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20惺惺相惜终成爱20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111
  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txt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
  111
  何树青真的累坏了,他在洪刚的车上刚坐了一会,随着洪刚的那辆私家轿车微微摇晃起来,他很快就被这摇晃催眠进入了梦乡。www@22ff!com
  当他被叫醒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华丽的酒店门口,洪刚已经停下车,正催他下车。
  何树青下车后,见这是个陌生的地方,迷迷糊糊的分不清方向,问洪刚:
  “洪局,这是哪?”
  洪刚告诉他:
  “凯悦大酒店!”
  何树青大吃一惊,他听说过凯悦大酒店是个五星级的酒店,进去消费一定很贵,本来他还打算请他们吃这顿饭,没想到洪刚找了这么个奢侈的地方,这顿饭他恐怕是请不起了,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何树青虽然猜到洪刚来这消费不会是他自己掏腰包,但还是觉得有些浪费,毕竟这顿饭不是对外应酬,就说:
  “洪局,何必让您这么破费,咱们随便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就行,没必要去这么好的酒店!”
  洪刚亲热地和他勾肩搭背,宛如很好的兄弟,拍拍他的肩,说:
  “你不要为我节约钱,老哥第一次请你,怎么能带你去那些破乱不干净的地方呢?”
  这时,柳芳和朱丹已经姗姗走了过来。
  柳芳似乎看出了洪刚在巴结何树青,猜到他是想拉拢何树青,好靠近罗区长的势力,从而甩掉她柳芳和她老公的关系为他的堂弟承接开发区的政府投资工程,过去洪刚都是找柳芳和她老公在帮助接这类工程。
  柳芳本来就的个心胸比较狭窄的女人,想到洪刚企图另攀高枝,心里有些不爽,故意调侃他们:
  “洪局是不是升官发财啦?在这么豪华的地方招待小何,还让我们两个大美女来作陪!你何树青的面子可真大啊!”
  洪刚已经从她的话中听出了诡异,连忙笑道:
  “你这话说得就太不领情了,要是你们不来,我和小何就准备去吃快餐,这顿饭完全是冲着你们两个交际花准备的。”
  他说着看着何树青问:
  “小何,你说是不是?”
  何树青搞不清楚状况,只好配合他点头。
  柳方这才喜笑颜开,说:
  “那这么说今天这顿饭我和朱丹还是主客?要真是这样,我和朱丹才没有被冷落的感觉!我们还以为洪局有了小何这个驸马爷,就把我们这些姐妹给忘了!”
  何树青虽然不知道柳芳朱丹和洪刚私下是什么关系,但从柳芳莫名其妙的醋意中,何树青感觉到他们的关系不一般,但他见柳芳居然又称呼他驸马爷,很是不悦,狠狠地瞪了柳芳一眼。
  洪刚当然能听出这个女人是在提醒他——别想通过何树青靠近区长这颗大树,要想玩转开发区的官场在这名利双收,还得靠她柳方帮忙。
  柳芳见何树青狠狠瞪她,干脆笑盈盈地走到他的身边,对他抛个媚眼,嗲声嗲气地说:
  “你瞪我干什么?我不就开个玩笑吗?”
  柳芳之所以对何树青表现得如此暧昧,有她的目的,她就是想故弄玄虚,让洪刚误以为她已经将何树青俘虏,只要洪刚相信了这一点,他就不敢和何树青走得太近。
  但何树青不明白这女人的内心想法,觉得这个柳芳简直就是个无所顾忌的放**人,他打心里庆幸没有沉沦到这个女人的温柔乡里,不然,她或许会比这更加肆无忌惮。
  洪刚见大家老站在这酒店的门口斗嘴很是不雅,就说:
  “咋们到餐厅去聊,别在这丢人现眼!”
