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017 惺惺相惜终成…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何树青听说还有过过副科瘾的时间,很兴奋,他倒想试试这当官是不是象柳芳说的那样好赚钱,就说:
  “那罗区长让我什么时间去上班?”www!22ff%com
  杨欣悦看到他迫不及待的样子,笑道:
  “看样子你还很想当这个官呢!”
  何树青说:
  “那是,要不然怎么那么多人去争呢?”
  杨欣悦这才说:
  “那我告诉你,现在你有两个选项,一个是留在发改局进班子成员;另一个是去张总的那个高新农业项目上,你想去哪?”
  何树青最忌讳的是还在石明浩的手下做事,就说:
  “我还是想去那个高新农业项目上!”
  杨欣悦笑问:
  “你不会是因为胡玲在那,你就想去那吧?”nn
  何树青见杨欣悦开这玩笑,跑去将她扑倒在沙发上,将手伸到她的腋下搔她痒痒,笑骂:
  “你这混蛋,把我想成什么人呢?我要教训你,让你永远记住我只是爱你的人!”
  他说着,就压在她的身上狠狠亲她,便亲便说:
  “记住没有?”
  杨欣悦咯咯地笑,故意装嘴硬:
  “没有!”
  何树青又狠狠到亲她,又问:
  “现在记住没有?”
  杨欣悦还是笑,笑得很开心,依旧说:
  “没有!”
  何树青突然撩起她的裙摆,将脸埋在她那玉肌似雪的肚皮上,用脸上不算硬的胡须扎她,扎得杨欣悦痒痒的,不停地笑着求饶:
  “老公,记住了,别闹了,好痒!”
  何树青看到她那性感的肌体,哪里还停得下来?就象饿狼见到猎物,用嘴在她的腹部乱咬,一直咬到她的大腿和那神秘的地方,他扒开她的裤衩,发现那里早已涨潮,知道她已经动了情,便要拽下她的裤衩,杨欣悦连忙用双手拽住,求他:
  “别弄,早上刚爱过,当心伤了身体!”
  何树青还是很在意她的感受,问她:
  “你很累吗?”
  杨欣悦红着脸说:
  “我是怕你累坏了身体!”
  何树青见她只是担心他,也就无所谓了,说:
  “没事,我身体壮着呢,今天我要多爱你几回,等回到江城,还不知道又要等多久才能再爱呢!”
  杨欣悦也是春心已动,便放开手让他扯掉了裤衩,羞涩地说:
  “还是去床上吧!”
  何树青只顾着脱她的连衣裙,没有理会,等连衣裙飞出她的身体,他就将她压在沙发上进到了她的体内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杨欣悦就象被暴风雨摧残的桃花,虽然鲜艳,但娇艳被摧残得七零八落,何树青看到她鬓发凌乱,桃红的脸颊上满是汗液,怜爱地亲吻她,说:
  “我知道你累,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
  杨欣悦媚妩地看着她,羞涩地微笑,说:
  “馋嘴,看样子以后要给你限量!”
  何树青笑道:
  “行,那一天限定十次!”
  杨欣悦笑骂:
  “你以为你是钢铁强人啊!不行,一天只能限定两次!”
  何树青笑着和她讨价还价:
  “两次太少,五次怎么样?”
  杨欣悦拿手掐他的脸,撒娇说:
  “坏蛋,给你放宽一点,加一次,三次!”
  何树青坏笑着说:
  “你还让一步,再加一次,一天四次!”
  他说着,伸出四个指头在她眼前晃动。
  杨欣悦拿手打他这只手,骂道:
  “讨厌!那你要记住,今天已经两次咯!”
  何树青却说:
  “早上那一次不算,那算昨天晚上的!”
  杨欣悦看到他那调皮的样子,既好笑又开心,她似乎从这个小男人身上找回了她年轻时候漏掉的浪漫恋情,也弥补了她心中没能和自己真爱的人快乐地谈情说爱的那种遗憾,她觉得和这个小男人在一起,她的心态都年轻了许多,她突然变得象情窦初开的少女,娇羞地说:
  “那今天我就依着你,记住,最多还有三次!我要你抱我去洗澡!”
  何树青这才抱着她去洗澡。
  他们洗澡出来,何树青才想起问她:
  “你今天不打算工作了吗?”
  杨欣悦说:
  “那些行贿受贿的事我可不想参与,还是让他们去办,这方面你以后也要注意,尽量违法的事自己不要亲自参与!”
  何树青这才感觉到杨欣悦处事狡黠的一面,她的防范意识还真强!他突发联想,要是哪一天有风险突然降落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时,杨欣悦会如何应对呢?
  杨欣悦见何树青有心思,问他:
  “你在想什么呢?”
  何树青醒过神来,笑道:
  “胡思乱想!我在琢磨这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虽然我两不是夫妻,但胜过夫妻,你说在我们遭遇风险的时候,我们会打破这魔咒吗?”
