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21惺惺相惜终成爱21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vip21惺惺相惜终成爱21
  何树青一听就知道这个企业实际投资不足,但他们却希望按照预算投资额申请补贴,虽然这样的造假行为眼下已是司空见惯,但何树青还是觉得这是在弄虚作假骗国家的钱,就说:wWW.22ff.com
  “这样做经得起上级复查吗?”
  洪刚却说:
  “上面的工作钟总他们自然会去疏通关系,我保证不会有人来复查这个项目!”
  何树青见副局长都已经如此拍胸,也就懒得再操心这事,反正这也不是他现在份内的工作,干脆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算了。
  柳芳和朱丹刚才一直对这两个人都很冷淡,很少主动和他们互动,但听说这是方旭的人,马上改变了态度,立马下位主动回敬他们的酒。¥¥
  何树青从她们的态度转变中,已经猜到了这两个女人和方旭之间关系很不一般,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在意方旭的人。
  晚饭结束之后,钟伟提议去唱歌,何树青不想参与这样的活动,也很想赶去唯美兼职赚钱,他不知道母亲在医院的医疗费还够不够用?就说:
  “唱歌我就不去了,我晚上还有工作要做!”
  柳芳见他要走,连忙拽住他问:
  “现在都已下班,还有什么工作做?你一定是想开溜!不许走!”
  洪刚也在挽留何树青:
  “小何,别扫了大家的兴致,大伙难得聚在一起,玩一会就回去!”
  何树青只好告诉他们兼职的事。
  柳芳和朱丹听说何树青在唯美兼职,便来了兴致,他们早就在为她们日渐发福的腰身发愁,正想得到一张健身会员卡,何不趁今天这个机会让这个钟伟流点血为大家出钱办卡?就提议说:
  “既然小何在唯美兼职,那咱们今天就不唱歌了,改去唯美帮他捧场,也好让他在那能得到老板的重视!”
  于是,大家开车去了唯美。
  柳芳一进去,就大大咧咧地问起这里的老板是谁,因为她听说过去她的几个同事现在都干起了这一行,还以为这就是她的故友开的店,想趁这个机会在她的故友面前炫耀一番,只可惜迎宾说出的名字她不认识,就当众对何树青说:
  “小何,要是这里的老板对你不好,你就让我帮你另外联系一家,我有好几个同事都在做这个行业!”
  何树青笑道:
  “这的老板我们关系不错,你要是想帮我,就多帮我多发展客户!”
  柳芳正好顺着何树青的话说:
  “洪局,你看你的啤酒肚子早就该减肥了,干脆今天为我们大家每人办张会员卡,支持下小何的工作,也让我们有机会这来健身锻炼!”
  旁边的钟伟不等洪刚说话,就马上表态:
  “这卡我帮各位办!就算是我送大家的见面礼!”
  何树青见一下就可以为唯美发展五个会员,心里很高兴,这可是意味着有一千五百块钱的提层啊!连忙让服务员陪着钟伟和邱洁去办手续。
  何树青让服务员陪着洪刚和柳芳他们去了更衣室,他自己则去工作人员专区更衣后,就去上班了。
  他刚来到健身区,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里边东张西望,这不是苏倩雯吗?她怎么会来这?
  何树青走近她,苏倩雯也已经看见了他,正冲他微笑,只是这微笑中透着一丝苦涩,何树青这才注意到,苏倩雯比过去明显消瘦多了,脸色也憔悴不少,猜到她过得也很不开心,心里对她多少还是有些心疼和愧疚。
  “你怎么会来这?”何树青问她。
  苏倩雯说:
  “我想见你,你却不在,我不想在下面等着,就上来看看!”
  “那你有买单吗?”
  苏倩雯说:
  “我说我是你的女朋友,他们就让我进来了!”
  何树青现在听到苏倩雯自称是他的女朋友,一时半会还很不适应,他这才意识到他和苏倩雯之间已经变得有些陌生。
  他正不知道该如何跟苏倩雯说话?身后传来柳芳的声音:
  “小何,难怪KTV你都不去,要赶到这来上班,原来这里有佳人相约啊!”
  何树青这才回头将柳芳介绍给苏倩雯认识:
  “这是我们单位的柳科长,他们今天是来这为我捧场的!”
  何树青本来想趁这机会,让柳芳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人,他和罗小敏完全只是普通朋友,但他还是觉得很难说出口,倒是苏倩雯自己向柳芳做了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苏倩雯,是何树青的女朋友,希望柳科长在工作中多多关照他!”
  柳芳这才注意到苏倩雯是电视里经常看到的电视台记者,惊讶地说:
  “原来小何的女朋友就是大名鼎鼎的大记者啊!你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
  听到这话,苏倩雯和何树青都有些尴尬。
  这时,洪刚和朱丹他们也进来了,柳芳连忙向他们介绍苏倩雯:
  “原来小何急着来这上班,是因为他的女朋友在这,苏大记者原来就是他的女朋友!”
