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无弹窗全文阅读 > 征服领导夫人:别样仕途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vip010惺惺相惜终成爱…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vip010惺惺相惜终成爱10
  “回去吧!你该休息了!”何树青催促苏倩雯。www@22ff%com
  苏倩雯站在那沉默了一会,才支支吾吾地说:
  “你能送我回去吗?”
  何树青也很担心这深更半夜她回去不安全,就用单车带着她回到了她的住处。
  她依旧还住在他们一起租住的那个小区里。
  在小区门口,何树青让苏倩雯下车,苏倩雯似乎有留宿他的意思,但何树青不等她开口,就已经骑车走了,边走边说:
  “早点休息,别熬夜伤了身体!”
  苏倩雯虽然有些失望,但总算听到了他一句关心她的话,心里还是泛起一丝甜蜜,追着他叮嘱:
  “路上小心点!到了记得给我发个短信!”gg
  何树青见苏倩雯依旧如此关心他,心里有些感动,但也有些不安,他为自己的心已经开始原谅苏倩雯不安,因为这就意味着他的感情将要在杨欣悦和苏倩雯之间做出选择,无论他伤害到哪个女人,他都很不忍心。
  何树青回到单位的时候,已过深夜十二点,他收到了苏倩雯关心的短信,便回复她已经到了。
  他把自行车放到安全的地方,正准备到宿舍洗澡睡觉,突然发现在朦胧的弱光下,他住的那栋宿舍楼门口有个人影晃动,似乎是个女人,他走进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王慧敏,他没想到王慧敏深更半夜会出现在这里,顿时联想到了王静华和社会黑势力有染,便警觉起来,他怕这个女人给他带来危险,慌忙四处张望。
  何树青其实有些高估了王慧敏的心理素质和胆识,虽然这王慧敏的侄子王静华利用他巡警中队长的职务之便帮一些社会上的混混开脱罪责,笼络了一批社会流氓,但他们现在不敢再对何树青乱来,因为他们以为何树青是罗区长的人,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动罗区长的人,只好主动前来示弱。
  王慧敏似乎看出了何树青的担忧,连忙和他说话:
  “小何,你这么晚才回来,都忙些什么呢?”
  何树青见四处没人,还听出这女人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还有些微弱颤抖,才放心一点,不冷不热地说:
  “主任什么时候也开始关心下属的业余生活了?难道我就不能去看看女朋友?”
  王慧敏强作笑脸:
  “哦,是去看罗行长了?”
  何树青很严肃地问她:
  “谁说我的女朋友是罗行长?你们别坏了人家罗行长的名声!”
  王慧敏似乎不相信何树青的话,说:
  “小何,你就别骗我了,要不是你和罗行长在恋爱,罗区长会那么关心你?”
  何树青懒得和这个女人多说话,就想快点打发她离开:
  “领导关心下属很正常,为什么在你们的眼里就会生出如此的想法?我再重申一遍,我和罗行长是清清白白的普通朋友关系!请你们不要乱讲!我想主任到这找我,不只是和我讨论这事吧?”
  王慧敏这才四周望望,见这栋简陋的宿舍黑灯瞎火,知道这里住的人不多,就住着几个临时工和何树青,但她还是怕被人听到他们的谈话,就说:
  “小何,能让我到你宿舍去坐会吗?”
  何树青觉得这样将这个老女儿拒之门外也不是待客之道,犹豫片刻,只好将门打开,放她进去。
  在明亮的灯光下,何树青才注意到王慧敏面容憔悴,目光无神,脸无血色,眼圈也黑成了熊猫眼,比过去明显消瘦多了,可见这个女人近来没有睡好,一定是她做多了亏心事,一有风吹草动,便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难以安眠所至。
  此时,王慧敏的神情很是紧张,进到何树青的房间里,四处张望,当她看到这房间内简陋异常,还显得有些寒酸时,心里还真对何树青有了一丝愧疚的心理,自我检讨起来:
  “小何啊,主任对不起你啊!你来这工作都快三年了,我却是第一次来关心你的住处,是我失职啊!”
  这话让何树青想起了分集资房的事,他听说过这集资房按原来的设计方案,发改局的人本来都可以分到的,就因为这王慧敏一个建议,将集资房的设计方案减少了二十套,将节约的钱用在了集资房的装修上,这样,他们分到房子的人就可以赚到更多的钱,正因为这些有权人自私自利,他何树青也就只能住在这简陋的宿舍内,他想起来就气,说出的话也就难听:
  “要是主任什么时候把嘴上的功夫用到为职工办实事上,我想老天都会对着你笑!”
