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23惺惺相惜终成爱23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如果您觉得这个小说好看,推荐给朋友们吧,这里是米花在线书库,好书多多,,力求全文字,争取全txt
  惺惺相惜终成爱
  应副局长见何树青这么说,以为他想揭发石明浩,眼睛又泛起了光亮,追问他:www@22ff!com
  “你到底怕他什么?”
  何树青突然发现自己又说漏了嘴,连忙说:
  “没什么,我的意思是说,他是局长,他在这可以说了算,我真的不想和他正面起冲突!”
  应副局长看得出何树青有隐情瞒着他,就说:
  “小何啊,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我,但我可以以我的人格向你保证,我应方伟是个受党教育多年的党员干部,有着最起码的良知和觉悟,如果你真的知道些什么,就不要瞒着我,让我们大家一起与贪腐作斗争,应对不测的风险,这样做既有利于党和人民的事业,也有利于你个人的健康发展,因为我也替你担心!”z米z花z在z线z书z库z
  ook.
  何树青从应副局长这话里,可以听出他也似乎察觉到了石明浩狰狞的一面,但他还是顾虑重重,加上他或许是要离开这的人,也不想在离开前惹出麻烦,就说:
  “应局,我信得过您,但我现在真的折腾不起,我一家人的生活命运都靠我支撑着,今天您让我做的这个方案,我会按您的意思做好,但我希望您不要以我的名义提交到班子会去讨论!如果班子会能够通过,我严格执行就是!”
  应副局长听到何树青这话,虽然不甚满意他的是非观和善恶不分明的态度,但也理解他的顾虑和担忧,毕竟他也感觉到了这里的复杂与险恶,他已是将生死置之度外才敢大胆工作,尽管他觉得何树青不应该怕死,但他还是不想强求于他,毕竟他何树青的生命确实维系着他整个家庭的命运,就说:
  “我答应你,你将方案做好后,直接交给我就是了!”
  何树青从应副局长那里出来后,接着继续去拜访感谢那些资助他的人,但在接触的这些人中,他突然感觉到了意外的压力,好几个人都拿出招待费的单据找他签字报销,而且开支金额都不小,他现在才意识到,大家为什么突然会对他的态度变得那么热情,还慷慨资助他母亲的医药费,原来他们也是未仆先知,都看中了他何树青可以在报销单据上签字的那只手,他真想将这些资助的人情钱退还给他们,但他又怕这样做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孤立,只好反复向他们解释:
  “很抱歉,领导还没有对我授权,我不敢签这字!”
  中午吃饭的时候,何树青的电话响个不停,都是约他吃饭的电话,何树青有了这人情钱的教训,他一个宴请都不敢去参加,因为他知道没有免费的午餐,就只好撒谎说要去市内办事。
  他以为找到这个托词就可以婉言谢绝那些吃请的人,却不料他刚跑到楼下,楼下的同事又拦住他热情不已,何树青只好告诉他们:
  “各位,对不起了,我有急事要去市区,改天陪你们聊!”
  有车的同事听说何树青要去市区,就要亲自开车送他去市区。
  何树青这才相信了柳芳的话,这当官和不当官就是不一样,虽然大家盯着他的,只是他手中即将拥有的权力,但这权力却抬高了他的身价,给足了他的面子和尊严,只是这运气来得太突然,砸在何树青的头上简直让他无福消受,甚至还觉得是个负担。
  好在一个电话解救了他,这电话是江珊打来的,她说她已经来到了他的单位门口,何树青便正好以此为由头,慌慌张张地走出办公大楼,见江珊正站在对面的马路边,便向她挥挥手,然后回头婉拒这些同事:
  “对不起,我中午有约,改天我请大家吃饭!”
  何树青说完,就冲着江珊跑去。
  江珊今天穿着一套淑女装,依旧背着那个经常背的学生背包,见何树青跑步来到她的面前,笑道:
  “看样子今天你有喜事,挺精神的!”