  要是在过去,何树青听到柳芳这样的话,心里一定会为这个女朋友感到无比自豪,但此时,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似乎在被人抽他耳光戳脊梁骨讥笑他,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走出那个阴影,尴尬中只好连忙叫来几个陪练,将洪刚和柳芳他们介绍给他们认识,想以此举动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这唯美健身会所的服务项目多,加上这里的男陪练个个都英俊潇洒,女服务员又清纯靓丽,这些人都喜欢呆在这里,一直玩到何树青下班,他们才一起出来。
  这柳芳还真象个交际花,他和苏倩雯才认识几个小时?就似乎已经和她成为好姐妹,在去停车场的路上,和苏倩雯谈笑风生地走在一起。
  她主动邀请苏倩雯:
  “你住在哪?我送你回去!”
  苏倩雯说:
  “还是不麻烦了,我找树青还有点事!”
  柳芳似乎明白了什么,对她挤眉弄眼,笑道:
  “都什么年代了?就算不是恋人的男女住在一起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你们还是恋人!别害羞,我送你们回去!”
  她说着,就大声嚷嚷:
  “小何,你过来,我送你们回去!”
  何树青正和洪刚他们走在一起,洪刚见柳芳要送他和苏倩雯,他们可以落得个两男对两女,他正好可以和钟伟带着这两个美女再去赶夜场,好撮合钟伟和朱丹的关系,便顺水推舟:
  “你去吧!我和钟总都开有车,我们送这两位美女回去!”
  何树青在众人面前,还是要维系和苏倩雯的恋人关系,只好顺着他们的意思和他们别过,送走他们之后,才和苏倩雯一起上了柳芳的车。
  他们刚上车,柳芳就递给何树青一个信封,说:
  “小何,你母亲病重,我作为你的同事,应该表表心意,刚才人多,我不方便表示,这两千块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现在给你,请收下!”
  上次柳芳帮他买手机的事,他都还觉得欠她人情,现在见她又给他人情钱,很是过意不去,就说:
  “柳科长,上次手机的事,我都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怎么还能接受你的资助呢?你的心意我领了,但这钱我不能要!”
  柳芳将那信封塞到苏倩雯的手里,说:
  “苏记者,你替他拿着,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柳芳说完,就发动了汽车,问苏倩雯:
  “苏记者,你们住在哪?”
  苏倩雯这才告诉她地方。
  柳芳一直将他们送到苏倩雯住的那个小区,才和他们分手。
  这一路上何树青都在想着接下来该如何和苏倩雯单独相处,可下了车,他依旧还没想好,他真的很想离开,不想面对尴尬。
  他很清楚,要是马上离开,一点会伤到苏倩雯;但要是留下来,他还真难以去面对那间曾经充斥着肮脏的房间,还有她这已经不干净的身体。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会有破镜难圆的说法。
  他正想告辞离开,但苏倩雯已经主动挽起了他的臂膀,正深情地看着他,哀求他:
  “今晚别走,陪陪我好吗?”
  何树青木然地僵在那里发呆,他努力着想剪断脑子里对过去记忆的链条,犹豫很久,才无声地跟她走进这个小区。
  苏倩雯将柳芳给何树青的钱塞给他,问他:
  “妈病啦?”
  何树青点点头。
  苏倩雯追问:
  “什么病?严重吗?”
  何树青毫无表情地说;
  “癌症,就因为她没钱住院,我才到唯美兼职!”
  苏倩雯于是沉默了,她知道何树青现在一定又是身无分文了,说不定还欠下了一**债,但就是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她依旧对他难以释怀,爱他爱到撕心裂肺。
  进屋后,何树青都不敢去看房间的任何东西,他怕会勾起他对过去的记忆,哪怕是美好的记忆,他现在都怕记起。
  他疲惫地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闭目养神,顿时房间内死一样的沉寂,就如冬季的黑夜里只身坐在深山幽谷中,没有一点生机,真到卧室内“嘀”了一声,他才醒悟过来,他不是身处冬季的深山幽谷,而是坐在离别已久的出租屋内,这里不是冬季,而是需要开空调的夏季,刚才一定是苏倩雯将空调开了。
  何树青依然没有睁开眼,他不想去看,也不想去想,他就想静静地呆在这里安静一会。
  但苏倩雯并不想让他称心如意,她来到了他的身边,突然吻住了他的唇,似乎用尽了她毕生的力量,重重地吻他,想将她内心的爱和怨全都用粗野的吻释放出来。
  何树青麻木地任由她折腾,一点都没有响应她的表现,苏倩雯又一次遭遇到他无情的冷落,这让她想起那天在何树青房间里跪求他的情景,她的自尊心受到了重击,她没想到她为了他何树青忍辱犯贱,换来的不是理解和感激,而是无情的仇视和冷漠,她的内心极度委屈,恨不得弃他而去。
  但她却似乎上辈子欠他什么,硬是狠不下心来,割不断这段感情,她伤痛地哭了,将脸贴在何树青的脸上哭了,哭得肝胆欲碎。
  她真希望她的哭声能换来他对她的疼爱,只要他能再疼她爱她,她依然宁愿为他去做一切。
  但何树青似乎已经对她麻木不仁,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她的伤心,这让苏倩雯难受之极。
  何树青能感觉到她滚烫的泪水滑落到他的脸颊,他想抱紧她,也想安慰她,可他一想到她的身体已不再干净,或许还残存着那男人的污秽,他就有种厌恶感,依旧麻木地躺在沙发的靠背上,任由她伤心落泪。
  苏倩雯突然象疯了一样,身体颤抖着,在房间内“哇”地嘶叫起来,那声音充满了凄惨和绝望。
  何树青吓得睁开眼,看到苏倩雯的脸色在惨白的灯光下变得更加苍白,嘴唇也有些发乌,很快她便晕了过去,何树青慌了,连忙摇晃她的头,掐她的人中,苏倩雯才又恢复了知觉。
  恢复知觉的她,突然又“哇”地痛哭起来,似乎她的内心憋满了委屈和伤痛。
  这是何树青认识苏倩雯以来,看到她最伤心的一次,何树青突然感觉到心里有种钻心的痛。
  何树青很懂,只有将伤痛和委屈压抑到极致的人,才会如此剧烈地爆发,他能想象到苏倩雯内心承受的压力和郁闷,心疼地终于将苏倩雯抱在了怀里,将脸贴在她的脸上,伤心地和她一起抽泣起来。
  两个明明真心相爱的人,却要经历不堪回首的折磨与伤痛,这是上帝弄人?还是世界疯了?笔者真的有些搞不懂!还是让读者去评说吧!