  王慧敏没想到何树青会如此直白的讥讽她,心里很是恼火,却不敢发作,她今天来这找他,自然是有求于他,就是关于那篇调研文章的事,她没想到这文章会捅出天大的纰漏,居然连市委书记都震怒了,责成市委组织部门和市纪委联合对开发区这次副科提拔的事展开调查,她还听说,罗区长开始也试图想通过疏通关系淡化对这事的调查,但没想到市委书记盯得很紧,甚至在亲自督办这事,罗区长因此对他们的工作也很不满意,要是她不把这事抹平,捅出了窟窿,恐怕影响的不仅仅是她的仕途前程,她很担心牵扯出这些年她干的那些违法亏心事,难怪她现在惶恐不安,搞得象一个精神病患者,情绪极度不稳。
  这女人毕竟是靠旁门左道爬上来的小人,对眼下的情势,自然不会高瞻远瞩,她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想再将何树青唬弄过去,她以为只要何树青不追究那文章的事,她帮助张华伟造假提干材料的事就可以蒙混过关,但她岂能想到,要是仅仅只是为了这个小小副科的提拔,市委书记会盯住不放?
  市委书记之所以拿这事开刀,就是想在这打开一个缺口,好让人深入到这辉煌灿烂的开发区幕后探个究竟,到底这幕后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在舞弄?
  不过这种大智如愚的策略王慧敏无法看透,但老奸巨猾的石明浩却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他随时准备牺牲掉象王慧敏这样的走卒,也难怪他那天会当着何树青将矛头指向王慧敏,只是这个可悲的王慧敏还被蒙在鼓里,还幼稚地企图自己私下抹平这事呢。
  “小何啊,我知道我过去对不起你,但希望你能看在我们同事一场的份上放我一马,让我们结束恩怨,从头开始,行吗?我保证会全力一赴地助你成功!”王慧敏几乎是哀求的语气,语气里不仅充满恐惧,还不乏示弱和巴结的味道,她现在确实想和何树青化干戈为玉帛。
  但何树青怎么还敢相信一个人前人后两张脸的女人?这人品一旦被人看贬,别人也就不会再相信这个人,何树青现在就不会再相信王慧敏,敷衍她:
  “主任你这话严重了,我一个小小的文员谈何放你一马?我完全不明白主任的意思,我们似乎没有这么深的成见,我也没有想过要报复你什么,你干嘛要把我们的关系想象得如此糟糕?”
  王慧敏这才说:
  “小何啊,我对你有愧啊!你上次给我的那篇文章,我将你的名字换成了张华伟,作为他提干的考核材料附件报上去了,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但我是直接经办人,没想到我这么快就遭到了报应,这事已经让组织部门发现,怀疑我们造假,要是上级为这事追究责任,我想别人是不会站出来为我承担责任的,遭殃的一定是我这个当事人,我的人生和事业可能就被这事毁了!希望你能救救我!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你的大恩大德我会永世难忘!”
  何树青总算亲耳听到他的成果怎么会被张华伟窃取,原来还真是这女人在捣鬼,他也听出了王慧敏另有所指,一定是石明浩指示她这么做的,他觉得这样的小人就应该遭到报应,但没想到这王慧敏还会恬不知耻地跑来求饶,他简直难以相信这世上还会有这样不知廉耻的人,她都做出了这等卑鄙的事,居然还还希望别人饶恕她,真是无语!
  王慧敏见何树青不说话,连忙从她的提包里摸出一个牛皮信封,递给他:
  “要不,我向你买这著作版权,你开个价,不管多少,我都答应,只要你对外宣称这文章不是你的就行!这是定金!”
  何树青觉得这女人完全失去了理智,想必她也确实是无计可施才会出此下策,故意用安慰她的语气讽刺她:
  “主任你何必如此大惊小怪呢?谁会为一篇文章就说你造假啊?我看你是太心虚了!”
  王慧敏这些日子已经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内心已经极度脆弱,见何树青这么说,也不加考虑,脱口而出:
  “你说得没错,这坏事还确实不能做,这些天我都快奔溃了,很后悔当初的所为,我求求你放我一马,就当是帮我度过灾难!行吗?”
