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018惺惺相惜终成爱…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何树青嬉皮笑脸地抱着她,和她耳鬓厮磨起来,咬着她的耳垂说:22ff.com
  “姐,我好奇怪,我这方面的机能似乎突飞猛进了,一看到你的身体就想要!过去和苏倩雯在一起还从没这么馋过!”
  杨欣悦羞涩地回头看他,说:
  “真的?”
  何树青点点头:
  “我不骗你!我自己都觉得奇怪!”
  杨欣悦笑道:
  “那一定是你过去带着心理压力在做这事!”
  何树青仔细想想,觉得还真是这样,他和苏倩雯在一起的时候,苏倩雯总是会唠叨个没完,不是唠叨房子和赚钱的事,就是唠叨怎么说服她妈同意他们交往的事,加上在单位王慧敏给他的工作压力太大,每天何树青都活在压抑和郁闷中,当然会影响他此项功能的发挥。
  近段时间,虽然何树青为母亲的医药费还有些发愁,但工作上几乎已没什么压力,现在他已经暂时没考虑买房和结婚的事,压力也就随之减轻不少。
  松弛下来的他,自然就很放松,加上和杨欣悦在一起很是愉悦,因此才有这样的感觉,也难怪有这种说法,叫饱暖思淫.欲。
  杨欣悦见何树青不说话了,和他嬉笑:
  “坏蛋,又在想什么坏事?”
  何树青亲着她细腻光滑的肩颈,感叹说:
  “我在用心感受和你这样拥抱的温暖,姐,你的肌肤真好,身上几乎没有一点瑕疵,白皙**,匀称圆润,难怪每次和你肌肤相亲时,都那么的滑腻那么的柔软,你简直太完美了!”
  杨欣悦在他怀抱里挣扎一下,转过身来,和他相像而立,将脸埋在他结实的胸脯上,拿手抚摸他块状的胸肌,娇羞地夸他:
  “你也很完美,高大英俊,阳光帅气,肌肉也很结实,我喜欢被你拥抱时的感觉!”
  何树青突然松开她,紧握双拳,挥动着双臂,站在她面前摆出几个不同的健美操造型的姿势,笑道:
  “姐,我为你专场表演形体操,让你看看我有多壮!”
  杨欣悦看到他那臂膀和胸脯上的肌肉一块一块地凸起,忍不住拿手去摸,感叹道:
  “你真壮!”
  何树青见杨欣悦上当了,狡黠地笑道:
  “知道我壮了吧,所以别怕累垮我的身体,每天就算再多个两次三次,也没什么问题!”
  杨欣悦见何树青想着法子绕到那事上,红着脸说:
  “规矩已定,不准更改!”
  何树青故意嘟着嘴说:
  “那我遵命就是!”
  杨欣悦很喜欢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这样嬉笑调.情,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将他们之间的性视为正常的爱,甚至羞耻感也在慢慢淡化,这样的感觉,她过去从欧阳宏和周友建身上,从来都未感觉到过,也难怪何树青会认为他们虽然不是夫妻,却胜似夫妻;现在的杨欣悦,打内心里就是把何树青当成了老公,她甚至开始不希望任何女人和她分享这个男人。
  何树青这样的说法,或许是对他们亲密无间最好的形容。
  杨欣悦知道在那些高档的健身会所内,难免会有很优秀的女人去健身,她一想到有别的女人会覷视何树青,她就开始有了醋意,突然问他:
  “你这么健硕的身体在曹总那一定很受女会员瞩目吧?”
  何树青见杨欣悦开始在意他和异性的交往,知道她已经很在乎自己对她的爱,笑道:
  “怎么?姐是担心了?要是姐担心就经常去那视察啊!我可是天天盼着你去!”
  杨欣悦嘟哝着嘴说:
  “我现在有些后悔将你带到那去,那里比姐年轻漂亮的女会员多的是,我真怕你会迷倒那些去那健身的女会员!要是你遇到一个比我年轻漂亮的女会员引.诱你,你会不会就不喜欢姐了?”
  何树青嬉皮笑脸地笑道:
  “姐要是担心我偷吃,那就要把我喂饱啊!你没听说喂饱的猫才不偷腥吗?”
  杨欣悦被他这话逗笑了,突然打他一下,笑骂:
  “你还真想偷吃啊!我可警告你,要是你敢背着姐偷吃,当心我将你这东西咔嚓!”
  杨欣悦说着,拿手指做出个剪刀动作。
  何树青没想到杨欣悦放吃起醋来还真有点酸,放肆起来还有点浪,但他希望看到一向矜持高傲的她能够露出她本性的一面,一兴奋,将她搂在怀里,笑道:
  “姐,这才是最真实的你!我希望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就要无拘无束地相爱,无束无拘说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刚才我是和你说笑呢!我已经有姐这样心爱的人,你说我心里还能装下别人吗?”
  杨欣悦见何树青这么说,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看他一眼,突然问他:
  “那苏倩雯呢?”
