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25-1惺惺相惜终成爱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111
  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txt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
  111
  25-1惺惺相惜终成爱22ff。com
  何树青又想骂他,看见柳芳和周裴雅已经走来,就没再说话。
  她们人还没走近,柳芳就在问何树青:
  “怎么样?你能请假吗?”
  何树青告诉她们:
  “今天你们帮我做了那么大个单,经理当然会同意,接下来就该我兑现承诺,我请客答谢你们二位!”
  柳芳见何树青这么说,冲她诡秘地一笑,说:
  “那我期待你的答谢!”
  他们更衣出来,周裴雅异常兴奋,喜气洋洋地说:
  “我带你们去个地方,保证那地方好玩!”
  何树青见周裴雅自告奋勇地要替他挑选地方,也就只好随着她,只是在心里祈祷,希望她千万不要去那些太奢侈的地方。⌒米⌒花⌒在⌒线⌒书⌒库⌒
  ook.
  柳芳和周裴雅都开有车,柳芳上车后,叫喊着何树青:
  “何大主任,你上我的车!”
  何树青见到这架势,知道这两个女人想将他和吴向飞分开,就问吴向飞:
  “你是想上周总的车还是跟我去坐柳科长的车?”
  吴向飞当然想上周总的车,他现在很希望和他的上司搞好关系,好得到她的帮助,就冲何树青坏笑一下,小声说:
  “那柳科长那么喜欢你,我就不破坏你们的好事了!”
  他说完,就向周裴雅的车走去。
  何树青淬他一口,追着他说:
  “你这小子当心成了好色的公蝎子!”
  何树青见吴向飞头也没回,只好去上了柳芳的车,坐到柳芳的旁边。
  何树青刚上车,柳芳就冲他邪恶地一笑,问他:
  “你刚才对吴向飞说了什么?”
  何树青没有回答,只是问她:
  “那个周总不会存心害他吴向飞吧?”
  柳芳笑道:
  “难怪你会把吴向飞比作公蝎子,你的意思是怕周总是母蝎子?难道蝎子**之后,母蝎子就真的会吃掉公蝎子?”
  何树青没想到柳芳的听力真好,这么远都能听到他的话,用惊讶地眼神看着她,说:
  “我只是听说过这个传说,但愿周总对吴向飞没有恶意!”
  柳芳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打了何树青一下,笑骂:
  “你这家伙疑心真重!难怪怕和我有肌肤之亲,难道你把我当成了母蝎子?”
  何树青见柳芳又把话题转到他们身上,连忙打岔:
  “你看周总他们已经走了,快开车!”
  柳芳却说:
  “今晚你打算怎么谢我?”
  何树青明白她问话的意思,却顾装糊涂,说:
  “咱们这不是去喝酒吗?待会我一定多敬你几杯!”
  柳芳突然拿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然后又突然抓到他的裆下,见他那东西坚硬如铁,笑道:
  “你这东西都知道该怎么答谢我了,你还在装糊涂!你再装糊涂,当心我将它折断!”
  何树青这才发现他那不争气的东西见不得性感女人,一见到性感女人就高昂着头,羞愧地撇过脸去,挣扎着挪动身体,想摆脱柳芳那放肆的手。
  可柳芳那嫩手看似娇小柔弱,此时却很有力,她使劲抓住那东西不放,还使劲揉搓,笑道:
  “我就不信你何树青能坚持得住!”
  何树青还真快坚持不住了,慌忙用力掰开她的手,说:
  “你别胡闹,快开车,不然快跟不上他们了!”
  柳芳见何树青已经憋得气喘吁吁,知道再揉几下他就会山洪暴发,她不想这么便宜他,还指望何树青留着那洪峰去冲垮挡住她潮水的堤坝呢!便汀手,放肆地笑起来,笑得她那胸前的花枝乱颤。
  “我暂且放你一马,但今晚要是你不能随我愿,我一定要将你那东西折断!”
  她说着,边开车去追赶周裴雅他们。
  何树青这才想起问柳芳:
  “你说周总三个月之后会给吴向飞开多少钱的工资?”
  柳芳扫他一眼,说:
  “四千左右吧!”
  何树青好奇地问:
  “周总先让我去帮她,不是说可以开三十万的年薪吗?我和吴向飞比,就是比他多一张本科文凭,其实吴向飞在经商方面,比我有才多了,这待遇的差距是不是也太大了?”
  柳芳呵呵一笑,说:
  “你知道现在江城的社会平均工资是多少吗?还不到两千呢,能给他四千,已经算高薪了,他吴向飞怎么能和你比?他有什么人脉关系可以让周总利用?罗区长和罗行长能去帮他吗?”