  何树青看到这女人吓成这样,心里有些快慰,他这才相信善恶有报这句话,他更恨石明浩这种阴险毒辣的人,也希望他遭到报应,就说:
  “刚才主任不是说你只是经办人吗?你怕什么?天塌下来有长子顶着,主要责任一定不在你的身上,再说,这提干考核材料那么多内容,谁会注意到这附件文章会是假的?我想你一定是自己吓自己!快回家吧,我看没必要这么担心!”
  王慧敏却说:
  “就算是我做贼心虚,我也想花钱买断你的著作权,明天上级会派人来单位调查,要是有人问到你,你就说这文章不是你的就行!请你一定要帮我!”
  何树青这才明白这女人为何会深更半夜守在这,原来她是怕何树青明天将这事在调查人员的面前说破,更觉得这个女人无耻,他本想直言拒绝她,但看到她那已经失魂落魄的模样,生怕她吓死在这里,想了想,灵机一动,故意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说:
  “主任啊,我也想将这版权卖几个钱,可我不敢啊,这文章我本来就是抄袭的,我怎么敢卖给你呢?”
  王慧敏这会似乎已经没有了逻辑思维能力和是非判断力,脸上露出惊讶地表情:
  “啊,你也是抄袭人家的?”
  她差点昏厥过去,踉跄一下,还是站住了,沮丧地自言自语:
  “怎么会这样?这回我该怎么办呢?”
  何树青连忙故意提醒她:
  “刚才主任你不是说了吗?这事你只是受人指使,我想只要你主动去把事情解释清楚,你应该没事的!”
  王慧敏这回真的奔溃了,耷拉着脑袋,目光呆滞地直视前方,绝望沮丧地自言自语:
  “也只能这样了!局长,你可别怪我,我也是”
  王慧敏痴痴呆呆地转身离去,嘴里不停地唠叨什么,何树青望着她的背影,觉得她有些精神失常,完全像个精神病患者神叨不止
  今天发改局的人上班都很积极,八点不到,每个办公室里都充满了人气,只是大家都没心情工作,大多都在窃窃私语,关心着这发改局会不会变天,关心着他们的未来命运会如何。
  何树青来到办公室,王慧敏和那个新来的王姝月也早到了,只是王慧敏的神情更糟糕,目光呆滞地坐在她的办公室里发愣。
  何树青觉得办公室内的气氛太压抑,就想出去透透气。
  他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两个人在窃窃私语,他能听出这是两个副局长的声音。
  “老徐,咱们两可谓是铁哥们,在这非常时期,你我可得相互关照啊,你对眼下的情势怎么看?”这是洪刚的声音。
  “扑朔迷离啊!还得再看看风向!”这是徐大坤的声音。
  “我看这回我们开发区是要变天啦!”洪刚说。
  “现在还很难说,只要罗区长不倒,变化就不会太大!”徐大坤说。
  “就算开发区不变天,这发改局恐怕也难逃劫数!”洪刚的语气里充满担忧。
  “何以见得?”徐大坤问。
  “我听说这次市委书记对开发区的队伍建设很不满意,尤其是对后备梯队人才的选拔和培养工作更是不满,就是在这样的大气候下,偏偏发改局出了张华伟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据说张华伟提拔材料造假的事已经成为了这次调查的焦点,局长也真是昏了头,怎么会想起要重用这样的草包?竟然窃取别人的文章,连看都没看,听说组织部门的人找他面试的时候,当场就被人识破了,我看局长是难辞其咎啊!”洪刚这样分析。
  徐大坤却说:
  “我没有你这么悲观,局长是什么人物?他不仅是区长的得意门生,而且在市里的关系也是盘根错节,要是他出了问题,那还了得?就凭这一点,我看保他的人就不少!还有,你有没有注意到,何树青这个角色很微妙,据说张华伟窃取的是他何树青的成果,可何树青却没有去告发这件事,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已经有人将何树青的嘴给堵住了,要是调查组来单位调查,何树青能否认这作品不是他的,张华伟完全可以说当时是紧张所至,才答不出问题,要是这样,那事情不就好办了?局长自然就没事了!”
  “我觉得你的想法过于天真,他何树青的成果被别人窃取,这次局长又没有上报他的提干材料,他都已经牢骚满腹,怎么可能会帮着局长他们撒谎?”