  何树青无语了,这个问题连他自己都模糊了,他现在真的不愿意去想苏倩雯。
  杨欣悦见自己问了个尴尬的问题,连忙开始帮何树青洗澡,边洗边说:
  “要是你心里还有苏倩雯,就和她和好吧!你不能因为姐毁掉你的婚姻和爱情!我这是真心话,听姐的话!”
  何树青没有正面回应她的话,突然把话题扯到了曹总让他发展会员的事上:
  “姐,曹总又给了我一个赚钱的机会,她让我帮助唯美发展会员,还说每发展一个会员就给我提成三百,我正琢磨着回去大干一场呢!我想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赚到足够多的钱,把借你的钱还清!”
  何树青也想起了曹总的话,本想让杨欣悦拿单位的福利去买卡发给职工,但他还是怕给杨欣悦的工作带来负面影响,就没有开口。
  杨欣悦见何树青对借他的钱还耿耿于怀,安慰他:
  “姐现在又不愁钱用,你无须着急,慢慢赚,就算没钱还也没关系!等你将来到了费总那,年薪一百万,我借你的那点钱还不是小菜一碟!”
  何树青总觉得费总开出的条件太优惠,优惠得让他难以置信,就问:
  “姐,你说费总对我开出这么高的工资,会不会对你附加什么条件?”
  其实这个问题何树青不用问,要是杨欣悦不能给她费总带去足够多的好处,她会这么慷慨吗?这些外商的高管可不是国企的高管,他们帮助老板追逐的就是高额利润,绝不会平白无故地增加企业营运成本。
  但这里面的道道,杨欣悦不能对何树青说,因为她知道要是何树青知道了是她杨欣悦在用权力帮他,他就又会拒绝,笑着哄他:
  “你真是没见过大世面,这外企高管的工资都是那么高,难道你觉得很奇怪吗?”
  何树青用盲目羡慕的口吻说:
  “难怪那么多人都想往外资企业涌!”
  自从何树青来北京见到杨欣悦,他们过度的放纵,加上昨晚走的路多,今天又玩得很累,何树青说完就打起哈欠。
  杨欣悦也觉得很累,问他:
  “你饿吗?我们去餐厅吃点东西,回来早早地睡下,我感觉好困!”
  他们这才擦洗干净出来,去了餐厅。
  从餐厅回到房间,他们便早早地睡下。
  夜间醒来,难免又恩爱难尽,缠绵不休,杨欣悦虽然怕累垮何树青的身体,也会勉强劝阻他,但总是经不起何树青的攻势,一次次让步,这一夜,杨欣悦给何树青限定的指标又大大的超量
  他们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中午,杨欣悦催促何树青起床,洗漱之后,便去餐厅吃了些东西,这才开车往市区赶。
  在回市区的路上,何树青接到了应副局长的电话,应副局长让他尽快赶回单位,说有要事相商。
  何树青已经猜到可能是有关他工作的事,想到马上就要成为副科级干部,很是兴奋,挂了电话就对杨欣悦说:
  “姐,应副局长让我赶回去,你说怎么办?”
  杨欣悦开着车,瞥他一眼,说:
  “既然他让你回去,你就先回去吧,记住在新的岗位上,要低调内敛一些,多看少动,大事多请示领导,不要太锋芒毕露,我在这可能还要呆个两天,等我回到江城的时候,我就打电话给你!”
  杨欣悦便直接开车送何树青去了机场。
  何树青回到单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他在门口遇到一个单位的同事,从这同事的嘴里就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王慧敏疯了,是被吓疯的。
  虽然何树青很厌恶这个女人,但听到这个消息,他的心里还是对这个女人有些同情,毕竟她也是个受害者,是被石明浩利用所害的。
  他突然想起了江珊的母亲说过的话,离地三尺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难道这是老天对她的报应?但为什么这报应就没落到更可恶的石明浩身上呢?
  何树青愣愣地上楼,见办公室的门开着,里边却没有人,他觉得口渴,便进去倒了一杯水,一大口喝掉,然后坐在那替王慧敏感到不值。
  他正在办公室里纳闷,柳芳走了进来。
  她似乎很兴奋,看到何树青就眉飞色舞,喜笑颜开,走近他,故意将她那软软的身体紧贴在何树青的身体上,腻腻地说:
  “帅哥这两天都忙些啥呢?怎么就看不到人影呢?可想死我啦!”
  何树青吓得东张西望,连忙挪动椅子想和她保持距离,他生怕王姝月进来看到,瞪着她说:
  “柳科长,这样的玩笑请不要在单位里开,要是被人误会,对你对我都不好!”
  柳芳哈哈一笑,突然盯着他看,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笑问:
  “咦,你这两天是不是劳累过度?面黄肌瘦的,一看就是干那事干多了!”
  何树青听到这话,很是心虚,他打内心里惊叹柳芳是个情场高手,这样的状况她一眼就能看出,慌乱地低下头去看桌子上的文件,想避开柳芳审视的眼光,嘴里很没底气地反驳她:
  “就你会胡扯!我是连续熬夜所至!”