  他们这才上楼。
  来到这酒店的三楼餐厅,已经有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年轻女孩等在餐厅里,这就是洪刚先前发短信叫来的两个人。
  洪刚介绍之后,何树青他们才知道这顿饭虽然是他请客,但掏钱的不是他,而是开发区新近招商引进的一个民营企业。
  说到这个企业,有必要再啰嗦几句,这个企业是做节能灯项目的,本部在广东,他们之所以愿意来这开发区投资,投资办厂只是幌子,其实他们是冲着江城的街道亮化工程来的,现在国家的产业政策在鼓励节能环保,各城市的高能耗白炽路灯都要被节能灯替代,这就为这些企业提供了商机,这些企业的老板于是都各显神通,想尽各种法子去争抢这块蛋糕。
  这个叫辉煌照明的企业老板很精明,他知道靠他企业的技术资金实力去与那些大鳄相争,无疑是螳臂当车,很难在竞标中击败对手胜出,于是他看到了官场的软肋,决定就从这软肋下手,靠钱色公关,将那些掌控实权的人先拉下水,让他们帮助他的企业想办法,于是,他的公关团队便尊照他的旨意活跃在各个城市,这两个人就是他公关团队的一份子,他们已经拿下了江城的有关领导,并且为他们出了点子,让他们的企业来江城办个分厂,这样以来,具体操作的领导就可以在采购项目招标中设置门槛——本地同类企业优先,这样,他们就不怕有人来和他们争抢这杯羹了。
  洪刚的级别和能力自然还达不到可以如此帮到他们的境界,而且洪刚还得求着他们帮他的堂弟承接工程赚钱,他和这两个人的关系,就是建立在相互利用的关系基础之上,这个企业将他们的厂房建设工程发包给了洪刚他们,但洪刚必须保证靠他在江城的人脉关系让他们所承建的厂房,能按厂家的要求过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验收关,而这家企业厂房的验收,区政府已经明确是由发改局牵头验收,现在的发改局出于风雨飘渺之中,洪刚就得多下些保险,所以洪刚才安排了这顿饭。
  何树青此时并不知道洪刚为什么要引荐这两个人见他,还以为是洪刚找来为这顿饭买单的,便没有在意,和他们见过之后,就和他们互报了姓氏,还交换了联系方式,他从名片上知道,这男的叫钟伟,是辉煌照明的总裁助理,兼任江城分公司的老总,这个漂亮女孩叫邱洁,是钟伟的助理,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是辉煌照明在江城分公司的核心人物。
  大家一阵寒暄之后,便要在餐桌前坐下。
  本来洪刚今天打算请的主客是何树青,但由于柳芳和朱丹这两个交际花的介入,让他不好分清主次,便打起哈哈说:
  “今天这里是三男三女,请自由搭配,大家请随便坐!”
  洪刚说完,哈哈一笑,这里的气氛很快就活跃起来。
  柳芳看得出何树青是这顿饭的亮点,心里开始琢磨着如何掌控大局,好让她自己不逊色于他何树青,以免洪刚他们在以后的利益分割中淡化她柳芳夫妇的存在。
  她很清楚,现在这些人都看好他何树青的背景,她柳芳就必须顺势而为,既不能得罪他何树青,也不能让他何树青表现得太耀眼,也许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既拉拢到何树青,又不至于让洪刚他们小瞧。
  于是,柳芳毫不避讳地走到何树青身边,笑道:
  “我喜欢和帅哥坐在一起,小何,我挨着你坐!”
  她说着,亲热地拉着何树青坐下。
  何树青自然不知道这柳芳故作姿态的背后,还另有用意,觉得很是尴尬,他没想到她在公开场合也这么随便,真怕被人误会他们的关系,连忙挣脱她的手,瞪了她一眼,犹豫片刻,才踌躇着坐到她的身边。
  柳芳哈哈一笑,故意做出欲盖弥彰的姿态,想混淆洪刚他们的判断力,说:
  “你们看,这小何比黄花闺女都害羞,真的需要人调教,不知道谁愿意调教他?”
  洪刚已经搞不清楚她和何树青的关系到底到了哪一步,附和她说:
  “既然你柳科长自告奋勇,这个任务就由你去完成!”
