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27惺惺相惜终成爱27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在线书库经典名著。@@
  27惺惺相惜终成爱27
  来到张华胜的办公室,何树青为之惊讶,这办公室真气派,比杨欣悦的办公室还大,装修也更奢华。
  何树青还没来得及欣赏这里的装修,就被里边的几个人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这办公室内除了张华胜,还有五个人,其中有两人他见过,一个就是柳芳的老公潘俊生,另一个就是开发区国土局的局长贺中武,虽然另三位他不认识,但他已经猜到一定也是哪个区直单位的领导。22ff。com
  张华胜见何树青到来,连忙热情地迎上前来,伸出双手和何树青握手,欢迎何树青:
  “首先我祝贺何老弟荣升为副局长,然后再欢迎你何副局长走马上任就能来这关心兄长的公司,快请进!欢迎欢迎!”
  这时,在坐的其他几个人见张华胜和何树青称兄道弟,也都跟随张华胜迎上前来,热情地欢迎着何树青的到来。
  何树青生平第一次如此受人尊重,还真不适应,很不自然地和大家握手打着招呼,紧张得浑身都在冒汗。
  从这些人的自我介绍中,何树青认识了另三个人,一个是江城市招商局的副局长马华,另一位是开发区城建局的局长丁承志,还有一位是开发区公安局分管自然的副局长王惟一,何树青过去大部分时间都关在办公室里替领导写文章,自然没和他们打过交道,也就不认识他们。
  何树青虽然和这三个人是初次见面,但这三个人却对他是一见如故,在和他们的短暂寒暄中,这些人都提到了罗副区长和罗行长,尤其是那个市招商局的副局长马华,还趁着这些人和胡玲亲热打招呼的时候,将他拉到一旁,巴结似的小声对何树青说:
  “何老弟你为人真低调,有周副市长这样的关系都不对外张扬,真难得!现在周副市长是分管招商局的领导,他可是我们招商局的顶头上司,要是何副局长什么时间方便,希望能去我们那走动走动,也好让我沾沾你老弟的光!”
  何树青终于明白这些天来,为什么那么多单位的一把手都会向他伸出橄榄枝,原因就是他们将他何树青的背景想像得太复杂,不是将他当成了周友键妻子的表弟,就是将他视为了区长大人的得意门生,有的或许把他当成了罗小敏的恋人,真是滑稽可笑。
  何树青对这样的认为,还真不好解释,干脆就一笑而过。
  这些人和何树青见面寒暄之后,免不了要和美丽的胡玲寒暄,然后张华胜才招呼大家坐下,让跟进来的女秘书沏茶。
  大家又相互寒暄一阵,张华胜才言归正传:
  “今天我邀请各位来这,有两层意思,一个意思是我的这个好兄弟刚刚荣升为开发区的副科级干部,想和各位一起为他庆贺一番;另一个意思就是我们的高新农业园区项目即将上马,我想在项目上马之前,用这个方式向各位领导通报一声,还希望各位以后在这项目的筹建中,鼎力相助!”
  在坐的人除了何树青没有发言,一个个都连忙表硬态响应。
  张华胜见何树青没有说话,笑道:
  “老弟,我知道你还没接到有关通知,但我要告诉你,你已经是这个项目指挥部的副总指挥,虽然总指挥不是你,但那只是常务副区长挂的头衔,你这个副总指挥才是真正替区政府在项目上管事的人,在这个项目建设过程中,你可要多为兄长我排忧解难哦!”
  何树青虽然还不清楚组织上到底是怎么安排他,但他相信张华胜和胡玲敢如此说话,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音讯,就说:
  “如果张总所言属实,我自然会尽力服务好这个项目!只是不知道组织上最后到底怎么为我分工!”
  张华胜和胡玲一样表现得很自信,说:
  “请你相信我,我张华胜虽然只是个生意人,但我的建议在这开发区还是很管用的,我已经建议让你到这个项目上负责,那就绝对没问题!”
  何树青这才听明白他的话,他今天让胡玲将他何树青请来,就是想讨好卖乖,好让他何树青知道他这个官是怎么得到的,这也就在暗示他何树青,——接下来你何树青就应该知道如何替他张华胜的公司排忧解难了!
  张华胜见时机成熟,就去他的办公桌上取来一张图纸,展开在大家面前的茶几上,拿着一只铅笔指着一个用红笔画出的大方块说:
  “我们的高新园区选址就在这!初步打算占地四千亩,今天在这里,我就先将这个商业机密透露给大家,让大家帮我出谋划策,从争取最优惠的政策,到最后的拆迁建设,我们一起来合计一下,看怎样展开工作,才更有利于项目的建设!”