  何树青这才意识到自己太没城府,老是会把喜怒哀乐写在脸上,这不,刚刚闻到了一丝做官的味道,就得意忘形地将喜悦挂在了脸上,不好意思地说:
  “你在笑话我吗?”
  江珊俏皮地一笑,说:
  “你先别计较这个,快告诉我,有什么喜事?”
  何树青说:
  “哪有什么喜事,我是看到你这丫头片子高兴!”
  江珊却说
  “鬼才相信!是不是升官啦?”
  何树青有些惊讶,他不知道江珊到底知道些什么,就问: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江珊诡秘地一笑,说:
  “不告诉你!我要你坦白交代!”
  何树青只好告诉她:
  “有那么一点点香气!”
  他说着,掐着他的小指头得意地给江珊看。
  江珊笑道:
  “你看你,一点点香气就把你得意成啥样?真没出息!不过,这总算是好事,值得庆祝,咱们去庆祝一下!”
  这段时间,何树青还真要好好感谢江珊那辆自行车,要不是江珊借他那辆自行车,他在单位和唯美之间来回跑,不知道要花掉多少的士费,他想借今天这个机会好好请他吃顿饭,感谢她。
  何树青带着江珊就近找到一个餐厅,和江珊相对坐下,何树青让江珊点了两个菜,他自己又加上两道菜,这就算是他最奢侈的点餐了,便让服务员下单。
  何树青这才问江珊:
  “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江城?”
  江珊看着他,淡淡地一笑,只是她的笑里透着一丝对江城的不舍,她自己都不清楚是在舍不得自己的亲人,还是舍不得眼前这个刚认识不久大男生,说:
  “我准备明天跟外婆回北京,今天是专程赶来看看你这个学长,顺便让你帮我看看论文。”
  江珊说着,从她包里拿出她写好的调研文章,调皮地笑道:
  “这是我的论文,请学长赐教!”
  何树青接过来翻看几页,便很快被这论文吸引住,这丫头不愧是北大的高才生,思路清晰,文笔流畅,观点明确,论据充分,只是她列举的众多论据让何树青惊讶之余,有些替她担心,他不知道这丫头从哪搞了些数据和情况列举在这文章的论据中,将她提出的观点辩论得头头是道,他真怕这些数据和情况是她随意捏造的,就问:
  “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采集的?不会是你肆意捏造的吧?”
  江珊得意地一笑,调皮地说:
  “你把我想象得也太没责任感了,我不会为了完成我的论文,就随意乱写,要是乱写,咱的这篇论文若真被高层领导看到,我那不是在犯罪造孽吗?那可是在混淆视听呢!”
  何树青这回对这丫头开始刮目相看了,他很纳闷,这些情况不是一般人可以弄到的,她到底是从哪搞来的?这些数据和情况可信吗?就问:
  “快告诉我,这些情况你都是从哪弄来的?”
  江珊又是诡秘地一笑,说:
  “你干嘛要对这个刨根问底?我只想让你帮我看看,这文章还有哪些需要完善的对方?”
  何树青故意嘟着嘴说:
  “我都不知道你列举的这些情况是不是真实的,我怎么好作出评价?”
  江珊知道何树青还是想搞清这些情况的出处,但她却不能告诉他真相,就说:
  “你放心好了,我有个亲戚在市政府工作,这些情况都是我让他帮我弄来的,绝对假不了!”
  何树青这才仔细看她的论文。
  他从江珊的文章里可以看出,那个晚霞小区不仅地价便宜,就连城市配套建设费用也全都免了,免交的理由就是这个开发商帮助政府修建了**党校和老干部活动中心,原来拿地规划条件上设置的为政府修建党校和老干部活动中心的门槛,最后在执行过程中,其实还是政府用开发商应该缴纳的城市建设配套费抵冲了购房款,政府还向开发商支付了近两千万的差价。
  这样算来,开发商帮助政府修建了五千平米的党校和老干部活动中心,却花去了近五千万的费用,这房价比开发商的市场零售价都贵,这到底是政府不会算账做生意?还是别有用心?恐怕只有真正操作这个项目的一班人知道!
