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013惺惺相惜终成爱…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清醒过来的他们,见地板上散落着刚才被他们疯狂扯下的零星衣衫,相视一笑,他们都觉得自己太疯狂了。
  何树青趴在杨欣悦软软的身体上,亲吻着她那潮红汗水淋漓的脸庞,象呤诗一般抒发起他内心的情感:22ff.com
  “我亲爱的人儿,你那么轻易就钻进了我的心窝,让我对你魂牵梦绕,都想化作精灵追随在你的身旁,为你欢喜为你惆怅!”
  杨欣悦听到这话幸福得要死,紧紧地搂着他绽放出幸福的笑脸,嘴里却在撒娇:
  “我才不信你这甜言蜜语,要是你真想我,怎么不主动跑来看我,还要我主动开口!”
  杨欣悦说完这话,突然觉得羞愧,脸色更红,不敢看他。
  何树青看到杨欣悦娇羞的模样,更是喜欢,将脸贴在她的面颊上,对她耳语:∏∏
  http:
  “我也想来啊,只是怕你不方便!我一下飞机就拼命往这赶,这不是正搂着你亲热吗?”
  杨欣悦娇媚地看着他,娇嗔地骂他:
  “你还说,坏东西,敢捉弄姐!”
  她说着,用她那白嫩的手指轻轻掐他的面部肌肉。
  何树青故意叫痛,然后将脸埋到她软软的胸脯上,很享受地说:
  “这样的感觉真好!”
  杨欣悦突然想起三点钟还有个应酬,她要和几个领导去拜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为见这个客户,她和中原商业集团的夏总陪着市里分管财贸的康副市长都已经在这等了两天,中原商业在A股上市的申请能否获批,就指望这个客户帮忙打点关系了,据说这人能量很大,不仅在证监会有关系,在国家重要部办委都有关系,这也是他们此次来北京的主要目的。
  杨欣悦从床头柜上摸来手表,见已快两点,就说:
  “一会我要出去,你要是在房间里闷得慌,可以出去四处逛逛,要是晚上我没什么应酬,我就赶回来和你一起晚餐。”
  何树青不想和她分开,趴在她的身上没动,轻咬着她胸脯上的肌肤,很不情愿地说:
  “你现在就要走吗?”
  杨欣悦说:
  “我两点半必须出门,现在该起床洗漱了!”
  何树青这才翻身下来,坐在她的身旁,看着她问:
  “这次就你一个人来北京吗?”
  杨欣悦摇摇头,说:
  “还有四个人,不过,他们不住在这个酒店,这房间是我专门为你开的!”
  何树青环顾一下这个房间,见是个装修豪华的套房,知道房费一定很贵,就说:
  “你没必要为我开个套房,开个标间不就行啦?”
  杨欣悦媚妩地一笑,开起玩笑:
  “要是开个标间,床那么小,你就不怕把姐挤扁?”
  何树青见她心情不错,坏笑道:
  “我就喜欢和姐挤在一起睡觉,更喜欢趴在姐的身上睡,那样,我们就会永远连在一起不分开!”
  杨欣悦听到这话,羞得脸上更加绯红,娇嗔地说:
  “小坏蛋,不知道怜香惜玉,你这么笨重的身体,就忍心压我一夜?”
  何树青又对她坏坏地一笑,说:
  “你也可以压着我睡啊!我可不怕被你压着!”
  杨欣悦从床上坐起,用手抚摸他的身体,笑道:
  “我可舍不得压坏我心爱的男人,别贫嘴了!我知道你是在替姐心疼钱,你大可不必,我们银行不在乎这点花销!要是这次中原商业能够获批上市,江城商业银行的资产就会迅速扩张,资产质量也会大幅提高,因为江城银行是中原商业的第二大股东,也是中原商业的主要债权人,姐在这个集团里也算得上是个有影响力的人物,实话告诉你,我们这两天在这请人吃饭,每顿的花销都在上万,这千把块钱的房费真的算不了什么!这次中原商业来北京公关的费用预算是两千万,大钱就让他们去用,小钱姐这个行长还不能花点?你还用得着在乎这点费用?以后你跟姐出来,不要为钱发愁,等这中原商业上市了,姐也就成了富婆了!”
