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22惺惺相惜终成爱22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在线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www@22ff%com
  !!!
  22惺惺相惜终成爱22
  苏倩雯拿手抚摸了一下他嘴唇的伤,将唇滑到了他的胸脯,狠狠地亲吻着何树青的胸脯,时不时还是会用牙齿又咬他的肌肉,让何树青不时会感觉到一阵阵生疼。
  何树青不知道苏倩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似乎有暴虐的倾向,他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痛”,苏倩雯才又惊醒过来,开始温柔地亲吻他的身体,从胸脯一直吻到大腿
  何树青闭着眼躺在那里,任由苏倩雯尽情亲吻,慢慢的,苏倩雯的吻终于唤起了他身体内原始的欲望,他的威武已经将裤衩顶起老高,但他却不想进到她的身体,就因为他觉得她的身体很脏。
  何树青突然觉得自己不可理喻,杨欣悦也被周友建玷污过,为什么他就没有嫌弃过她的身体?可在苏倩雯身上,他为何就容不下一丝污秽?他真搞不懂自己现在到底是何种心态?难道自己依旧还是更爱苏倩雯多一ww
  何树青躺在那想着心思,苏倩雯却主动拉下了他的裤衩,趴到他的身上,自己坐了进去
  苏倩雯和他交融的那一刹那,积压在她心口的爱与怨,恨与痛,一起伴随着体内的炽烈情欲**出来,让她发狂般地在他身上肆意摇摆身体,她很想用这样的爱唤回何树青对她的那份情
  终于,她的激烈运动让何树青忘却了记忆,迷失了自我,猛地翻身将她压住,狠狠地进入,激起了苏倩雯的阵阵呻呤:
  “啊用力,快深点我爱你!”
  这样的呻呤声突然又唤起了何树青那天的记忆,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苏倩雯在周友建身体下发浪的情景,他突然偃旗息鼓,翻下身来,绝望地说了一句:
  “我还是忘不了那一幕!”
  这一句话犹如一盘冰凉的水,迎头淋在了苏倩雯的头上,她也绝望而沮丧地愣在了那里,久久没有说话。
  这一夜,何树青虽然很累,但他却没怎么睡觉,他的脑海里泛起多重纠结,他既觉得对不起杨欣悦,却又不想伤害到苏倩雯;他既想唤回对苏倩雯的爱,又难以忘却那丑陋肮脏的一幕,他真希望这都是梦,但他却明明白白地感觉到这是必须面对的现实,他该如何处理他的情感世界里爆出的这团乱麻?他真的已经乱了方寸。
  早上他离开的时候,苏倩雯突然又从后面抱着他,依旧是哀求的语气:
  “树青,希望你别离开我,我会等你调整好心情!请你相信我,我真的爱你!”
  何树青现在已经不怀疑苏倩雯对他的爱,但他的心境却发生了太大的变化,不仅仅是他难以接受那肮脏的一幕,他的心里似乎已经被杨欣悦挤占了大一半。
  何树青赶到单位的时候,正是上班时间,他和往常一样,只顾着匆匆上楼。
  但今天他所遇见的人,对他的态度都和过去大不相同,没一个人把他当空气熟视无睹,个个都对他笑容可掬,热情地和他打着招呼,搞得何树青都有些懵了,但仔细一想,才觉得这似乎和即将提拔的事有关,何树青开始感觉到当官的爽快,不由得在内心里感叹,这世道还真现实!
  何树青来到办公室,见他的办公桌上收拾的整整齐齐,连茶杯里都已经沏好了热腾腾的茶,打他工作以来,这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他猜到是王姝月帮他做的这些,就问她:
  “小王,这茶是你帮我泡的吗?”
  王姝月莞尔一笑,说:
  “您不是我的师傅吗?这是我应该做的!”
  何树青见昨天只是开了一个玩笑,这女孩就当了真,笑道:
  “你的心意我领了,以后这些事不需要你为我做,不然,我会不自在的!”
  王姝月却说:
  “您既是办公室的领导,又是我的师傅,我就应该为领导服好务啊!有什么不自在的?”
  王姝月这话虽然听起来别扭,这为人民服务怎么在她嘴里就变成了为领导服务?但何树青听到这话心里却很舒坦,他总算找到了受人尊重的感觉。
  何树青没想到王姝月年纪轻轻,就会有这样的情商,他似乎又找到了他过去和这些人的差距,找到了他过去不能上进的原因,就因为他只会埋头干活,却不知道讨好领导,也难怪像王慧敏这样的领导都只是利用他而已,从没真正关心过他。
  王姝月已经来到何树青身边,将一个大大的信封放在了他的桌子上,说:
  “师傅,这是昨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单位的同事为您的母亲凑的医药费,明细在里边,请您收下。”
  何树青很是惊讶,他连忙拿出那明细仔细瞧瞧,见单位里大多数人的名字都在上面,资助他的金额从五百到二千不等,资助他的钱近两万多块,这让何树青十分感动,他没想到单位的同事还有着这份爱心,开始后悔过去不该误会大家没有人情味。
  于是,何树青怀着一份感恩的心,到各个科室去感谢资助他的同事。
  何树青刚拜访了两个科室,王姝月就跑来说石明浩在找他。
  他来到局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石明浩办公室的门没关,何树青见石明浩坐在他那张大班椅上皱眉沉思,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很是专注地在想问题,也不知道他又在想着什么诡计?