  过了很久,苏倩雯才慢慢安静下来,一动不动地趴在何树青怀里,哀求他:
  “你原谅我一次,我们重新来过,行吗?我爱你,我真的无法忘记你!”
  何树青不是不想原谅她,而是他心里那个结打得太死,让他无法释怀。
  虽然他还是无法原谅她,但也不能再对她表现得过于冷淡,他知道苏倩雯的心里一定也受尽了煎熬和折磨,于是说:
  “时间不早了,去洗澡睡觉吧!”
  苏倩雯这才去为他拿来毛巾和睡衣,这毛巾和睡衣都是过去他用过的,苏倩雯一直收藏着,她时刻都盼望着何树青能重新回到她的生活中。
  “你先去洗!”苏倩雯抽泣着说。
  何树青这才去卫生间洗澡。
  何树青刚在卫生间里脱去衣服,苏倩雯就光着身体走了进来,她进去就从何树青的身后抱着了他,将脸紧贴在他的后背上,咬着他的健硕肌肉幽幽地说:
  “我恨你!你太无情!”
  何树青无言以对,他不知道苏倩雯为什么会说这话?难道她已经知道他和杨欣悦的事?
  何树青的心里突然泛起一丝内疚,因为他觉得,虽然苏倩雯这样怪罪他有些冤,但他确实也移情别恋,这难道不是对她无情吗?
  苏倩雯见他没有说话,又咬了他一口,发泄着对何树青不能理解她苦衷的恨意,然后,才放开他为他洗澡。
  何树青看见苏倩雯的身体,禁不住又想起那天她在周友建身下的情景,他很想推开她,但又不忍心,就一头钻到淋浴头下,想让那哗哗的凉水冲淡他的记忆,冲去那些肮脏的画面。
  苏倩雯以为他要洗头,便为他打洗发精,就象女卑伺候主人。
  何树青知道苏倩雯有着高傲的性格,过去他们在一起,从来都是何树青迁就着她,伺候着她,哪会象今天这样?何树青觉得苏倩雯这样就是在作贱自己,心里更加不忍心对她冷淡,才开口说话:
  “你还是让我自己洗!”
  他说着,就拿双手狠狠地抓着自己的头皮,似乎是在发泄对自己作贱苏倩雯的不满。
  苏倩雯见他自己在洗头,她便为他洗澡。
  当苏倩雯的手在搓洗他下部的时候,何树青的身体还是泛起了原始的本能,但他却没有过去的那种冲动,更没有和杨欣悦在一起的那种疯狂,他只顾着洗头,他希望快点洗好出去,免得面对这种尴尬。
  他洗好后出来,穿上裤衩又坐到了沙发上,他真想今晚就在这沙发上睡一晚,以免和苏倩雯在一起,会遭受那种爱恨交织的尴尬与折磨。
  苏倩雯洗好出来,拿着浴巾擦拭着身体,见何树青坐在沙发上发愣,便问他:
  “你还不打算睡吗?”
  何树青这才去房间躺下。
  苏倩雯将头发吹干后,便默不作声地来到他的身边躺下。
  要是过去,她相信何树青早就会按捺不住,提刀上阵。
  但此时,他似乎丝毫没有爱她的想法,心里充满失落和惆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很不甘心地翻身压到何树青的身上,狠狠地亲他,边亲边发着牢骚:
  “你这混蛋,你就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吗?我那么做也是为了让你早日功成名就,好堵住我妈的嘴,就算这是我的错,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
  她说完,狠狠地咬了何树青一口,咬得何树青的嘴唇一阵钻心地痛,惊叫一声。
  苏倩雯见咬伤了他,心里又很痛,连忙抚摸他的伤口,用颤抖的声音向他道歉,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爱你,我想你,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你知道吗?”
  何树青见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知道她很伤心,也就没有责怪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