  何树青听到这话很惊讶,出来一趟就是两千万的公关费啊!多么庞大的数字!要是拿这些钱去扶贫,那该是要解决多少人的困难?真不知道这些钱最后都流进了谁的腰包?
  何树青听杨欣悦这么说,知道她一定在中原商业有原始股份,他知道现在赚大钱的就是搞资本运作的人,苏倩雯过去对他说过,她的一个同学利用关系买了五万股大发化工的内部职工股,只花了五万多块钱,这个大发化工上市后,价格居然涨到了三十多,五万多一下子就变成了一百五十万,她这同学一下子就发了,苏倩雯为这事都对她的同学羡慕得要死。
  何树青为之眼睛发亮,好奇地问杨欣悦:
  “那你一定有中原商业的原始股,是吗?”
  杨欣悦得意地一笑,说:
  “那是当然,要不然我怎么能成富婆呢?”
  何树青羡慕地说:
  “你真有眼光,能买到这么靠谱的原始股!”
  杨欣悦笑道:
  “这不是靠眼光,是靠权力!”
  何树青不懂,疑惑地看着她,问她:
  “此话怎讲?”
  杨欣悦犹豫一下,才一本正经地说:
  “树青,姐没把你当外人,什么话都对你讲,能说的,不能说的,我都对你知无不言,姐这样做是不是疯了?你不会害姐吧?”
  何树青能理解杨欣悦这么说话,就说:
  “我再二也不会伤害姐,但很机密的东西,你还是不要告诉我,免得你担心!”
  杨欣悦轻轻打了他一下,说:
  “坏蛋,你知道我不会瞒你什么,还故意这么说!”
  何树青看着她,很认真地说:
  “我是说真的,刚才我就不该问你这些,这都是你个人的隐私和秘密!”
  杨欣悦突然揪住何树青的耳朵,撒起娇来:
  “这么说,你对姐还心存戒备,藏着什么隐私?”
  何树青连忙解释:
  “姐,你别误会,不是这样,我和你不同,我一个小虾米能有多大的隐私,可你是行长,是副市长夫人,无论你的工作和生活,都会有隐蔽神秘的一面,我真的不该去打听这些!”
  杨欣悦却说:
  “既然我把身心都交给了你,还有必要隐瞒这些吗?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就算是我看走了眼,我也认了,谁让我彻头彻尾地爱上了你这个傻小子呢!”
  杨欣悦说着,就准备下床。
  何树青被他的话感动得都快哭了,他何德何能能拥有这份真爱啊?他一激动,突然又抱着她,轻咬她的耳垂,对她耳语:
  “姐,你放心,这辈子就算我为你粉身碎骨,我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来!因为你是最值得我爱的人!”
  杨欣悦回眸一笑,亲他一口,说:
  “姐相信你,让我去洗澡!”
  何树青却深情地望着她,动情地说:
  “姐,让我再好好爱你一回!”
  杨欣悦羞涩地看着他,笑骂:
  “坏蛋,真是越来越馋了!”
  何树青却没有玩笑的意思,他是真的觉得这个女人太可爱,他无以回报,只想用他的身体带给她快慰,就说:
  “谁叫你那么可爱!”
  他说着,就将杨欣悦拥在怀里,和她躺下,压了上去
  杨欣悦再度清醒的时候,已过两点半,杨欣悦惊叫一声:
  “呀,要迟到了!”