  徐大坤却说:
  “我听说何树青和区长的女儿关系不错,或许他是区长未来的女婿,石局长可是区长一手栽培的,是区长线上的人,要是区长面临断臂之痛,他何树青岂会坐视不理?区区著作权和仕途权势孰轻孰重?我想他何树青还是会理性对待的!”
  何树青听到这话,倒吸一口凉气,他没想到他稀里糊涂就被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成了别人对付石明浩的利器,他很清楚,要是他实事求是地说出真相,石明浩可能就会被他这个无名小卒给拉下马,但这意味着他将与石明浩的势利公开为敌,甚至可能连罗区长都可能会视他何树青为敌!但要是昧着良心做假证,又不是他何树青为人的风格,该怎么办?何树青还真犯难了。
  这时,何树青又听见洪刚说:
  “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谨慎应对这次调查,毕竟这背后是开发区的两个老大在较量,要是站错了队,那仕途可就到了终点!咱们下去吧,检查组的人可能快到了!”
  何树青这才明白他们是要去迎接调查组的人,想必这一定也是石明浩安排的,只要他安排这两个人全程陪同调查组的人,就会在调查组和群众之间筑起一道看不见的鸿沟,因为这两个人都是石明浩的亲信,他们的存在会让大家感到忌惮和恐惧,谁还敢去讲真话?
  何树青有些失望,在走廊上踱步,继续琢磨着刚才他们说过的话。
  这两人的一番对话让何树青终于明白,这些天单位的同事为什么对他热情中还会透着一丝诡异,原来大家似乎都在揣摩他何树青到底是谁的人?可见在这发改局里,大家都把他何树青当成了妖孽,也许有人已经将他当成了石明浩的同伙,就因为石明浩是罗区长的门生,而罗区长又是罗小敏的父亲,而罗小敏却救过他何树青,这样就将他何树青联想成了石明浩的同伙,何树青自己都觉得很搞笑,觉得这发改局的人们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在心里暗骂,他石明浩是什么货色?咱何树青怎么可能会与他为伍?
  但他骂完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尴尬,罗区长可是罗小敏的父亲,自己在公安局里身陷囫囵的时候,可是罗小敏亲自去公安局救的你何树青,要是针对石明浩波及到罗区长,那怎么对得起罗小敏呢?
  何树青于是更犯难了,只好在心里又骂石明浩,你这王八蛋真不是个东西,干了坏事都还给老子出难题!
  他气呼呼地在那打转,也在暗自抱怨罗区长,区长啊,你为什么偏偏就和石明浩这类渣滓扯不断干系呢?
  但他冷静地想想,便更加不安,他何树青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罗区长的为人,只是他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他真希望石明浩只是在拿区长当虎皮狐假虎威,但他知道这是幼稚的想法,就凭吴书记对自己的担忧,就已经足以说明罗区长是个危险人物,但要是想和罗区长石明浩这些人划清界限,站出来主动揭发石明浩的罪行,那就必然会伤及到罗小敏,他这样做又怎么对得起救过他的罗小敏呢?
  此时,何树青的脑子里极度混乱,他突然想起了太多的事。
  他又一次想到了尤佳玲的死,想起了石明浩在办公室里和胡玲鬼混的情景,想起了石明浩和王慧敏狼狈为奸的嘴脸,想起了王慧敏让魏大勇对付他的情景,想起了王静华将他弄到公安局里审讯的情景
  他对这些人是深恶痛绝,觉得象他们这类货色早就该清除干部队伍,按理说他应该站出来揭发他们,但他却为之犹豫不决,因为他同时也想到了罗小敏对他的帮助,也想到了刚才两个副局长的对话,他们都在明哲保身,当起了墙头草,他何树青一个小虾米何必要强出头呢?这不是以卵击石找死吗?
  何树青还想起了杨欣悦和罗小敏的话,她们都希望他别在开发区树敌,这自然让他也考虑到了他强出头会带给他的后果和风险,他已经看得很清楚,现在的开发区完全掌控在石明浩这类人的手里,这里的人权物权还有财权,都被这些蛀虫所控制,就连社会流氓都被王静华这样的警察利用着,就算吴书记代表的是正义的力量,但他在这毕竟根基不深,没有自己的势利,他能是这些人的对手吗?