  何树青这回总算明白了,周总想用三十万聘请他,不是看中他何树青的能力,而是看中他和罗区长和罗小敏的人脉关系,他马上就联想到,费总要花一百万聘请他,恐怕也不是看中他何树青的能力,而是看重杨欣悦手中的权力,他又开始犹豫要不要考虑还去费总的公司。
  柳芳见何树青突然沉默起来,以为他对吴向飞的薪酬不满意,就说:
  “你就别替他吴向飞操心了,说不定他吴向飞比你开窍,能把她周总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周总一高兴,会给他个几十万,现在周总缺的可不是钱,缺的是可以带给她快乐的男人!”
  何树青见柳芳这么说,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这女人已经堕落成这样,她或许找的不是工作上的帮手,而是可以供她消遣的玩偶和宠物,于是问柳芳:
  “你是说周总只是想找个玩偶帮她?”
  柳芳瞥他一眼,说:
  “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玩偶?那是潜规则,现在哪里不存在这个?你不要以为这是男人的特权,女人一样可以享有这种特权!他吴向飞现在缺的是工作和钱,而她周裴雅缺的是心仪的男人,这也算是各取所需,也算是一种互补性的交换,现在什么不是交换?她这么做难道不对吗?”
  这话让何树青看清了这些女人的处事态度,虽然他很难接受这样的观点和态度,却无言以对,仔细想想,柳芳说的也确实是那么回事,现在人情世故都是那么的现实和丑陋,哪里还存在无缘无故的爱?也难怪柳芳她们会把交换看得那么重!
  柳芳见何树青没有答话,接着说:
  “现在也许只有我这样的女人最傻,还在傻乎乎地不思回报的帮你何树青!”
  何树青见柳芳说这话的时候,心事重重,也不知道这女人是在演戏还是发自内心,也就默然地望着前方,不理不睬。
  柳芳似乎意犹未尽,继续她的独白:
  “实话对你说吧,你是我迄今为止见到的最心仪的男人,我才这样对你,要是你能开窍,能够真心对我好,把我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别说我可以去帮你卖官,就是送你房子车子,对我柳芳来说,也不是问题!只可惜你太死脑筋!”
  何树青见柳芳说这话的时候,从容自如,一点都不脸红,可见她把道德廉耻早忘到了九霄云外,可她居然还觉得自己比周裴雅高尚纯情许多,何树青真不知道像她这样的女人到底还在不在乎她们的老公和孩子?好奇地问她:
  “我想问你,你我私下这样随便也就罢了,我就搞不懂,你在公开场合也毫不顾忌大家的感受,难道你就不怕被人瞎猜疑?难道你就不怕被你老公误会?”
  柳芳哈哈大笑,说:
  “我在乎谁?我管他潘俊生怎么想?我这辈子已经够对得起他了!为了他的前程,我该付出的已经付出了,他对得起我吗?现在我只想无拘无束地享受属于我的人生,这人生在世,就那么短暂的几十年,过去忍辱负重打拼这么多年,该吃的苦,该遭的罪,该受的屈辱,我都已经尝试过了,庆幸的是这些罪没有白遭,还是为我带来了一些利益,我是个野心不大的女人,现在权力对我来说,已经不太看重,因为我就这能力,给我再大的官,我都当不了!利益对我来说,虽然我很看重,但它要是比起幸福快乐来,我现在宁愿要快乐!”
  柳芳说着,又瞥了何树青一眼,叹息一声,接着说:
  “我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有遇到一个真心对我好的男人!如果哪个男人能真心对我,我愿意为他去赴汤蹈火!”
  柳芳说完,深情地看了何树青一眼。
  何树青虽然不知道柳芳这话是真是假,但相信她还是很渴望真情真爱,就说:
  “人心都是肉长的,都是将心比心,以心换心,既然你当初能嫁给你老公,就说明你还是爱他的,为什么就不能和他好好相爱,用你的真情真意去感动他呢?要是以你现在的状况,在外无所顾忌地和异**往,你说他会真心爱你吗?”
  柳芳轻蔑地哼了一声,目视前方开车,半晌才说话:
  “说出来你也许不会相信,他潘俊生为了自己能够升迁,可以将他的老婆送给领导享用,你相信吗?”
  何树青还真难以相信,愕然地看着她,惊讶道:
  “有这事?”
  柳芳麻木地一笑,说:
  “你还会劝我去真情真意对他好吗?”
  何树青真的无语了,他没想到这个**不羁的柳芳原来是被她的老公一手造就的,真是滑稽无耻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