  洪刚说完,大家都呵呵一笑,笑得何树青面红耳赤,他没想到这些人都会这么放肆,还不顾场合。
  大家笑着入座,也不知道大家是有意还是无意,随便一座,正好三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相夹着坐下,那个邱洁就坐到了何树青和洪刚的中间,朱丹就坐在了洪刚和钟伟的中间。
  这饭菜还没做好,谈工作似乎也不恰当,洪刚干脆就讲起荤段子,打发着时间。
  他似乎毫不顾忌邱洁还是个未婚女孩,尽讲些黄色笑话,何树青听到都觉得难为情,便起身去了卫生间。
  可他没想到,就是他这样躲到卫生间去,回来照样被柳芳抓到说笑的把柄,柳芳看着他笑问:
  “怎么,几个荤段子就激起了你的冲动?刚才是不是跑去卫生间释放能量去了?”
  她的话又引得大家一阵哄堂大笑,何树青尴尬得只差找地缝钻进去,很不友好地用眼睛瞪她。
  柳芳似乎对他的态度无所谓,暧昧地笑道:
  “你何树青别搞得跟清纯童男似的,早就是过来人了!干嘛还这么腼腆?刚才洪局已经发话了,让我调教你,要是你还这样老放不开,那我可就要遵照领导的旨意行事了,就在这餐厅里手把手地教会你学男人的本事!”
  柳芳说完,大家又是一阵哄笑,朱丹还在一旁火上浇油:
  “我说你柳科长就只是一张嘴,敢说不敢做,有本事你就现场示范一下!”
  柳芳笑道:
  “你以为我不敢?你看好了!”
  她说着,还真站起来对着何树青做出几个妖冶的**动作,搞得何树青更加面红耳赤。
  朱丹在一旁笑道:
  “我说你就只是一张嘴吧!连他的手你都不敢拉一下!就知道在那里搔首弄姿!”
  柳芳放肆地一笑,说:
  “那我们打个赌,要是我敢和他亲热你怎么办?赌什么?”
  何树青见她们越闹越不像话,窘得想溜出去,可她刚起身,柳芳就双臂抱着他,拽住他不让离开。
  何树青很气恼,觉得这些人很不懂得尊重人,很想把拽住他的柳芳推得人仰马翻,但还是顾及到她是个女人,也只是在玩笑,于是哀求她:
  “柳科长,你们就别戏弄我,你们要真还这样,我可真是坐不住了!”
  柳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在心里得意,你们大家都把他何树青当座上宾,可我柳芳可以戏弄他,要是我柳芳没这能耐,我敢戏弄他吗?你们可不要小视我柳芳的存在。
  这就是柳芳此时戏弄何树青的目的!
  柳芳见何树青有些气恼,知道不能太过火,这才收敛不少,将他拽到座位上,一本正经地说:
  “那你先坐下,我保证从现在起没人敢戏弄你,要是有人戏弄你,我就跟他们急!”
  她这又是在拉拢安抚他何树青,何树青浑然不知嬉闹中的蹊跷,只觉得这个柳芳太放肆太随便,无奈地摇着头,又坐到她的身边。
  柳芳已经折腾得气喘吁吁,笑道:
  “你小何到底年轻,体壮力大,比那些老男人就是壮多了,搞得我上气不接下气!”
  朱丹见柳芳话中藏着暧昧,又在一旁笑话:
  “我都没看到那动作,还上气不接下气呢!真没用!”
  柳芳见这个朱丹总是针对她,很想借洪刚的手整整她,就冲洪刚妖冶地一笑,说:
  “洪局,我两玩个游戏,要是你敢对朱丹袭胸,我就奖励你一个热吻!你敢不敢要?”
  洪刚笑道:
  “这有什么不敢的,要是我真做了,你真能奖励我?”