  何树青心里在想,要是这个项目当初被别的开发商高地价竞争夺走,不知道政府会不会免去这几千万的城市建设配套费,还补偿差价?或许政府一分钱都不会让,还会给那个破坏他们的好事的开发商小鞋穿!
  这就是眼下地产项目运作或不运作的差异!开发商在运作项目过程中,必须先搞定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因为国家的公权力都掌握在这些部门少数人的手中,开发商只有迎合这些人的欲望,靠钱色开道,才可以花小钱买大钱,成就开发商谋取暴利的事业。
  也难怪在房地产这行业中,官商勾结的趋势越演越烈,原来就是这个公权力在作怪!
  何树青现在可以肯定,晚霞小区这个项目的立项开发过程中,一定存在着严重的官商勾结和权钱交易,而且涉及面还很宽,最起码规划、国土、城建这三个部门都难逃干系,要不然,这个项目也不会运作得如此明目张胆,却没有人站出来揭发!
  何树青继续看她的论文,里边有关开发区近三年来土地出让金的收入使用情况让何树青看得目瞪口呆,江南开发区近三年的各种土地出让金地方分成超过三百亿,这是多么庞大的一笔财富啊,可这些财富都为社会做了些什么呢?
  从江珊搞到的数据中,真的看不到这些钱是在造福百姓!——
  社会福利事业似乎没有用到这些钱;——
  这个区社会统筹的缺口依旧严重不足,似乎也没有用这笔钱去补洞;——
  医疗改革似乎也是靠上级财政在拿钱运转,这笔钱似乎也没用去救人;——
  财政编制内的干部职工工资似乎也没分享这笔钱;——
  地方财政的预算赤字不仅没有减少,还在扩大;——
  固定资产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也是靠上级拨付的专项资金在投资
  那这些钱都用到哪去了?根据江珊调查的情况看,这么庞大的一笔巨额财富,都被官员们打着招商引资的旗号给花掉了,到底是花在了公关招待费上?还是花在了硬件设施建设上?江珊虽然没把数据搞详细,但何树青觉得这已经无关重要,现在有本事做假账的会计多的是,一个小企业都能将假账做到极致,更何况是一个拥有众多幕僚的区政府呢?可见这个开发区的土地出让金使用情况猫腻多多,原因就是缺乏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所以这些财富才成为无数蛀虫侵蚀的主要目标。
  好笑的是,有些既得利益的官员还诡辩说靠这些财富招进来的商人,让这里的GDP三年翻了一番,但请问这里的税收和财政收入有增加吗?
  没有!这个开发区三年内通过招商引资引进的企业,上缴的各种税收加起来还不过50亿,三百亿换五十亿的财政收入,恐怕只有脑子进水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这些官员还就是做了!而且还在大吹特吹那无效的GDP翻番的政绩!
  这就是所谓的心系这江南开发区的地方官,他们追求的不是改善这个的地方的民众福祉,追求的不是提高辖区内的社会平均工资,而是打着追逐虚高的国民生产总值的幌子,在挥霍浪费国家和人民的财富资源,这些情况正常吗?
  何树青看到这些情况,突然为江珊感觉到不安,他觉得江珊这是在摸老虎的**,是在玩火,这些情况可是触碰到了一些人的死穴,要是被这些人感觉到威胁,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江珊,那她岂不危险?
  何树青有些后悔当初给江珊出这个点子,便忧心忡忡地说:
  “你还是带着这些情况早早离开吧!别在这让人看见,切不说你的这些情况已经否定了这里很多官员的成绩,单说晚霞小区,我打听过了,这个项目的开发商背景很复杂,据说在这是黑白通吃,当心你触动到他们的敏感神经危机到你的安危!”