  柳芳离开何树青坐到了靠墙边的沙发上,直勾勾地盯着他,坏笑着开起玩笑:
  “我就喜欢你这正经样!正经得有些傻乎乎的!不想那些伪君子装正经,虚伪得让人直想吐!不过,我很想知道你不正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什么时候给个机会让我看看?”
  她说着,放肆地哈哈笑起来。
  何树青吓得拿眼睛直翻她,然后无奈地摇头。
  柳芳这才收起那幅放肆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
  “好啦,我是来向你道贺的,你知道王慧敏疯了吗?这女人还真是遭到了报应,活该!这王慧敏一疯,就给你腾出了位置,我看这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对你来说是垂手可得!你可以要珍惜这个机会哦!要不要我去找人帮你疏通疏通关系?”
  她说着,叹息一声,又说:
  “要是你真当上了这主任,我两可就没机会做搭档了,可惜啊!我就没机会领导你了!不过,要是你能当上这个主任我也很开心,以后我就可以直接让你照顾我了!”
  何树青调侃她说:
  “要是你是局长或组织部长,你这话我爱听,只可惜你不是!所以,我建议你还是不要乱讲话!”
  这时,王姝月从外边进来,她见到何树青似乎很兴奋,连忙想和他打招呼,但碍于柳芳在场,她不好再称呼他何科长,吱唔半晌才说出口:
  “您回来啦?您母亲身体状况怎么样?”
  何树青友好地说:
  “谢谢你的关心,正在治疗中。”
  柳芳听说何树青的母亲病了,惊讶地说:
  “原来是你母亲病啦?怎么没听你说?她在哪个医院治疗,我去看看她!”
  何树青说:
  “谢谢你柳科长的好意,她在我们老家住院,离这远着呢!”
  王姝月见这柳科长和何树青说话很随便,以为他们关系不错,连忙对柳芳也热乎起来,为她倒来一杯茶水,客气地递给她:
  “柳科长,请喝茶!”
  柳芳接过王姝月手中的茶杯,打量了她一下,笑道:
  “我听说你是财政局长的姨妹?马局长不愧是个官场老手,连姨妹都调教得这么好,我看得出你很乖巧,混仕途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这乖巧的性格,我相信你前途无量!”
  王姝月见这个柳科长一下就揭穿了她的老底,猜到她也不是等闲之辈,陪着笑脸说:
  “谢谢柳科长的夸奖,我才踏入社会,很多事都还不懂,还希望柳科长以后多多赐教!”
  何树青这才知道这个女孩是财政局马局长的姨妹,他突然想起那天在办公室她称呼他科长的事,终于明白她为什么消息那么灵通,想必她的姐夫和罗区长的关系很不错,笑道:
  “原来小王的来头不小啊!”
  王姝月已经从她姐姐的嘴里得知,这个何树青不是个简单的人,让她尽量和他把关系搞好,所以,这些天王姝月便开始巴结何树青。
  此时,她见何树青这么说,谦卑地笑道:
  “您这是什么话?就算我姐夫是财政局局长,那也是在区长的领导之下!以后还望您多多关照我们!”
  何树青没想到这个王姝月年纪轻轻,就如此会说话,还能把何树青和罗区长想到一块,开始拉近他们之间的关系,打心里震撼,他这才明白“术业有专攻”这话的道理,原来混仕途也是一门技术活,连这些刚踏入社会的小女生都对这技术活比他何树青还精通,就因为人家有财政局长姐夫指点她,可见她不会象他何树青那样做太多的无用功,难怪柳芳会说她前途无量。
  何树青见王姝月将他和罗区长抬到了一般高,还真有些惶恐,他知道这些人一定是把他想象成了罗区长的女婿,就说:
  “我想你是高估我了,我一无背景,二无权力,我凭什么可以关照你啊!”
  王姝月却说:
  “就凭您的才能,就是我们这些小年轻难得的好导师!我真希望拜你为师!”
  何树青听到这话,还真的有些飘到了云里雾里,因为他一直都认为他是个千里马,就是没有遇到伯乐,现在见有个人这么夸他,倒是让他怀才不遇的心得到了一丝安慰,欣慰地和她开起玩笑:
  “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那以后我在你面前可就是大哥了!你可要乖乖听我的话哦!”
  王姝月见何树青这么说,自然很高兴,因为她总算看到了何树青对她笑了,还和她开起玩笑,这可是和他拉近关系的前兆,莞尔一笑:
  “那是自然,只要您愿意收下我这个徒弟,我一定好好跟着您好好学习,努力工作!”
  柳芳听到这话,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
  “你何树青这下一定很开心吧?收了这么漂亮一个女徒弟!”
  何树青明白柳芳这话是在讥笑他,她一定以为他何树青的脑子里装着和她一样肮脏的想法,因为在她柳芳的处事宝典里,这女徒弟拜师学艺,就要在床上先伺候好师傅,才能得到师傅的真传。
  尽管何树青知道柳芳的想法,但他也不便当着这小女生的面把话挑明,偷偷瞪她一眼,带着调侃的味道说:
  “难道你柳科长想当小王的师傅?小王,说实话,你应该拜柳科长为师,要说社会阅历和经验,我都要向柳科长学习,她有的是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