  她慌忙下床,跑进浴室去洗澡,杨欣悦虽然很匆忙,但脸上却流露出无尽的甜蜜和幸福,何树青看到她的这种表情心里特别高兴,他相信这个女人是在因为他的存在而甜蜜,他也为这个女人能和他忘情地缠绵而欣慰,他也觉得自己现在是很幸福的人。
  杨欣悦走后,何树青在房间里昏睡了一个下午,直到杨欣悦回来的开门声将他惊醒。
  何树青醒来见杨欣悦已经打开房灯,就知道天已经黑了,问她:
  “现在几点?”
  杨欣悦惊讶地问他:
  “你睡了一个下午?”
  何树青伸着懒腰说:
  “我好久都没睡个好觉了!今天睡得真香!”
  杨欣悦看看时间,已过八点,猜到他已经饿了,就说:
  “快起床去洗漱,洗好了我们去吃夜宵,我还约了个朋友!”
  何树青很惊讶,问她:
  “你约朋友还敢带我去?”
  杨欣悦笑道: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何树青担心地说:
  “我当然是怕影响到你!”
  杨欣悦说:
  “不会的,她只是我工作中的合作人,其实我叫你来这,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让你去见她!”
  何树青困惑地看着她,琢磨着杨欣悦的用意,问她:
  “你是不是又在为我的工作操心?我说过,因为我爱你,所以不想利用你!我工作的事,你就别操心了,让我自己去闯,行吗?”
  杨欣悦确实想改变一下何树青的生存环境,在她看来,象何树青这么善良的人,在官场是很难混出名堂的,她对江城的官场潜规则太了解,权钱色的三要素中,钱,他何树青肯定是没有,就别指望他去买官了;色,他何树青长得帅气,要是去对付女领导,或许会有一些优势,但她相信何树青不会拿他的身体去交换官帽,她杨欣悦也不希望他这样去做;剩下的就是权,这权力何树青虽然没有,但她杨欣悦手里却有,她想用手中的权力帮他一把,他却又是那么固执,甚至还有些心高气傲,象他这样的人,杨欣悦相信他不是走仕途的料,就算她变着法子帮衬他在仕途上立住脚,恐怕也很难成大器,因为他的性格决定他不够心狠手辣,而心狠手辣的性格却是为官的必备条件,因此,她希望引导何树青从商,也许从商是何树青人生规划最佳的选项。
  此时,她见何树青很排斥她的好意,就说:
  “谁说我要帮你操心工作?只是我在和这个人的合作中,有些涉及私人的事情需要找个信得过的人帮我,这才叫上你,你说我现在还能相信谁?”
  何树青见杨欣悦这么说,很欣慰,就因为杨欣悦视他为最亲近最信任的人,便欣然答应。
  何树青这才起床去洗漱。
  他洗漱出来,见杨欣悦正在拆开衣服的包装盒,便凑过去看,见这衣服是男式的,就问:
  “你这是干嘛?”
  杨欣悦也不看他,笑道:
  “今天我去给客户买礼物的时候,顺手牵羊,假公济私地给你也买了两套新衣服,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何树青见她又给自己买衣服,想到自己至今都没送她点什么礼物,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就说:
  “认识你这么久,我都没送你一件礼物,可你却给予我那么多,我真的很惭愧!”
  杨欣悦瞪着他,不悦地说:
  “你看你,和我还计较这些,我现在手头比你宽裕一些,我就应该多替你做点什么,等哪一天我没这个能力了,就靠你多照顾我!你再和我这样见外,姐就生气啦!快穿上,我们出去宵夜!”
  何树青这才顺从地配合她穿起衣服,杨欣悦亲手帮他将衣服整理好,还弯下腰去将他的裤腿拉了拉,见长短适度,站起来双手拍拍他的双肩,欣慰地笑道:
  “姐会买衣服吧!不用你亲自去试,就能让你穿上合身,走,我带你去镜子前看看,穿上这衣服,你更帅了!”
  杨欣悦说着,就拉着何树青走到镜子前去照,何树青看到镜子里的他和杨欣悦,突然把脸和杨欣悦贴在一起,笑道:
  “姐,你看,我们还真有点夫妻相呢!”