  何树青便敲了下门,和石明浩打着招呼:
  “局长,您找我?”
  石明浩惊醒过来,见何树青到了,满脸堆着笑,问何树青:
  “小何,听说你昨天就回来啦?你母亲的情况怎样?”
  何树青告诉他:
  “谢谢局长关心,手术还算成功,就看康复的情况。”
  石明浩这才说:
  “块坐,我告诉你两个好消息,一个是你的组织问题已经解决,你终于成为了一名预备党员;还有个好消息,是你的副科级别已经批下来了,真是双喜临门啊!我当初对你的许诺没有落空吧!”
  何树青还以为有别的什么好消息,见他说的两个消息都是他早就知道的,也就没有感到惊喜,只是象征性地说了些客套话。
  石明浩见何树青反应平淡,还以为他是从罗小敏那里得知了这些情况,就说:
  “我想小敏行长已经告诉你这些了吧!这回你可得好好谢谢小敏和罗区长啊!他们可是很看重你哦!”
  石明浩只好不再虚伪地撒谎讨好卖乖,因为他相信罗区长已经将这乖卖给了何树青,只好往罗区长脸上贴金。
  石明浩接着说:
  “提起这副科的事,我就气,这王慧敏也太不是个东西,竟然背着我和组织上搞出那么大的动作,好在被人发现,没有让她的阴谋得逞,终于让你得到了这副科,她自己也得到了报应,见事情败露,她就吓成了精神病!”
  石明浩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何树青,似乎在观察他的反应。
  何树青见石明浩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时候,简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真的很佩服他的虚伪和从容,淡淡地一笑:
  “既然她已经变成这样,那就别再提她了!局长找我来还有其它事吗?”
  石明浩这才说:
  “现在王慧敏已经疯了,她是已经不能胜任办公室主任这份工作了,接下来我想让你接替她的工作。”
  石明浩顿了顿,突然拉长声音叫何树青一声:
  “小何啊,这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虽然只是个副科的级别,但它却是一个机关的中枢纽带,对上要服务好领导,对下要协调好各部门之间的关系,领导不方便出面办的事和不方便说的话,都要靠办公室主任去想办法解决,办公室主任从一定程度上讲,就是领导的左膀右臂和喉舌,这个位置比机关的任何副职岗位都重要,可见我对你有多信任!”
  虽然应付局长昨天已经找何树青谈过话,让他临时负责办公室的工作,但此时见石明浩让他担任办公室主任一职,何树青惊讶之余,还是有些惶恐,连忙说:
  “局长您是不是高估我啦?这么重要的岗位,我一个新手能胜任吗?您还是将我安排到其它业务岗位上去,我很想多学学业务知识。”
  石明浩不是没考虑过这种安排,他很想在洪刚和许大坤两人中挑选一人兼办公室主任一职,但他知道这样的安排又会给应方伟制造趁虚而入的机会,在业务管理和机关管理这两个权力中,他更怕应方伟**到业务管理中坏他的好事,这何树青目前态度不明朗,他当然要防一手,将他放在办公室里观察,一旦这人不能为他所用,他就更容易采取措施。
  就说:
  “你能不能胜任,还不是就看我局长一句话?只要你看清了方向跟对了人,就算出现一些偏差和纰漏,我也不会怪罪于你,自然不会影响到你的仕途前程!你要自信一点,我相信你,好好干!”
  何树青从石明浩的这番话中,看出了石明浩和应副局长两人之间的党性原则和为人的差距,应副局长让何树青临时负责办公室的工作,首先要求的是让他要多考虑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石明浩让他当办公室主任,字字句句强调的都是维护他局长的绝对权威,他的话可谓很直白地告诉了何树青,他何树青必须紧跟着他石明浩走,唯他石明浩马首是瞻,只有这样,才会对他何树青的仕途前程有利。
  真是这样吗?何树青禁不住自问,紧跟他石明浩走就真的没事吗?那王慧敏跟他跟得那么紧,结局又是怎样呢?何树青禁不住一阵寒心,他这才开始理解杨欣悦为什么不希望他留在这工作了,他真希望马上调到那个高新农业园去做事,这样就可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才不会夹在应副局长和石明浩之间承压。
  石明浩见何树青沉默不语,问他:
  “你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在考虑你的职权范围?”
