去吃饭,何树青才无需在这应付这个虚伪的舅舅。
  饭桌上,王姝月的姐姐王姝妍在敬酒的时候,终于道破了她此行的目的,原来她还真是有求于何树青,再过几天,就是市里招考公务员的日子,她希望何树青帮助找闵部长走走关系,好让王姝月顺利考入公务员队伍。
  这下还真难到了何树青,他既不能说白他和闵部长没什么关系,又不好意思撒谎,只好支支吾吾地说:
  “这个……,我恐怕是有心力不足!”
  关山洪却在一旁插话说:
  “树青啊,既然王科长这么信得过你,你就试试呗,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就设法到闵部长那走动走动,就算事情办不成,我想王科长也不会怪你!”
  关山洪说完,还偷偷向他使个眼色。
  何树青知道有些当官的人很虚伪,但还没见过象关山洪如此虚伪的人,何树青最厌恶虚伪和欺骗,却无奈关山洪事先有叮嘱,此时他不得不附和着关山洪撒谎:
  “那我托人帮助问问!”
  何树青说完这话,就在心里后悔,他能托谁帮这个忙呢?
  在这顿饭局中,关山洪将何树青吹捧得很高,几乎把他吹捧成了闵部长的亲信,可何树青却连这个闵部长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
  晚上回去,何树青喝了很多酒,关山洪用他的车将他们送到了苏茜雯住的地方。
  苏茜雯搀扶何树青进屋后,何树青倒在沙发上就睡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看见苏茜雯也趴在沙发上睡觉,怀里还抱着一个大大的牛皮信封。
  何树青惺忪地眨眨眼,好奇地拿手去摸那胀鼓鼓的信封,见里边是棱角分明的东西,似乎是成捆的钞票,何树青很好奇,就推醒了苏茜雯,问她:
  “你抱着的是什么?”
  苏茜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才发现刚才趴在沙发上睡着了,见何树青已经醒来,突然兴奋起来,坐起来拍拍那信封说:
  “我们有钱结婚啦!这是那个王科长送给我们的结婚礼物,她出手还真大方,一下子就送了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