  何树青仔细看看那图纸上圈出的位置,这可是临江的一大片良田,他打心里惊叹,这张华胜还真是个精明的商人,选准的位置可是开发区最具发展潜能的地方,不仅地势平展,土地肥沃,这个地方要是有一座大桥连接江北,那就是通往江北最近的地方。
  何树青很快联想到了晚霞小区的地块运作痕迹,他似乎有一种直觉,觉得张华胜在这打造高新农业园区是假,利用他的关系运作抢占这块地的主导权才是真,若真是这样,这个高新农业园区的项目建设,又将是张华胜他们大势敛财的幌子,何树青想到这里,当初为罗区长重视发展高科技农业的那股热情,突然淡化不少,不过,他还是希望参与到这个项目的建设中,他希望能看到这些人到底是如何通过官商勾结,狼狈为奸,将农民手中的自留地慢慢吞噬过来,一步步将其转化为敛财的工具,这种好奇心驱使他用心地关注着这些人如何对张华胜出谋划策。
  首先是市招商局的马华先发言,他主要是告诉张华胜该如何打着招商这一幌子,向各级政府争取更多的优惠政策,从他的发言中,何树青总算明白了一些,这个项目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外商投资,而是张华胜他们故意和马华他们造的声势,所谓的台商投资,其实就是个骗局,他们想骗的就是各级政府和人民,在这行骗的过程中,象马华这类官员,其实就是国家干部队伍中的“内奸”,他们出卖的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捞取的是张华胜给他们的好处。
  马华发言之后,国土资源局的贺中武又从土地征用政策中帮助张华胜找取政策优势和政策漏洞,何树青渐渐明白,这个张华胜为什么在运作晚霞小区的地块时,对政策会把握得如此到位,每个步骤都结合得井井有条,原来都是各个部门的一把手在和他一起运作,在这游戏中,似乎裁判和运动员都成了狼狈关系,这个运动员不胜出才怪!
  轮到潘俊生发言的时候,他问张华胜:
  “这南北大桥的立项工作进展得如何?”
  张华胜连忙打断了他的话,说:
  “这大桥建与不建,与我们有何关系?我们只管做好自己的事!”
  潘俊生见张华胜这么说话,知道说漏了嘴,就没再说这桥的事,便询问张华胜对这个项目红线图怎么定位,张华胜用手敲着那张图纸,说:
  “我希望红线图就这么定!”
  潘俊生似乎有些犯难,指着靠近开发区中心的一块地说:
  “可这块地市政府已经要求预留下来给江城大学建实验基地,恐怕难改规划!”
  张华胜却说:
  “你就不能把他们的拐点坐标挪动一下吗?这个位置可是最好的地方!”
  潘俊生只好说:
  “那我尽量想想办法!”
  何树青从潘俊生对张华胜的态度可以看出,他潘俊生对这个张华胜是毕恭毕敬,可见张华胜是绝对控制着他潘俊生,何树青只是不清楚张华胜凭什么可以让潘俊生乖乖听话?
  城建局的丁承志和公安局的王惟一都对张华胜建言,要张华胜抓紧催促区政府就这个项目的建设召开一个专题办公会议,形成一个会议纪要,将各项优惠政策和重点支持部署都列入会议纪要内,好让他们的工作好出师有名。
  何树青终于明白,难怪他张华胜的生意做得如此顺畅和成功,原来他的背后,都是这些部门的重量级人物在帮助他献计献策。
  张华胜见大家都轮流发言,唯独何树青又没有说话,就问他:
  “何老弟你有什么好的计策?”
  何树青笑道:
  “我这人刚学做事,要资历没资历,要经验没经验,哪能有什么好的计策?还希望各位领导多教教我!”
  张华胜见何树青说话谨慎,也就没有强求他说什么,便站起来挥动着他的右手,那气势犹如当年的毛爷爷指点江上的味道,**昂扬:
  “各位,这片荒滩,就是我们大家铸就辉煌的地方,我相信用不了五年,这个地方就会焕然一新,焕发出勃勃生机,我张华胜向来不是个吃独食的人,在坐的各位都是我张华胜的领导加兄弟,我也就不顾及什么,打开窗户说句亮话,如果在坐的各位看好我张华胜的为人和这个项目,那就请和我一起在这施展拳脚,在坐的每个人,我都会为你们预留一个点的股份,各位请象征性地交个二十万的股金,以谁的名义都行,只是现在风声比较紧,还希望各位选好这个名义上的角色!免得留有后患!”
  何树青听到这话惊讶不已,二十亿的投资项目,至少注册资本也在一亿以上,一个点的股份就意味着是一千万的投资,只需交二十万,多划算的事啊!