  这话自然让杨欣悦很快联想到她和周友建的婚姻关系,她相信这魔咒适合她和周友建的关系,相信她真的遭遇不测和风险,周友建一定会远远地躲开;但她对周友建遭遇不测,她似乎还有些犹豫,不过,这种犹豫不是因为她对周友建尚存着一丝爱意和感激,而是因为她需要周友建手上的权力壁垒,她很清楚,要是她失去了周友建的权力庇护,或许早就有人将她这个行长拉下马了,她这才意识到,原来她和周友建之间的关系,更象是一种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哪谈得上是爱情?
  但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似乎没有丝毫利用他的想法,对他只有怜爱和关心,如果他真的遭遇到不测,她相信自己会以身犯险去保护他,她更加确定自己是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杨欣悦见何树青问起这个问题,反问他:
  “那你觉得呢?”
  何树青信誓旦旦地说:
  “我相信我们的爱情一定会打破这一魔咒!”
  杨欣悦欣慰地笑了,因为她能从这话里感觉到何树青对她的信任,也能感觉到这个男人是真的爱她,于是双手交合闭目祈祷: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希望能得到你的保佑,保佑我和我爱的人永远不要遭遇险境!”
  何树青感动地抱着她说:
  “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遭遇危险的,要是真有危险威胁到你,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
  他们彼此都被感动了,紧紧地抱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
  很久,杨欣悦才在他的怀里问他:
  “想去北戴河看海吗?”
  何树青知道北戴河气候宜人,风景优美,是个度假很好的去处,他早就向往去那看看,就问:
  “时间来得及吗?”
  杨欣悦说:
  “我们现在就去,要是晚上能赶回来就回来,要是时间来不及就明天回来,怎么样?”
  何树青用手指刮着她精巧的鼻子笑道:
  “反正我这两天是闲人,任务就是陪着我心爱的人,你指向哪,我就打向哪!”
  杨欣悦娇媚地一笑:
  “又在贫嘴!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他们很快退了房间,找酒店的租赁公司租了一辆轿车自驾开往北戴河。
  现在是旅游旺季,北戴河的游客很多,杨欣悦没有把车开到人流聚集的地方,她找寻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将车停下,和何树青步行到海边。
  北戴河的天空真蓝,蓝到和大海媲美,要不是蔚蓝的天空中飘浮着朵朵白云,他们还真会将那蔚蓝的天空当成大海的倒影。
  何树青和杨欣悦突然都有心旷神怡的感觉,双双举目仰望天空,然后又眺望碧波荡漾的大海,不约而同地发出感叹:
  “多美的蓝天白云海水沙滩啊!”
  他们见两个人的思维和感触如此相近,都诧异地相视一笑,何树青更加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相爱,因为他们经历相近,情趣相投,太默契了,默契到了对同一事物有着同样的感悟,他们似乎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只可惜上苍也有些捉弄人,让他们相差了九个岁月,还让他心爱的人已经带上了婚姻的枷锁。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
  “姐,你说上辈子我两是不是就是有情人?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有着出奇的默契和心灵感应!要是有来生,我真希望我们是真正的夫妻!”
  杨欣悦何尝不想和他成为真正的夫妻,与他恩爱缠绵,长相厮守,只是残酷的现实已经让她失去了改变现状的勇气,便惨淡地一笑,问他:
  “你很看重夫妻的名分是吗?”
  何树青连忙摇头,说:
  “我不是在意名分,而是在意你能否过得开心快乐!要是我们是光明正大的夫妻,你就无须顾忌什么,也就没了心里压力,说实话,我既希望和你在一起,又怕给你带来心里压力!”
  杨欣悦见何树青如此在意她的感受,既感动又欣慰,说:
  “你别多想,你希望姐过得开心,姐也希望你过得开心,这两天我们就抛开所有的烦恼,尽情享受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快乐,好吗?”
  何树青灿烂地一笑,指着前方说:
  “好啊,你看那边沙滩上有人在那逐浪,我们也去那玩玩!”
  他说着,拉着杨欣悦就往那跑。
  杨欣悦跑了两步,拽着他说:
  “你等等,我把鞋子脱了!”
  说着,她就蹲下去将她的高跟凉鞋脱了。
  何树青看到她那一双白嫩的脚丫就要遭受滚烫地面的折磨,很是不忍,往地上一蹲,说:
  “我背你走!”