  江珊却毫不畏惧,说:
  “我就不信他们敢明目张胆地对我打击报复!”
  何树青生怕江珊的话被人听见,连忙四处张望,他这一望,还真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人,原来张华伟和几个单位的同事也在这吃饭。
  何树青连忙小声对江珊说:
  “快把这些东西收起来,那边有熟悉这个项目的人!”
  江珊这才将她的论文收起,对何树青说:
  “要不,我将我的电子版传给你,你帮我修改一下?”
  何树青连忙说:
  “不必了,我觉得你写得很好,还是带回去给你导师看吧!”
  江珊见何树青有些紧张,讥笑他:
  “胆小鬼!这么怕事!”
  何树青和江珊吃完饭,去结账的时候,收银台才告诉他账单已经有人买了,何树青好奇地问:
  “是谁帮我买的单?”
  收银员指指靠墙边的张华伟他们,何树青顺着收银员的手势望过去,见张华伟正冲他点头挥手,还做出一个诡秘的笑脸,何树青知道了是他帮助结的帐,心里却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勉强对他笑笑,对那几个同事挥挥手,大声说:
  “谢谢了!”
  从里边出来,何树青才告诉江珊:
  “刚才那个朝我挥手的就是张华伟,这次他虽然没被提拔,但他们的卑鄙行径似乎不了了之了,以我们办公室主任的发疯告终了,真是便宜了这些无耻之徒!”
  江珊却说:
  “那未必,你没听我妈说过吗?善恶有报!”
  何树青看到江珊说得自信满满的,笑道:
  “你还以为你妈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你仔细看看,那些恶人有几个得到了报应?”
  江珊看着他,似乎对他的话有些不满,笑骂:
  “你这是找抽,要是你这话被我妈听到,看她怎么收拾你!”
  何树青笑道:
  “你看你这个丫头,把你妈都说成了什么形象?似乎她比母老虎还凶!”
  江珊见何树青这么说话,突然举起拳头要揍他,何树青连忙跑着躲她,江珊就追着他赶,他们嘻嘻哈哈地一直追赶到发改局门口,何树青才停下来说:
  “你在这等等我,我去把你的自行车拿来还你!”
  江珊却说:
  “这车我不要了,就当是你救我外婆的回报,送给你啦!”
  何树青连忙说:
  “你别小看我好不好,难道我做点好事就是图回报?这车我现在不需要了,麻烦你骑回去!”
  何树青说完,没等江珊说话,他就跑去为她拿车。
  江珊望着何树青离去的背影,虽然有些舍不得和他不辞而别,但她知道等这家伙回来,一定会将自行车还她,她已经对何树青的处境很了解,很想对他尽下微薄之力,她知道何树青现在很需要这辆自行车代步,便拦到一辆的士,钻了进去,等司机将车开出几百米,她突然很想在离开江城之前,再看何树青一眼,便让司机停下,透过玻璃窗望着刚才他们站过的地方,等待着何树青的出现。
  何树青骑车回来,却没看见江珊,他正四处张望,寻找江珊的身影,这时,他的手机在响,见是江珊打的,连忙接听:
  “你在哪?”
  江珊望着远处的何树青,心里突然一阵发酸,眼睛发涩,不知不觉流下了泪水,这还是她第一次和亲人之外的人告别感到难过,她想和他说话,却不敢说,因为她知道此时自己发出的声音一定很可笑,她不想让何树青听到她莫名其妙变得沙哑的声音,就关掉了电话,以最快的速度给他发了条短信:
  “学长,我已经坐车走了,这自行车你替我保管,等我再来江城的时候,你再用这车带着我去调研,记得常联系哦!再见!”
  何树青没想到这丫头突然就走了,只好回她一跳短信:
  “那祝你一路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