  不过,何树青很清楚,精明的张华胜不会无缘无故地让这些人占他便宜,他知道张华胜看中的是这些人手中的权力,只是没想到这权力的含金量会如此之高,他张华胜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手笔,这哪是一般商人可以做到的?也难怪现在当官的大多愿意和富商交往,也难怪贫富差距会越拉越大,而且是握有大权的人越来越富,实力越强的商人越来越富!这种见怪不怪的现象似乎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异常,但仔细探究,你会发现,这些权力的过度集中和没有有效的监督机制去制约这些掌权人,才是滋生贪官和腐.败的温床,也才导致了反腐是越反贪官越多,贪腐的形式和花样也越来越多。
  何树青这回才真正开了眼界,亲眼目睹了官商勾结的雏形,虽然这雏形还不够清晰,但他已经为之震惊,他没想到这权力会如此值钱和诱人,难怪柳芳会说投资办实业还不如花钱买官做!或许当官发财论就是这么来的!
  在坐的人听到张华胜的话自然是欣喜若狂,虽然都没有明白表态接受他张华伟的好意,但那兴奋劲已经都告诉了张华伟乐意笑纳,唯独何树青是胆战心惊,他知道这一千万意味着什么,要是东窗事发,那可意味的是法律的严厉制裁。
  张华胜是个老江湖,当然看得出大家各自的内心和顾虑,就说:
  “这事我只是个提议,大家响应与否,由大家考虑之后自己决定!今天的正事就聊到这里,接下来我请各位去会所消遣消遣!据说会所里新到好多佳品,请大家去品尝一下,今天公安局的王副局长在这亲自为大家保驾护航,大家不要有任何顾虑,尽情享受,享受完之后,我在酒店设宴款待各位!”
  何树青听到张华伟又要带他去会所,虽然不知道他说的品尝佳品是不是就是享受那种服务,但他还是怕去那种地方,因为他自己都没有信心可以抵挡那里的诱惑,连忙婉拒:
  “张总,要是没别的事,会所我就不去了,我还得赶回去,单位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呢!”
  张华胜却说:
  “老弟,现在你可不能走,要是你走了,大伙会怎么想?俗话说,只有吃喝玩乐都绑在在一起的朋友,才可以信赖,难道你是信不过大家吗?”
  何树青这才意识到杨欣悦说过的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回他还真由不得自己了,只好坦诚地向大家解释:
  “各位领导,我还没结婚,真的还不想去那种地方!”
  这些人听到何树青这话,都面面相矑,都有些尴尬,张华胜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
  “老弟啊,你这话不是在骂大家都是坏男人吗?”
  何树青连忙解释:
  “大家不要误会,我没那意思,只是我自己还不想那样!”
  这时,市招商局的马华走到何树青的身边,将他拉到一边,小声说:
  “何老弟,老哥我比你虚长几岁,是过来人,我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但是,要是你不去,大家就会在心里对你设防,以为你是信不过大家,以后你就很难融合到这些朋友圈里,而官场又很看重人脉关系,要是你不合群,必将被边沿化,听老哥的,跟大家一起去吧!”
  何树青还真为难起来,就在这时,胡玲走了过来,笑道:
  “我说你何副局长还真没出息,怕女朋友怕成这样!你以为大家让你去会所就一定要干出对不起你女朋友的事吗?走,我陪你一起去,到了那里,要是被你女朋友怪罪,我去帮你作证!”
  胡玲说完,将嘴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
  “我陪你去洗脚!”
  何树青见所有人都不让他走,这才无奈地跟着他们去那会所。
  这回他们是从酒店直接走后门进去的,刚来到会所内,何树青就看到了那个刘菲菲经理,只不过她此时似乎没认出他,她的注意力不在何树青身上,而在张华胜这个老板身上,热情地迎上来和张华胜打招呼:
  “张董好!这些贵客要去几楼消费?”
  张华胜一副老板的口吻,告诉她:
  “这都是自家人,带去四楼贵宾厅,安排人好好伺候!”
  刘菲菲这才明白张华胜的意思,这个会所的四楼是高档会员区,可以享受全方位的服务,一般人还不能去那,因为他们怕是盯梢的便衣和媒体,所以只有考察筛选的高档贵宾,才可以上四楼享受这里的服务。
  刘菲菲见都是些可以敞开服务项目的贵宾,就没了顾忌,这才妖冶地和她熟识的人打招呼,何树青见她和公安局的王惟一很亲热,就知道这个王惟一肯定是这的常客,这才明白了这么大个休闲中心,为什么还敢藏污纳垢,就因为有这些公安局的领导当他们的保护伞。
  何树青上次跟着方大成来这,这里的管理人员还防了一手,只带他上到三楼,当时方大成让妈咪帮他叫的小姐是从四楼叫下来的,何树青还不知道四楼是公开开放的地方,刚到四楼,他就被好几个穿梭在走道内的三点装女孩们所震惊,这些女孩一个个**动人,貌美如花,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还那么皓白耀眼,罩衣都只罩住了山峰的一小半,露出的不仅是圆弧和沟壑,更多的是激起男人欲望的性感。
  这些男人早都看得目瞪口呆,一个个都在不停地吞着口水,这里的气氛顿时暧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