  杨欣悦四周眺望,见这里人不算多,便趴在了他的背上,她很喜欢趴在他背上的感觉,就很想让何树青背着她。
  何树青背着这个可爱的女人,和她嬉闹着来到了海边。
  他们站在长长的海岸线上,被海风吹拂,身心都感觉到无比的清爽,举目眺望这北戴河的风光,看到那蓝蓝的无际天空在遥远的边际汇入了大海,天边泛起的白浪从远处袭来,由远而近,最后白雪般地摔碎在沙滩和礁石上,转瞬消失,惊扰得礁石上的海鸥时起时落,形成了多么美妙的图画。
  何树青和杨欣悦相依而立,她今天穿一件柔和的丝质连衣裙,在海风的吹拂下,面料如水一般流淌在她那姣好的身段上,她的胸部显得格外挺拔。
  何树青站在她身后,俯瞰着她那领子下的雪白**和罩衣盖着的雪白山峰,体内又萌动阵阵热浪,要不是有人在附近踏浪观海,他真想马上亲上一口。
  何树青双手握住她的两只小手,才发现她没戴戒指,他不知道是因为周友建没送她戒指,还是她根本就不想戴上那沉重的枷锁。
  何树青很想送她一只,但怕会带给她压力,当他看到她那雪肌一般的颈脖时,他突然很想送她一条项链,希望就让这项链代表他火热的心,就在这风和日丽的海边,让大海见证他将自己的心凝聚在那项链的吊坠上,佩戴在这心爱的女人心口,让她时时刻刻感受到他暖暖的爱意。
  但现在的他却是囊中羞涩,连这小小的愿望就暂时难以实现,因为他的口袋里就只有区区几百块钱,何树青又一次意识到了没钱的无奈,他发誓要努力挣钱,完成他这个心愿。
  这时,一个正学走路的小孩在父亲的看护下,摇摇晃晃朝他们这边窜来,看样子两岁左右,他蹒跚着来到他们面前,似乎把杨欣悦当成了他的母亲,用那稚嫩的小手抱着她修长的小腿,咿呀呀地叫唤:
  “妈妈,妈妈!”
  杨欣悦很兴奋,蹲下去抚摸小孩的小脸,望着何树青说:
  “你听到没有,他叫我妈妈!”
  这时孩子的父亲过来对孩子说:
  “宝贝,这是阿姨,不是妈妈!”
  可孩子似乎很喜欢叫杨欣悦妈妈,他继续叫着“妈妈……”。
  杨欣悦突然从这孩子对母亲的依恋声中联想到了她儿时对母爱的渴望,也联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心里又涌出内疚的情感,愧疚地说:
  “树青,你是不是觉得姐很坏?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管,跑到这来和你偷情!姐不是一个好母亲啊!”
  何树青见杨欣悦突然自责起来,连忙说:
  “这不是你的错,要是有错,也是我的错!再说,你也是因为工作出差才来到北京,别想多了,咱们不是说好什么都不想,好好放松两天吗?走,我们也去踏浪,让海水冲走一切烦恼!”
  何树青说着,脱下自己的凉鞋,放到她的鞋子旁边,卷起裤管,拉着她的手就往沙滩上跑。
  海风阵阵,波涛声响,海浪拍打松软的沙滩,海水不时袭击到他们的脚下,在他们的腿上撞出浪花,溅湿了他们的裙摆裤管,海水的凉爽惊得杨欣悦大叫起来。
  何树青闻声回望,看到杨欣悦的秀发被海风卷起,飘逸洒脱,映衬着她那天使一般的俏丽面容,让何树青在爱慕之余,不禁联想起这个天使一般的女人带给他的幸运。
  不错,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天使,自从认识这个女人,他的人生似乎就出现了转机,让他绝处逢生,看到了希望。
  何树青突然想起即将提拔成副科,一兴奋,将他一把拦腰抱起,在海滩上旋转身体,惊的杨欣悦更是娇声不止,只是这声音在这空旷的海边被风吹散,虽然感受不到力量,却变得异常委婉动听。
  杨欣悦很快从愧疚中解脱出来,挣扎着让何树青将她放下,兴奋地和何树青在沙滩上踏浪追逐嬉闹,此时的她完全不象个三十五岁的少妇,更象个恋爱中的少女,天真浪漫地享受着这大自然的风光,享受着这迟到但很甜蜜浪漫的爱情
  愉悦的时光就是短暂,很快他们就看到了晚霞映红了海面,天快黑了,该离开了。
  他们回到车旁的时候,何树青的裤管和杨欣悦的裙摆都已经被海水湿透,杨欣悦双手拉着她的裙摆撒娇说:
  “你看,我的衣服都打湿了!”
  何树青指指他自己的裤管,笑道:
  “我的也湿透了,要不然我在车下为你站岗,你上车将衣服换掉?”
  杨欣悦看看四周,见有来往的车辆和行人,还是觉得不便,就说:
  “那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明天早上回市区。”
  他们找了个条件不错的宾馆,开好房间,才将车上换洗的衣服拿上去。
  杨欣悦一进房间,就去了浴室。
  何树青进去的时候,杨欣悦已经脱光衣服正在调试水温,听到开门声,回头羞涩一笑,何树青看见她在明亮的灯光下,白嫩的脸蛋泛起红润,媚妩动人,好不可爱,他的身体内又跃跃欲试,他快速脱去衣服,就要上前抱她,杨欣悦慌忙拿起淋浴头用水喷他,笑道:
  “你记住,只有三次了哦,还有一夜呢!”
  何树青坏坏地笑道:
  “那先让我用去一次,还留两次夜间享用!”
  杨欣悦笑道:
  “这可是你说的,要记住哦!”
  何树青见她允许,便从后面抱着她的身体,站在淋浴下进到了她的身体里
  一阵疯狂之后,杨欣悦娇喘着依偎站立在何树青的怀抱里,让淋浴冲洗着他们汗流浃背的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