  杨欣悦听到这话心里很甜,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说:
  “这就说明咱俩是有缘人,要不然,在这茫茫人海中,怎么偏偏会让我两撞在一起,还让你把我”
  杨欣悦的脸上突然绯红,不好意思说出下半句。
  何树青退后一步,从后面将她的脖子搂在怀里,将脸和她的脸贴得更紧,看着镜子里的他们,开起玩笑:
  “可你差点把我打入牢房,你可知道,那些天,就因为我做了亏心事,整体提心吊胆,生怕你带警察去抓我!想想都后怕!不过,幸亏那天我酒后胆大,要不然我们就真的擦肩而过了!我真的很谢谢老天,感谢它将你送到了我的身边!”
  杨欣悦羞涩地一笑,说:
  “你这坏蛋,真是得到好处还卖乖,又贫嘴,别在这油嘴滑舌,走,陪姐去见我朋友!”
  何树青问她:
  “那你希望我以什么身份去见你朋友?”
  杨欣悦俏皮地看他一眼,笑道:
  “你说呢?”
  何树青茫然。
  杨欣悦嘻嘻地笑,说:
  “当然只能是表弟的身份,要是她传出去怎么办?”
  何树青这才知道该怎么做了。
  杨欣悦一开心,什么都忘了,双手挽住何树青的臂膀,拉着他就往外走,似乎一点都不怕被人看见。
  这首都的夜晚和江城就是大不相同,街道上灯光璀璨,车水马龙,何树青和杨欣悦随波逐流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就象一对热恋的初恋情人,杨欣悦亲密地挽着何树青的臂膀,幸福地依偎在他身旁,此时的她,完全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忘记了他们的年龄差距,也忘记了她是个有孩子的母亲,更是忘记了她是个有夫之妇,她只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甜蜜和幸福。
  何树青这样被杨欣悦挽着前行,还是有些顾虑,他怕遇到熟人,影响到杨欣悦的声誉,就小声对她耳语:
  “姐,我们在这不会遇到熟人吧?”
  杨欣悦心里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一兴奋,就得意忘形了,虽然北京这么大,又是晚上,在这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应该很难有人注意到他们,但她想到与她同时来北京的还有四个江城人,她还是担心在这遇上他们,便松开了何树青,对他报以暧昧的笑,然后与他并肩前行,她真希望和这个心爱的男人躲到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无所顾忌地享受着属于他们的爱情,但她知道这不可能,因为太多的无奈和原因。
  杨欣悦带着他来到一个五星级饭店的咖啡厅,刚进门何树青就为之震撼,多么高雅的地方!估计来这的人除了他何树青是个穷光蛋,其他人一定都是豪门官僚。
  这里的环境不仅高雅,还充满温馨惬意,在坐的客人看得出都是很有素养的人,几乎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杨欣悦对迎宾自我介绍之后,迎宾就将他们带至了一个包间。
  这包间的门刚被打开,何树青就为之惊讶,他没想到就三个人的约会,却订了这么大一间富丽堂皇的雅座,在这雅座的中央,坐着一个都市丽人,一身白领职业女性的装束,年龄应该和杨欣悦相近。
  她见到杨欣悦很热情,连忙迎上前来:
  “杨行长你好,很久不见,你依旧是那么光彩照人!”
  杨欣悦迎上去和她握手,笑道:
  “费总过奖,要说光彩照人,这词汇用在费总身上更贴切!”
  杨欣悦和她握握手,然后介绍何树青让她认识:
  “这是我表弟,费总叫他小何就行!费总,你是来自美国华尔街的投资专家,我希望我的表弟能拜你为师,这才带他来见你费总!”
  何树青连忙对费总点头致意。
  费总笑盈盈地向他伸出手来要和他握手,何树青便上前礼貌地和她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