  何树青本来就没打算在这干久,根本就没考虑这些,只是刚才担心的问题怕被石明浩看出端倪,说话就显得有些紧张和含糊:
  “没没有!”
  石明浩见他说话吞吞吐吐,就说:
  “这个你放心,只要你的工作能让我满意,我可以将局里的人财物的权力都逐步交由你去打理,这样,也省得我多操心!”
  石明浩这话让何树青有些意外,要是这些权力他都交给了他何树青,那何树青岂不成了局长?那他石明浩岂不是自己架空了自己?
  以何树青对他石明浩为人的了解,他不相信石明浩会不贪恋权力,也就没把他这话当回事。
  但何树青却不知道石明浩表这态的背后,石明浩和应副局长在班子会上,曾经经历过一场针锋相对的斗争,应副局长曾经直言不讳地批评石明浩过于专权,把局里的所有权力都揽在他自己的手上,严重践踏了民主集中制的原则,石明浩自知理亏,又面临目前上级组织都高度关注这个领导班子的问题,他虽然舍不得放权,但也不得不做做样子,但他无论怎样做这个样子,他都不希望让应方伟监控到他的权力,束缚他的手脚,因为这些权力就是他换取利益的筹码,没有这些权力当筹码,他拿什么去捞利益?
  石明浩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之后,才心生一计,他想到了何树青是区党委都已经点头认可的人,决定将单位的经费管理权下放到何树青手里,他认为何树青刚出道,缺乏工作经验和政治智慧,应该很容易把控,想必他何树青也暂时不敢和他公开作对,再说,何树青和罗区长似乎也有些关系,要是应方伟以后再拿这事说事,或是何树青不受他摆布,他既可以让罗区长敲打何树青,也可以找罗区长去告他应方伟的状,反正他就是想架空应方伟,不想让他真正管事,最好是将应方伟挤出发改局。
  石明浩基于这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才决定将单位的经费报销权从形式上交给何树青,想让何树青当他的傀儡,受他摆布,以堵住应方伟这些的人嘴,才有了这样的安排。
  何树青当然不会相信石明浩真有这么开明和民主,相信他这是在装腔作势,就谦让道:
  “这怎么能行?我只是个办公室的临时负责人,这样的大权我可担当不起!”
  石明浩却说:
  “我说你行你就行!这事就这么定了,等你的任命通知一到,我就先将经费开支报销权给你,不过,由于你对单位的情况还不甚了解,每项费用预算的执行和报销,你都必须先经过我同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何树青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就是只要何树青签字的那只手而已,并非需要何树青真的管控费用开支。
  何树青点头说:
  “我知道了,我不会自作主张的!”
  石明浩满意地笑了,说:
  “那你去吧。”
  何树青从石明浩那里出来,正想去感谢那些尚未感谢的同事,却又接到了应副局长的电话,应副局长在电话里催促他将写好的有关他在外兼职的情况报给他。
  何树青这才想起还没写那东西,挂了电话就钻进办公室完成任务似的画了几句,好在他在办公室锻炼文笔这么久,随便写的几句话,看上去也像模像样,拿到应副局长那里,总算将他应付过去了。
  何树青见应副局长已经满意,正要离开,应副局长叫住了他:
  “你等等,我要交给你一项重要的工作任务,这两天你好好研究一下我们单位经费管控的事,起草一个切实可行的费用预算管控方案,政府财政拨付给发改局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政府拨付到这里来,不是用来挥霍浪费的,而是用来维持国家机器正常运转的,你起草的这个方案,既要有利于维持这个机器的正常运转,又要控制好不必要的开支,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些为难,但这是对你的一次锻炼,我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何树青没想到这副科的通知还没下来,他就已经腹背受压,他知道应副局长是出于公心想节制不必要的铺张浪费,而石明浩却是想死死地控制单位的财权,他们两个人这两天都已经分别找他谈了话,都希望他何树青站到他们希望看到的一边,正如应副局长说的,这项工作还确实让何树青为难,他很清楚,无论他这个方案怎么做,都难免会让一方不满意。
  但他打内心里讲,他更赞成应副局长的观点,这纳税人的钱凭什么要被那些手握权力的蛀虫浪费掉?若能将那些浪费掉的钱节约下来,拿去完善社会公共福利事业岂不是更好?但他又怕公开与石明浩为敌,就只好坦率地和应副局长沟通他的担忧:
  “应局啊,您确实给我出了道难题,您知道刚才局长找我谈了什么吗?他说准备将单位的财权交给我管,但我怎么听这财权都似乎不会真正让我管,我听得出局长需要的是我这个傀儡,需要的只是我这只可以在报销单据上签字的一只手,打内心里讲,我不愿意做这个傀儡,但我却不敢得罪他,您是不知道他的厉害,他这样的人我们得罪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