  柳芳刚说完,洪刚的手就已经摸到了朱丹的胸脯上,惊得朱丹跳了起来,离开了座位,从洪刚的后面狠狠给了他一拳,打完之后还在那嘻嘻哈哈,一点都不感觉到羞耻。
  何树青没想到这发改局的人都是这样的素质,简直是俗不可耐,这样的人居然还都是中层干部和领导,他打心里鄙视这些人。
  洪刚更是没有廉耻,还在那得意洋洋地得瑟起来:
  “你们还别说,朱丹的胸真软,摸起来很享受,这么美艳的胸脯,只可惜与咱洪刚无份!”
  洪刚说着,邪恶地看着钟伟,笑问:
  “钟总你信不信?要是你不信,可以自己去摸摸!”
  他刚说完,朱丹在他背后又是一拳,顿时餐厅内充斥着低俗而放浪的笑声。
  这个钟伟也不是个善类,早就垂涎这两个美色,见洪刚将朱丹引导到他的面前,当然明白洪刚的好意,便油嘴滑舌地讨好朱丹:
  “洪局你别开这样的玩笑,人家朱科长是美丽的天鹅,我钟伟只是地上的蛤蟆,我就算想法再多,那也是痴心妄想啊!”
  洪刚和朱丹的老公是哥们,也是生意中的合作人,他当然希望这个钟伟能对朱丹感兴趣,这样以来,他们这些人的利益关系就会结合得更加紧密。
  于是,洪刚转过头去对朱丹使个眼色,笑道:
  “人家钟总都这般虔诚地对你朱科长在表白,难道你朱科长就不能**之美?”
  虽然朱丹明白了洪刚的意思,但毕竟碍于在单位同事的面前,她故意骂洪刚:
  “就你洪局一肚子坏水!我看人家钟总未必就有你这样的坏想法!”
  洪刚知道这事不能太急,这个场合也不是帮他们拉皮条的地方,就用哈哈转移视线:
  “呵呵,你朱丹就是没柳科长作风过硬,你看人家柳科长多豪爽!”
  他说着,又对柳芳叫嚷起来:
  “柳科长,现在该你兑现承诺了,快送吻过来!”
  洪刚说这话的时候,手足舞蹈起来,完全没有个副局长的形象。
  柳芳故意冲着他妖媚地一笑,对他做了个飞吻的动作,说:
  “行,我把吻送给你!”
  洪刚见她只是飞吻,指着她笑骂:
  “你耍赖!亏我还在夸你豪爽!”
  柳芳笑道:
  “我只说是热吻!难道这不算热吻吗?”
  他们还在闹,饭菜已经上来,这些人才结束了刚才无聊的游戏,开始用餐。
  吃饭喝酒的时候,辉煌照明的两个人才开始活跃起来,他们轮流穿梭在这些人中间,举杯敬酒畅饮,虽然还是没谈及工作和生意,但他们的客套话中,时不时会流露出某种企图。
  后来洪刚陪着钟伟和邱洁向大家敬酒,从敬酒词里才道出了他们的用意:
  “来,我陪钟总和邱经理一起敬大家一杯,隆重将钟总和邱经理介绍给各位认识,钟总他们来这投资,可是市人大的方副主任亲自招商引进的外资企业,从今往后,大家都成了朋友,这辉煌照明的厂房已经建设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验收工作,也可以开始展开向国家和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申请多项政策补贴工作,在这申报的工作中,你们几位将是重要角色,希望各位鼎力支持辉煌照明的工作。”
  何树青这才明白这顿饭的真实用意,洪刚是在准备帮助这个企业去找上级要各种政策补贴,他知道洪刚说的方副主任就是开发区的前任书记方旭,猜到他洪刚这是在替方旭做事。
  只是有一点何树青不明白,既然是按政策办事,何树青也就觉得理所应当,没必要让企业请吃请喝,正在他困惑的时候,钟伟的话就让他更加明白,原来他们这个企业希望在验收申报工作中,发改局就按照当初项目的可行性报告中的数据上报,不要严格审查他们的实际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